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8联军的最后一次进攻

推荐阅读:水浒之王者天下神医毒妃,王爷尝个鲜宠婚霸爱:冷少的独宠甜心枪临星空宠妻来袭:老婆,别跑!军妻太迷人:八零,轻轻抱首席追妻:刁钻妈咪腹黑宝贝时空万界临时工以妻为界:凌少别越线超凡大师

    随着特种小分队的空降成功,盟军随后开始了大规模的兵力准备阶段。{}在临时机场上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飞艇。大型民用飞艇将把四个连队的伞降部队空运到着陆场,而轰炸飞艇将一次xing装载二十枚一石重的航空炸弹,他们将把炸弹投掷在西域联军的后方。

    火炮部队则迅速增加了新式火炮,他们将使用测角器和固视瞄准镜等新式瞄准设备发shè炮弹,在战争发起之前进行一次火力准备。

    步兵单位开始进入战壕,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在火力准备之后开始发起冲锋。工兵单位则紧张的清理掉一些铁丝,地雷,这些都在为反攻做准备,但就在准备一切就绪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

    西域联军竟然发起了一次激烈的猛攻。战役从四月十号的偷袭开始。

    十号的时候,一小股穿过盟军前沿阵地的铁丝,并且成功避开了地雷区,前天夜里,工兵正好把那片区域的地雷给拆除了重生之鬼眼商女。这才让这股小部队穿了过來,由于处于反攻前夕,战壕里沾满了等待进攻的士兵。而这些倒霉的西域联军士兵竟然意外的进入到了这些战壕里。

    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一下子蹿进了战壕,当他们跌入战壕的时候才发现,战壕里竟然站满了盟军士兵。两方士兵都很惊讶。

    西域联军根本就沒有想到这条战壕中会站满这么多人。他们随即大声的叫喊。嘴里不知道说什么。随即盟军士兵也反应过來,随手拿起步枪就是一枪托,对方显然还在恐惧当中。随着这一枪托,战壕里立即乱成了一团。刺刀,西域的长矛,月牙刀,双方士兵乱成一团。也有不知轻重的使用枪支进行shè击的。总之,这片战壕中挤满了人。

    随着枪声的响起,盟军士兵还沒有反应过來,西域联军竟然率先反应过來,叽里咕噜叫喊着的西域联军发动了一次大规模袭击战。

    他们从事先突破的点发起进攻。由于是黑夜,盟军各个阵地上紧急打上了各种照明弹,在照明弹的照耀下,成群结队的西域联军正在越过事先被清理掉的铁丝和地雷区域,那片区域本來是给盟军发动进攻做准备的,现在成了西域联军的进攻通道。

    “shè击。快,shè击。”战地指挥官立即命令士兵开枪shè击。零星的枪声开始响成一片,各个机枪小队迅速的从掩体中把机枪抬了出來,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组装,通常这需要四十五秒的时间。然后安装弹链。

    “标尺一百步,shè击。”小队长命令道。这个距离几乎用不着什么标尺,敌人通常都是成群结队的进攻,只有这样他们手中的冷兵器才能发挥最大的效能,而盟军手中的枪支基本上不用这么干,他们通常是以机枪为中心展开,一个连虽然只有三挺机枪。但这足够应对对方五千人的进攻。

    “瞄准铁丝两侧,我们要集中火力将他们扫倒。”指挥官下命令道。

    “砰砰。”一名赵军机枪手拉动枪栓之后开始shè击。机枪开始快速shè击,即便是闭住眼睛估计也能杀伤很多人。水冷式李林式机枪发挥了最大的效能。shè速一下子达到了一分钟五百发的高shè速,这种shè击一般是不会允许这么乱來的,但现在,在照明弹的照耀下,到处都是敌人。他们嘴里叽里咕噜的乱喊着朝这边发起进攻。只要杀死他们,一切都顾不上了。

    “该死,什么活门步枪,简直就是死门步枪。”一名赵军步兵士兵,拿出刺刀将弹壳挑出弹仓,因为子弹膨胀的关系,弹壳卡在了弹仓内。

    “闭嘴,再说。我毙了你。”赵军军官大声骂到。他要阻止这种牢sāo出现。在这种紧张的氛围中很容易干扰其他士兵战。

    枪声的嘈杂声加上血腥环境人的情绪难以控制。往往出现两种极端的分化。这就是赵军理解的士气。为了控制这种分化。就需要单调的控制另一面。鼓励另外一面。

    “快点告知炮兵。让他们快点开火。否则我们杀不完那些该死的西域人”前线防御团级指挥部。

    “喂喂。这里是红甲区。需要炮火支援。”一名参谋大声的用电话联系炮兵。电话线和前沿阵地有电话线联系。这样可以直接保持炮兵和步兵的协同。随着火炮shè程增大。特别是定装药时代的來临。同时换装新的发shè药和战斗部。火炮威力加大。shè程更是达到了十里之多。曲shèshè程更是达到十四里。这个距离已经基本上超过了视线。

    火炮被后置。步兵和炮兵之间的联系就需要电话迅速的联系起來。在前线专门设置炮兵观察员。利用测角器來计算炮兵的shè击距离。弹道等。

    “什么?沒有命令不能开炮。去死。你给老子滚过來好好看看。前线发生了什么。到处……喂喂。”参谋大声的叫到。

    “我是炮兵观察员。电话我來打。”一名领章用两门交叉火炮领章的军官说到魔魂仙尊。

    “好。”说着递给炮兵观察员。

    但电话接线员告知炮兵观察员。电话线非常的繁忙。现在无法接通。

    无奈。只能派出通讯兵到炮兵那里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在炮兵这路。电话响个不停。炮兵参谋只能耐心的解释上面的命令。同时炮兵长官要和最高长官进行电话沟通。毕竟这里具体的情况他也不知道。他知道前线所有的地方到处都在要求火炮shè击。

    “长官。所有的前线指挥官要求我们立即shè击。”炮兵司令说到。

    “我知道。命令实验xing步兵炮前置shè击。曲shè火炮不要shè击。具体shè击命令等待我的命令。”王贲拿着电话说到。而李信正在和参谋把战场反应的情况一一标志出來。

    “怎么样?情况明了吗?”王贲放下电话问到。

    “到处都是战事。整个前线到处都是。”李信用红sè铅笔标注了所有报道战事的地方。

    “看來进攻的地方还不少。”王贲显得很轻松。

    “我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西域人是这么想的。为什么要发动这样沒有任何价值的攻势。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主动撤退。退回原來的防守地区。”王贲把自己的想法说出來。

    “你的意思是他们的进攻是为了撤退?”李信问到。

    “这种可能不能排除。而且太反常了。攻击了这么长时间。沒有前进一步。现在突然发动进攻。这太反常了。”王贲接着说到。

    “的确是。越是这样。这种可能xing越大。”李信说到。

    “不管是那种可能xing。我们得做出反应。我想不如我们这次直接反攻得了。”王贲提议到。

    “天上怎么办?那些可是空降部队。”李信从天军的角度出发。

    “现在是凌晨一点。我们不如白天空降战。给炮兵半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发动炮击。接着天军轰炸中队轰炸对方行军大队。然后。空降部队在中午或者下午十分空降战。要知道前进一百里。我们需要三天左右的时间。现在开始准备!”王贲看看自己的怀表说到。

    “你的胆子比你父亲还要大。我得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你父亲。”李信说到。他打心里佩服这个家伙。这家伙是天生的机动做战派。计划根本就不是给他准备的。随机xing太强。

    “随便。”王贲无所谓的样子。然后让参谋长该死下达战命令。

    前方打的异常激烈。机枪的水箱冒着热气。而其他机枪成员则不停的提水补水。副shè手则紧张的更换弹链。而弹药手则两手提着弹药箱來回奔走。

    “奇数,瞄准。放。”一名盟军军官站在战壕里冷静的下达shè击口令。

    “偶数,瞄准,放。”隔着一个士兵们起身shè击。然后迅速的进入战壕。然后另外隔着的士兵听到口令迅速起身shè击。这种排枪shè击战术对轮番进攻的西域联军十分奏效。要知道这个时候还沒有自动武器诞生。shè速上的缓慢就需要战术上的弥补。

    枪声不断的响起。而这些士兵的脚下到处都是废弃的弹壳。特别是机枪边。子弹壳已经堆积成一座小山。

    而在一百步的距离外。西域联军的尸体也同样是山。他们则是尸山。疯狂的枪林弹雨将这些肉躯打烂在地。很多人中弹倒下。特别是面对机枪扫shè的时候。那些西域士兵就如同割麦子一般。一批一批倒下。被子弹打飞的手指头,半拉着的血丝胳膊星际寻宝师。骨头都已经被点六五子弹打断。这种子弹相当于点五零英寸子弹一样凶悍。实际上这种口径子弹比之还威力巨大。

    骨头虽然被打断。但血管和肌肉组织还连接着胳膊。这让人看起來非常恐怖。但这只是一闪现而已。很快他的躯体就被雨点一样的子弹打烂。

    子弹将佩戴皮质头盔的西域人脑袋直接打飞半拉。天灵盖和头盔直接飞走。飞溅的脑汁飞溅一地。然后混合着满地的血倒下一具躯体。

    而更多的西域士兵被子弹打死打伤再地。死的默默无闻。活着的等待死亡。伤口变得麻木。疼痛正在消失。痛苦的**变得微弱无力。落下的照明弹渐渐的熄灭。而天上又有新的照明弹升空。犹如白昼一样照亮杀戮的战场。西域联军知道害怕。但恐惧是他们的动力。如果后退会被极刑处死。那样还不如这样死去。

    战场的结果几乎是一边倒。拿着冷兵器的西域联军毫无抵抗力。他们犹如站着队被屠杀一般。而盟军方面杀的血起。他们知道不能让对方接近一百步内。这个是盟军防御的安全线。

    “火炮。火炮快來。”赵军军官一声大喊。他们的机枪烧开了锅。拿水的那小子不知道死哪去了。军官已经问候他家女xing十八代了。依然沒有來。这个时候最需要火力。

    “瞄准。放。”三寸的直shè小炮是专门为步兵研制的步兵炮。不过这是实验产品。即便是实验产品也得用。

    “呼。”炮弹呼啸而出。炮弹声震的其耳朵疼。

    “砰。”炮弹在人群中爆炸。第一个挨住炮弹的人被炸的粉碎。碎肉四处飞溅。而一旁的人跟着倒霉。弹片将他们打倒在地。

    这样的进攻毫无意义。只有让更多的人送死。生命这这里变得毫无价值。

    “是,明白。”炮兵司令官结束通话之后便立即下达新新的命令。

    “命令所有火炮单瞄准预定单元。第三炮群集中火力shè击前沿阵地目标。然后火力延伸。第三炮群是预备炮群。一般是不怎么使用一旦启用意味着特殊的情况到达。

    “时间”参谋长问到。

    “两点十五分整。”炮兵司令下达命令到。

    参谋长随后打电话通知。各个炮兵单元迅速的被传达了完整的命令。他们将实施目前为止秦国历史上最猛烈的火炮进攻。大约两百门新式火炮将对准所有预定目标,前沿阵地进行猛烈炮轰。

    一箱接着一箱的炮弹被打开。引信被取出安装在炮弹战斗部。方向机调整。横向机调整。shè击诸元调整。炮兵紧张的调试火炮。三个为一排的炮兵单位呈品字展开。而一个连的炮兵则呈一个大品字展开。所有的炮口统一瞄准西域联军的方向。

    “紧急集合。”“紧急集合。”“伞降部队到一号区域集合。”“艇降部队到二号区域集合。”重复一遍。”在一个高架上。天军军官大声的规划部队的流向。很多士兵带着武器集合。随身装备需要临时准备。为了机场提供照明。后方特别提供了一组发电机设备。近一百箱的电灯。

    “我们这就要空降了吗?”一名赵军伞兵紧张的问到。

    “对。我想是的。”赵军军士回答到。

    “可我们还沒有准备好。”士兵说到。

    “闭嘴。要是准备好了不叫打仗了。”军士不耐的说到。战争开始的时候总是有些紧张气氛让人不快。

    “一连。集合领取装备。”一名负责伞降的军官大声叫到。

    装备的马车按时到达锦裳。他们说到特别命令。在宪兵的引导下领着他们到达指定区域。

    士兵们紧张有序的领取装备。他们将使用便携式背囊。里面有他们想要的东西。应急干粮。一天的便捷食品。个人生活用品。牙刷 牙粉,香皂。蜡烛,打火机,毛毯,便携式地囊。备用衣物。急救包。

    武器装备方面。每人带了一百五十发子弹。所有的子弹带装的满满的。为了活动方便。一些人把子弹带里的子弹拿出來装到背囊中。

    “所有人检查个人行军背囊。看看缺少什么?”军官大声说话。

    “哦!我缺少一个开罐器。”一个士兵看着罐头说到。

    “闭嘴。你可以用匕首 刺刀來代替。”排长走过來训斥到。

    “别给我惹事。”少尉排长说到。

    “有问題吗?少尉。”s军官问到。

    “沒有。什么也沒有。”少尉回答到。

    “很好。”军官点头。

    “大家到前面來领取降落伞。你们将在两百步的空中跳伞。”军官说到。

    随后所有的伞兵开始领取他们的主伞。备伞。两人为一组开始相互穿戴降落伞器具。穿戴完的由伞兵官统一检查。一切准备完毕的到休息区休息。六点钟将提供早餐。

    早餐很丰富。牛nǎi,火腿肠。面包。方便面条。还有汽水。不过军官不让多喝。因为装备了降落伞上厕所非常不方便。

    而在艇降区则轻松的很多。他们只要准备随身背囊就可以了。方正是飞艇降落之后他们一开仓门往外冲就可以了。

    士兵们打着扑克牌。后方特地送來的。要么就是聊天。汽水,茶水饮料敞开供应。酒水严格控制。军官会來回查的。

    而在另外几个临时机场。地勤人员相当忙碌。首先是他们要检查飞艇,飞机。接着就是安装各种弹药武器。

    “一枚接着一枚航空炸弹安装在吊舱内。机枪则安装一百发子弹的弹链。各种机械都在检查当中。

    而所有的飞行员则穿戴皮夹克。带上皮帽。风镜则放在头上。穿戴完毕后立即吃早餐。他们随时都有可能起飞战。地勤人员则忙的满头大汗。

    就在一切紧张准备的时候。前方传來了隆隆的炮声。进攻终于开始了。

    “放。”炮兵指挥官大声叫喊。

    炮绳拉动。火炮一下子发火。打出呼啸而出的炮弹。炮兵拉开炮闩。冒着烟的炮壳抛出。接着装填第二发。火炮继续发炮。

    呼啸而來的炮弹压住了前沿阵地激烈的枪声。

    “呼呼。轰隆隆。”就在短短的一瞬间。炮弹狠狠的砸下來。爆炸让一切都停止下來。盟军士兵停止扣动扳机。紧张过度的士兵这一刻放松的倒在地上。

    终于结束了。而更多的士兵一下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西域人后面爆炸声不断。西域联军的进攻崩溃了。他们开始四散逃跑。

    “啪啪”这个时候机枪依然惯xing的shè击。

    “停止shè击。停止shè击。”军官命令到。

    “够了。停止shè击。”这个时候shè手看了一下军官。然后脱力般的倒在地上。用机枪shè击太刺激了。刺激的机枪shè手有些麻木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16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164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