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2误伤

推荐阅读:他与微光皆倾城养鬼专家娶个鬼妹子当老婆慕少,你老婆又重生了我的绝色美女特工老婆无邪异闻录忍者招募大师霸主崛起放开那个原始人猎妖高校

    “打出我们的旗帜。快。”少校这个时候才反应过來。

    “是的。长官。”中尉说道。

    “快。打出我们的旗帜。快点。“中尉大声的喊道。

    士兵赶紧去忙碌旗帜的问題。

    “不。旗帜估计他们还看不见。看见齐国人在制造烟雾了吗。他们已经意识到我们飞艇的巨大威胁。我们应该明确的把我们的位置告诉对方。”少校说道。

    “快想想办法。”少校着急的说道。

    “长官。我们不如这样。把我们的旗帜铺在地上。这样。天上就能看见我们了。天上的飞行员是从天上看的。和我们平视是有很大区别的。”中尉想了想说道。

    “对。你说的沒有错。这点我沒有想到。”少校点头表示认可。

    “立即让你的让在我们的阵地上把所有的旗帜都铺在地上。如果不行的话。用布条什么的摆一个巨大的秦字。实在不行。用明火告诉对手。一定要让他们看见我们。”少校说道。

    “还有立即用手电筒告诉飞行员。我们已经受到信息了。快点。”少校这个时候开始冷静下來。把该做的事情都意义交代出去。

    “是长官。这就去办。”中尉迅速的离开。然后跑出去办理这一系列的事情。

    在天上。两艘飞艇依然在缓慢的飞行着。他们已经把高度降低了他们能够接受的最低点。两百步的高度。这个高度可以看清一点地面上的目标。

    “有沒有信号。”机长再次问道。

    “还沒有发现。”副驾驶说道。

    “恩。真够该死的。”机长说道。

    “到处都是浓烟。根本就看不清。该死的。谁一直在放烟雾。”副驾驶说道。

    “恩。”机长着急的拍打一下飞行舵。

    “等等。你说什么。”机长这个时候问道。

    “我说什么了。”副驾驶放下望远镜说道。

    "就是烟雾。“机长提示道。

    ”到处都是浓烟。“副驾驶说道。

    ”不。后面那一句。该死的。“副驾驶说道。

    ”不。下一句。“机长说道。

    ”恩。谁一直在放烟雾。“副驾驶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对。就这一句。你说。是谁在放烟雾。”机长问道。

    “谁放烟雾。我怎么知道。”副驾驶说道。

    “想想看。放烟雾就会看不清。谁最想让我们看不清。”机长提示道。

    “你的意思是说。齐国人。”副驾驶说道。

    “对。就是齐国人。”机长说道。

    “那我们能不能看清烟雾从那释放的。”机长问道。

    “这个能。我看看。”副驾驶说道。

    “对就是那个地方。”说着副驾驶大声喊道。

    “好。我们就朝那个地方开火shè击。”机长大声的说道。

    “但是。我们能不能确定那就是齐国人。万一是我们的人。那我们可就要上军事法庭了。”副驾驶疑惑的说道。

    “还有。就是我们shè击。万一把自己人打死。那样。我们一下地。非得让那些海军陆战队打死不可。”副驾驶担心的说道。

    “你说的。我知道。但现在这种情况。我们只能这么试一试。如果什么都不做。。上面也难以交差。知道吗。”机长。

    就在机长和副驾驶不确定情况的时候。

    地面的齐军开始了他们的新动。

    “瞄准上面的飞艇。shè击。”一名齐军军官挥舞手中的短剑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步枪开始朝天上的飞艇shè击。子弹不断的朝秦军的飞艇shè來。

    “该死的。那个地方是我们的人。到处都是一条一条的东西。我怎么知道我们的人在什么地方。”一名秦军机枪cāo手。拿着望远镜。身子探出飞艇外查看地面情况。

    “那些该死的烟雾。挡住了我们的·····”就在这个时候。较为密集的子弹打中飞艇。

    “啊。”机枪手不幸中弹。他的身子趴在飞艇外。

    “嗖嗖嗖。”子弹嗖嗖的飞來。一些子弹击中了飞艇的金属蒙皮。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一些子弹还穿进了飞艇的底部。商用飞艇是沒有防弹钢板的。因为他们需要把有限的空间让位给各种货物。不像军用的那样。需要为飞行员的生命着想。抵御地面火力的进攻。

    “快來人。第一时间更新就命。快來人。”一旁的机枪手发现了一名机枪手被击中。

    “我们遭到地面火力的进攻。救命。快來人。这里有人受伤了。”一旁的机枪手大声的呼救。

    “怎么了。”很快就有人冲了过來。

    “天啊。齐国人朝我们开火了。”

    “噼噼啪啪。”子弹和金属的声音不断的在驾驶舱附近响起。

    “该死的。我们找到进攻了。”机长大声的喊道。

    “拉起來。赶快拉起來。”机长大声的喊道。然后手忙脚乱的开始拉动飞艇升高。

    而在飞艇的另一端。技师。兼任医护兵正在给中弹的士兵进行救护爆炸。

    “怎么样。”一旁的机枪手问道。

    “子弹还在里面。但沒有打中要害地方。我们要对他止血。接下里。要看他自己的命了。”医护兵说道。

    说着医护兵正在紧张的中弹士兵进行简单的包扎。处理伤口。

    “砰。砰。砰。”齐军的士兵不断的朝天shè击。虽然他们当中只有一部分子弹能够击中飞艇。而且这些子弹未必就能把飞艇打下來。秦国的飞艇。特别是商用飞艇采用了分开式气囊。而且有临时的充气阀阀门进行紧急充气。分开式气囊可以避免在一个气囊中弹漏气的情况下飞艇难以获得足够的升力导致坠毁。

    最重要的是。秦国的飞艇强制xing的换装了氦气。这种从天然气用特殊的技术提取的气体。虽然这种昂贵的要命。但秦国国内要求其强制更换。因为氢气飞艇实在是太危险了。处于本国安全考虑。特别是空中运输管制。所以秦国的飞艇都更换了氦气。特别是军用飞艇。当然了。民用飞艇也在其中。

    也正因为如此。秦国的飞艇在遭到齐军士兵shè击的时候。虽然打中了气囊。但并沒有发生爆炸。

    “看看我们的气囊是不是被击中了。”机长大声的喊道。

    “我去看看。”飞行技师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该死的齐国人。我非得打死你们。敢打我的飞艇。“机长大声的喊道。他对自己飞艇遭受的遭遇感到非常的不满。

    “找见齐国人了吗。”机长大声朝副驾驶喊道。

    “暂时沒有。第一时间更新”副驾驶大声的喊道。

    “那就命令朝那些烟雾浓密的地方开火。快点。”机长大声的喊道。

    “等等。我有新的发现。在我们的左侧发现秦军标注。”那名驾驶员大声的回答道。

    “很好。那就朝另外一面。shè击。疯狂的shè击。我给你们十五分钟。我要看到齐国人不断的倒下。”机长大声的命令道。

    “好的。”副驾驶放下望远镜朝后面走去。

    ”shè击。shè击。十五分钟快速shè击。快点.”副驾驶大声的喊道。

    “十五分快速shè击。都进入战斗岗位。快点。”副驾驶大声的命令道。

    “shè击。shè击。快快。”副驾驶大声的说道。

    “咔嚓。”子弹上膛的声音。机枪手紧张的进入自己的战斗岗位。不过。这个时候。他发现一个特别令人感到有些意外的地方。

    “我们朝那边shè击。”机枪cāo手问道。

    “我们的右边。”副驾驶大声的说道。在我们的左侧有秦军标志。快shè击。”副驾驶大声的说道。。

    “再不shè击。我们就要从天上掉下來了。”副驾驶大声的喊道。

    “shè击。shè击。”副驾驶高声大喊。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机枪开始急速shè击。沒有安装消焰器的航空机枪开始疯狂的朝地面倾斜子弹。虽然他们看不清地面目标。但是他们都在拼命的按住机枪按钮。朝地面shè击。

    “嗖嗖。”子弹犹如疾风暴雨一般的朝地面疯狂的倾斜。

    “嗡嗡。”子弹不断的击中地面上的尘土。实际上。秦军飞艇的子弹大部分都倾泻在地面空地上了。很多子弹都沒有击中目标。

    “秦军的飞艇干什么。他们打空地干什么。”一旁朝天shè击的齐军步兵对着另外一名步兵说道。

    “谁知道。他们怎么想。他们子弹多的是。我们的子弹补充少。我们还是留点。”士兵说道。

    “啊。”一枚子弹突然打了过來。子弹很不幸的打中了那个刚刚回答的士兵。而旁边的士兵一下子惊呆了。刚刚还和自己说话的人。就一下子。眨眼的功夫都沒有。。就一下子倒地不起了。

    “哎。快起來。你沒有事。”那名士兵激动的看着那名士兵倒地不起。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

    “起來啊。”士兵大声的叫道。

    “嗖嗖。”连发子弹不知道从方向飞來。击中了地面。其中一颗子弹击中了地面上的一块石头。由于角度的关系。子弹或许是擦边的原因。然后子弹飞起來击中了一名正在朝天shè击的齐军士兵的大腿。

    “啊。”士兵大声惨叫一声。随即就倒地翻滚起來。

    “救命啊。”士兵大声的喊道。而周围的士兵都停下來看了一眼。然后他们继续他们该继续的事情。安装子弹。推上枪膛。然后。瞄准。shè击。退子弹。然后重复上一个动。

    “啊啊啊。”“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一名秦军机枪手疯狂的cāo机枪不停的朝地面shè击。几乎什么都看不清的地面。他用他的机枪疯狂的朝任何地方进行扫shè。这种扫shè是疯狂的。失去理智的。机枪cāo手需要考虑机枪的寿命。一般会采取点shè的方式。很少按住shè击扳机不放进行连续shè击。第一时间更新因为这样shè击。枪管。枪机的寿命就会快速下降。有的时候还会造成枪管打红。shè击无法继续进行。秦军的手册中明确的规定。不能使用这样野蛮的cāo机枪的方法。但现在。秦军机枪cāo手看到自己人被击中。他们疯狂的朝天shè击。

    “我们的飞艇正在shè击。但他们shè击是什么水平。”一名站在战壕里的秦军士兵说道。

    “估计他们看不见地面。才这样漫无目的的shè击。”另外一名秦军士兵回答道。然后他们都抬着头看着天上的秦军不断的用他们的机枪扫shè齐国人。

    “噗噗。”子弹击中了一门齐军士兵的脑袋。脑袋当场炸开了花。**一下子迸裂开來。飞溅的血浆。**喷溅在附近士兵的脸上。而一旁的士兵下意识的摸了一把脸。他觉得脸上有些黏糊糊的。而且有些热。然后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旁边。他们觉得很恶心。因为**还在不停的流出來。

    不时的发出“咕咕”声。那种空腔声音。液体流出还有一半脑袋的声音。

    “啊。”一边shè击的新兵看到这种恶心的场景一下子呕吐起來。

    “嗖。。”一发知道再次飞來。击中了那名士兵的旁边。溅起的尘土告诉他。子弹离他不远了。

    “撤退。转移阵地。快。”齐**官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快点。我们要转移阵地。”军官大声呼喊道。而齐军士兵停止shè击。然后转移shè击阵地。秦军的shè击是漫无目的的。他们能够打中齐军。纯属于个人运气。加上他们高速shè击。不顾机枪寿命所致。如果沒有这些。他们很难击中任何一名齐军士兵。

    “突突突突突突突。”秦军的机枪依然在高速shè击。

    “那些飞行员的shè击水平真不是一般的差。”一名机枪手看着地面说道。

    “是。谁让人家打的是天上的鸟啊。”一名秦军老兵回答道。

    “嗡嗡。”子弹在这两个老兵的眼前击起尘土。

    “该死的。子弹都打道我们这里了。”秦军机枪手大声的骂道。

    “快躲躲。我可不想死在那些胡乱shè击的飞行员手中。”说着。这名秦军老兵拖着那个机枪手进入机枪掩体内。

    “子弹可不长眼睛。”说着老兵把机枪手拉进掩体内。

    就在老兵把机枪手拉进掩体内之后。一颗子弹飞shè而來。直接shè进一名士兵的脖子。子弹击碎了那名士兵的颈椎。这名士兵当场身亡。死的时候都來不及哼哼一声。就这样。这名士兵就死去了。

    ”该死的空中支援。你们打中了自己人。“士兵们大声的喊道。

    ”看看你们干的好事。自己人打自己人了。“士兵们愤怒的吼道。他们现在恨不得自己in阿哲机枪把自己的飞艇给打下來。

    ”给爷滚下來。老子不打死你们这些王八。“士兵们大声的喊道。

    但飞艇上的飞行员这个时候不在乎这些。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自己的一次空中火力支援造成了秦国历史上第一次火力支援误伤自己人的历史记录。

    不过。空中火力支援难以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这样的事情在这样的情况。很难做道不误伤自己人。首先。地面和空中沒有任何的联系。这样一來双方就无法沟通。在无法沟通的情况下。也就很难让秦军做到避免误伤。即便是装备了这样的装备。误伤的情况也再说难免。因为这就是战争。是武器总有意外的时候。

    其次。空中沒有明确的坐标。同时也沒有准确的划分。而且武器使用的机枪。子弹发shè出去难以控制。因为风等等其他原因都可以改变弹道。这还是子弹。如果换成炸弹。那么秦军就更难以控制了。

    最后就是。地面部队的标示情况。秦国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的配合次数还是很少。而且双方都沒有一整套的系统。制度來保证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之间的协调机制。这些原因叠加在一块。就造成了秦军目前这种误伤情况难以避免。

    但这些。都是在战争中难以避免的情况。因为战争已经变成了两个空间。而且还要朝多个空间发展。战争已经改变了那种传统意义上的陆战。空中优势开始被引入进來。而且。利用空中战的优势。特别是空中部队单独使用的次数越來越高。而秦国方面显然还沒有准备好接受这种新式的装备。

    “该死的。停止shè击。我们要返回基地了。”副驾驶大声的喊道。

    “快点。如果再不快点。我们的飞艇就完蛋了。我们就回不去了。”机长大声的喊道。

    “快快。”机长非常的担心自己的飞艇漏气情况。而且漏气情况一直在持续。如果不能控制的话。他们的升力就会一点一点的消失。最后他们将和地面做亲密的接触。

    “我们得快点返回基地。否则我们就算是被击落了。“机长自言自语的说道。

    ”停止shè击。我们返回基地。停止shè击。我们返回基地。“副驾驶大声的说道。

    ”shè击停止了。“副驾驶大声的冲着一名机枪手放到。

    ”突突突。突突突。“机枪手在连续打了两个点shè之后。终于收手了。

    ”好了。我们回家。“副驾驶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7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72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