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吊起来的水盗

推荐阅读:绝命毒尸帝国吃相酒鬼醉天绝世狂少闯学院命运之眼我从凡间来黄庭道主黎明之剑氪无不胜民国奇人

    。尚文在商讨了一系列的应对之策之后便让助理将其内容整理通过电报的方式发给秦国国内至于秦国国内怎么看那就需要看秦王如何了尚文目前只能提出自己的看法

    不过秦王在看到尚文的这份报告的时候认为秦国目前主动去谈判显得非常的不合适而且也不是一种明智之举因为主动谈判的话就有一种主动示弱的感觉一旦在谈判中主动示弱的话那么在后面的谈判中秦国将面对的一种被动局面这种局面对秦国局势是非常不利的因为秦王认为谈判还为时尚早

    持有这种看法的不仅仅是秦王一人还有尉缭和王翦等人他们也认为主动谈判对秦国目前的情况沒有任何的帮助相反不仅沒有帮助很有可能会造成秦**事上的被动局面

    “如果我们秦国主动谈判的话那么齐国就认为他们只要在军事上获取胜利那么他们就有可能占据主动那样的话秦国对外的态势将非常的不利同时这样会大大加重在军事上的压力这对我们本來就处于军事方面不利的地位更加严重所以我不同意现在就展开外交手段相反我认为我们更多的应该展开除外交以外的任何手段和齐国人联系要在齐国人感到有压力的时候才行”王翦在电话中对尉缭说道

    “恩我也同意你的看法不过我认为商贸限制出口方面我们是不是应该采取一些缓和措施要知道采取限制的话商业方面的反应比较大这样对我们的舆论压力也比较大你应该知道我可是文官如果军事上不能解决问題而导致其他问題的话我的责任可是重大”尉缭在电话中说道尉缭的意思是如果采取商贸限制出口特别是钢铁方面出口的话那么秦国国内压力特别是钢铁方面会施压压力那样反馈道新闻媒体上那么zhèngfu将处于一种非常不利的位置因为秦国zhèngfu沒有很好的解决军事上的问題而转而使用了商业手段这导致秦国商人们的利益受到损失这样的损失就会导致税赋的减少这样对秦国经济本身就是一种损害

    尉缭的看法是很有独特见解的王翦还是第一次知道经济问題对军事的影响

    “这个问題我还沒有想过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有其他办法”王翦说道

    “恩那好我在想想其他的办法”尉缭随即说道他的这种想法正好考虑到了限制贸易出口之后产生的重大问題这种问題是一把双刃剑既能伤害齐国同时也能伤害秦国的经济这就需要在两者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这个平衡点就是如何考虑眼前的利益和未來利益两种

    这种利益考虑就是要看秦国的具体需求如何了按照秦国目前的需求來看秦国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围绕军事围困展开秦国一方面极力的避免自己卷入战争如果三百人被全部歼灭那么此事经过秦国国内媒体的舆论报道就会造成一种强大的舆论压力这种舆论压力就有可能点燃秦国民众心中那颗好战的心一旦点燃那么后果将造成很大的危害秦国zhèngfu势必陷入舆论的谴责当中如果zhèngfu不能参战那么秦国zhèngfu特别是尚文这届zhèngfu很有可能提前垮台不管你做出的贡献有多大但只要让秦国在对外中处于弱势那么你就得下台

    一旦尚文这届zhèngfu垮台谁知道后面谁会上台又会实行什么样的政策而且随后的政局是否稳定就只能看历史的走向了因为尚文已经失去了最大可能的cāo控xing

    所以现在的问題必须采取一种合适的方法來解决

    就在秦国国内忙着如何解决当前危机的时候秦国的南边也沒有闲着自从秦国开始大规模的组建武装商船舰队开始并且对楚国水盗采取持续xing的打击对水盗采取了零容忍的态度也就是说秦国的武装商船队楚国的水盗形成了一种高压态势这种态势的形成就水盗生存环境的严重恶化

    “大铁船”一名楚国水军士兵拿着手中老式的木筒望远镜查看远处驶來的秦国武装商船秦国的武装商船在船头挂起以一面秦国旗帜一边象征其來自秦国

    随后出现在楚国水军士兵眼里的则是更多的秦国大铁船这是一支秦国武装商船其规模超过二十二艘各类大小船只

    “我们要去查看这些秦国船只吗”那名楚国水军拿着手中的望远镜看着秦国武装商船驶來 而对面的秦国武装商船同样有人拿着望远镜查看他们这里的情况不仅如此秦国武装商船上的机枪枪口都瞄准了这边

    “你不要命了我们是什么船人家是船娘的”一名楚国水军老兵一脚踢上去大声的骂道这名楚国水军士兵的想法实在是太危险了竟然想着去查人家秦国武装商船

    楚国水军一些船只连火炮都沒有配备使用的依然是老式的弓弩这些武器对于那些使用铁甲制造出來的秦国武装商船來说根本就形成不了巨大的威胁更要命的是秦国武装商船上配备的机枪可以轻松的干掉楚国水军中任何一款船只而这仅仅是秦国的武装商船这还不是秦国的军舰这种巨大的差距导致秦国武装商船横行在楚国长江水域内而且活动的范围深度频率也越來越广楚国水军想管但是根本就管不了武器差别非常的大而且楚国沒有任何一款武器可以将其阻拦这就导致楚国水军对秦国武装商船疏于管理

    这种不管的态度让秦国武装商船更加放心胆大的干了特别是对水盗的态度上采取了更加严厉的措施

    “楚国水盗头目荆三屡次率众抢劫秦国商船并且蓄杀害秦国商人xing命造成秦国重大经济损失现在我们以秦国**刑法律例第八款第三条聚众故意伤害抢劫罪判处其绞刑并立即执行”一名秦国船长站在秦国武装商船的甲板上对其进行了宣判

    “此外对其团伙众人一并全部处于绞刑将其尸体暴尸悬挂予以jing示”秦国船长可怜一般的看了一眼楚国水盗这名叫荆三的水盗是秦国武装商船主动采取进攻绞杀对这群水盗连续进行了三天以上的追击最后在其停泊的港湾内予以全部歼灭为其头目以及手下数人被活捉对于如何处置秦国武装商船的船长认为这是秦国自己抓到的应该按照秦国人处理的方法來处理于是秦国船长对其进行了审判并对其进行了残酷的死刑判决

    “去死”一名秦国船员拼命拉动手中的绳索

    “噢噢"水盗拼命的想要挣脱套在他头上的绳索但是他无论怎么挣脱就是挣脱不了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双脚离开地面同时脖子被紧紧的勒住同时感觉不到一点点的空气进入全身上下感觉所有的东西都被抽空

    “我恩恩”水盗头目拼命的挣扎想要开口说话但憋红的脸已经红到脖子根全身上下都在不停的挣扎

    “呵呵呵”秦国船员们可怜的看着这名水盗头目进行沒有任何意义的挣扎

    “哈哈哈该死的水盗去死”秦国的船员们对水盗做出各种任何侮辱xing的动來

    最后水盗慢慢的失去了任何挣扎他被活活的吊死在秦国武装商船上随后秦国船员把其他的团伙全部套上绳索然后用力拉起

    “饶了我我也是不得已干这个的我家中还有一个老母亲我要回家我·····噗”一名试图求情的楚国水盗大声的嚷嚷道他试图以这种求情换取自己一条xing命但秦国船只受到楚国水盗打击太深了而且政策就是对其不能原谅永久xing的不能原谅所以秦国武装船员不给其机会而是直接用手中的枪托把其牙齿打掉然后狠狠的套上绳索迅速的挂起來

    水盗拼命的挣扎想要摆脱但就是不能摆脱然后慢慢的死去看到这一幕很多水盗都感到害怕了绞刑的目的就这样达到了绞刑虽然不血腥但却能造成服刑者心中极大的恐惧感秦国船长希望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一些水盗当场就尿了裤子还有一些人不停的发抖不管怎么样这些水盗对被一个接着一个的套上绳索被挂在秦国的武装商船上然后他们的尸体就这样成天的挂住上面

    于是秦国的武装商船开始以悬挂那些水盗尸体为船只的保佑物因为这意味着楚国水盗遭受了很大打击并且不惧怕水盗如果敢來这就是后果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5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51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