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心情各异(下)

推荐阅读:武炼巅峰主神调查员天命武神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亿万军婚:首长,宠上瘾农民小神医召唤师的异常生活地主是怎样炼成的乱宋之水浒风云赤龙破天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或许过虑了,但是董家如果没有其他目的,为什么要刻意隐瞒与陈氏财团的关系?”刘昌文打断了儿子的辩解,分析道:“你可知道董家加入华商联后,整个华商联内部的商业,再加上陈氏财团的暗中支持。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西部最大的华商,甚至超过整个华商联。我们刘家在华商联占据了重要的地位,而且结了董家这个亲,和陈氏财团扯上了关系,只要契机合适就能进入www.SHUBAO2.cc国上流社会的决策层,在外人看来可谓是风光无限。可如果董家对西部商会有所动作的话,第一个要对付的就会是我们刘家。如果我们刘家想要不被吞并,**的存在下去现在能作的就是不让董家参合到我刘家的生意中来,然后暗中尽可能的借助董家的这股势头,扩大刘家的实力,这才能在将来自保,而且每一分实力都可以说是至关重要的。为父我也是为了刘家的未来,才迫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啊?”

    “父亲,”刘晋学也没有了之前的冷漠之色,叹了口气,眼中略带内疚的看了看门口,说道:“可这对晋不公平呀!”

    “这对你又何尝公平!唉!别说了!”刘晋学的话让刘昌文深感愧疚,前些时候他还在为能够结成董家这样的亲戚,搭上陈氏财团这条线而感到欣喜,而现在他感到的就只有沉重的压力和对未来的担忧。

    房间内变得沉闷了不少,过了良久。刘晋学抓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站起来,说道:“我去华商联看看,最近有笔活物要从东海岸运过来,算算今天也应该到了。另外,我回来的时候,会顺便去看看婚礼场地和宴会筹备的怎么样了?毕竟我刘家也算是旧金山的华商大家,如今举办婚礼,怎么也不能太寒酸了。”

    “嗯,你去吧!不过你最好也去一下董家,问问他们对婚礼还有什么要求?现在和董家搞好关系,也是我们的首要事务。”刘昌文吩咐了一声,然后也站起身来,和儿子走出了房间,在门口时,他准备回书房。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迈步上楼,走到了刘晋成的房间,敲了敲门。用略带湖广味的乡音,说道:“成伢子,是爹?”

    “爹,你进来吧!”刘晋成正坐在书桌旁漫无目的的翻动着书籍,听到门外的声音,犹豫了一下,才在房里应了一声,在见到刘昌文推门走进来后,掩饰了脸上的不满之色,淡然一笑,说道:“爹,你好久都没有叫我成伢子了?”

    “没办法,谁我们的籍贯上写的是天津呢?在这里说南方的家乡话,会被人注意的,要是让人发现我们以前的身份,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来。不过,过了这么久了,我差点连家乡话怎么说都忘了。”刘昌文笑了笑,坐在刘晋成的身旁,看着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晋成,别怪你大哥,他也是……”

    “我知道大哥是为了刘家,我并没有怪他。”刘晋成深吸了口气,又长长的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即便你们今天不提起,我也会主动要求放弃家产继承权。”

    “什么?”刘昌文脸色一惊。不解的问道:“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其实我和观青这段时间商量过了。我和她在大学的薪金、出版社稿费等等收入完全可以支持我和她每个月的开销,所以我们准备不再依靠父母或家族,搬出去两个人租一间小公寓,单独的生活。”刘晋成将他和董观青这段时间对未来的安排说了出来,没等到刘昌文插嘴,又紧接着说道:“至于观青得到的那些产业,我们也会交给专人管理,所获利益会成立一个基金会,专门从事援助国内之用。”

    “你们……你们简直就是胡闹!”刘昌文实在不知道是该生气、还是该高兴,生气是因为他们这么轻易的就放弃这么一大笔让人垂涎的财富。而高兴是董家没有这笔产业的加入,其势力会小很多,对西部华商的威胁也相应的减弱。

    刘晋成一改过往的软弱,鼓足勇气与父亲对视,神色坚定的说道:“这是我和观青考虑了很久的决定,希望您能够支持我们。”

    “晋成,你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只会躲在书堆里的小家伙了。”刘昌文并没有如刘晋成所想的那样勃然大怒,反而眼含欣慰地看着他,赞许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然后说道:“既然你们都已经有自己的打算了,为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不过你一定要记住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事就回家来。家里人会支持你的,知道吗?”

    “嗯!”刘晋成心中充满了感动。用力的点了点头,心中这时也决定不再向父亲隐瞒董观青的身世,于是脱口说道:“父亲,有件事我想应该现在告诉你。”

    “什么事?”虽然刘晋成看上去很严肃,似乎像是要说什么大事一般,但刘昌文却并没有太放在心上,特别在听到刚才的决定后,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正中下怀能够再了惊讶了,所以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刘晋成随后将董观青的身世以及火车上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给了父亲听,刚开始刘昌文还只是些微露出了一点惊讶,但是很快他的惊讶就变成了震惊,眼中的神色还夹杂了恐惧、诧异等等复杂的情感,甚至身体都忍不住剧烈地颤抖。

    “爹,你怎么了?”刘晋成看到父亲的神色并不是生气,而是害怕、敬畏,不由得感到奇怪,急忙问道。

    刘昌文伸手一把抓住了刘晋成的手臂,急声问道:“你……你刚才说那人、观青的那个生父叫什么名字?”

    刘晋成感觉到父亲的手像是铁钳似的,挣扎了几下也没能挣开,有些像是被吓住了似的,颤声道:“徐长青,他叫徐长青。”

    “对了,这就对了!除了他,世上还有谁能让陈家如此对待!”刘昌文像是浑身的力气全都泄掉了似的。放开了钳制儿子的手,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一脸的恍惚和难以置信。喃喃自语道:“我竟然和义庄主人结亲了?我在做梦吗?”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10/87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87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