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出手惩戒(上)

推荐阅读:如意小郎君黑科技研发中心碎星物语三寸人间眼里的江湖逝非之地征战星辰人道崛起仙藏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第二百六十章  出手惩戒(上)

    “好!说得好!”

    这时,在顾维钧身旁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处传来了一声赞扬,顾维钧转头看了过去,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就见在那张桌子上只坐着一位衣着得体的年青华人,桌子摆放着一些华夏小菜和一壶白瓷装的泸州老窖,这一幕在满是西洋菜肴的房间里,显得格外醒目。最让顾维钧吃惊的是在那年青华人身后站着一位身穿经理服饰的洋人,其举止之恭敬让人难以想象。

    顾维钧这几天也有接触过这名洋人,知道他是船上的上等舱侍应经理,并精通东西方文化,能够说一口比绝大多数华人都好的京话,而且在船上他的身份只比船长和大副低一点。虽然这洋人对华人有着很深的好感,但是和顾维钧相处起来却也只是礼仪之交,决难像对眼前这年青华人一样举止神情毕恭毕敬。

    这两人正是徐长青和安迪这对师徒,原本徐长青不想参加这种晚宴舞会,只不过最后架不住安迪的劝解,也就勉为其难的参加了。到了舞会后,安迪着实给了他一个惊喜,不但亲手做了几样地道的福建小菜,还拿出了一壶陈年的泸州老窖,这也令他对新收的这个徒弟愈发的满意了。

    由于安迪一直侍立在徐长青身后,这使得舞会上的那些洋人们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在言语和视线上都没有露出多少轻蔑,反而更多显现出来的是好奇,更有甚者,一些做东方贸易的洋商和对东方文化好奇的贵妇人也凑上前来,想要与之结交,从而令他在舞会中的待遇与顾维钧等人截然相反。

    虽然自己没有受到歧视,但徐长青依旧从顾维钧等人的身上能够感受到屈辱,所以他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显得格外冷淡。之后,他也听到了那名大鼻子洋人污辱性的言语,眉头微微一皱,心中生起了一丝不快,但随后听到顾维钧的那一番忍辱负重论,又令他舒眉点头,忍不住鼓掌叫好。

    这时,安迪俯下身来将顾维钧的身份告诉给了徐长青听。徐长青听后,脸上也不由得微微一怔。向来关注实事的他自然知道顾维钧是谁,能够单凭自身学识从海外一回来便压倒众人成为了孙逸仙的秘书,光从这一点来看顾维钧就绝非普通人。

    “去请他过来。”见到这等人才,徐长青不由得生起结交之意,于是朝安迪吩咐了一声道。

    闻言,安迪立刻上前提出邀请,正好顾维钧也对眼前这名年青华人感到好奇,而且他总觉得这年青华人似乎在哪里见到过,但却又想不起来了。于是他朝身旁的众人吩咐了一声,便由安迪领着,起身朝徐长青走了过来。

    “徐长青!”见到顾维钧走了过来,徐长青立刻起身迎了上去,按照西洋握手礼,伸出手,道。

    “顾维钧!”顾维钧也是一个简单直接的人,非常自然的握了握徐长青的手。

    徐长青将来人引到座位旁,然后亲手打开酒壶,为顾维钧倒上了一杯酒,举杯敬道:“顾先生刚才那番忍辱负重论,着实令人钦佩,毕竟在我华夏大地上那种为国为民的热血男儿并不缺少,真正缺少的是那些心中有志、为国忍辱的大才,顾先生正是这种大才,还请饮上此杯,表我敬意!”

    “当不得徐先生之赞,顾某愧受了!”顾维钧也不推辞,将杯中之酒饮尽,放下杯,和徐长青一同坐下后,问道:“顾某冒昧的问一句,徐先生是否曾经和顾某有过交集?不知为何顾某一见到先生便有一种似曾见过的感觉?”

    徐长青笑了笑,说道:“顾先生好眼力,我的确在香港上船的时候见过顾先生,只不过当时顾先生被众人包围,不知道是否见过徐某?”

    “香港?”顾维钧一愣,很快他就想起了那个令陈辉恭敬无比的身影,神色立刻变得非常怪异,并试着问道:“不知道徐先生是否认识陈家的香港当家人陈辉陈先生?”

    “看了顾先生还真的见到过我!”徐长青也愣了一愣,笑道:“我的确认识陈辉,而且和陈家也很熟。”

    知晓陈家深浅的顾维钧立刻变得拘谨起来,举止也显得恭敬有加,抱拳行礼道:“顾某实在是有眼无珠……”

    “顾先生不必如此。”徐长青打断顾维钧的话,轻笑道:“虽然我和陈家关系非浅,也和你们民国政府里的一些要员有过数面之缘,但我们各交各的。在这船上,顾先生姑且当我是个爱国青年好了,没有必要用这种官场上的礼数。”

    “先生说得是。”顾维钧点了点头,举止也变得自然了不少。

    徐长青见顾维钧放松下来,便针对其学识提出了一些问题,顾维钧也应答自如。之后顾维钧也试着向徐长青提出了一些时政问题,同时他也惊讶的发现徐长青对时政走势的见解远非普通人所能披靡,几乎是针针见血。

    于是乎,两人便在这一问一答之中,仿佛多年好友一般交流着彼此的理念。这两人同样是学贯东西,在很多事情的看法上也不尽相同。徐长青总是以局外人的身份,从大局大势来看待一些问题和事件,往往能够精准的找出其中要点,而顾维钧却习惯将自己当成局内人,他最先想到的是解决办法和应对手段。两人看待事情的方法不同,但却能够互补不足,这也使得他们在经过一番交谈后,更是视对方为多年知己。

    “徐兄既然有如此深厚的学识见解,何不用来报效国家?”顾维钧犹豫了一下,劝道:“徐兄的一身所学乃经天纬地之术,国家现在正缺少徐兄这样的人才,若是徐兄能够加入进来,必然……”

    “顾先生,不要说了!”徐长青打断了顾维钧的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讲杯中之酒一饮而尽,道:“若是在十几年前,徐某或许还有一腔要让青天换日月的热血豪情,可经过这么多年的种种变故,徐某的热血早已冷却,已经不可能再像你们一样做事了。”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74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74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