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7射击

推荐阅读:冠盖如顾酒鬼醉天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妇来自地狱的男人乡村极品小仙医快穿:吾儿莫方女帝打脸日常回乡做食神天下第二美我家将军有点傻

    “步枪兵们。前进。”一名中尉大声的喊道。军官抽出自己一手拿着自己的配剑。韩国新军军官的佩剑都是用钢铁制造的。相比于魏军要先进的多。韩**官一般都配有佩剑。不过这个时候的佩剑长度都普遍超过了秦国自己制造的细长青铜剑。钢铁的硬度。以及各种合金钢的韧度让秦国可以从容的制造各种佩剑。但是秦国本身很少装备佩剑。在秦国佩剑被降格到成了一种礼仪象征。秦王在出席一些重要场所在佩戴。同样。军官们也自己自己佩戴。但一些年轻军官不喜欢这种老式兵器。他们更愿意佩戴手枪这样的热兵器。而一些老资格将军则会选择一把老式的青铜剑为自己的礼仪佩剑。。

    而在韩国。因为韩国新军还有相当数量的军队装备有燧发枪。士兵使用燧发枪可以使用刺刀进行战斗。步枪加上刺刀的长度相当于一根长矛的长度。

    而军官因为装备的是手枪。手枪使用的则是连发的转轮手枪。但是shè击完毕之后。依然需要二次装填。二次装填的时间非常的长。但是在实际战中。经常不给军官二次装填的时间。在就需要军官在二次状态前使用和士兵一样的刺刀武器进行防御。但是军官使用步枪有失军官的威仪。为了显示军官的特殊xing。韩淑下令让军官配有自己的佩剑。这样一來。佩剑成为军官的一种象征。而且军官同时有了自己的防御武器。

    不过秦**官们对此认为显得有些不伦不类。秦**官们认为。既然有了手枪。佩剑这种冷兵器就不用再配了。配发也是一种浪费。但韩国新军军官认为这是韩国女王的一种认可。也是一种军人荣誉。他们把佩剑看成他们指挥军队的一种资格。所以。韩国新军并沒有放弃佩戴佩剑的习惯。

    “准备。”军官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挥舞手中的佩剑大声的喊道。

    “咚咚。第一时间更新咚咚。”小鼓开始奏出铿锵有力的小鼓调。

    “哗哗啦啦。”一阵步枪举枪的声音。

    “冲啊。啊啊啊。”魏军战车兵疯狂的朝韩国新军步枪阵冲杀过來。魏军战车兵希望以一种蛮横的正面冲击战术将看起來薄薄的韩国新军阵型冲烂。

    “杀啊。”战车兵疯狂的朝韩国新军的阵线冲杀过來。

    而韩国新军士兵端着手中的步枪瞄准一排一排战车冲过來的位置瞄准。他们只要扣动扳机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打道在地。士兵们不知道魏军有多少战车。实际上。战车是属于突击力量。配备数量一般不会很多。魏军实际战车才有二十一辆。冲杀过來的只有十七辆。

    战车冲杀过來气势汹汹。扬起的尘土看起來非常的吓人。把后面的步兵都遮挡住了。这让韩国新军士兵看不到后面的情况。大地在战车的冲击下发出一阵阵颤抖。但是韩国新军士兵脸sè上沒有看出一点害怕的意思。他们只是闭着一只眼睛。张开另外一只眼睛进行瞄准。

    他们正在专心的等待一个信号。一个命令。一个开火杀死前进魏军战车的命令。

    而军官面无表情。从容的看着战车轰隆隆的靠近。

    这个时候。。军官开始缓缓的举起手中的指挥佩剑。

    ”娘的。快点下命令。举得胳膊都酸了。“一名韩国新军士兵小声的骂道。举枪shè击对士兵來说是一件苦差事。因为他们不喜欢这种长期举枪shè击。而且shè击的时候。需要保持这种姿势一段时间。直到枪弹打出你的枪膛。这是燧发枪shè击最大的缺点之一。因为燧发枪需要一个燧石击打产生火花。点燃发shè药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士兵保持shè击状态。也就是说。士兵需要保持shè击姿态一到两秒的时间。但是举枪shè击一段时间之后。士兵就觉得举枪也是一种累活。

    ”放。第一时间更新“一声大声的喊叫。军官挥舞手中的佩剑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一阵步枪shè击的声音传來。

    步枪枪口冒出耀眼的火花。接着就是一团团烟雾蔓延开來。

    “啊。胡咧咧。”马匹马车嘶鸣般的哀嚎声。接着就是“哗啦啦”以及人体撞击地面后的惨叫声。

    “放。”又是一声军官大喊。第二排的韩国新军士兵扣动扳机。他们的子弹迅速发shè出枪膛。

    “哗啦啦。”在一阵电闪雷鸣般的shè击之后。魏军的战车再次响起一阵撞击声音。

    “咚咚。”接着就是后面战车撞击前面战车的声音。韩国新军的第一次shè击就已经把魏军排开冲击的战车打翻在地。战车主要依靠的是马匹。而且依靠的是四匹马或者是两匹马拉动。而马匹沒有任何的反复。即便是有。也难以抵挡子弹的冲击力。即便是燧发枪子弹的shè击初速度只有两百多米每秒。但是这足够穿透马匹的**。让马匹倒下。失去马匹动力之后。战车就会陷入一种极为不稳定的状态。接着马车就会突然停止。这种情况下。在惯xing的用下。魏军的战车会直接翻车。第一时间更新把上面的士兵倒扣在地面上。或者是倒向失去马匹的一侧发生侧翻。士兵突然面对这种情况是难以应付的。

    战车突击xing强。但是灵活xing很差。这对魏军來说是非常致命的。因为后面的战车突然看到前面的战车是难以一下子转向。而且应付过來的。就这样。在第二轮shè击的时候。后面的魏军战车。不仅一部分战车士兵被迎面打來的子弹打中。而且。最糟糕的是。他们的战车重重的直接撞击在前面的战车上。前面战车的士兵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可以说勉强可以活命的话。那么第二次撞击就把第一轮士兵再次推向了危险的边缘。

    “啊。”一声惨叫。一名魏军战车兵被后面突然飞过來的车体重重的撞击上。仅仅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就一下子。沒有任何动静了。他的身体被战车车体撞出十几步远。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两轮shè击就可以了。”上校拿着望远镜看着魏军战车说道。

    事实上也正如上校说说。韩国新军两轮shè击已经让魏军仅有的十七辆战车失去了战斗力。魏军战车兵们被战车压在车底下难以脱身。他们很多人都受伤不起。难以继续战斗下去。马匹也不断的发出嘶鸣声。有不少的马匹中弹。他们只能徒劳的嘶鸣等待死亡。

    “所有士兵。装填子弹。”军官大声喊道。而韩国新军士兵们已经紧张的忙碌起來。他们需要把子弹的蜡纸用牙咬掉。然后在火门上倒上一点。接着要把子弹压进枪管。使用通条压实。这是一个繁琐但又要遵守步骤的过程。

    “杀啊。”就在韩国新军士兵紧张忙碌装填枪管中的子弹的时候。后面的魏军士兵端着长长的戈已经冲杀过來。

    “杀啊。”魏军士兵大声的喊叫道。他们希望用自己的这种方式來为自己壮胆。

    而在远处观察战的中校参谋看到这种情况便上前问道。

    “上校。我们是否让士兵现在开枪shè杀他们。”中校问道。

    “不。我们要等等。在等等看。”上校拒绝道。

    “是的。长官。”中校知道上校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他也沒有直接干预指挥。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來。

    “冲啊。“魏军士兵们一个接着一个的跳过魏军战车残骸。痛苦**的魏军战车兵只能看着自己人从他们身上跳过。

    很快越來越多的魏军士兵跳过这条线。

    而就在魏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跳过战车的时候。韩国新军士兵们已经完成了第二次弹药的装填。给韩国新军士兵二次装填的时间还是相对的比较宽松的。因为他们经过特别的训练专门的装填子弹。

    “准备。”军官大声的喊道。

    “哗啦啦啦。”士兵们打开他们的火门。双手持枪。进入举枪的状态。

    “瞄准。”军官大声的喊道。

    而这个时候。魏军士兵越來越靠近韩国新军。而军官们脸上依然面无表情。他们对魏军的冲杀一点都不担心。

    “哗啦啦。”士兵们端起他们的步枪进行瞄准。

    “shè击。”军官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一阵电闪雷斌般的shè击声音传來。

    火药发shè之后的浓雾一下子笼罩起來。

    “瞄准。”军官对第二排的士兵们下达命令。

    “shè击。”军官大声的喊叫。挥舞手中的佩剑大声的叫道。

    “砰砰。”shè击声再次传來。

    而拼尽全力冲刺的魏军被韩国新军发shè出來的子弹再次击中。他们很多人都是胸部中弹。那些地方都是要害。导致魏军士兵很多人都被打中倒地。

    “啊。”尽管魏军士兵身上有一定的甲胄。但是这些甲胄根本就无法抵御那些相对高速飞來的子弹。这对他们來说。这些子弹比箭头还要凶狠。残忍。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27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274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