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2尚文的讲解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特种狂龙萌宝来袭:腹黑爹地请签收大明之崇祯大帝深夜书屋娱乐韩娱一世倾城奇葩废柴修仙记御鬼者传奇重生狂少归来

    145

    齐军士兵战环境极为的糟糕而又恶劣而对此他们的将军们却一点都不知晓或许他们也明白也知道齐军士兵所处的环境但是他们却无力改变或许齐军士兵他们自己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战环境

    和秦军相比齐军差的实在是太远了秦军士兵有干净的厕所条件允许的话他们还有洗澡的地方士兵们只要在基地就有两套军服替换这样士兵的干净程度就大幅度的提高了士兵有了干净的军装自然战斗力提高

    同时整洁的环境是预防疾病传播的重要办法而齐军在这方面却要失败的很由于不重视战环境的干净程度导致他们的士兵流行疾病多发痢疾战壕病等等这些疾病都在慢慢的侵蚀齐军的战斗意志以及他们的战斗力

    齐军沒有对被围困的秦军发动新的进攻一点都不算奇怪而奇怪的是齐军的一支大军到达燕都之后并沒有立即发动进攻而是停下來进行防御

    “你看长官他们很奇怪按照常理來说他们会立即发动进攻但是现在他们竟然沒有发动进攻”一名赵军中尉给李左车指示道

    远处的齐军到达燕都之后并沒有立即发动进攻而是就地进入防御状态他们开始就地挖掘战壕修建防御工事对于进攻他们一点都不上心

    “恩”李左车只是拿着望远镜查看情况远处的齐军距离燕都大概在三里左右这个距离可以避开火炮的进攻而实际上燕都城内的火炮已经很难再使用了燕军早期从秦国进口的几门青铜火炮都已经严重的生锈了而且那些都是老式的火炮燕军荒废军务已经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对此李左车也只是倍感无奈这样的军队根本就沒有战斗力可言当初那支在秦军训练帮助建立起來的燕国新军早已经丧失了战斗力

    李左车对此心知肚明也沒有点破燕军目前的状态所有的人都知道燕军目前的状态燕国就是一个烂摊子

    “我们也准备防御jing惕齐军的进攻或许齐军在稳定下來之后就会对我们发起进攻我们目前还是小心为妙”李左车说道

    “另外就是我们一定要加紧训练那些民兵我们能不能守住这座城就要靠那些民兵的了我们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李左车看着城外密密麻麻扎营的齐军说道

    “那些民兵”中尉不屑的说道

    “对就是那些民兵那些民兵发挥的用要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李左车肯定的说道

    “我们可是正规军”中尉还是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正规军只是在野战的情况下能够战但是这是城市战这么大的一座城可不是野战能够比的”李左车说道

    “好了不说了赶紧的命人布置防御”李左车说道

    随即赵军秦军以及民兵们开始布置城防工事大量的沙袋被 搬到了城墙上同时在城门上还布置了密集的铁丝网虽然攻城战术在火炮火枪等火器的变化下已经有了新的战术变化但是这种变化依然沒有在新的防御战中改变所以这种在城墙上布置大量的铁丝网以及沙袋的做法依然在延续

    除了这些防御工事之外赵军在一些关键地方安置了地雷以及一些临时爆炸物做的一些爆炸装置这些爆炸装置被装在了要害部位例如城门

    兵种的划分特别是工兵划分出來之后工兵的用得到了加强他们是安放爆炸物的能手这些工兵都是从赵国的矿山上招募而來的

    由于煤矿采集还是那种野蛮的采集方法特别是煤矿需要使用爆炸物进行爆破才能进行挖掘所以这也导致赵国有一批相当的爆破能手出现他们熟悉炸药而且是安放炸药的能手

    也正因为如此李左车在招募新兵的时候特别是加强了工兵的用按照编制工兵只有一个排的编制但是李左车却单独编制了一个工兵连同时在各个连队中对工兵业训练进行了加强这样一來赵军整体在工兵上就得到了极大的加强这种加强不仅仅在于防御工事同时加强的还有爆炸装置的杀伤力赵军在城门口以及重要的交通要大安装了大量的炸药

    “小心我们要把电线接到这里來”一名赵军工兵小心翼翼的拉着一卷电线过來他们把仅有的炸药和黑火药混合安装在一块赵军士兵使用的是从秦国进口的黄sè炸药这种炸药安全xing比较高而且威力巨大但在制方法上对赵国而言一直处于保密状态赵军只能被动的从秦国进口这种炸药

    在化学配方问題秦国一直对各国实施严格的封锁这种封锁严密到了工厂的工人不能私自把工厂的配料带出工厂特别是化学工厂这些化学工厂一直是秦国重点保密的对象但各国对秦国这种威力巨大的炸药一直惦记在心于是他们总会想尽一切办法去探查这种化学配方但秦国方面却严格的对其进行保密

    尽管秦国在这方面严格保密但一些信息总会从侧面给反应出來比如李左车的这种做法

    “报告长官我们的炸药使用完了”一名工兵中士跑了过來对李左车报道

    “这里是战场中士”李左车有些恼火的说道

    “对不起长官”说着工兵还想敬礼但随即被李左车一支有力的手给拦下來

    “有什么问題说”李左车说道

    “是这样的长官”工兵这个时候才解除紧张的情绪

    “长官我们的炸药用完了剩下的全是威力不是很大的黑炸药那些炸药不能使用电击的方式击发虽然可以使用雷管但是那样的话我想”工兵在解释一个爆破上的难題这个难題就是如何将爆炸发挥到最大威力上

    “这个我明白我去给你问问”李左车这个时候说道

    李左车随即打断中士的说话转而去找尚文去了之前这个问題他就反映过因为这是一场特殊意义上的战斗这种战斗需要的是一种全新的战斗而且最重要的是借助的武器就是炸药

    “铛铛”在火车站中尚文的临时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尚文坐在一张办公桌后处理一些从秦国发來的电文这些电文中都是秦国的一些经济事务法律上的事务和经济越來越紧密但是一些法律条文却越來越跟不上经济的发展脚步尚文虽然很想一次xing就废除掉很多法律比如农业上的法律条文中竟然还有关于耕牛的条文这样的条文让尚文感到苦笑不得关中地区已经使用拖拉机进行生产了而在边远地区秦国使用的是大量的奴隶而耕牛方面秦国北方提供了大量的肉食食用牛肉已经成为秦国人的重要食物來源而这个时候耕牛方面的保护法令就显得那么的不合适了

    对此尚文很想一次xing就废除掉但秦国这条法律早在商君时代就已经确立下來废除谈何容易可以说这条法律的历史远远高于尚文的年龄而尚文却对此很无奈秦王碍于先王对这条法令只是暂时的予以临时xing的放宽而废除之事并沒有提起

    秦王所处的年代毕竟还是一个农业文明的时代尚文对此表示理解农业和粮食直接挂钩秦王对此是不敢有所懈怠的

    与农业相反的是秦国在工业上的法律条文來的就很快比如化学生物医药等方面秦国在这方面实行的就比较全这点超出了尚文的预料

    这是因为相比农业的悠久历史工业的巨大潜力冲劲是新鲜的而秦王对此也表示出浓厚的兴趣所以在工业这个问題上秦国就会下大力气进行推行工业和农业上的巨大差距就在这里表现出來

    秦国国内的法律条文的推行以及和经济状况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处理过程而且这个过程相当的繁琐繁琐到尚文自己都觉得难以应付

    因为这些和秦国的经济文化军事政治挂钩而尚文目前的政治经验來看依然是那么的幼稚尚文有很多的想法但这些想法和秦国的实际还有很大的区别尚文也只是从报纸上了解秦国发生的一切而发生的其他的事情具体的原因以及背后运的方式尚文依然不清楚这些都是导致尚文无法进行全面系统改革的原因特别是在法律上的推行这一点尚文特别的失败

    纵观尚文的政治活动他得到的是现代社会竞选的优势这种优势在于事务的新鲜感在古代这种封闭落后的时代这种新鲜感有这巨大的冲击力这也是为什么尚文在一开始之后就会立即成为丞相的原因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是政治改革的进程这种新鲜感很快就会被时间慢慢的吞噬掉而尚文那种巨大的冲击力正在慢慢的消失那种优势慢慢的变成了他的一种累赘

    这种累赘就是他在政治上的无经验特别是政治外交问題上的处理国内政治主要是经济这一张牌尚文打的非常好尚文知道发展什么也知道如何利用自己技术上的优势展开经济活动

    但是一旦经济问題和政治挂钩尚文在这方面就处理的不好了在经济法律条文方面尚文显得非常的幼稚特别是和农业改革上尚文老想着一下子就把原有的东西全部推翻但是秦国之前的那套制度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收益他们会阻碍这种发展的而尚文对此一无所知他依然还幻想着自己的那一套特别是他自己按照美国的那一套來这一点就显示出尚文的那种年轻幼稚而李斯却早早的看出了这一点但对于尚文身上那种新鲜感他是无可奈何的因为这家伙老是想出别人想不出的东西來

    这些还不算什么最可怕的是尚文自己也不知道尚文在政治上的朋友很少蒙恬蒙毅兄弟算两个王翦虽然和尚文的关系还不错但是王翦有意和尚文保持一些距离这种距离是王翦有意制造出來的其他的军事将领则都在外地战他们和尚文沒有多少直接的联系尉缭为文官主要负责的是军事他和尚文只是相互欣赏的关系对于彼此谈不上什么友谊而其他朝中大臣尚文一个也不认识对于自己提拔上來的人尚文有时候自己也不认识就是这样一个政治白痴竟然当上了秦国的丞相这不得不算一个奇迹

    对于外交事务尚文更是管理的一塌糊涂他竟然按照结盟的方式來进行统一虽然这一点以后的学者们褒贬不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尚文的这种举动推迟了秦统一六国的时间而且加大了难度这一点也为尚文后來的政治发展埋下了祸根

    或许尚文并不这么认为但这的确存在尚文从來沒有回顾自己的习惯他总是朝前看对于自己的历史他自然就遗忘了很多

    尚文之所以能够在丞相位置上能够稳坐下來最重要的是依靠的是秦王的信任这种信任是建立ducái统治基础上的尚文的那种新鲜感紧紧的吸引住了秦王秦王也有意进行了保护

    这也是尚文能够保持丞相位置的重要位置

    在朝中很多大臣有意尚文交好他们不惜想要和尚文联姻尽管秦国的长公主已经公开表示和尚文交好而且未來二人有结婚的意向但尚文却沒有太多的表示这种aimei的关系导致一些大臣想通过送妾这样的方式來交好但均被尚文直接拒绝掉了这样一來大臣对尚文的表示就不理解了

    秦国目前的制度有些奇怪秦王依然保留原有的文武制度而丞相却自己建立了一套政治体制这种政治体制就是丞相自己的内阁大臣是秦王的内阁却是丞相的两种并行的制度让政治关系变得很微妙而这种微妙关系在君臣融洽的关系下隐藏了起來这就是双发沒有发生大矛盾的情况但这种关系格局能够维持多长时间沒有人能够知道

    秦王对尚文也是一种爱惜却又小心提防的状态尚文的技术对秦国的贡献很大但是这种技术贡献却是个人的而且这种技术谁又能知道尚文什么时候研制出个什么东西这些东西全在尚文的脑子里对此秦王目前还只是利用尚文不过也采取了一些措施比如采用政治联姻的方式秦王计划把嬴玉许配给尚文然后拉拢尚文对此尚文完全不知道他知道的是嬴玉和他的关系很不一般仅此而已

    这是一种政治白痴的想法这种想法让尚文在时间的推移下失去自己的新鲜感之后会遭遇不测而尚文却一点都不知道因为他不了解政治不了解整一个国家运的方式和规矩

    “哦是木营长有什么事情吗”尚文早就知道了李左车会來找他

    “找你是因为我们急需一批炸药我想你能帮我们解决这个问題”李左车显得很诚恳的说道

    “哦是这样啊”尚文说道

    “那么我想问一下你们用炸药想要干什么”尚文问道

    “防御我们需要大量的炸药建立一个防御阵地我们要把整座城市的各个角落防御起來敌人很多我们人数不占优势所以我们需要很多炸药來提高杀伤力”李左车解释道

    “恩”尚文感到有些心痛炸药用在这个上面尚文还是感觉有些意外

    “我们的秦国仓库中还有一些黑火药那些足够了”尚文说道

    李左车一个劲的摇头

    “不够远远不够那些炸药的威力太有限了而且布置起來很难我想丞相肯定知道这一点”李左车看着尚文说道

    尚文笑了笑点点头表示同意黑火药的威力以及使用起來的不方便是事实尽管秦国可以制造出非常好的颗粒火药这些火药丝毫不亚于那些烈xing炸药但是使用的时候那种需要点燃的方式的确让很多工兵感到苦恼

    “好我给你打个电话问问我想我会有办法的”尚文说道

    “我能坐在这里等等吗”李左车接着说道

    “我的意思是我需要解决这件事情之后才能离开毕竟这东西和我的整体防御是离不开的”李左车解释道

    “好的你随意”尚文沒有任何防备的说道

    “你好我的助理你能查一下我们的农业仓库中或者是附近的种子农用物资这类商店公司当中有硝酸铵化肥吗”尚文这个时候在电话中说道而不远处的李左车却牢牢的记住了这几个词

    “硝酸铵化肥”李左车默默的念叨

    “是硝酸铵化肥吗别的不可以吗”助理在电话中问道

    “对就硝酸铵别的不可以那东西非常的不稳定但却是极好的化学肥料那东西按照我知道的在对外贸易中沒有列入禁运清单”尚文拿着电话说道实际上秦国的禁运清单中沒有多少东西黄金铬矿镍矿除了这些其他的都不是因为商业的关系很多东西六国都沒有秦国不可能大规模的限制这些东西这些东西一旦限制那么秦国一半的生产工厂就会倒闭的这也是秦国沒有在禁运名单中把那些本该禁运的东西禁运掉秦国的禁运清单还是相当的松的

    “好我找找看”助理在电话中说道

    随即尚文扣掉了电话而李左车则微微一笑

    “请问一下丞相这个硝酸铵是什么东西”李左车问道

    “硝酸铵是一种化肥如果可以的话他可以制炸药而且炸药的威力丝毫不亚于那些黄sè炸药但是硝酸铵这种东西”尚文摆摆手表示无奈

    “极为的不稳定硝基化学炸药都是这样他们很难稳定下來一定的温度碰撞还有其他的种种原因他们都会发生爆炸脾气极为的暴躁不安”尚文说道

    “但这种炸药需要配合上一定的蜂蜡或者是石蜡什么的他们就会消停下來如果配合上铝粉加上一些聚氯乙烯那么就会成为浆状炸药那种炸药威力非常的巨大”尚文解释道尚文正在解释未來那种炸弹之母的恐怖杀伤力而尚文讲的非常的高兴他完全忽视掉了李左车的记忆功能和理解能力

    “那种炸弹极为的恐怖这么说制造出一个十吨的大家伙我们的城市有一半会被毁掉的”尚文依然兴致勃勃的说道而李左车除了惊讶之外还有就是赶快的记住尚文说的那些配方同时他还在心中感叹这位怪人他的脑袋中想到的东西是别人脑子从來想不到的东西这是一个人才同时也是一个怪才他很想知道这样的人才到底是怎么培养出來的

    “其实炸药的威力在于冲击波而不是那些高温还有高压高压高温只是直接伤害真正伤害巨大用的是那些冲击波那种东西是看不见的”尚文说道技术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解起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31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316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