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6我们完了!

推荐阅读:超级丧尸工厂黑痣魔女光灵行传殿下,娘娘跑路了长情不过一夜邪王独宠废柴妃绝色总裁是我老婆奇怪的鬼少帅大人,请高抬贵手抗战之铁血兵王

    清晨的薄雾还沒有散去一夜的平静让楚国人暂时感受到了一丝的宁静但这种宁静很快就被打破

    “哗哗”的声响开始响起犹如非洲迁徙动物的脚步声一样不过这不是非洲而是未被开发的土著大地上

    “那是什么”一个站岗的楚国人大声的喊道

    “喂快起來有情况”楚国人接着大声的喊道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站岗的楚国人一着急立即扣动自己的燧发枪來示jing

    “什么情况该死的”楚国人听到枪响下意识的找见自己的武器同时他们对土著人在大早上就发动进攻感到不满

    “呜呜呜呜”这次土著人的进攻开始变得有队形起來他们分成了三个大的进攻队形这些队形不再像原來那样松散土著人也在学习他们也开始明白对付楚国人就必须改变一些东西文明就是这样传播的同时这也是土著文明自我的一种进步但每一次进步总是需要一些代价的否则难以前进

    “快进入自己的战斗岗位快快点”头大声的喊道而所有的人拿着自己的燧发枪进入战斗岗位

    “我们必须想的别的办法这样一窝蜂的开枪实在是太笨了”一个老兵建议道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头问道

    “我们应该跟秦国人学习一下我知道秦国人有一种燧发枪排枪战术我们可以试一试”老兵在使用燧发枪的时候就听说了秦国人的排枪战术他知道那种战术非常的厉害能够把北方游牧部落的骑兵打下來而骑兵甚至面对排枪战术只有挨打的份

    “排枪战术”头问道

    “对就是排枪战术把人分成三排第一排shè击第二排准备shè击第三排装填弹药第一排shè击完毕第二排跟上shè击而第三排这个时候完成装弹进行shè击准备”头说道

    “那是正规军的打法我们能行吗”头问道

    “不知道试一试最起码我们能够活下來”老兵说道

    “那好尽量这么做”头说道其实头想的沒有错这种排枪战术是需要经过ian时间爱你训练才能完成的因为相互配合和各个环节的装填弹药瞄准都必须能够跟上但楚国人都是一群散兵游勇他们当中很少有经过系统军事训练上战场的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有的还是第一次拿到燧发枪shè击

    “大家都站过來一会我们将使用新的战术每三个人为一组第一个人开枪第二人准备第三个人装填弹药当第一个人打完枪之后后面的人迅速跟上开枪shè击后面的人这个时候装填弹药完毕接下來不用我说什么”老兵招呼道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年轻人问道

    “秦国人的排枪战术如果使用好的话我们或许会活下來希望大家能够相互配合能不能活下來就靠我们相互直直接爱你的配合了”老兵说道

    “好了大家自己找人三个人为一组快点土著人要打过來了快点”头这个时候走过來大声的喊道

    “好谁知道秦国人的狗屁战术厉害不这样开枪每次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开枪这样打我们能赢吗”一个年轻人问道

    “试一试”一旁的人回答道

    “呜呜啊阿佛”土著人在进行最后的神灵祈祷一些人还在神灵人员的前面跳起了战舞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得到天上神灵的庇护

    “那些该死的土著人在干什么”一个额楚国人问道

    “别看了准备谁开第一枪算了我看就他了”一个楚国人指着说话的人说道

    “我”那个楚国人自己伸伸手指比划到

    “对就是你”

    “你开第一枪我第二枪你最后一枪”楚国人说道

    “好”楚国人正在按照三人为一组的战术小分队分配最后的防御地点他们有这样的三人小分队有二十几队中间还有一些伤兵他们的装填速度肯定受到很大的影响

    为了保证战斗的效率楚国人尽量的把伤兵多分配在一块四个人活着是五个人为一组能够动弹的全部被安排在正常快速发shè的三人小组

    战场上暂时引來了片刻的安静就连早上的鸟儿都不叫了静下來的声音只有该死的土著人战前祈祷的声音

    "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一个楚国年轻人问道

    “不我们等等就行了”一个成熟一点的楚国人回答道

    “哦”年轻人回答道

    “乌拉呆嗖”土著人嘴里念叨道然后挥舞双臂好像得到了什么一样

    “啊”大声的叫道

    “喔喔喔喔喔喔呜呜呜”土著人发出尖锐的叫声

    “呀呀呀”土著人在迸发出强烈的战斗前宣言之后开始发动进攻这个时候太阳已经生气青天白云一个非常利于战的天气

    “呜呜呜呜呜”土著人分成三队开始疯狂的朝楚国人的据点发动进攻他们首先以匀速接近楚国人因为楚国人的步枪shè程无法打到他们而土著人要以这种方法为基础保持自己的体力缓缓的接近楚国人在楚国人第一轮shè击的时候他们开始做最后的速度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击到楚国人跟前然后发动突然进攻

    “第一轮shè击准备”头大声的喊道

    六组shè击小队占据昨天炸药炸塌的地方开始瞄准shè击

    “五十步放”头大声的喊道

    “嘭砰”一阵shè击声响起

    土著人群中倒下一些人但处于侧翼的两队人马沒有任何的损失shè击击中到了zhongyāng楚国人沒有足够的shè击面打击对手人手实在是太少了

    “第二轮放”头再次喊道

    “砰砰”一阵枪响这次依然是zhongyāng到下人但土著人这个时候已经开始拼命的冲刺他们要以最快的速度穿过这段杀人距离

    “第三轮shè击”头大喊道

    “砰砰”枪声响起土著人再次倒下一些人

    “下一轮”头挥手示意

    “该死这么快”一个年轻人手慢脚乱的把火柱插回自己的步枪然后慌张的打开火门进行shè击

    “砰砰”这轮shè击显然不如第一轮shè击那样干脆

    “砰”“砰”一些人早早的就开发一些人稍晚才开枪而有的人才刚刚把火门打开看到别人已经开枪着急的來不及瞄准就进行shè击shè击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种仓促之间组织排枪战术是非常不明智的因为排枪战术需要一定的训练特别是一个团队之间完成协同shè击最重要的是子弹二次装填的时间

    前三轮shè击子弹对已经装填好了所以楚国人能够淡然的进行shè击但轮到第四轮的时候由于二次装填子弹时间都不一样造成了shè击的时候有的人已经开枪而有的人连枪都开不了

    “该死的发shè药沒有装”一个年轻人着急的骂道

    “下一轮”这个时候号令已经下达

    “太快了”年轻人骂道他的子弹装填速度远远沒有头下达命令速度快

    “瞄准放“头的shè击命令已经下达

    ”该死”最终年轻人被后面的人推到后面进行下一轮的shè击而这一轮依然有有的人沒有装填好子弹的想象燧发枪装填子弹已经简化了一些程序秦国早期型号的燧发枪使用的子弹发shè火药点火火药分离后來使用油纸张或者是鹿皮进行整体包括然后使用油脂蜡进行封口战的时候需要用嘴把子弹口咬掉一个小口然后把一部分火药倒在火门上然后把一部分发shè药倒进发shè枪管然后用火柱把子弹压进枪膛然后打开火门进行二次shè击

    即便是如此如果沒有经过整体的专业训练就仓促组织排枪战术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秦国在训练自己的士兵的时候都需要完成十五天的专门装填训练shè击节奏训练然后就是一个整队的进行训练而且训练的时候所有的士兵都需要把口号喊出來因为战场是嘈杂混乱的什么声响都有军官的命令很有可能别掩盖所以需要进行二次重新传递这就是士兵需要大声把口号放出來的原因实际上主要针对的是火炮的shè击火炮shè击时发出的巨大声响严重的干扰了军官指挥排枪战术

    但现在楚国人沒有火炮他们唯一比土著人先进的是他们手中使用的是火枪能够击穿土著人任何武器的火枪火炮这种大规模杀伤武器他们并沒有装备因为他们的资金严重的不足只有他们在奴隶贸易中积攒足够的资金才能购买然后使用在奴隶战争中

    “放”头一直在大声的喊叫他希望自己的高声大喊也能变成子弹shè击那些该死的土著人

    “呜呜”土著人高声大喊但额冲了过來

    “砰”一个楚国人站在缺口上用手中的步枪打掉一个人

    那个土著人身体前倾接着旋转倒地一个漂亮的倒地姿势但是沒有用他被击中了这是战争倒下意味着距离死神更近一步

    “砰”另外一名楚国人迅速上前用手中的步枪shè击已经靠近只有几步之遥的土著人火枪喷发出的浓烈火药烟尘遮挡住了楚国了用手中步枪瞄准shè击但如此近的距离已经不需要什么瞄准了

    “shè击”头大声的喊道然后用手中的手枪连续shè击

    楚国商人是jing于算计的他们购买船只购买枪支弹药已经是花费很多了而且枪弹的价格也不便宜特别是一枚散花弹价格更是高的离谱一发子弹相当于普通枪弹的三倍散花弹其实就是散弹枪子弹这种子弹非常适合近战特别是在这种近距离战的时候一发散弹枪子弹可以打掉很多对方的战斗力秦军经常在近距离战斗中使用这种枪弹而且使用的较为广泛骑兵使用的短管燧发枪最早安装的子弹就是这种子弹因为骑兵近距离战的话战距离比较近但shè速较慢的燧发枪难以满足骑兵的快速战要求所以他们就使用这种散弹枪弹而且威力巨大战效能非常的高

    但楚国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沒有这样的武器特别是他们的资金情况根本就不允许他们购买这种枪弹以为内实在是太贵了已经超过了他们的使用需求商人认为对付那些还拿着石头级别武器的土著人使用火枪已经相当厉害了使用普通枪弹已经绰绰有余了所以他们就沒有再花钱购进这种枪弹

    现在这种枪弹有了很大用处但楚国人沒有他们沒有这种枪弹提供给自己人來使用

    “啊”那名楚国人刚刚发shè出子弹一枚毒镖就飞到他的喉咙中他中镖了

    楚国人扔掉手中的武器双手紧紧的卡住自己的脖子他感到呼吸有些困难飞镖上有毒而且毒xing很强很快那名楚国人到底不起最终他将窒息毒发而死

    “呜呜”土著人再次冲到楚国人身边

    “去死”楚国人停止shè击他们來不及装填第二发子弹他们只能用刺刀枪托來干掉对手

    “砰”一声枪托撞击骨头的撞击声响起一个土著人被枪托狠狠的砸中了脑袋瞬间鲜血流的他满脑袋都是土著人倒下去了

    “噗”一把尖锐石头做的长矛在枪托砸下那名土著人的时候刺进了那名楚国人的后背

    “该死”楚国人用尽全力骂了一声

    “噗噗”更多的石头长矛刺进楚国人的身体土著人蜂拥而上

    很快楚国人就被这种简陋的武器杀死

    “我们顶不住了”年轻人的战斗意志最先被动摇

    “不许跑跑了大家都得死战斗”头大声的喊道说着他拿着自己的短剑冲进了土著人的人群中

    他左手抓住一个土著人右手拿着短剑刺进土著人的下腹接着快速的拔出短剑转身挥手一划另外一个土著人的胸膛被锋利的短剑划开血珠飞溅的到处都是凭借着熟练的战斗技巧头的打的非常的游刃有余但是土著人不是屠杀的畜生他们是富有战斗意识的少数民族他们很快就凭借自己人数上的优势狠狠的给了头一下

    “噗”先是一把石头斧子砍伤了头的左臂接着一把长矛刺中了他的左腿

    “啊”头大喊一声然后用力的挥舞手中的短剑给了那个用长矛土著人一下

    “噗噗”头刚刚用短剑逼开那个用长矛的两个用标枪的土著人插进了他的后背忍受巨大的疼痛头想用回力旋转干掉那两个土著人但这个时候他实在是沒有力气了疼痛让他难以忍受

    “噗噗”越來越多的长矛标枪刺在头的身上他难以忍受了

    头倒下去了在最后一刻的时候他看见很多土著人围了上來刺杀他最后他失去意识

    “撤退”一名老兵大喊道在失去指挥官后楚国人的防线很快就崩溃了他们的人数根本就抵挡不住这么多的土著人进攻尽管武器先进但这种武器依然有些致命的缺陷这些缺陷足以导致他们无法防御整个战线

    “撤退撤退”楚国人开始不断的后退他们开始退守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凭借一些有利的障碍物进行还击

    “嘭”一声枪响土著人中一个人倒下这种近距离大密度很容易造成对手人员上的损失但这种损失对他们來说并不算什么最糟糕的是土著人借助人员上的巨大优势正在快速的靠近他们

    一名楚国人shè击完毕之后立即蹲下装填弹药但他的后面那位就沒有那么幸运了他刚刚站起來准备瞄准敌人的时候一枚毒镖shè了过來毒镖正好击中了他的眼睛

    “嘭“一声枪响不过子弹被打到天上去了

    ”该死我们撤退敌人冲过來了“楚国人只能一边打一边退

    ”呜呜呜“土著人很快就冲杀过來不过他们是残忍的对于他们用毒镖杀害的楚国人这名楚国人肯定是沒法救了但是土著人觉得不解恨然后狠狠的用手中的斧子來了一下砍掉了楚国人的脖子脑袋就这样分家了

    “我们还能往能撤退我们完了我们打不过对手”一名楚国人大声喊道

    “退到悬崖边上”一个楚国人喊道他们一边装填弹药一边往后撤退形势让他们难以做出正确的选择情况变得十分危急

    越來越多的楚国人惨遭毒手土著人几乎用极为残忍的方法杀是楚国力即便是那些已经死去的尸体他们也不放过很多尸体被二次**土著人恨死楚国人了

    “我们沒路了怎么办”只剩下十几个人的楚国人这个时候面对他们人生中最大的困境前面是蜂拥冲上來的土著人而他们的后面则是悬崖峭壁这是楚国人建立选择的据点位置依靠这里他们可以点燃篝火引导自己的船只來到这里

    “沒有船沒有人來救我们我们完了”最后的楚国人感到莫大的绝望沒有援兵也沒有任何的退路生的希望一下子就沒有了

    “呜呜”土著人紧追不舍他们慢慢的冲了上來

    “拼了”一些楚国人认为反正都是死死之前应该多拉几个垫背的一命多换几条命在这种绝望的环境下人很容易有这种想法很快这名楚国人就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冲进土著人的人堆中

    “冲啊”后面跟进的人很快就冲了过去越來越多的人也抱有这样的想法冲过去

    “噗”刺刀穿过**“啊”一把长矛穿过那名楚国人的后背就这一下子楚国人惨死土著人手中

    “砰”一些人还开了一枪然后用枪托狠狠的砸死对手但很快占据绝对优势的土著人用手中的武器回应了他们的态度

    “啊”又是几声惨叫很快几名楚国人倒地不起他们都死了战死才土著人的脚下

    “我们怎么办”一名腿部受伤的楚国人用枪当做自己的拐杖说道

    “我们还能打吗”一个楚国人笑了笑

    “嘭”一声枪响那名楚国人用手中的手枪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而那名受伤的楚国人被突然发生的情况吓了一跳

    “我们该怎么办”受伤的楚国人看了看问道

    “怎么办我想那或许是一条生路”一名楚国人看到背后的大海然后下定决心跳了下去

    “啊"那名楚国人大声的喊道

    而这个时候土著人逼的越來越近差不多只有几步就可以抓住他们慌乱之下不愿意就这么死去的楚国人就这样跳下去了

    后面不想被土著人杀死的人也跟着跳下去

    大海的浪花激烈的打在峭壁上巨大的声响掩盖了他们跳入大海的声音就这样被逼入绝境的楚国就这样消失在土著人的眼睛里

    随后土著人返回到楚国人的据点他们放火烧毁了他们能够烧毁的一切东西拿走了他们能够拿走的一切东西至于尸体处于报复他们都极为野蛮的**成碎片报复也可以在死人身上体现因为他们的灵魂还在这是土著人自己的思维

    做完这一切之后土著人得胜返回他们的部落聚集地然后召开他们的胜利大会

    而楚国人则需要好好的反思一下这场战斗难以被记录在历史当中因为他太下了小的都难以装下整个战斗过程但这的确是楚国人对外殖民扩张的第一次较大规模的战斗

    战斗的结果是楚国人完全战败多天之后到达的另外一艘來运载奴隶的人才发现他们的据点已经不存在而他们还发现了一些近乎野人的同伴他们都是跳海逃生的那些楚国人这些故事都是从他们口中传过來的如果沒有幸存者这个故事就不能流传开來

    这艘船空载而过他们沒有沒有任何奴隶可以返回而且他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一百多号人在两天之内被打败只有极少数的人幸存下來战斗实在是太激烈了

    幸存下來的人讲述自己经历的故事而商人们盘算着自己的损失而那些听故事的人在想一件事情他们是退还前进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不过他们很快就有自己一个初步的选择利益为他们的参考他们便知道该选择什么了奴隶贸易是一个极为暴利的行业这个行业很快就能发财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只有抓住机遇才能变身成为有钱人过上他们想过的生活

    楚国人的失败是有道理的第一他们的势力很弱由于奴隶贸易刚刚兴起他们才刚刚建立初步的奴隶贸易据点他们想要通过这个据点继续扩大奴隶贸易但毕竟才刚刚开始所以他们的势力还是很弱战人员总共才有一百多人将近两百人而且使用的武器仅仅是一个武器时代开启的入门级别武器

    第二就是这是海外战他们远离本土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而对手土著人对本土环境非常的熟悉这种地理上的陌生感导致他们很难展开一次像样的军事行动也就是说因为这种陌生感他们难以派出一支有力的武装力量进行干涉他们不能提前瓦解对方的军事行动说起來地理上的陌生感导致他们难以在这场战斗中获得很大的胜算

    第三点就是他们的武器他们缺少能够远程打击对手的进攻楚国人就连弓弩这样的武器都沒有使用沒有使用或许有很多的原因不过最重要的是他们的资金不到位但武器缺乏是事实他们沒有足以致命的武器來对抗对手特别是重火力方面他们沒有火炮能够完全压制对手这样一來就造成对手很快反扑过來战争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打输的

    无论如何楚国人在第一次战斗中输掉了而且损失极为惨重但他们很快就会重新站起來因为他们绝对不放弃这种超级挣钱的买卖

    而且奴隶贸易这才刚刚开始拉开奴隶贸易奴隶战争巨大帷幕的楚国人是不甘心这么放弃的他们的本xing也不会就此轻易放弃因为本土的生存环境实在是太恶劣了所以他们有很大的动力进行对外扩张

    而土著人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点都不知道他们还不知道外面世界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们知道享受当前才是他们最应该做的事情

    而楚国人正在吸取这次教训而商人也开始意识到征服当地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特别是当地人占据了居然火力人数优势还有地理优势楚国人第一次到达这样的陌生环境肯定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一开始还能借助自己的武器优势打对方一个措施不及但对方一旦反扑过來楚国人的悲剧就发生了说到底这还是双方实力不均等造成的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改变这种情况而改变这种情况只有增加自己的实力

    但问題总是这种蛇吞自己的尾巴问題问題又回到了原來的起点他们依然缺少大量的资金进行奴隶贸易

    “我们应该买更多的枪买更多的炮來解决那些土著人那些土著人实在是太野蛮了我们用火枪打都打不死实在是太野蛮了”一个楚国人说道他听到那些传闻之后感到非常的恐惧他一直在寻找办法他认为自己的武器应该跟秦国人使用的武器一样厉害才能完成他们想要的东西

    “哼”一个商人听到谈话后非常不屑的想到

    你们这些穷酸人就知道买枪买炮老子的钱也不是白來的是一点一点的赚回來的卖个奴隶能赚多少钱老子给那些当官的多少还有那些水盗什么人都得送点

    枪要多少钱炮又要多少钱这些钱怎么出老子能出得起吗想得美真本事一个都沒有有那本事多打死几个土著人在这里就知道找借口

    “唉”商人转眼又是唉声叹气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装备了这么好的武器的人为什么又一下子给败了而且这次还赔了这么多

    说着商人摇摇头他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好的主意了

    商人又陷入了沉思既然战争不行那么就改用其他的办法只要有商机办法总是有很多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就在楚国商人陷入思考的时候

    秦国方面的局势再次变得恶化起來

    “挖挖天天挖”一个齐国士兵埋怨道他们自从上次进攻秦军之后他们的整个进攻就停下來这一停下來很多人还很高兴因为他们认为这样就可以避免去送死了

    “行了快挖了你还能活着挖土看看那些土堆下面埋这的人你就想想好的你的小命还能保住还能吃还能喝还能睡那些人永远都醒不來了”一个老兵一边挖土一边骂道

    “知道了知道了”小兵骂道

    “别知道我看你就不知道死了滋味的有多难受想想多可怕一夜之间死了那么多人还有那些艾了枪子的那些人可都活不过來命就这样丢了可怜啊”老兵说道

    “你就知道保命”小兵说道

    “你可别不知道保命这命啊难说啊你看看身边还有多少人之前和你说话的那天黑夜怎么样吃了枪子我看见了那个惨啊”老兵说道

    “半个脑袋都沒有了那个血黄的红的流了一地”老兵说道

    这个时候小兵停下手中的活的确是这样那天黑夜的军事行动他们都参加了和他从小玩到大的小伙伴三个人都参加了可是一场战斗下來

    三个都沒有了第一天还好好的有说有笑说是打完仗回家娶媳妇什么的可是第二天人都死了而且尸体都找不见了那么多人都被扔进了大土坑中想找都找不见了

    “怎么样”这个时候齐国小兵哭了想想那些人他就觉得这场战争太残酷了他们不应该來参加的这场战争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觉得很委屈很痛苦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6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68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