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抢收

推荐阅读:绝命毒尸帝国吃相酒鬼醉天绝世狂少闯学院命运之眼我从凡间来黄庭道主黎明之剑氪无不胜民国奇人

    咸阳的报纸最近又掀起了一股“抢收”的浪cháo。人们才刚刚从丞相遇刺当中缓过神来又进入另外一种浪cháo中。

    在北方。秦国的两个新建立的大州已经把匈奴退居的漠北牢牢的包围了。以大漠为分界线。以南草场丰富的是秦国的地盘,以北比较荒野的是匈奴的地界。其中东蒙州最近又占据了一大片新的草场。这片草场就是今天的锡林郭勒草原。从这里可以从侧面发起对匈奴漠北王庭的进攻。

    在八月之前。这两个州对匈奴的进攻仅仅是军队和保安,贸易的武装人员在进行。他们以此谋生。军队只有少量的骑兵部队进行侦查,埋伏活动。蒙恬负责两个州的防务。他手上有一个第七机动师。这是一种混合编队的师。它由骑兵,马车车载的步兵,快速马炮部队组成。

    依靠快捷的乡间公路。庞大的国家公路网只能通一些重要的交通交叉点。无法继续深入。所以,依靠的依然是那些自发修筑的乡间公路。这些乡间公路往往是几个草场主的分界线。

    也正是这些乡间公路。犹如秦军的血管一样牢牢的控制着这两个新建立的州。在大漠边缘地带。秦军的工兵极其细致。他们布置了大量的铁丝网,这些铁丝网中间往往还埋设有地雷。有了火帽这样的火工品。地雷的产生也顺理成章。

    这些铁丝网,地雷构成的防御设施让匈奴不敢轻易的南下。同时,秦军预留了大量的出入口。这些出入口一般都选择在交通隘口的地方。这些地方屯有大量的兵力。同时也是贸易,保安武装人员,商人聚集的地方。商人把大量的补给品运来。同时,也开展贸易,换取武装人员手中大量的战俘奴隶,马匹,牛羊,皮革等等。然后商人再把这些东西卖出。这是一条赚取百分之两百利润的商业线。很多人都参与其中。大量的退伍士兵,投机商,冒险家,六国流浪人员,就连军队都参与其中。

    随着八月开始。两个州的一些草场主开始自发的参与进来。他们不仅要获取大量的奴隶,同时也是为了一份刺激。报纸把牛仔的故事报道的天花烂坠。很多草场主跃跃yu试,他们也有自己的资本。

    他们卖掉了他们的一些牛羊给肉食加工厂。那里可以生产香肠,腊肉,罐头等。他们得到钱。这些钱就让他们想扩大自己的草场,或者是买更多的牛羊。

    但一些草场主发现了一条发财的路。与其花掉自己手中的钱从那些奴隶贩子手中买奴隶,买牛羊,不如自己组织一些人手去抢,想想看。这多刺激。这样的想法来自于秦国陆军建立的火枪俱乐部。那里有各种各样的火枪供人们选择,试试手。也是人们信息交流的地方。

    于是这些草场主三三两两的带着自己忠实的奴仆。胡人,或者是月氏人,他们不会带着匈奴人打匈奴人的。秦人打心里不相信他们。然后征召一些人手。聘请一些有经验的军官为指挥官。就这样。一场公然的小规模入侵开始了。这样的事情频繁的发生。

    他们依靠指南针和较为准确的地图穿越大漠,然后深入匈奴的地盘。陆军的指挥官往往选择黑夜为突袭时间。月初只有弯弯的月牙照亮大地。这非常适合偷袭。于是他们就像往常一样,用临时的蛇形铁丝网封锁道路。然后用马炮开始猛烈轰击。火箭弹是非常昂贵的武器,马炮却可以租用陆军的。陆军也非常愿意把那些快要生锈的马炮租给这些人。

    想想看。在一群拿着猎枪,散弹枪,来复枪,转轮手枪的暴徒下。匈奴刚刚有所恢复的部落再次陷入一场浩劫。一夜的杀戮,让这些人丰收很大。他们缴获了大量的马匹,牛羊。皮革。一些匈奴女人成为他们奴仆效忠的赏赐。受伤的匈奴男人被残忍的杀死。没有人愿意花费医药救治他们。那些侥幸存活的壮年男子,还有一大堆的青少年,老人则被用铁丝网捆绑在原木上押回驻地。

    发财的消息总是传播的那名快。这样的行动,刺激了其他的草场主,他们纷纷慷慨解囊。他们自己组建武装队参加这样的对外扫荡。到八月下旬的时候,这种扫荡达到一个高cháo。从西蒙州开始到东蒙州,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其中。秦军管辖此事的军官统计。参加的人数竟然高达八万多人之多。一些州的议会竟然开始征发民兵参与其中,税款远远不够偿还银行的债,他们要找新的发财亮点。

    在高额的回报下,一些新的武装公司开始成立,他们虽然小,一些重型武器都需要靠租赁才有,但就是这样的公司满足了草场主们对奴隶的需要。

    到了九月初,参加的人越来越多。很多草场主完成了草料的收集,过冬的准备也都完毕,这个时间正好没有事情可干,为了赚取一点外快。他们很多人参与其中。先进的武器,让他们对匈奴人毫无畏惧。武器上的代差就是一道鸿沟。无法逾越,无法填补。

    “抢收。”这个词开始被报纸使用。因为,匈奴的部落开始主动的往更北的地方撤退。武装人员越来越难以一次xing的获得大量的奴隶。马匹,牛羊等等。他们往往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寻找一个像样的部落。等到了袭击的时候,竟然有好几拨人赶来参加。“抢收”一词原本用来用在收庄稼上的,因为,农业对天气要求极为苛刻。但现在。“抢收”一词用在了对匈奴的袭扰上。因为,去的晚了。什么都没有了。组织一群武装人员耗费是很大的。如果不能袭击大一点。人数在一千五以上的部落。成本是很难收回来的。

    “抢收”非常形象的把秦国在北方的袭扰比喻出来。草场主们在对匈奴人发牢sāo,蒙恬却乐开了花。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09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09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