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棉花糖,白云糖

推荐阅读:农家甜妃刀剑神域——幻界金狼狂魔封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诱妻入怀:陆先生,请低调!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宠上瘾!仕途之风云再起仙剑中的我逆境修天冠盖如顾

    尚文对嬴玉突然提高银行利率的做法非常的惊讶。但她觉得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也不会突然提高银行利率。

    尚文静下心來想了想。前几天给她打电话也是这样。总是那种有心事的态度。还有就是见面的时候。也是那种不冷不淡的感觉。

    再想想今天的事情。尚文觉得,让嬴玉心烦的事情。估计就是资金问題。诚如报纸上所说。文阳银行调整利率的背后说明银行也缺乏资金。

    银行业对秦国來说就是一个新兴行业。秦国之前可沒有银行这一说。而且管理营销手段也欠缺。最起码沒有严格意义上的存款准备金制度。每家银行只提供很少的资金供应。这对银行來说非常不利。很容易发生挤兑现象。还有投资风险控制方面。投资实在是太过热了。

    想到这里,银行监管要开始了。再也不能这样随意的放任银行胡來。利率说调整就调整。简直就是儿戏。

    不过在和嬴玉商量问題之前。要解决一下她的心情问題。嬴玉典型的公主脾气。但也正是这种脾气成就了她的事业。一个成功的女人不能缺少的东西就是自信。这一点尚文自己都觉得不如她做的好。嬴玉是那种骨子里都透着一股自信。这种自信好像天生的一样。有傲气也有傲气的刁蛮。哎!为了这自信。尚文还的讨好她。她最不愿意别人看到她失意的时候。

    “伤心的时候吃甜食。可是,吃什么好那。”尚文想了想。尚文能想到的甜食差不多都被她吃个遍。就连甜圈圈这样的食物也被嬴玉用來拿早餐了。蛋糕。除了那几个风味外。好像沒有其他的了。沒有草莓。就沒有草莓味蛋糕。

    尚文抬头放松心情。看着天上的白云。尚文心里感觉还舒服点。毕竟天空是ziyou的。等等。尚文想到一个好主意。

    “棉花糖。这个她沒有吃过。”尚文高兴的说到。

    所做就做。将白糖倒入棉花糖机中制出糖丝,再用棒子将糖丝缠绕起來而成,入口即溶,这东西想破大天也沒有人想出來。

    棉花糖制机是台像个大碗的机器,机器的中心部位是一个温度很高的加热腔,热量打破了晶体的结构,将糖变成了糖浆。加热腔中有一些比颗粒蔗糖尺寸还小的孔。当糖在加热腔中高速旋转的时候,离心运动将糖浆从小孔中喷shè到“大碗”的周围。由于液态物质遇冷凝固的速度和它的体积有关,体积越小,凝固得越快。因此,研究人员把加热腔中的小孔直径设计得很小,只有50微米,从小孔中喷shè出來的糖浆马上就凝结成固态的糖丝,不会粘在一起。尚文要做的就是这样的机器。

    这样的设备对秦国來说已经很简单了。产生离心力的电机。加热装置。然后就是自己做。尚文还看到过一种特别的棉花糖机。那种机器可以做成各种形状的棉花糖。五角星,心形。颜sè也多种多样。非常好看。但尚文不会。

    因为第一个棉花糖飞的到处都是。尚文的手上到处都是棉花糖。

    而嬴玉心情非常差的坐在办公室。资金已经撑不过多少天了。因为今天的事情。股市也沒有多少钱。同行也受到其影响提前休息。他们也在四处筹集资金应对两天的挤兑cháo。

    还以为能够筹集到资金。沒想到一下子把这一个月的资金全部用完。嬴玉想到这里就头疼。

    “你们董事长在吗?”尚文问到吕雉三国之袁家我做主最新章节。

    “在。我给你说一声。”吕雉说着就要打电话。

    “不用了。”尚文说着拿着棉花糖就要进去。

    “哎!你拿着是什么东西?我姐……”吕雉急切的问到。

    “这个。好东西。能让你们董事长变开心的东西。”尚文笑着说到。说完就闪进嬴玉的办公室。

    “什么东西?就跟柳絮一样。飘的都是。”吕雉猜测到。

    “看。我给你带什么东西來了!”尚文取悦嬴玉到。

    “出……你怎么來了。这是什么东西?”嬴玉有些惊慌失措。她沒想到尚文会來。

    “这是棉花糖。甜甜的。尝尝看。”尚文解释到。

    “什么糖?怎么看起來跟柳絮一样。这能吃吗?”嬴玉一连串的问到。

    “当然能吃了。快尝尝。要不就化了。”尚文赶紧的递给嬴玉。嬴玉接过棉花糖疑惑的看着尚文。尚文点头示意。嬴玉这才尝试的吃了一小口。

    “怎么样?”尚文问到。

    “什么怎么样?”嬴玉反问到。

    尚文用眼sè示意。

    “哦。这个啊!”嬴玉这才想起棉花糖。

    “嗯。有点甜。”嬴玉这才回过味來。

    “我再尝一尝。”嬴玉说着亲咬一口。

    “嗯。不错。甜丝丝的。还有橘子味。入口即化。吃着就跟。就跟天上的云朵一样。”嬴玉心情有些好转的说到。

    “这就对了。要不叫棉花糖。我还专门给你加了一点橘子粉。”尚文说到。

    “对了。为什么叫棉花糖?棉花是什么花啊?我怎么沒见过。”嬴玉吸了一口棉花糖问到。

    “啊?”尚文这下子被这个问題问到了。棉花。这个时候还沒有棉花这一说。这怎么解释。

    “啊。棉花就是跟天上的云一样。白白的。”尚文勉强解释到。

    “我就怀疑,你脑子是怎么长的。知道的这么多。好多东西我都不知道。”嬴玉说到。尚文心里一惊。难道我要说我來自未來吗?

    “什么棉花糖。干脆就叫云朵糖。这多好听。要不白云糖也好听。”嬴玉忽然心思一转。尚文心里终于松了下來。

    “我吃完了。还有沒有?”嬴玉笑着说到。尚文看着嬴玉。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嬴玉。浅浅的酒窝。笑起來也有这个年龄段的俏皮可爱。

    “怎么了?”嬴玉问到。

    “啊!沒什么。你的嘴上。”尚文这才缓过神來。

    “我嘴上。”嬴玉擦拭了一下嘴才觉得有糖丝粘在嘴边。

    “哦。还有沒有白云糖了?”嬴玉觉得不好意思。便转移话題。

    “有。我这就回去做。”尚文也觉得气氛有些尴尬。

    “我们一起去!”嬴玉说到。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15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15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