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雍和宫阵(上)

推荐阅读:我只想当一个安静的学霸妖孽霸主都市桃色医仙抗战海军连豪门盛宠:神秘老公晚上见不良帝后九仙帝皇诀快穿女配:男神,你抢戏了重生之我是我二大爷甜妻高不可攀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二十六章  雍和宫阵(上)

    徐长青正式和玄罡天魔对弈的几步棋已经走出来了,这几步看似像是走的几步废棋,根本不会影响到玄罡天魔的逆天大计。但是这几步废棋如果走的好的话,将是一记杀招,一记足以影响成败的杀招。

    玄罡天魔已经成魔太久了,他已经将自己高高的放在了一切世俗之上,太过笃信自身的力量,完全忘记了那些被他视为蝼蚁的世俗力量如果聚集起来,将会是何等的强大。世俗力量并非蝼蚁,而是一股足以左右修行界的无形绳索,否则那些密宗的活佛高僧,那些仙山的真人天师,也不会在得到世俗皇权承认之后,才敢称为正统和正宗。

    姑且不说别的,所有人包括玄罡天魔在内,都认为不过是个无用傀儡的载沣也不是那么简单。他们想着要将载沣替换或者铲除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他们却都忘了,在载沣没有被替换之前,他的身份是满清的摄政王,是满清政权名义上的掌握者,掌握在他手中的世俗力量只要操作得当,将有可能影响到修行界。

    所以为了稳住载沣,徐长青除了煞费一番口舌以外,还教了他一个控制北洋军的方法。虽然这个方法不能够持久,但是却能够在短时间内稳定下北洋军的军心,为此徐长青可能要欠下冯国璋的一个人情,不过以得失而论,还是划算的。

    在载沣离开没多久,徐长青便换回原本的混元金身,传说一件青色长褂,从张府后院坐船离开了。由于载沣突然造访张之洞必然引起了玄罡天魔的人注意,在街口和府邸周围必然会有人监视,做事先安排在后院的舫船从什刹海离开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咦?忍者!”当舫船行驶到中间什刹海中间的时候,徐长青忽然感觉到了水中有一股水灵之气聚集在一起,并朝这边靠过来,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

    徐长青之所以惊讶并不是因为靠近的这名东瀛忍者如何的强大,而是因为在不知不觉中京城原本的禁法之力竟然消失了,一些原本不能使用的法术也能够使用了,其中包括了五行道术。这一变化就说明,九龙问鼎**的天地二阵已经将京城内的满清九五龙气全都吸收聚集起来,在修行者眼里京城已经和不同的城市没什么两样了。

    按照九龙问鼎**的步骤,聚气已经完成,接下来该是移星,当主生南斗、主死北斗连同紫微帝星受到阵法的牵引一同对准了天地人三阵后,便开始了九龙问鼎**的最后一步引气改运。

    徐长青微微打开神目,以神目之力,穿透云层,向上望去,观察着星象的变化。随着五月初五的将近,天上的太阴、**、九地等阴星变得逐渐强大,而阳星则相对衰弱下去,就连最凶的阳星腾蛇也变得若隐若现,像是随时都要熄灭似的。等到了明天午夜子时三刻,天地至阴之气将会完全占据上风,阳星隐遁,阴星飞宫,到时天地阴阳逆转,周天星力外泄,玄罡天魔便有一刻钟的时间来借着周天星辰和紫微帝星之力,来行偷天换日之法。

    虽然眼下的星象在徐长青的神目下,一目了然,但是其中一些反常的变化却让他感到了极为费解。其中北斗和南斗都已经开始在九龙问鼎**的无形法力牵引下,冲出两股星力分别和景山、天坛的天地二阵接引在一起,在景山和天坛上空的云层也开始出现的龙腾之象的变化。然而最为重要的紫薇帝星却始终都只是游离在南斗和北斗之间,像是它找不到归宿一般。

    就当徐长青在思索天象反常的原因之时,那名擅长使用水遁之法的东瀛忍者已经无声无息的潜到了舫船的下面,正准备从船尾探头出来查看船内所坐之人。然而当他离水面还有一指宽的时候,他身体周围的水忽然像是变成了一块块坚硬的青石,将他的身体完全固定了起来,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无法打破这道无形的屏障。

    在船上徐长青面带冷笑,右手不知在什么时候伸到了船外,结成自创的五行道术法印,放入水中,乘那名东瀛忍者不备,控制着方圆数十米的水灵之气在他发觉不对劲并逃走之前,将其完全禁锢起来。徐长青并不急着杀他,而是带着他一路随船靠岸,等船走了以后,趁人不察之时,将其提出水面,翻入羊角胡同里一间没有人的房子里。

    “藤冈左助现在在哪里?”徐长青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施法禁锢的东瀛忍者,冷冷的问道。

    虽然日本阴阳头藤冈左助的修为在京师的众多修行者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徐长青却不愿意让这样一个外人插手华夏修行界的内斗。与其等到徐长青和玄罡天魔斗得两败俱伤,让他捡了便宜,倒不如先将他揪出来,解决了再说,先攘外再安内,只就是徐长青的想法。

    这名东瀛忍者显然听得懂汉话,面对徐长青的问话,他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开口的意思,显得非常硬气。

    对于这样油盐不进的人,徐长青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脸上始终带着一丝冷笑,说道:“我知道你们东瀛忍者自小就受过拷问的训练,而且身体也经常用一种毒药浸泡,不会感觉到任何疼痛,所以逼供对于你们来说没有丝毫用处。”

    当徐长青说到这里的时候,那名东瀛忍者脸上露出了些许得意的笑容,显然他们以能够拥有这样一副残破的身体而自豪。

    徐长青将其表情看在眼中,冷冷一笑,继续说道:“你们的身体的确能够经受住任何考验,但不知道你们的魂魄能不能够也和身体一样呢?”

    那名东瀛忍者闻声脸上立刻变得苍白,而徐长青则在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手指聚集真元,飞快的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道引魂符,手掐法印道:“天地玄灵,从吾赦令,以符为引,魂魄来投,急急如律令!摄!”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64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42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