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4疯狂状态

推荐阅读:混沌剑神毒医娘亲萌宝宝医流狂兵穿成知青女配帝国盛宠:纨绔校草是战神娇宠小农女:将军,宠妻上天盛宠弃妃:夫人,太嚣张!重生学霸:军长老公,好体力!快穿王者:英雄,开黑吗!重生逆袭:男神,请深爱

    “shè击瞄准shè击”老兵大声的喊道

    “砰砰”零星的枪声响起但这些枪声仅仅只是把一些土著人打倒而已而后面还有一群的土著人冲上來

    “这么多人杀到什么时候”一名中年楚国男子一边装填弹药一边大声的骂道

    “呜呜呜啊呜呜呜”土著人还在不停的冲锋当中双方的距离只有十几步只要一发狠冲刺一下完全就有可能被冲杀掉

    “砰”一声枪响中年男子瞄准一个土著人开枪shè击土著人群人中一人胸部中弹倒地不起

    “shè击”老兵还在不停的大声喊叫因为敌人已经快冲到跟前了

    火药武器发shè后弥漫这浓密的火药烟尘这些烟尘很快就把双发的视线遮挡起來

    “呜呜呜”土著人大声的喊叫道然后一些人摆开一个投掷标枪的动

    “呜呜”土著人的标枪扔了出來

    “啊”标枪直接从楚人设置的木质栅栏那边飞了过來很多的标枪被木质栅栏给阻挡了但也有一些标枪通过木质栅栏之间的小细缝穿了过來

    一名楚国佣兵大声的喊道一个标枪刺进了他的胸膛

    “快來人帮帮他他受伤了”旁边的一个人大声的喊道然后这个人一边喊一边用手中的步枪进行shè击

    “砰”一声枪响一发子弹打中了已经靠近楚国人的木栅栏边上的一名土著人

    那名土著被击中后立即倒下然后消失在土著人的人群中

    “用刺刀快刺杀土著快点”老兵來回不停的喊叫安排具体的战术

    “噗”通过木栅栏的缝隙楚国人上了刺刀的步枪刺杀那些冲过來的土著人一把锋利的刺刀捅进一名企图通过攀爬越过來的土著身体里

    “去死”楚国试图从这名土著人身上拔出刺刀然后刺进越來越多的土著人中

    “噗”一把锋利的木质粗糙的长矛捅进了这名楚国人的腹部

    “该死”楚国人疼痛的骂道

    “快來人”那名在中标枪旁边的楚国人大声的喊道

    “快來看看他怎么了快來人”那名楚国人急切的大声喊道旁边那名不幸中标枪的人开始不停的抽搐起來脸sè开始发青

    “不用看了他中了土著人的毒镖枪沒有用的只能这样让他死去”一名老兵匆忙的走过來看了一眼说道

    “快shè击”说着老兵拿起那名中标枪的人的武器开枪shè击

    而那名楚国人惊呆了他还是第一次接触这样的战争他看了一眼那名中了毒镖枪的人在不停的抽搐沒有一会儿的功夫就开始口吐白沫眼睛开始变成血红sè鼻子已经开始流血

    看到如此惨状的那名楚国人不禁的打了一个寒战这种残忍的武器如果用在自己身上或者自己和他这样的中了毒镖枪想到这里那名楚国人竟然又打了一个寒战

    “小心”这个时候旁边那名老兵大声喊了一下但线路沉思的人怎么可能一下子就能反应过來

    “啊”一名毒镖击中了那名楚国人眼睛那名楚国人大喊一声捂住自己的眼睛就倒下了

    “疼死我了”那名楚国人不停的在地上打滚不停的大声喊叫他希望用这种方式來缓解他的疼痛但这些都是沒有用的

    “哦”楚国老兵不禁的摇摇头这名老兵之前参加过一次对土著人的扑捉行动对于土著人的武器他再熟悉不过了这些土著人的武器和楚国人比起來可以说非常的落后

    他们只能用较为粗糙的铜锡來制造武器这些武器是他们最好的武器这说明这些土著人是在极为偶然的情况下发现了这些铜然后他们做成武器

    但大部分其余的武器为用尖锐的石头做成的矛头这些矛头用藤索捆绑在木杆上这样他们的标枪就做成了这种武器也是最为参见的武器

    还有另外一种武器那就是利用竹管做成的吹箭这种武器本身沒有多大威力shè程也十分有限但却是一款十分适合偷袭的武器但在这种大规模进攻战争中这种武器是沒有多大用处的

    不过这种武器配上了另外一种东西变得十分可怕这种原本是土著人狩猎用的武器现在成了杀人利器他们在用骨头做成的尖锐针头上涂抹了他们用于猎杀野猪用的毒药水这种药水楚国人也不清楚但他们和越国打过仗知道这种东西是经过南方越人用一种草药长时间浸而成的

    这种药水用在动物身上非常的厉害只要被那些尖锐涂抹了毒药水的东西划破皮肤流出一些血液这些血液沾染了涂药水那么这些毒药水就会顺着这些沾染毒药水的血液进入人体血管各种肌肉组织肺部最后是心脏沾染毒药水的血液会变成有毒血液这些血液会慢慢的减缓血液流通最后导致人体死亡

    那名中了标枪的人一开始并沒有大碍但随着血液的流通毒xing开始进入全身随后他的全身开始表现出中毒的症状來

    这种药水发起來时间非常的快而且土著人为了保护楚国人竟然涂抹了比平常三倍多的药量这种药量足够致死任何动物了

    抽搐口吐白沫接着就是口鼻流血接着是眼睛最后是心脏停止跳动全身上下皮肤表现一种深青sè这是典型的中毒症状

    楚国人要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种装备毒xing武器较强的土著军队尽管楚国人有火枪但他们沒有火炮最糟糕的是火枪shè击速度慢加上敌人人数占有绝对优势所以楚国人并沒有多少优势可以发挥的

    此外土著人还有一大堆各种各样的武器频繁的使用上來基本上都是冷兵器比如木质盾牌上包裹着水牛皮但这种防御武器面对子弹的shè击根本就沒有多大用处

    “嘭”一声木头被撞击粉碎的声音传來一名拿着包裹牛皮的木质盾牌的土著人被打中盾牌被打了一个小孔通过这个孔子弹直接shè进那名土著人的腹部在巨大的疼痛用下那名土著人倒下了

    “呜呜呜”土著人依然在不停的进攻他们不怕死越是野蛮的原始部落就越崇尚勇敢的勇士特别是这种狩猎民族他们一天的食物差不多都來自他们的打猎打猎和打仗基本上都处于同一水平他们知道害怕是沒有任何用处的所以他们只有不停的战斗才能维持自己的生存条件

    “%……**”土著人叽里咕噜的说着楚国人难以听懂的话语不过从语气上來看显然土著人正在加紧攻势他们显然要一举拿下楚国的防御据点

    “砰”老兵用自己手中的转暖shè击不停的shè击一发子弹击中了一名刚刚爬上來的土著人的脑袋那名土著人的脑袋当场就开了花

    血液和**飞溅了一地

    “砰”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传來老兵的手枪子弹打完了他把手枪别在腰间他随手抓起一把步枪用枪托把一名刚刚爬上來的土著人的脑袋给打碎了

    “顶住”楚国老兵大声的喊道

    “砰”一声枪响准备用手中的标枪杀死老兵的土著被杀死老兵回头看了一下一名年轻的小伙子正在努力的把子弹重新压进枪管中

    “小心”老兵大声的喊了一句一名土著正在高高举起手中的石斧劈下去

    “啊”那名年轻小伙子闷哼了一声然后就被土著力量的石斧给劈死了后背一个巨大的伤口显现出來深深白骨这个时候都能看见

    “娘的去死”老兵调转枪头用杀了刺刀的枪直接冲过去锋利的刺刀直接刺进那名土著的腹部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老兵直接把这名土著连人直接给推到人堆中去了

    “嗖”老兵随身抽出短剑开始不停的砍杀火枪虽然厉害但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第二发子弹shè击的速度非常的慢一个人能够在一分钟shè击两发算是平常水平如果超过三发那已经算是高水平了

    “呀”老兵挥舞手中的青铜短剑來回不停的刺杀那些拼命冲上來的土著人

    “我们顶不住了”而在另外一边越來越多的土著人冲了木栅栏的shè击台双方进入了残酷的近身搏斗中使用安装刺刀的燧发枪的楚国人显然不是那些使用石斧近身兵器的土著人的对手

    燧发枪的长度做的很长通常情况下都一米六左右如果加装刺刀接近一米七五以上了当初shè击燧发枪的时候尚文考虑的就是按照火枪时代步枪shè击完毕之后无法进行二次shè击的时候安装上长长的刺刀当做长矛來使用实际效果也的确是这样在平原战上步兵的火枪阵能够把骑兵的冲锋战术彻底的撕破但在狭小的空间内进行肉搏战显然不是设计者当初的设想

    尚文设计的时候是完全参考了欧洲燧发枪时代的样式进行设计的这种加装刺刀后像长矛一样武器的燧发枪就是按照平原战场中那种大规模进攻战做准备的但现在这种安装长长刺刀的燧发枪显然是不适合在这种环境下使用

    “杀啊”楚国人大声叫喊的用手中上了刺刀的燧发枪拼杀那些冲上來的土著人

    “噗”刺刀直接捅进土著人的**中土著人缓缓的软了下來

    “该死”楚国人骂道楚国使用的刺刀不是秦国人使用的三棱刺刀而是使用的是平板刺刀这种刺刀刺进**中特别是刺进胸膛中由于肋骨将刺刀卡住有的时候是很难拔出來而且在连续刺杀三人之后刺刀因为血热的关系难以保持原有的硬度最后就会被掰断而秦国人使用的刺刀是专门用來刺的而楚国人除了因为秦国人不出口这种残忍的杀人武器之外还有就是楚国人认为安装这种刺刀可以用來砍杀但实际效果是这种刺刀难以经受住砍杀的力度刺刀往往因为砍杀力度过大造成刺刀的折断

    “噗”拔不出來刺刀的楚国人被冲上來的土著人用手中的武器打碎了脑袋**血液溅了一地

    “娘的”楚国人这个时候被打急了他们开始冲上去拼命双方一时间打成了一团

    土著人的身材矮小不像楚国人一样魁梧楚国人占据了力量上的优势但土著人却发挥他们人数和身材矮小机动灵活的优势和楚国人缠斗在一块

    “啊该死”一名楚国人的胳膊被对方的长矛刺了一下感到疼痛的楚国人随即用枪托狠狠的砸了一下对手的胸部对手感到呼吸困难退出战斗然后顺势用刺刀刺杀了一名土著人但这个时候楚国人觉得自己的胳膊好像僵硬冻住了一般挥动起來非常的缓慢

    土著人为了报仇报复楚国人在所有的武器上都涂上了厚厚的毒药水

    “啊”在感觉胳膊挥舞缓慢的时候楚国人后背挨上了一下长矛的一刺

    “呜呜”土著人感觉他们就要赢了疯狂的冲了上來受伤的楚国想要再次阻挡冲上來的土著人的时候他倒下了他感受到全身无力战斗是需要一定的体力特别是冷兵器的近身搏斗最需要的是体力而中毒后越挥动全身血液流通就越加快无意当中楚国人加快了自己的中毒时间随后他感觉眼前一黑

    “嘭”在他最后有感觉的时候他看见一个土著人上前用不知道什么东西敲下來随后他什么也不知道了土著人用一种石块做成的武器把这名楚国人的脑袋敲碎了

    敲碎的脑袋还有一半的头盖骨在面而另外的一半却变成了碎片那些碎片都蘸着血迹**飞溅在周围而土著人仿佛受到这种残忍场景的鼓舞他们开始大声的呼喊起來

    “呜呜呜呜呜呜”这种血腥的场景刺激了土著人的好战情绪他们内心狂野的一部分被激发出來好斗的他们开始朝楚国人发起进攻

    "哦天啊”如此野蛮的残酷的场景让楚国人感到死亡的恐惧半个脑袋还在外面挂着这种局面谁看见都觉得恶心而且他们会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的脑袋如果也这样被击中想想就觉得恐怖

    楚国人开始不停的后退

    “啊”老兵被结实的用石斧挨了一下

    “不许后撤上啊”老兵拼命的大声喊了一下

    “杀啊”说着老兵就是一脚把一个近身的土著人踢开

    “杀”老兵疯狂的往前冲但楚国人开始不停的后退他们用刺刀对峙住那些想往前冲锋的土著人而他们的身子脚步都在不停的后退

    “杀”老兵急了这样下去楚国人的据点很快就会被占领而这个时候土著人越來越多的冲上shè击台

    “该死的”老兵急了

    “啊”底下木栅栏的楚国人正在不停的抵挡土著人的进攻土著人用他们粗糙的武器不停的刺杀一些楚国人不幸被打中然后哀嚎一声倒下而更多的人用手中的燧发枪shè击用刺刀刺杀而土著人也拼命的刺杀双发都在拼劲全力把对方杀死战场瞬间进入了一种疯狂状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6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6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