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凶宅之变(下)

推荐阅读:超级都市狂修贴心兵王我在泰国开店卖佛牌美女在上雷武刀子精我的女人你惹不起蒸汽时代的道士一战惊九霄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八十一章  凶宅之变(下)

    此刻墙壁上的夹万已经被人打开,而神秘力量似乎是从夹万里面溢出来影响到墙壁上那些文字,并赋予那些文字力量的。徐长青上前打开夹万,只见夹万里空荡荡的,原来放在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取走,只留下了一小块羊皮残片。他拿起那块羊皮残片看了看,发觉上面附着了一股颇为强横的阳气,很像是专门用来破邪的三阳符,而那股神秘力量只不过是这块残片上的力量结合怪异文字后的某种产物。

    徐长青这时想到了有关这栋鬼屋的传闻,加上陈章平留下的字条,差不多可以肯定夹万里面的东西必然就是那张没有人找到的藏宝图。他又看了看手中的羊皮残卷,突然在想或许当初这栋别墅的原主人心里也很清楚这块土地是凶煞之地,就是想要借用此地的风水之力以及夹万上那不知名的阵图封住藏宝图中所蕴藏的力量,不让人发现。不过可能洋楼的原主人也没有发现此地所蕴藏的煞气会比他想象得要厉害得多,最终把命丢在了这里。

    这时从洋楼门被打开,一阵轻盈的脚步声响起,来人走到了徐长青的身后,沉默了一小会儿,说道:“好久不见了,长青大哥!”

    徐长青心里很清楚此人是谁,心神稍微的荡漾了一下,随后平静的转过身,看了看眼前之人,淡然一笑,说道:“好久不见了,晖蓝!”

    只见眼前之人身穿一件极为得体的西式皱边长裙,相貌清丽淡雅,长长的秀发用两根长簪盘于头上,前额几缕发丝自然垂下,加上饮酒后脸颊出现的淡淡红晕,令她看上去显得格外妩媚。

    两人此时都没有说话,相互看着对方,眼神都格外的平静。彼此的身心内外都变得成熟很多,年少时那股激烈的情感或许因为时间的缘故已经变得淡薄了不少,他们的情仇哀怨也因此变得微不足道。两人似乎解开了某种心结似的,不约而同的飒然一笑,徐长青的笑容多了一丝解脱,而陈晖蓝的笑容中却似乎多了一丝释然。

    “再过两个月我就要结婚了!”陈晖蓝先行打破沉默,微笑着说道:“对方是江南的一个书香世家,我们是在横滨留学时认识的,他人很好,而且我们志向相投。”

    “祝贺你。”徐长青看到陈晖蓝脸上的幸福表情,心中也替她感到高兴,说着话便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一件画轴递给她,道:“你成亲的那天我或许不能参加,这礼物我就先送给你吧!”

    陈晖蓝眉头微微一皱,语气颇为埋怨的说道:“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也不能……”

    “并非你想的那样,”徐长青打断她的话,说道:“这次外出我收获颇丰,回到义庄之后,我就要闭关自修,巩固所得,这一闭关可能就要一两年,所以……”

    “你最终还是走上了你师父想你走上的那条路,说真的,直到现在我都替你和卿萍姐感到不值。”陈晖蓝直爽的表示出自己的不满,随后走上前,伸手接过那卷画轴,将其展开,眼睛骤然一亮,轻声惊道:“徽宗的百雀图?”

    “你不是最喜欢徽宗的画吗?”徐长青微笑道:“这幅画是我这次出行偶尔得到的,留在我这里也没用,送给你正好合适。”

    “你的这个礼可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不过正好抵消你缺席我婚礼一事。”陈晖蓝毫不客气的将这副画卷给定了一个价格,然后又伸手向徐长青要婚礼礼物,直到徐长青又拿出一副颜真卿的字贴后方才收手。

    徐长青看着陈晖蓝脸上那久违的笑容,说道:“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精打细算,看来陈翁把上海和天津两地的生意转交给你的的决定是对的。”

    “可惜我是女儿身,父亲和家里的那些人永远不会把家族产业完全交给一个要嫁做他人妇的女人打理。”陈晖蓝脸上露出了些微不满,自嘲的笑了笑,随后看着徐长青握在手中的羊皮卷和墙上的夹万,说道:“这墙上的文字和夹万上的图案我已经找一些精通古西洋文字学的洋人看过了!”

    “他们怎么说?”徐长青问道。

    “这些文字是欧洲维京人一种特有的文字,被维京祭司专门用来撰写维京人的神话经典《众神经》,现在已经差不多失传了。听他们说,从文字的书写规律来看,应该是一篇祭文。”陈晖蓝脸色平静的回答道:“那个夹万上的图案则属于西方一个非常古老的德鲁依教派,作用是封邪,而你手上的羊皮残片他们说是一千多年前的古物。”

    徐长青看了看陈晖蓝平静的表情,略带疑惑的问道:“你不担心,章平那小子的安危吗?”

    “没关系!”陈晖蓝笑了笑说道:“你曾经给小四批命时不是说过他福大命大嘛!而且在欧洲大哥也会照应他,相信会没事的。”

    徐长青掐指微微一算,便对陈章平此刻的凶吉大运了然于心,不再多言,只是将那块羊皮残卷收入袖里乾坤中。之后,他又和陈晖蓝聊了一会儿,听陈晖蓝说了一些在日本的见闻和趣事,不过从其话里,依稀可以听出她似乎对同盟会颇有好感。想必陈德尚将其从香港调天津,也是为了让她远离南方的同盟会,以免她因为私人感情而影响到陈家将来的计划。

    在陈晖蓝离开之后,徐长青坐在那扇墙壁对面的沙发上,静静看着墙壁上的字和夹万的阵图,似乎想要从中找出什么东西。对于西方古代那些掌握天地力量的秘密教会,他也有所了解,虽然这些人就力量大小而言根本比不上中华修行者,但是在天地五行灵气的实用方面却显然高出修行者一筹,而陈晖蓝所说的那个德鲁依教派据他了解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只可惜这个古老教派在中世纪便被西方教廷以异端的名义给毁灭,而且那种对运用天地力量的法门传承也差不多断绝了,颇为可惜。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69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9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