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葬学精义(下)

推荐阅读:回到明朝做帝君侯门荣归穿梭时空的侠客绝境逃生恶乐观都市修真邪少她的左眼能见鬼花都极品主宰超级仙农永生不灭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一百八十四章  葬学精义(下)

    邵雍,原名邵康节,乃是北宋时期的数理名家,以梅花易数、铁板神数以及紫微斗数三样命学神数驰名天下,在后世又有人称其为千年命学第一人。而他所学诸多本领中,最能代表其对天道领悟的就是皇极经世书。在世间流传的皇极经世书只是邵雍后人整理出来的世俗本,真正记载其真髓的正本只掌握在邵雍的嫡系传人手里。对于嫡传自邵雍的皇极经世书,九流一脉可以说是早已垂涎三尺,虽然邵雍本身的修为在修行界不值一提,但是其所撰皇极经世书中所记载的天道物象却堪称至理。当年鲁明阳被斩的消息传到陈家冲时,徐长青的师父还为此痛惜了好久,连叹又一部奇书就此失传。

    眼前这名鲁姓堪舆地师虽然擅长洛阳鲁家的独门修行法决,但绝对不是鲁家人,若非徐长青很清楚鲁家并无任何传人,或许已经将这名鲁姓堪舆地师当作了鲁家的后人。当年清廷抓捕鲁明阳的时候,玄罡天魔曾以**蒙蔽天机,让鲁明阳算无可算,而鲁家三族九户也被玄罡天魔全都被查得清清楚楚,以玄罡天魔的能力和心性绝对不会有任何漏网之鱼。

    虽然眼前之人不可能是鲁家之后,但从他会鲁家的独门心法来看,这人只怕和鲁家或多或少有着一点关系,若是能够顺藤摸瓜从他身上找出皇极经世书的下落,这对徐长青就在好不过了。

    徐长青现在的大道修为已经到了一个极限,再想要突破就只能靠天地灵物了,但是以他的性格绝对不会将所有希望全部寄托在一件虚无缥缈的灵物上面,所以另求他法也就成了他今后所要做的事情。若是他能够得到皇极经世书,并且融会书中所言的天道至理,那么便有可能找出九流一脉四十大限的根源,并加避免,最终虽然不一定能够成就金丹大道,但至少不会在四十岁之日莫明其妙的死去。

    这时,鲁姓地师已经完全得到了曲商丘的信任,不无得意的看着徐长青和谈吾,周围的人无一人察觉到自己中了法术。虽然谈吾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但却没有多想,而是将视线放在了徐长青身上,希望他能够有所惊言。此刻徐长青没再说什么,而是让了让身子,做出一副退让的样子,这样的动作让一旁的陈晖蓝感到格外惊讶。

    徐长青的退让,谈吾的放弃,令这名鲁姓地师最终得到了曲家这笔生意。虽然曲家家道中落,但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数代积累的财富也不容小窥,这笔生意的报酬足以让不少世俗地师为之心动。

    鲁姓地师得意洋洋的领着曲家人向谷外走去,一路上不断的叙述得到此穴后的好处,其中一真九假,自然是谎话连篇,但听上去却令人极为舒服,曲家人也是满脸笑容。其他的地师也尾随追了上去,附和鲁姓地师的话,连拍曲家人和鲁姓命师的马屁,希望能够分到一杯残羹。相比之下,谈吾及其弟子却显得极为沉稳,默默的收拾着自己的堪舆工具,并将此地形峦画下来,留待以后编撰成册。

    谈吾等人这样的举动更让徐长青倍感赞赏,不禁决定扶他一把,在示意陈晖蓝稍安毋躁后,便走了过去,问道:“谈先生,所学是否是中州派玄空学?”

    谈吾愣了一下,略带惊讶的看着徐长青,问道:“先生,如何知道的?”

    徐长青微微一笑,说道:“先生之前堪舆此穴八金位,之后解说下葬方位,一共用了玄空法的安星、排龙二诀。如果只是安星诀的话,那么我可能会以为你是江苏沈家的门人,但是排龙诀乃是中州派的不传之密,先生的所学出处自然呼之欲出。”

    “让先生见笑了,谈某不过是中州弃徒罢了!”谈吾神色略带沮丧,但很快就恢复常色,朝徐长青问道:“先生既然如此了解中州玄空学,莫非也是中州同门?”

    “不是。”徐长青摇了摇头,说道:“虽然中州派玄空号称玄空正宗,但是世间玄空堪舆法多达十余种,中州派又岂能将所有玄空法全部囊括。”说着,他又指了指覆地金钟穴的八金位,问道:“谈先生,刚才所说下葬方位是否还有补充?”

    “并无补充。”谈吾不解的看着徐长青,问道:“莫非先生认为在下说错了,还有其他下葬方位?”

    徐长青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将黄娟放下,说道:“小娟,你来回答谈先生的问题?”

    黄娟天生一颗玲珑心,自然知道自己师父想要干什么,于是直言不讳道:“谈先生所说下葬方位的确有问题,若是按照谈先生所说方位下葬的话,此处覆地金钟穴原本可以庇佑三代的气运,最终只能庇佑一代。”

    “怎么会这样?”谈吾听后,脸色一变,连忙重新从包里取出罗盘,又重新堪舆了起来,而谈吾的弟子则对黄娟略有不满,纷纷称黄娟胡说八道。

    黄娟没有理睬那些谈吾的弟子,指着谷口的碧潭,朝谈吾说道:“谈先生虽然已经得到了玄空学的理气精髓,但是却并不擅长形峦之法,你在堪舆此穴的时候,并未将谷口的那个碧潭算进去。”

    “谷口碧潭?”谈吾闻声愣了愣,朝谷口看了过去,过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用力拍了拍额头,连声痛道:“失之毫厘,谬之千里!失之毫厘,谬之千里!”

    黄娟虽然看不见,但也可以想象谈吾的神情,笑了笑继续道:“其实谈先生能够堪舆到这一步在世俗的堪舆地师中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谈先生和大多数堪舆地师一样都有点轻视形峦之法方才有此误差。那处碧潭若是流水倒还罢了,但那处却是一潭死水,若是按照先生所说方位下葬曲家老太爷,曲家老太爷的命格必然被克,如果无曲老太爷的火命相助,原本旺气运的飞星土位反而会因为相生之道助长向星金位克煞,而主掌覆地金钟穴气运的山星木位反而被克,最终气运削减,令此穴成了一处伤穴。只不过以下葬方位而言,谈先生所说方位却又是所有方位最好的,若是在其他方位下葬,其结果只怕会更差。”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695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695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