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掌劫之人(上)

推荐阅读:凌霄之上下山虎乡野小春医直播之工匠大师校园逍遥高手神武天帝王者荣耀之英雄图鉴十老抬棺行走阴阳隐婚娇妻,太撩人!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欧洲常有人说,常年生活在维也纳的人除了本身的奥)|t外,就只有三种人,乞丐、骗子和艺术家。然而,很有趣的就是这三类人很难有人分清楚,即便是本地的维也纳人也一样。如果在街头上见到了一个衣衫褴褛、形态落魄的人他不一定是乞丐,有可能是怀才不遇的艺术家,同样看到一个衣着华丽、像貌英俊的人也不要认为他就不是骗子。

    幸福街橡木旅馆的老板勃朗科现在就看着这样一个难以辨认身份的德国人,心中一边猜测着他的身份,一边考虑是不是停止他的賖账,把他赶出去。不过这些想法都只是在脑子里打转,他暂时还没有勇气去实行,因为赶走一个怀才不遇的艺术家所造成的影响,会让他无法在维也纳立足不下去。此外这个人的德国人身份也是一个主要原因,要是自己赶走他后,他跑到警察局去告状的话,那么一个破坏盟国友谊的罪名肯定逃不掉。要知道最近皇储斐迪南大公可是和德国人打得火热,听说会有大动作,而且连征兵令都贴出来了,弄得人心惶惶的。

    就在老板勃朗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旅馆的橡木门被人推开,一个身穿呢子长风衣的高瘦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只见他手里托着一个四方木板,看上去非常怪异。勃朗科连忙迎了上去,想要习惯性的打招呼,但是见到那人的像貌,他却不知道该用那种语言,因为眼前这个人是个极为少见的东方人。

    这个东方人正是刚刚到达维也纳的徐长青,在城外时,他就通过密法感觉到自己作为标记的金液真元正在消散,由此可以推断玉蟾蜍的灵识很可能已经夺舍了人身,借着活人之气冲散他的金液真元。于是他立刻在罗盘的指引下,找到了这间地处偏僻的旅馆,走了进来。

    “你去做你的事情吧!我是来找人的。”徐长青即便不看指针也能够感觉到在旅馆酒吧角落坐着的那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金液真元气息,于是随手从口袋中掏出几张陈靖国为他准备的德国马克纸币,递给旅馆老板,用法语吩咐道。

    “您是法国来的,真是让人感到高兴!毕竟法国巴黎也被称为艺术之都,只不过我们不承认这点。”勃朗科连忙接过那几块马克,见到徐长青看着那个賖了很多账的德国人,立刻好奇的问道:“你是找那个家伙吗?他好像也是从法国巴黎过来的,难道他也欠了你的钱,你追过来要帐?上帝,让你追到这里来,肯定欠了很多钱,幸好我刚才打算把他赶走,否则……”

    “老板!你可以离开,上楼睡觉了!让我们静静的待一会儿。”老板的鼓噪声令徐长青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于是又朝他说了一句,并且在话语中施加了一点**术。

    老板勃朗科立刻闭上了嘴巴,并且感觉到待在这里很难受,眼皮也变得有些沉,身上犯困,于是叫来了他的侄女守在酒吧里,打了几个哈欠,走上楼去。

    打发了旅馆老板后,徐长青迈步走向了那个身上有着自己金液真元气息的洋人,坐在了他的旁边,打量了一下,然后施展神念朝他身体里面试探了过去。这个德国人很年青,大概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留着一头短发,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显得非常瘦弱。他的衣服陈旧且泛白,但却非常整洁,看样子经常烫洗。虽然他只是一个人待在这里,但是穿着却很正式,就连擦汗的手帕也会折叠整齐放在一旁,让人感觉有些像是一个极为自律的士兵。

    徐长青的出现并没有引起这个德国人的注意,他始终都低着头,借着从窗口投射进来的一点点光线,专心在纸上写写画画,就连靠在桌子旁的几幅画作倒下都没有理会。他在纸上写画的同时,脸上不时的露出痛楚的表情,并用手按压着额头痛楚的地方,有时甚至会轻轻敲打,以减轻疼痛,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的头颅里面捣乱似的。不过,怪异的是每当他画完一张图,他的头痛就会减轻一份。

    在德国人用自己的方法努力对抗头痛的同时,徐长青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疑惑不解之色。因为他竟然找不到玉蟾蜍的灵识,甚至一丝灵识的气息,只感觉到他的金液真元正围在这德国人的头颅周围。如果玉蟾灵识夺舍成功的话,无论它如何隐藏都不可能将自己的气息消除得一干二净。可如果没有夺舍成功的话,它也绝没有能力转移附着在外面的金液真元,将徐长青引到错误方向。

    就在徐长青心中疑惑的时候,眼前德国人所画的图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随手从里面挑出了十几张,翻看了起来。这些素描画得很一般,但内容却很新奇,全都是第一人视角图案,通过画面可以给人一种透过别人眼睛看事情的效果。不过这些绘图方法并不是吸引徐长青注意力的原因,吸引他的主要是图案本身的内容,因为上面所画的东西绝大多数都是那个德鲁依小镇。在画中,有小镇旅馆、有小镇上的人、有德鲁依的图案以及狼人牛头人等内容,显然在这德国人的脑子里有关于那个小镇的记忆。

    在看了这些图纸后,徐长青脸上浮现出一阵浓烈的杀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玉蟾蜍的神识可以掩藏气息,但是显然拥有无数活人杂念的玉神识已经融入了眼前这个德国人的心神之中,并且影响着德国人的记忆和思维。本着斩草除根的原则,徐长青自然不可能放过他,于是施展五行战决,就要一掌拍向这人的头颅,不但打碎他的头颅,还要将他的魂魄打散,彻底的解决他的性命。

    可就在这个时候,天上突然打响了一个旱天雷,而且雷声中竟然蕴含着无可抗拒的莫大力量,穿透了旅馆的屋顶墙壁,打在了徐长青身上,将徐长青身上聚集的五行之力瞬间冲散。所幸徐长青反应很快,在这股力量侵入身体的同时,也转而施展九流大道,并且用大道图护住心神,方才挡住了这股神秘力量的侵袭,只不过因为这股力量造成的五行之力反噬,却令到混元金身稍微受了一点小伤。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80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806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