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8四战之地

推荐阅读:网游之九转轮回吞天仙帝一路仕途遨游仙武透视医圣创神纪:女王有毒每秒都在升级自闭少年补完计划八零神医小娇媳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史

    原因很快就在战战兢兢的侍从口中得知了原來大单于是死于那把转轮手枪由于匈奴人不会使用这种武器他们也无法得知这种武器如何使用他们现在很难俘获秦国的战俘

    秦国陆军秉承传统秦军宁可战死也不会投降当然对于新建立的军种特别是技术军种除外技术军种由于数量较少而且招募的人手需要一定的技术水平特别是知识基础所以他们的人允许投降虽然战斗条例上沒有写明但在实际当中秦国的军官军士都会教授他们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可以投降但前提是必须尽责关键的技术东西还要毁坏而且重要的东西也不能对敌人说明

    匈奴人面对的是秦国陆军所以陆军极端的保守他们从來不允许士兵投降投降的士兵会被看成耻辱而且是整个集体的耻辱所以他们很少俘获战俘即便是有也很快就会被匈奴人的报复心理杀死冒顿试图改变这一现象他需要从战俘口中得到一些重要的东西但仅有的战俘都被匈奴人的报复心理折磨而死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匈奴人至今依然不知道秦国人手中的武器怎么cāo巧合的是匈奴的这位大单于实在是太好奇了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的人为什么会死在那些会喷火的管子下而且只要被打中就很难救活处于这样的好奇心下这位大单于拿着这把转轮手枪的枪口对准了自己的眼睛他想用自己的眼睛看看这个管子中到底藏了什么东西竟然能够杀死那么多的匈奴人

    可怜的是这位匈奴人的手也不消停他竟然用手指扣动了扳机然后击锤击中了击针接着子弹被击发了就这样子弹喷shè而出由于匈奴人不会使用这种武器导致手枪内的只放沒有取出就给了他们的大单于而他们的大单于恰好好奇心太盛在结束这次会议之后便把玩这把缴获而來的武器结果由于cāo不当或许他一开始就沒有意识到危险

    就这样一颗意外的子弹击中了匈奴大单于的眼睛然后子弹穿过眼睛把大单于的眼珠打个粉碎然后继续穿过大单于的脑袋将其脑袋打个粉碎最后子弹穿过整个大单于的脑袋喷shè而出一同出來的还有大单于的**以及血液一道血雾喷shè出來然后染红了后面的营帐就这样匈奴的大单于意外的死于缴获的一把转轮手枪下很意外也很符合李斯的偶然xing历史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很意外甚至觉得富有戏剧xing就这样匈奴的最高统帅消失死去但匈奴的人未來的命运他们自己也不知道

    但有一条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匈奴人进入了一个十分关键的十字路口这个十字路口很有可能让匈奴人自己的走向不同的方向至于如何抉择那就要看匈奴人怎么选择了

    至于怎么具体的选择那就要看匈奴人自己政治力量的角逐了不过处于实力末端的冒顿暂时无法撼动目前这种突然失去头领人物的慌乱局面因为他的军事实力是无法和那些握有重大兵权的各个王的冒顿这位历史人物如何改变历史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而在匈奴的南方一个新的矛盾开始显现出來这个矛盾不是秦国和周边国家的矛盾而是新兴崛起的国家和周边国家的矛盾特别是新兴快速崛起的韩国

    韩国的位置正好处于十字路口的位置借用自己有利的地理位置已经临近秦国这个最大的经济实体的有利条件大规模的引进秦国的资金技术设备然后生产制造各种商业品然后韩国将这些工业品转手卖给齐国楚国魏国

    不过在韩国东进的道路上有一个国家被忽视掉了这个国家就是魏国魏国一度是战国初期一个强盛的大国在战国初期唯一能够压制秦国的国家但后來在秦国商鞅变法大成之后迅速的被秦国打压下去随后魏国迁都大梁随后魏国一蹶不振到目前为止他和韩国一样已经处于一种只要轻轻一推就可以灭掉了的状态也正是这种考虑魏国的大梁也就是现在的河南开封附近魏国把有限的jing力全部集中到如何加固城防上这也就意味着魏国放弃了主动防御的国家防御战略

    但情况总是在变化的随着秦国韩国工业品的大量涌进特别是秦国新奇的东西还有那些大量的奢侈的品流入特别是王宫装饰用品从玻璃到光亮的地板砖从漂亮的水晶吊灯到坚固防火耐用的水泥建筑这些都在刺激的魏国王室不断消费的神经特别是周边国家的财力越來越发达特别是韩国韩国的国土面积和魏国差不多但人家韩国却可以建造那么高的大厦而且新郑人口过百万更气人的是赋税征收的不多却财政实力大大超过了魏国

    相反魏国特别是魏王的王室收入连连不够而且还欠下了韩国商人一些债务不仅如此魏国的大梁无论如何去修就是修不过韩国更气人的是

    魏国的大梁正好处于韩国东进的道路上大量的商人云集于此一样韩国的好东西开始在大量流动起來一些民用商用建筑一度超过了王侯贵族家这样一來进一步的刺激了魏国的贵族们的神经

    于是魏国的贵族们开始动起來脑筋他们要打压这些商人的嚣张气焰尽管这些商人也缴纳税款但他们显然不知道权力的威严还有贵族的尊严神圣不可侵犯贵族要为了他们那一点面子捍卫最后的尊严

    “我王应该下令对那些商人施以重税只有这样才能克制住商人的嚣张气焰”一名大臣如此上表给魏王魏王也对商人的表现感到十分的厌恶而且重修整个大梁城和修建魏王宫需要大量的钱财既然如此大臣的想法正好符合魏王的意思于是魏王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

    其实整个魏国已经处于经济崩溃的边缘了秦国农业持续的扩张特别是周边几个国家都在大规模的兼并土地特别适合楚国韩国赵国齐国这些国家都在不同程度上兼并土地然后改善自己的农业结构相反魏国却一点动静都沒有周边国家正在改种新的农物的时候魏国依然种植的是粟这种热量和产值都不高的农物依然在魏国出现

    而在魏国的本土特别是大梁受到韩国经济的强劲振兴來往的商人越來越多汇集到这里的各种商品也越來越多而商人对各种需求服务也需要相应的跟上这就给魏国大梁的的商业酒店住宿饮食娱乐带來很大的商业振兴用在魏国大梁的商业酒店价格开始上涨各种租赁也开始出现特别是商铺仓库的租赁成为魏国大梁的第二大经济亮点

    但就是如此魏王根本就不顾本国经济特别是农业经济的衰弱颓势竟然要对韩国商人增加高额的赋税用來增加本国的财政收入而国家财政收入的百分之七十都进入了魏王的个人腰包他要修建自己的王宫

    魏国增加赋税特别是针对韩国商人单独增加个人赋税的消息传來立即引起了韩国民众的不满魏国对周边几个国家的商人都不敢太过分的得罪特别是秦国如果一旦对秦国商人增加赋税过多的话很有可能造成秦国的出兵正是出于这个考虑魏王并并沒有对秦国商人增加高额赋税至于齐国齐国商人数量不是很多增加也不是很明显至于赵国商人和齐国一样至于楚国魏国也不敢得罪

    唯独韩国商人魏王认为韩国和魏国一样都是一个一下子就可以灭掉的国家对于这样一个弱小的国家沒有必要考虑而且即便是双发翻脸的话魏国也不惧怕韩国但魏王显然不天天看报纸韩国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韩国了随着韩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韩国已经有能力对任何国家派兵战了如今魏国竟然小看韩国这怎么不引起韩国的不满

    “强烈抗议魏国这种拦路抢劫的做法”韩国本土的报纸开始大肆的发表文章批评魏国的这种举动

    “我们为魏国增加了赋税而魏国却依然不满足竟然要增加高额赋税凭什么我们韩国民众用自己辛勤劳动的來的财富难道要让魏国这种强盗行径抢走吗不我们应该派兵应该狠狠的教训一下魏国人”韩国的一份报纸公开刊登这样激进的文章來刺激韩国民众的爱国情怀

    其实用不着刺激韩国民众已经表示不满了特别是那些游走在其他国家的韩国商人他们是最早受到魏国增加赋税冲击的受害人

    “我们根本就沒法活了我们一件衣服才赚两个半两抛去一些生活费用我们最多每件衣服赚一个多半两而魏国人一下子就征收我们一个半两有的时候还比这个只多不少这让我们一趟下來根本就赚不了多少钱”一个长期游走在各国赚钱的小贩说道

    “凭什么啊为什么单单是我们韩国人魏国人有种怎么不征收秦国人的重税为什么单单是我们韩国人难道我们韩国人就软弱吗就应该像报纸上说的那样我们韩国人也不软弱我们应该派兵打他娘的”一个年轻的韩国小伙子挥舞有力的手臂大声的喊道他好像想用这种方式告诉魏国人我们韩国人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魏国这种专门针对韩国的重税举动立即引起了韩国人的不满一些商人为此还专门组织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他们要以这种方式來诉说自己的不满

    韩国丞相府面前韩国新军用铁丝网组织成一排铁丝网隔离带然后军队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面对游行的民众站好他们只是吓唬吓唬民众同时也为自己壮壮胆但这些都吓不倒关系到自身利益的韩国民众就如同一份韩国经济报纸说的那样

    ”如果我们现在不联合起來让zhèngfu有所为的话那么将來必将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我们韩人大部分人在工厂上工可是但我们的东西卖不出去的时候我们的工厂就沒有意义再加工那些东西了那么也就沒有必要雇佣我们每一个工人了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工人们应该首先联合起來给zhèngfu施压”这份报纸在某种程度上点燃了韩国工人示威游行的导火索

    “抗议魏国单方面增加赋税”“zhèngfu出兵教训魏国”工人们一点都不惧怕战争他们竟然公开叫嚣到让zhèngfu派兵对魏国使用武力这也难得韩国几次跟随秦国出兵但所获利益不足以引起韩国经济的大幅度增长相反反而是秦国的经济因为主动发动战争由了快速增长的空间和价值这自然而然的引起韩国人的关注他们早就想让韩国主动单独的挑起一场战争他们希望借助战争的刺激來让他们的事业走上一个全新的台阶

    “我们需要战争”人群当中不断的有人躁动不安的要求发动战争他们希望借此大发战争财这种不计后果的呼喊其实是商人们的计策他们看着秦国商人得到大量的战争订单为欢欣鼓舞而自己却因为沒有军事订单只能接受一些小的订单來发展他们就迫切的希望有这样一种快速增加自己财富的机会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这种机会一下子就被他们扑捉到了这个机会就是战争他们迫切的需要战争刺激他们的经济

    人群已经把整个丞相府包围了愤怒的人群要求韩国的丞相出來给他们做一个解释或者是一个承诺但韩非很巧合并不在丞相府此时的他正在商量着对策

    “我我我们······”韩非结巴的说道

    而韩淑已经有些上火了她对魏国这种无礼的要求已经忍无可忍了难道魏国仅仅是针对韩国一家吗她不这么认为她认为魏国这是有意这么做的而且在自己登上王位的时候魏国已经这么表现了魏国沒有派出使节來庆贺这已经让她下不了台面了更气人的是现在竟然对自己的商人增加高额赋税如果对其他国家同样增加赋税她估计还不会发这么大的火但问題是魏国竟然有意的针对她韩国而來的这实在是令她大感羞耻

    “不用说了寡人知道该怎么做小小魏国竟然对我们韩国征收高额赋税难道他们的王就不知道我们韩国已经崛起了已经不是原先那个韩国了吗”韩淑突然大声的叫道这一下子把正要把自己想要表述自己意见看法的韩非吓了一跳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王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气

    “王上请息怒魏国此举实在是不明智但王上应该克制”张良这个时候出來说道

    “克制寡人还能克制吗那个魏国为什么不对其他国家征收高额赋税为什么单单是寡人的韩国难道寡人就这么好欺负吗”韩淑怒气冲冲的用手指着魏国的方向大声的叫道

    “寡人也有兵寡人也有军队寡人的军队都装备的是火枪大炮要装甲战车寡人也能买得起寡人不怕打仗魏国人要打那寡人就打寡人不怕“韩淑大声的叫道

    “王上息怒对魏国我们迟早就要动兵的”张良冷静的说道

    “迟早要动兵”韩淑有些不解的问道

    “是的王上当前我们韩国地理位置处于中心向西有秦国向北有赵国向南有楚国向东则有魏国和齐国我们无论如何发展都处于几大强国包围之中可以说我们韩国处于四战之地这对我们韩国极为不利但也正因为处于中心位置我们的外交方针和军事方针应该相互配合才能让我们处于不败之地而我们必须谨慎对待一旦走错一步那将难以挽回”张良诚恳的说道

    而一旁的韩非赶紧的点头示意表示赞同张良的看法其实韩非刚刚想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只不过因为自己的结巴沒法说出來而已而韩淑因为抢话让韩非难以说出來罢了

    听到张良一番肺腑之言韩淑开始冷静下來她觉得自己如此激动难以解决问題不如听听张良有什么好的主意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6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6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