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父女相认(中)

推荐阅读:出闺阁记极品异能学生万古第一帝正牌辅助装置凌天帝主废柴逆天召唤师美女上司的贴身兵王(笑笑星儿)邪王宠妻要上天都市至强狂兵官路权途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董观青的动作虽然突然,但徐长青想要避开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对女儿的愧疚让他没有躲避,甚至连肉身的洪荒之气也在这一刻强行逆转,将洪荒肉身压制得和普通人肉身一样就像是当年见到沈阳明的自己一样,需要将自己的怨气发泄出来,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将女儿搂入怀中,任其捶打。这一刻他也不由得露出了一丝苦笑,感觉到自己似乎比恨了多年的沈阳明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当年是师父斩俗缘、去人情,才作出那等错事,但错毕竟是错,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辩解。

    徐长青不再顾忌什么天道、什么三界之事,抬手将董观青搂入怀中,轻轻**着她的头发,歉意的轻声说道:“对不起!观青,一切都是为父的错。”

    徐长青个性孤傲、坚定,以往虽然也有做错事的时候,但大多都只是淡然声抱歉,而对不起这三个字,他至此一生只说过三次。第一次当年悔婚之时,向盛卿萍所说的,当时他已经毫无凡人之情,所说之话也没有任何感情,仿佛例行公事一般。第二次是在天津董家府邸。也是向盛卿萍所说,虽然那时也有些诚意,但是却并未感觉是自己的错,只是感叹造物弄人。现在这一句对不起则是第三次,这一次徐长青说得情真意切,在话语中充满了歉意和自责,什么金仙道行、补天之人都被他抛诸脑后,他想要做的就是安慰自己伤心的女儿,做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

    听到徐长青歉意的话,董观青的怨气在这一刻似乎全都消散开来,不再捶打徐长青,反而紧紧的抱住徐长青的身体,将脸埋在徐长青怀中。放声痛哭。

    就在徐长青俩人真情流露的时候,一旁的刘晋成已经完全被眼前的一幕给惊呆了,整个人愣愣地坐地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办。刚才董观青打了徐长青一耳光,又突然痛哭的扑到徐长青怀里时,刘晋成在惊诧之余也不由得生出一股怒气。毕竟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己面前扑到另外一个男人怀中,无论怎样都令人难以接受。可是当他听到董观青的质问声后,整个人也呆住了,再怎么愚钝的人也能听得出话中的意思。虽然他不知道未婚妻是怎么认出来的,但是他清楚的明白眼前之人正是自己未婚妻寻找已久的生父。

    只不过,即便事实摆在眼前。刘晋成脸上还是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毕竟徐长青长得实在太过年青了。如果撇开勘各显沧桑的气质神色不谈,单论其样貌,只怕说他是董观青的弟弟也会有人相信。可转念又一想,能够将舍利金莲这样的华夏宝物随便送人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所以在他的心中,徐长青这个准岳父已经被他和华夏古籍中那些传世仙人画上了等号。

    随着时间的推移,董观青的情绪逐渐在徐长青的安抚下平静了下来。只有肩膀还依然因为低泣而抽搐。虽然她感觉到就这样趴在徐长青的怀里有些不合适,但徐长青的怀中让她有种莫名的温暖感,就像是儿时的盛卿萍怀中一样,再加上对现在这种情况的尴尬和对自己刚才扇父亲耳光举动的后悔,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继续附在徐长青的怀里。

    或许是感觉到了董观青的尴尬,徐长青微微一笑,轻轻拍打着女儿的肩膀,说道:“好了!起来吧!已经是快要成亲的人了,还这样趴在父亲怀里,你未来的丈夫会笑话的。”

    “他敢!”董观青趁机从徐长青的怀中坐起来,一边擦着脸上未干的眼泪,一边瞪了身旁的刘晋成一眼,然后推了他一把,提醒道:“呆子,还愣着干嘛?这是我父亲。”

    “噢!”有些无辜的刘晋成挠了挠脑袋,尴尬的笑了两声,立刻站起来准备向徐长青行礼,可突然又意识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小声的朝还梨花带雨的未婚妻,问道:“观青,我该怎么称呼岳父大人啊?会不会和董岳父搞混淆呀?”

    董观青这才意识到直到现在自己还对生父一无所知,甚至连名字都不知道,一股悲意从心头浮起,原本已经收手的眼泪又开始往下流,眼睛也颇为哀怨的看着徐长青。

    “你就叫我先生吧!生父不及养父大,这个岳父大人我当不起啊!”徐长青轻叹了一声,伸手轻轻在董观青脸上抚过,说道:“好啦!别哭了!为父的事情会一一告诉你的。”

    在徐长青手掌抚过之后,董观青只觉得脸上一阵清凉,随后因为泪水而有些干涩疼痛的眼睛和脸颊都回复正常。在惊讶之余,她也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留在徐长青脸上的那个巴掌印,略显后悔的问道:“你脸上还疼吗?”

    “没事!已经不疼了。”徐长青不再压制体内的洪荒之气,让洪荒肉身恢复正常,脸上的印子也随之消失。

    或许是徐长青的种种神异表现让董观青已经有些麻木了,她惊讶之色也淡了很多,在完全稳定住情绪后。她伸手抓住自己的未婚夫,似乎在用他做依靠,然后注视着徐长青沉声问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吗?告诉我,为什么当年要抛弃我和母亲?为什么一直都不认我?”

    一连几个问题让智慧已经足以没事悉天地大道的徐长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在沉思了片刻后。才叹了口气,说道:“这只能说是造物弄人!一切为父还是从头说起吧!为父自小就是孤儿,你奶奶还未生下为父便在韶关了萓冲的一间客栈中自尽而死,为父是师父当年从你奶奶尸体里面剖腹救出来的,对于为父来说,你的祖师爷就是我的再生之父。”

    在徐长青略显低沉的声音中,一段段往事从他嘴里吐露出来,小时候的学艺经历、和陈家上下的关系、如何认识的盛卿萍、最后又是如何与盛卿萍分开等等事情。由于他不愿女儿过多牵扯到修行界的事情之中,所以对于自己修炼的九流一脉法门也只是一笔带过,其余修行界的事情更是只字未提。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87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87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