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唇舌争辩(上)

推荐阅读:打开你的任务日志最终使徒明朝败家子诺德征服异界邂逅二次元女神窃运仙途三国之王牌大领主网游之奴役众神天命武神极品透视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二十五章  唇舌争辩(上)

    “哼!照你这么一说,本王倒是愈发相信老祖宗是为了我大清的基业,逆天行事。”载沣冷冷一笑,不屑的看着徐长青说道:“而你们这些人就是来坏我大清基业的敌人。”

    “别那么早下结论。”徐长青毫不在意载沣的表情,说道:“有一件事情,我冒昧的问一声,自从玄罡天魔提出要为你们大清逆天改运以来,你正黄、镶黄两旗之中雍王府一脉的直系皇族里,早夭了多少个不满周岁的小孩?”

    听到徐长青的话,载沣脸上的冷笑冻结了起来,随即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说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看来王爷也有所察觉了,只是一直都不愿相信罢了!”徐长青已经从徐世昌的口中得知了一些消息,并且也从他那里掌握了载沣的心态。若论到揣测人心,天下间徐世昌这个晓国事的掌门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于是徐长青顺着载沣以前的猜想,继续说道:“既然九龙问鼎**要引动九条隐龙脉,自然就需要引龙脉的祭品,世界上又有什么祭品比当朝的龙子龙孙要更加合适呢?光绪帝和慈禧太后都是身具九五龙气之人,自然也就成了主祭品,而其他的这些还是童身的龙子龙孙们就是其他次祭品,如果我算得没错的话,这半年来,早夭或者失踪的那些龙子龙孙加起来应该正好是八十一个。”

    载沣这时候呼吸变得沉重起了,脸上也没有了之前的镇定自若,额头上冒出了星星的汗水,脑子里反复的将徐长青的话和自己的猜想两相对照。这时张之洞也脸色略显阴沉的问道:“长青,你是说那人他把先皇和老佛爷给幽禁起来,准备在来日做成祭品?”

    “不是来日,而是已经成了祭品。”徐长青始终盯着载沣,说道:“按照**的仪轨,作为主祭之物必须以秘法蕴养,去除其身上的世俗杂质,只留下其一身精纯的九五龙气,所以现在光绪帝和慈禧太后跟死没什么两样,虽然有呼吸,但却没有了魂魄,只是一个活死人罢了。”说着又停顿了一下,接着道:“其他的祭品只怕也是如此。”

    “好!很好!”载沣脸色骤变,不怒反笑,表情却极其反常的露出了一丝悲愤,看样子是已经相信了徐长青所说的话,但是作为满清王爷,他却没有办法去怪罪玄罡天魔,只能苦笑着说道:“这就是他们身为我大清皇族的命,为了大清的基业,这点牺牲在所不惜!”

    “如果玄罡天魔不是为了大清的基业呢?”徐长青将上身挺直,双眼冷冷的凝视着载沣,沉声说道:“如果玄罡天魔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自己,为了自己能够成就万劫不灭的魔神之道呢?王爷还会不会认为这些牺牲是在所不惜的?”

    “你这样的挑拨离间并不高明,老祖宗他身为皇族,自然要为我大清基业着想,又岂有私利?”载沣恼怒的看着徐长青,心中怨恨他将自己心中的担忧完全摊在了桌面上,让他连辩驳和掩盖的机会都没有,满脸尽是恼羞之色。

    “满清皇族?哼!”徐长青冷冷一笑,说道:“王爷可别忘了,当年玄罡天魔可是被革除宗籍,赶出了皇族之列,就连名字也被剥夺了,被叫做了阿其那。虽然之后,乾隆帝恢复了他的宗室身份,但是却没有公告天下,如今天下人对他的称呼也还是阿其那这个名字,你认为这样一个被雍正帝百般污辱了两百多年的人,会真心为了雍王府这一脉皇族尽心尽力吗?而且还是要冒着逆天而被天遣的危险,来让雍王府这一脉皇族坐稳龙椅江山,如果当年他真的是这样一个以德报怨的人,也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

    徐长青的话正好直击载沣心中的要害,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也对玄罡天魔的用心感到非常担心。只不过因为一直对玄罡天魔那超出世俗的力量极为畏惧,所以只能自欺欺人的往好的方面想。但是徐长青的话,却直接把整个事情的最大疑点给重新揭开,令到载沣心中不由得对徐长青的话又信了三分,心中疑云顿起。

    载沣的脸色这时变得非常苍白,喉咙干咽了一下,抓起身边的茶杯咕咚咕咚的喝了个干净,重重的放下茶杯后,还没有放弃希望,想要为玄罡天魔辩驳道:“他不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他要害我们这一脉皇族的话,早就可以办到了,何必等到今天?”

    “任何王朝的皇族自身都有天命龙气保护,修行界的人无法直接出手迫害他们,”徐长青加一把力,解释道:“如今满清气运衰竭,龙脉年寿将尽,你们皇族的天命龙气也变得若有若无,不这个时候害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害!”接着见载沣还没有完全相信,于是再下一记猛料,说道:“虽然以前的人在活着的时候逃过了一劫,但是死后照样不得安宁,不知道王爷是否有到历代亲王的坟前看看呢?我想你看了以后,一定会不虚此行的,到时您对鞭尸泄愤这一词,将会有更深的印象。”

    “原来载泽所说皇陵被盗一事都是真的。”载沣整个人瘫软的坐在了椅子上,一脸失神落魄,喃喃说道:“他难道根本就没有放下仇恨,竟然连先辈先祖的尸身都不放过。”

    “玄罡天魔逆天改运不错,但是他逆天是你们满清的天,改运是改他身上的运。”徐长青乘胜追击,同时说话的时候,也在暗中使用了黄泉道中记载的一种摄魂之法,潜移默化的影响载沣思考,道:“玄罡天魔早已成魔,根本不会有世俗的感情,更加不会对世俗有任何挂念,他所想的只有成就魔神之道。你满清还有气运在身,他就是想要借用九龙问鼎之法将满清龙脉气运集中在自己身上,令他可以顺利完成魔神之道,清亡、他生,清生、他亡。”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4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4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