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魔踪初现(下二)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眼里的江湖逝非之地征战星辰人道崛起仙藏早婚晚宠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女神的贴身侍卫风水大师是网红

    <div class="kongwei"></div><div class="ad250left"><script>ads_yuedu_txt();</script></div>

    <div class="kongwei2"></div><div class="ad250right"><script>ads_yuedu2_txt();</script></div>        “敢问大士来此所为何事?”由于并没有什么交情。加生中也有事情,九灵仙在慈心大士进来之后。就只是稍微寒喧了几句,然后便直言询问道。

    “贫僧来此的确是有些事情,其中既有关系到你我两家能否在这雾镇之中继续立足下去之小事,也有昆仑诸山宗派能否存在之大事慈心大士微微一笑,然后看了看左右,说道:“此事干系甚大,还请仙兄能够屏退左右。”

    九灵仙强压下心中茶应的冲动。神色淡然的说道:“左办都是我的同门,也都是我信任的人。大士母需担心什么。”

    慈心大士微微一笑,看了看左右众仙,便毫不犹豫的躬身道:“既然如此,贫僧告辞,等仙兄什么时候愿意和贫僧单独谈谈的时候,再去金网寺便是。”

    完,慈心大士便准备转身离开,而九灵仙已经被慈心大士勾起了心中的好奇,哪会愿意他就此离开。于是立刻叫住了他,然后朝左右众仙道了声歉意。让其退到殿外,施展开一面银光闪闪的网兜法宝,将自己和慈心大士围起来,说道:“现在大士可以放心的说了

    慈心大士浅笑着摇了摇头,双手合十。喝了一声佛号,随后身上立匆绽放出一层引人入迷的仙音异彩。充满了整个网兜法宝内,跟着便点点头,朝神色有些警惧的九灵仙。解释道:“仙兄勿怪,你这集齐寒月灵光的分光兜虽然神妙,但却只能隔绝他人窥探,而不能阻止有大神通着窥听,所以贫僧才逾越代庖,助仙兄一臂之力。现在此处已经安全。我们也可好好谈一谈”。说着,他脸上的微笑立刻收敛了起来,严肃的说道:“仙兄可知如今昆仑已经大难临头

    就在慈心大士和九灵仙在清风阁密谈的时候,雾镇之内其他的仙家势力也都知道他的行踪,但是对一直都枯坐金网寺的他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前往清风阁实在感到有些不解。至于离密谈房间最近的楼观道众仙也是感到一头雾水,柚们的监视之法全都被挡在了那间房间的外面,就连最后的依仗那名天生顺风耳神通的大耳童子也被慈心大士的昙光接引法门弄得迷迷糊糊,怎么样都无法令其清醒过来。

    几名才第一次来外门灵山、性格有些心高气傲的楼观道内门剑 仙见同门被暗算全都怒不可竭,叫嚷着要去找慈心大士的麻烦,但是却被云笙用一句以何理前往质问给叫住了身形,这时他们才想到是自己无礼窥探在先,去质问岂不是不打自招,落人话柄。

    金网寺的突然介入有些打乱了楼观道先前的计戈,作为明面上的主事之人云笙也感到有些把握不住方向,所以将视线投到了灵药三山楼观道实质主事之人聚宝尊者身上。相比起其他的楼观道门人聚宝尊者先得冷静很多,在沉思片刻后,只是说了一句静观其变,然后便让几个,门人守在来竹林小筑毕竟的道路上,等候慈心大士的到访。同时他又立玄让云笙和青柳女冠一同前往神农谷。向神农谷掌门求借未济山的巡天拨地观灵镜,察看雾镇灵脉到底出了什么事,显然在他眼中雾镇地脉灵气减弱一事要比其他事情严重得多。

    聚宝尊者并非轻视慈心大士,恰恰相反慈心大士无论是修为、还是为人都令聚宝尊者敬佩不已,而对其造访清风阁一事,他也没有任何头绪。但是以他对慈心大士为人的了解。慈心大士见完了九灵仙之后,必然会来竹林小筑向楼观道众仙做解释,所以才吩咐门人早作安排。让自己能够在任何情况下都占据主动。

    相比起其他同门,聚宝尊者对于慈心大士的出身要更加清楚一些,毕竟他是楼观道法宗弟子的同时。也是楼观道旁支观佛洞的**传人,其所修本命**之一更是佛门秘传的多宝如来根本**宝净琉璃金网界法门,所以他也经常会从观佛洞的修佛者口中知道一些佛界的事情。当年他也被慈心大士的苦行之举所精通,并试着查出慈心大士的出身来历,后来从观佛洞的修佛者口中知道了一些细节,才发现慈心大士乃是被佛界驱逐之人,至于驱逐他的原因,似乎和佛魔两界通道之事有关,只是细节并未流传出来。

    据传慈心大士在佛界时,乃是西方三圣无上佛法的佛印传人,其境界其实早已入菩萨乘,只可惜被逐出佛界的时候,让佛界灵山法主斩去了般若灵光,修为硬生生的跌落道了阿罗汉境。昆仑仙界流传其现在所修佛法来自金网寺,其实大谬。相反金网寺的佛法还需向他请教,方能完善,从金才寺甘愿让慈心大士另立法统,便能看出金网寺在其身上得到了不少的好处。

    聚宝尊者心中很清楚,当年自己会被派到灵药三山这样偏远的地方。与其说是监控清风阁这样的下门宗派,倒不如说是提防慈心大士这样修为高深、业右声不扬的真正仙界强者。只不过相具起其他仙家势办尔,心大士先得无欲无求,不是常年累月的在寺中苦修,就是为自己从金刚寺所收的几名弟子**。至于其**时间虽然不定。但却从不避讳他人。可以说是有缘人皆可旁听,聚宝尊者也机缘巧合的听了几次,对其所讲佛法感到高深莫测,而自己也获益良多。只是从未与慈心大士有过深谈,让他颇感遗憾。

    就在聚宝尊者等楼观道众仙猜测慈心大士贸然出现的原由,时间也一点点的过去,大概一个多时辰后,事情就如聚宝尊者事先所料的那样。被他安排在必经之路等候的同门传来消息,说慈心大士求见 但有些不同的是与其一同来此的还有以九灵仙为首的清风阁众仙。当众仙被领入了竹林小筑后,九灵仙等清风阁众仙便在众人惊讶的视线中,以五体投地大礼,朝楼观道众仙跪拜请罪。并将自己等人所做的一些背离楼观道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并请求责罚,看上去就像是在负荆请罪。

    清风阁众仙的举动彻底的打乱了楼观道事先定下的计划,可以说是完全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虽然清风冉众仙口口声声请求责罚,但真正要责罚也轮不到楼观道众仙来处理。即便清风阁乃是楼观道的下门宗派,可人家毕竟是单独的宗派。宗派内的事务就算是上丹宗派也无权过问。而且清风阁口中所说的那些事情虽然是事实,但却并未给楼观道造成任何损害,反而从某一方面来是在配合楼观道的一些计划。细算起来,楼观道众仙充其量也只能将他们的行为定性为破坏两派友谊之类的罪名,至于处罚更只能让清风阁自己的门规来决定。

    聚宝尊者见此情况着实感到有些气恼,没有理会跪附在地的清风阁众仙,反而朝慈心大士问道:“大士为何如此?”

    “阿弥陀佛!尊者何必明知故问。昆仑大劫将至,我等昆仑众仙当群起群力,抵抗大劫,九灵仙兄只因一事被劫数所迷,不明因果,才会犯下这等错事。

    ”慈心大士双手合十,道了声佛号,微笑着解释道:“所幸所犯之事未成大错,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九灵仙兄如今能够幡然醒悟,避免将来清风阁和楼观道的分裂,领众仙负荆请罪,实乃大善大悟之举,贫僧只不过是顺势而为,算不得什么。”

    “大士还真是昆仑少有的大德之事”。虽然慈心大士神态诚恳,但聚宝尊者却总感觉有些别扭,语气不由得带了一丝讥讽之音。

    “不敢担当尊者如此夸奖!”慈心大士也不在意,继续说道:“贫僧虽然无德无能,但也想厚着脸皮在此为清风阁众仙兄求求情,求楼观道上仙能够让其戴罪立功。毕竟现在灵药三山正邪争斗一触即发,能够让清风阁众仙兄留在此处为昆仑正道出一分力,总比我们正道手足相残要好得多。”

    也不知道是否收到慈心大士身上特有的平和佛力的影响,还是聚宝尊者本身已经冷静了下来。只见他因为计发被打乱而略显恼怒的神色已经在脸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思之色,似乎实在思考如何将事情拨回正轨上来。

    “众位道友请起很快聚宝尊者嚣,像是想到了解决办法似的,向周围众仙示意一下,然后和同门一同将还趴在地上的清风阁众仙扶起来。跟着举止诚恳的说道:“实不相瞒。众位道友所为之事,我等早已了然于心,只不过因为众位道友并未做出任何不可饶恕之事,所以我等才在一旁静观,等待众位道友能够幡然醒悟。眼下经过慈心大士出面劝解,众位道友能够及时回头。没有酿成亲者痛、仇者快的大错,更没有伤害到你我两家宗派的数百年轻易。实在乃我等大幸。本座在这里代表楼观道和清风阁两派谢过慈心大士的慈悲之举,来日若是慈心大士有什么事用得着我楼观道的,还请直言,我楼观道必鼎力相助。

    着,他便带头朝慈心大士行礼。周围众仙也在愣了一下后,纷纷行礼。虽然慈心大士收到众人礼敬,但是眼中神情却并未露出太多喜色。反而多了一丝惊讶之色,在聚宝尊者身上扫过,似乎对他的言词感到有些意外。

    在行礼过后,聚宝尊者又话音一转。对慈心大士肃然说道:“此事乃是我楼观道和清风阁的两派内务之事,还望大士能够回避,等晚些时候,本座再去金网,寺正式道谢。”

    “贫僧必扫榻以待,恭候尊者大驾。”慈心大士此刻也不好久留。转过身正准备离走到门口时,又转身朝众仙合十行礼,就看到安置大耳童子的内宴闪出一道佛光冲入慈心大士体内,跟着便听到屋内大耳童子的疑问声。

    【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a href="http://" target="_blank"></a>

    </div>

    <!-- 代码开始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0/97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0/971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