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摄政王(上)

推荐阅读:代嫁神医七小姐一见钟情[快穿]帝国老公无限宠地狱归来透视贴心高手神级抠抠九朝元老正牌辅助装置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二十四章  清摄政王(上)

    白米斜街位于什刹海的旁边,而当朝太子太保张之洞的府邸就在白米斜街。张家府邸前门紧靠街道,后面则挨着什刹海,府邸平列三栋搂,东侧有座花园,假山、凉亭、水池等等一应俱全,颇有一副园林之胜,而且在花园内还建有一座高二层的观景楼,可以将什刹海的碧波www.SHUBAO2.cc景和地安门的市井百态,尽收眼底。

    张之洞现在虽然差不多可以说是闲赋在家,而且只领了一个太子太保的闲职,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权势就已经衰落了。在现如今满清朝廷中,他依然是最有权势的人,如果年前载沣没有他暗中相助,决然无法将袁世凯在朝的势力压下去,也决然无法让袁世凯乖乖的去彰德钓鱼。不过自从解决了袁世凯这个在他们看来是满清祸害的人后,载沣便和张之洞在人事任命和政事处理上起了很大的纷争,特别是在对待北洋军军官的任命上,张之洞和载沣的分歧更大。

    张之洞认为应该趁着袁世凯下台之机,尽可能的拉拢北洋新军的将领,即便拉拢不了,也要立刻替换,重新整编基层官兵,架空如冯国璋、段祺瑞等高层将领的权利,最终将北洋新军完全收为国有。然而载沣则觉得此事可以缓图,在他看来最要紧的事情是搞好和外国的关系,只要得到了洋人的支持,他摄政王的位子就能够坐稳。

    于是载沣以不宜调整基层官兵,引发军心混乱为由,驳回了张之洞的折子。但是为了平息张之洞的怨气,便将一小部分北洋军的上层军官换成了八旗将军,可同时却也将冯国璋调回京师,而段祺瑞则调往南方镇压革命党。看得张之洞心痛不已,在家连声咒骂载沣是个蠢才,白白错失了收编北洋军的良机。

    之后载沣和张之洞的矛盾更是表面化,他不顾张之洞的反对重用了徐世昌和冯国璋等北洋派的人,致使张之洞气恼的病倒下去。正好被载沣便以养病为由,将他逼出朝政,若非张之洞还心系满清安危,不想因为内乱而让他人得利,否则以载沣在朝势力又哪能如此轻易的将其开缺。

    自从张之洞不理朝政之后,他的府邸便再也没有开门见客,所有到访的门生故吏都吃了闭门羹,在白米斜街的人似乎也都习惯了张府的清静。然而这天,张府的家人竟然出外扫街迎客,引得附近的人都聚拢过来,看看是谁这么大的架子,能够让张之洞如此慎重其事。

    在张府的花园周围早已被人清空,不少从皇城派来的大内高手警惕的看着周围,将花园守得得跟铁桶似的,就连张府的家人都不能随意进入。这时一顶十六人抬的杏黄大轿从街口走过来,虽然没有鸣锣开道,但却有一队三十六人的仪仗在前引路,而且到了张府门口轿内之人也不下轿,极其嚣张的就直接从张府朱红大门抬了进来,看得众人不禁咋舌。

    这时一个可能刚从外地来的人好奇的问道:“这谁呀?这么大的架子好像在故意削张老大人的面子。”

    旁边一个住在附近的文人,斜着眼睛看了看这人,冷笑道:“现在整个北京城除了那个摄政王,还有谁这么嚣张啊!他一定是为了这两天的事情,来向张老大人问策来了,只是拉不下这张脸,才会这样抬着轿子进去。”

    正如这文人所说的那样,载沣的确如他所说是来问策的,而且也的确拉不下脸在外面下轿,毕竟他和张之洞之间的矛盾已经满城皆知,在门口下轿就等于是示弱,作为满清现在权利最高的人,至少名义上是权利最高的人,这点面子还是要的。

    在进了张府之后,载沣下了轿子,张府的人上前见礼。然而载沣发现在人群之中唯独不见张之洞,脸色不禁阴沉了下来。这时张之洞的儿子走上前解释道:“启禀王爷,家父在东侧花园的小楼等着您,让微臣给您带路。”

    说着,便在前引路,领着一脸不愉的载沣朝花园走去,到了花园小楼之后,打开门让载沣独自一人进入,然后拦住后面的随从,将门带上,守在门口不需他人打扰。

    载沣在进入小楼之后,看了看四周,楼内的摆设非常简单,一些红木桌椅加上几个盆景,在墙壁上挂着几副郑板桥的字画,倒也算是清雅朴素。

    “王爷千岁到了吗?”在楼上忽然传出了张之洞那苍老的声音,说道:“老朽病体在身,无法出迎,还望王爷恕罪。烦请王爷从房间旁边的楼梯,自行上来。”

    听到张之洞那充满不屑的语气,载沣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心中暗自恼恨,若非自己现在已经到了束手无策的地步,无论如何也不会来受这个气。昨晚那已经闹得满城风雨的鬼神之事还未完结,今晨京师的早报突然报道北洋军意图造反一事,而且最可恶的就是报纸下面那篇意思模糊的社论,隐隐约约将造反一事说成是他刻意设计,想要就此将北洋新军给吞掉。

    由于这家报纸是洋人办的,加上没有指名道姓,使得他没有借口如其他报馆一样,将其查封关闭,只能任由这种对他不利的报纸继续散发。虽然里面所说之事绝大多数都是真的,而且有些东西更是出自他的策划,但是就这样将矛头全都指向了自己,这个责任无论如何他都无法承担的。

    事情闹到现在,虽然他已经及时召见了北洋派的人,安抚他们,但是在他从王府出来之前,就又接到了包括冯国璋在内将近四十多名北洋派的人的辞表。此外还接到密探的外电,上面说段祺瑞和曹锟等北洋军各镇领军将领在看了报道之后,都借此鼓动中下层的官兵不服上层八旗将军的管制,从而使得整个北洋军利用官民舆论的压力向他攻击,使得袁世凯重新上台的呼声越来越大。如果不能将这件事处理好的话,最终满清会变成什么样就可想而知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64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4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