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离山西行(下)

推荐阅读:绝色狂医:魔神大人,轻点撩天下第一医馆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二百三十七章  离山西行(下)

    “看样子先生是个懂行的人,”店主笑着赞道:“这块怀表是一个欧洲来的落魄贵族死当在我们店里的,听说乃是瑞士一位制表名家的呕血之作。”

    徐长青笑了笑,没有搭话。他其实并不认识什么名家怀表,之所以选择这块怀表主要是因为怀表上面有着一股很浓的灵气。所谓世间百艺,皆可成道,世上任何手艺运用到了极至,都可以入道,这块怀表的制作者只怕也是入道之人,否则这块寻常的怀表不可能会有如此强的灵气。

    “店家,这块怀表……”

    徐长青正准备询问怀表价钱,但在店门口则有人接着说道:“苏老板,这块怀表记在我的帐上。另外,这位先生在店里买的任何东西都记在我的帐上。”随后便见到那人走了进来,在徐长青面前毕恭毕敬的行礼道:“又清见过先生,问先生安!”

    徐长青转过头看了看来人,说道:“原来是你,你不是应该在广州处理陈家旁系的产业吗?怎么会在香港的?”

    来人正是当年徐长青举荐给陈德尚的那名陈家旁系子弟陈辉,现在陈家在香港产业的掌权人。这次南北和谈虽然陈辉在中间只不过是应了个景,没有发挥任何作用,但是因为陈德尚的帮衬,使得他在革命军和外道盟的眼里占据了一席之地。于是乎在新政权建立之后,他便代表陈家旁系在广州担任了一个海关总处长的职务,总管广州和境外的商货出入,算得上是一个不大不小的肥缺。

    “昨日又清接到家主的电报,知道先生要来香港搭乘邮轮,所以放下广州的事物,回香港来等候先生。”陈辉低着头,解释道:“希望先生在港期间,能够纡尊到又清那里去坐坐,也好让又清那陋室粘粘先生的灵气。”

    陈辉那种谦逊的样子让洋服店店主好生吃惊,在香港商界陈辉已经算是一个赫赫名人,除了没有一个太平绅士的头衔以外,其实力可以说是香港商界的头把交椅。特别是在一年前他对几家洋人贸易公司的成功并购,更是使得他拥有了不下于当年陈家香港掌舵人陈晖蓝的声望。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名人竟然如一个下人般对眼前的年青人毕恭毕敬,还执师礼,不禁让人浮想联翩,连连猜测徐长青的身份。

    “你会正好出现在这家店里,应该不是一个巧合吧!”就在旁人猜测连连的时候,徐长青冷冷一笑,看着陈辉,略带讥讽道。

    陈辉尴尬的挠了挠头,语气歉意的说道:“又清也是求见先生心切,所以才会让人等候在码头,看先生是否到了香港,还望先生勿怪!”

    徐长青冷眼上下打量着陈辉,看得他头上直冒冷汗,才缓缓说道:“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不喜欢拐弯抹角,有话就直说!算起来你也是我举荐的人才,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我的面子上也不好过。如今还是老实说出来,看我有没有办法在香港的这段时间里帮你解决了。”

    陈辉犹豫了一下,咬牙道:“又清的确遇到了一点麻烦,还望先生能够救我。”

    说着,陈辉吩咐店主将徐长青购买的几套衣服和怀表包裹好,然后让守候在门口的下人拿着,他则领着徐长青上了门外守候的一辆马车,然后吩咐车夫前往尖沙咀。在车上只剩下他和徐长青两人的时候,才缓缓说出了自己现在所遇到的困境。

    原来陈辉在前不久无意中得知港英政府准备在尖沙咀大兴土木,不但要扩建尖沙咀码头,还要建造连接广州的火车站,并且要将这一带兴建成高级住宅区。以他的才识不难看出其中所蕴含的巨大商机,于是便将手头上将近七成的资金全都投入进去,购买尖沙咀周围的地皮。现在尖沙咀东西两头的地皮都已经买到手了,只有中间的一大块地皮还没有动静,若是无法将中间那块地皮买下来,那么陈辉现在手头上的地皮就等于废地,价值就贬低了不是一星半点。

    眼下这块至关重要的地皮掌握在了香港大地主兼太平绅士何正生手里,由于这块地是其祖产,无论什么人来谈,他都没有任何卖掉的意思。直到前些天,何正生突然转变主意,愿意将那块地低价卖出,但其中还附加了一个条件,这个条件就是治好他儿子的癔病。

    不知为何何正生刚刚从英国留学归国的儿子突然疯了,不但说着一口古怪的语言,还不时的动手伤人,已经有七八个人被他刺伤,就连他的母亲也被他所伤。由于中西医都找不出任何原因,便有人说这是中邪了,于是何正生便托人找来了不少有名的高僧道士前来驱邪,但收效甚微,最后不得不用这种类似悬赏的办法求香港商界的人帮忙。

    虽然陈辉买尖沙咀地皮的事情做得非常隐秘,但还是有不少人从中看出了端倪,并探听到了消息。于是整个香港商界都把眼睛盯着何正生手上的那块地,希望能够将其买下,因为他们心里很清楚无论这块地最终是高价卖给陈家,还是留下来等将来发展,都不会是一次亏本的买卖。

    “看来已经有不少人都试着替这个何家少爷驱邪,否则你不会这么着急。”徐长青转头看了看面带愁色的陈辉,继续道:“而且其中有人做得不错,快要成功了。”

    “的确如先生所料。”陈辉苦涩一笑,点点头,道:“在香港商界有实力和我们陈家竞争的还有两家人,一家是最近几年刚从南洋来港的谭家,另外一家则是在香港土生土长的曾家,特别是曾家家主曾尚云,他和何正生是表兄弟。这两家各自都请了一位法师,为何家少爷驱邪,虽然事后都有效果,但何家少爷却时好时坏。正好先生这个时候来港,所以又清才会想请先生,代表陈家治好那何家少爷。”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72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729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