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1士兵们的恐惧

推荐阅读:碎星物语仙路桃花传前方有鬼位面之狩猎万界千亿新娘,总裁大人请温柔N古武兵王在都市长宁帝军法师网

    &!--start--&这些新贵族其实就是资产阶级。虽然资产阶级中的派别很多。比如。秦国就有很多的派别。有代表上升力量的小资产阶级。他们的主要代表就是秦国的jing英管理阶层。他们有丰富的知识。有一定的资产。

    有代表旧贵族的王族资产阶级。他们带有浓厚的封建sè彩。特别是财产继承方面。这方面因为涉及到秦国的利益。所以。这个阶层是最具有封建sè彩代表xing的一个阶层。

    还有就是各种派别暂时达成意见一致的大工业资产阶级。这个阶层当中。他们拥有庞大的工业基础。涵盖整个秦国工业的各个领域。钢铁。水泥。冶炼有sè金属等等。这些他们占据一席之地。

    可以说。秦国的各种经济大发展催生了各种资产阶级阶层。这些阶层的出现。让秦国的经济发展迅速。秦国已经步入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快速时期。尽管法律。以及社会管理等等方面依然存在很大的问題。

    特别是法律问題。尚文申请出台的法律都是一些小事情上。特别是具体细节上的法律条文。在大的方面。尚文依然沒有任何太大的建树。

    这个建树就是。秦国依然沒有在zhongyāng建立一个具有议会制定法律效益的机构。法律产生的机构沒有出现。制定法律的权力依然存在于少数人手中。这点一直让尚文很不放心。尚文的担心是很有道理的。因为。秦国的这种特殊的政治体制很容易让国家进入一种不安全状态。特别是政治斗争。

    这点的确让尚文感到很揪心。这也是他认为最不安全的地方。但是。他想要改变这种情况。但是这种情况难以改变。因为。秦王拥有绝对的权力。尚文在这方面无法撼动整个绝对权力的秦王。

    不过尚文目前无暇顾及秦国的政治前途了。因为。整个燕都都打成一锅粥了。

    “你。百夫长。说的就是你。把你的人给我带上來。快点。”一名满身都是血污。浑身都是灰尘的齐**官大声的喊道。他的身上到处都是伤。脸上流的血加上灰尘让脸变得黑乎乎的。

    “这。喏。”百夫长看到这名比自己大的多的军官立即回答道。

    “弟兄们。冲啊。”百夫长随即大声的喊道。

    这支刚刚从城外进入城内的齐军一百多人的队伍就这样沒有任何安排的就进入了残酷的巷战。

    “杀啊。”一名齐军士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在狭窄的巷子口和一名燕国民兵在战斗。

    “噗。”刺刀狠狠的刺杀在那名燕国民兵的背后。

    “噗。”接着那名齐军士兵纷纷的把刺刀再次刺杀进那名燕国民兵的后背中。

    “啊。”而那名燕国民兵正在狠狠的用双手死死的掐住一名齐军是士兵的脖子。燕国民兵骑坐在齐军士兵的脖子上。端着刺刀的齐军士兵为那名士兵解了围。但是那名被燕国民兵骑在上面的齐军士兵已经断了气。他被活活的掐死了。

    “咚。”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声音。一名被砍掉胳膊的燕国民兵垂死挣扎。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爬起來。抓起一块砖头就狠狠的朝那名齐军士兵的后脑袋瓜拍去。

    “啪。”一声沉闷的响声。齐军的后脑袋瓜子一下子就被拍出血來。

    “噗。”那名端着上了刺刀步枪的齐军士兵慢慢的倒下去。而在这个屋子内。惨烈的战斗依然在继续。

    “噗噗噗。”一名齐军军官疯狂的朝一名死了的燕国民兵身上疯狂的砍杀。疯狂的砍杀把**都砍的不成样子了。到处都是碎肉。到处都是血迹。内脏器官沒有一件是好的。这是一件多么恐怖可怕的事情。

    这名军官做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是因为。刚才这名燕国民兵在被连续刺杀数十刀的情况下依然朝齐军疯狂的扑來。这种疯狂的打法让齐军感到措手不及。沒有任何的武器。就用牙齿咬。那名燕国民兵竟然用牙咬掉了这名军官的一只耳朵。在失去耳朵之后。军官立即发疯。疯了一样的去杀死那名燕国民兵。即便是对手已经失去了生命。他也会采取同样的方法继续砍杀对手。

    “我跟你们拼了。”一名燕国民兵身上捆绑了大量的手榴弹。然后立即扑下齐军人堆中。

    “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在这间用砖瓦砌成的房间中。燕国民兵和这一屋子的齐军士兵同归于尽。整个屋子在巨大的爆炸影响下被炸塌。

    燕国民兵大量的隐藏在这种坚固的房间当中进行战。他们的训练水平很有限。因为时间就很有限。他们所有的东西都好像都非常的有限。人员一般是都五六人为一组。他们的武器也各种各样。有的配发了火枪。还有的是转轮手枪。但秦国租界武器库中。毕竟武器有限。无奈之下。赵军只好把手榴弹分发下去。

    一组人当中。有人只发了三颗手榴弹了事。而他们的军事训练水平也很有限。他们当中的人有的人给了枪。却还沒有得到足够的训练。他们有的人连第二发子弹是如何推上去的都不知道。因为他们的赵军教官教的竟然是如何使用燧发枪进行shè击。活门步枪他们沒有教授。

    而发给手榴弹的人。则简单的被告知。如何使用手榴弹。由于手榴弹数量较少。人员太多了很多地方都需要手榴弹进行防御。但是秦国无法满足这么多人的需求。于是。手榴弹被以这样的分配方式分配下去。很多人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去战斗的。

    五六个人为一组。然后他们被安排的一栋建筑物内。然后等待齐军的到來。看到齐军就开枪shè击。投掷手榴弹。如果幸运的话。会有补给兵前來给他们运送各种弹药。主要是手榴弹。通常情况下。补给兵会留下差不多半箱的手榴弹。然后轻装离开。因为他们也知道。背着一箱子手榴弹來回跑动的确是一件非常累的事情。

    战斗就是这样打响了。齐军这边很糟糕。他们沒有任何的进城安排。所以他们一开始进的时候就非常的乱。而赵军好像有意这么安排。他们在主干道的位置上安排重机枪进行shè击。这种shè击是非常恐怖的。因为大量的齐军被shè杀。齐军被打倒一大堆人之后。他们就立即乱成一团。然后分散在两边的民宅当中。然后民宅当中的燕国民兵就用他们有限的武器对齐军shè击。秦国开出的条件非常的优厚。他们可以享有秦国人同等一样的权利。他们的子女可以得到很厚的抚恤金。然后他们可以上学。在秦国得到一份体面的工。在秦国生活上一段时间之后。他们的子孙就成为秦国人。然后这个家族就可以延续下去了。为了自己的子孙后代。参加燕国民兵的燕人都便抱着一种慷慨赴死的态度去战。因为秦国人要的是战果。如果沒有杀死齐国人。是无法给予这些东西的。

    燕国民兵就是这样去战斗的。而齐军士兵则很糟糕。他们再受到一点的伤害之后。就会立即发动进攻去追杀那些燕国民兵。因为他们已经得到了一次失败。就绝对不会接受另外一次失败。这样一來。他们很容易掉入赵军一开始就设定好的圈套。

    就是这样。大量的齐军被分散在了巷子当中。然后进入巷战状态。

    “我们这是在哪。”一名齐军百夫长。手中拿着一把手枪看了看四周说道。

    “我也不知道。”一旁的一名老兵小心的举着手中的枪。查看四周情况。四周都是墙壁。这些墙壁非常的坚固。坚固到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走出这个地方了。

    “砰。”一声清脆的枪响。

    “shè击。”齐军军官下意识的弯下腰。然后迅速的抬起自己的手臂。手中不停的扣动扳机。对任何方向进行shè击。因为敌人很有可能來自这些方向。

    “shè击。shè击。”军官不停的大声的喊道。而手中的手枪也在扳机的用下不停的shè击。

    “砰砰砰。”手枪不停的开枪shè击。

    “砰。”一声枪响。旁边的老兵用手中的步枪进行shè击。

    “在什么方向。”军官躲避在一处拐角处。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摸着身上的弹匣更换已经打光子弹的弹匣。

    “好像就在左边的房子当中。”那名老兵说道。

    “杀了那些燕国狗。”军官恼怒的说道。

    “杀啊。”军官带头第一个冲了出去。而此时站在楼上的一名燕国民兵快速的装填好子弹之后。进行瞄准。他使用的是一支老式的燧发枪。这种枪威力大。特别是在巷战中。装上散弹枪弹后的威力可以打死更多的人。

    “砰。”燕国民兵站在阁楼上对第一个冲出來的军官继续进行shè击。

    “呼。”一声子弹划过空气的尖锐声音。

    “啊。”军官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全身上下被打成了筛子。燕国民兵使用的散弹枪弹。这种枪弹可以瞬间把人打成筛子。这种子弹用來打猎是最好的。但是用在打人。谁知道有多么残忍。

    “啊。”后面紧追其后的齐军老兵的半个胳膊也深受其害。他的胳膊上到处都是弹珠。黑红的血液流的到处都是。这对他來说。简直就是灾难。。

    “冲啊。”后面紧跟的齐军士兵快速的冲过老兵。他们纷纷跳过军官的尸体。军官当场毙命。他的身上到处都是弹孔。整个两部已经变成了一团烂肉。眼珠子都流了出來。太残忍了。

    而那名老兵则抱着自己已经被打烂的胳膊大声的怒吼。只有这样大声发泄。才能让自己的痛苦赶走。

    “砰。砰砰砰。”齐军士兵迅速的冲到那栋建筑大门口。他们用力的撞开那栋大门。

    “嘭。”一声破门声。齐军士兵在惯xing的用下迅速的冲进屋子内。

    “砰。砰。”两声清脆的枪响。早早等候在门口的燕国民兵迅速的用手中的火枪进行shè击。当场两名冲进來的齐军士兵被打死。

    “杀啊。”后面迅速的冲进的齐军士兵踩着自己同伴的尸体进行战斗。

    “叮叮。”刺刀相互碰撞的声音。

    “嘭。”燕国人用刺刀挡住对手的刺杀之后。然后挥舞手中的枪托狠狠的砸向对手。

    “噗。”一声刺刀刺进**的声音。前面一名齐军士兵被枪托砸了过去。而后面的那名齐军士兵迅速的冲了上來。而燕国民兵这个时候正好在挥舞枪托。整个腹部就这样暴露给了那名刺杀的齐军士兵。。齐军士兵迅速的用手中的上了刺刀的步枪刺杀对手。

    “啊。”燕国民兵的力气很快就脱力了。他的力气随着他腹部的创伤一点一点的抽离他的身体。更糟糕的是。他的对手凶狠的转动刺刀。然后刺杀对手。

    “扑通。”一声尸体倒地的声音。那名燕国民兵被刺杀掉了。

    “砰。”一声枪响。一名齐军士兵用开枪的办法shè杀了另外一名燕国民兵。

    “楼上还有一个。”这个时候。后面的齐军士兵抬头看到楼上还有一名燕国民兵。那名燕国民兵正是那名开枪shè杀齐军军官和shè伤老兵的那名燕国民兵。

    “哗啦啦”那名开枪的燕国民兵看到楼下如此激烈的战斗感到心里都在打颤。他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人是如何被对手用刺刀活活给挑死的。更血腥的是。那些内战。特别是肠子是如何被划开流了一地。

    使用枪支进行shè击。还沒有冷兵器搏斗这样惊人的战斗意志摧残。因为。shè击带來的视觉效果并不是很大。但是近战搏斗却是如此的激烈。而且富有血腥。而人的意志力最容易在这个时候被摧垮。那名站在阁楼上shè击的燕国燕国民兵或许一开始还能好好的进行jing准的shè击。但是遇到这样血腥的场面之后。他感到了恐惧和害怕。。恐惧让他装填弹药的情况出现很大的偏差。

    “哗啦啦。”他的手不停地发抖。他根本就无法把下一发子弹装填进枪口中。

    “杀了他。”齐军士兵们这个时候看到了杀害军官的燕国民兵。他们立即进行了残酷的报复。

    “抓住他。我们要好好教训他。”齐军士兵们看到那名燕国民兵已经恐惧到无法装填子弹之后。便立即改变主意要活捉对手进行残酷的折磨。

    “不。不不要杀杀杀我。”那名民兵惊慌失措的大声叫道。

    “不要杀我啊。”齐军士兵根本就不管那名民兵是如何的大声的惨叫。上前就是一顿毒打。

    “噗。”一枪托狠狠的砸在他的肚子上。他一下子就被打成了弯虾。

    “咚咚咚。”然后就是齐军士兵对已经缩成一团的燕国民兵一顿毒打。他们根本就不管燕国士兵如何哀嚎。

    “不要打我。饶命啊。”燕国民兵大声的求饶道。但是。损失惨重的齐军士兵根本就不在乎这些。他们恨不得立即打死这名燕国民兵。

    几名齐军士兵正在殴打那名燕国民兵解气。而其他齐军士兵则忙着搜查这栋建筑物。燕国民兵被分散到各个地方。齐军士兵在损失掉大量的人员之后。。他们才开始注意到这些建筑物。于是。他们被动的向这些建筑物发动进攻。占领他们。有敌人。他们就会杀死对手。但他们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占领这栋建筑物之后。他们又会立即扑向下一栋建筑物。然后。继续付出惨重代价。占领一栋建筑物。战斗就是这样惨烈的进行下去。齐军士兵是越打越少。而他们的敌人却越來越多。

    齐军放弃他们占领的建筑物去攻占下一栋建筑物的时候。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刚刚占领的那栋建筑物内又有了新的燕国民兵來驻守。这样的拉锯战反复进行。

    这也出现了开头那一幕。齐军军官满身是血的就调走了一支部队。因为他的人。就是在这样的消耗战中打沒的。他们的很多人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的被杀光了。到了最后清点人数的时候。齐军军官们才发现。他们少了很多人。就这样。齐军被拖入了巷战那种巨大消耗的漩涡当中。

    “沒有人。”一名齐军士兵快速的在拐角处用步枪查看情况。

    “前进。”齐军士兵掩护后面的人。然后快速的前进。

    齐军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也开始自动的发明了一些相互交替掩护的战术。这种残酷的巷战。让齐军士兵们感到有些茫然。他们从來沒有在这样的环境下进行战斗。战斗在狭窄的建筑物内进行。而且墙壁高大。还坚固了许多。之前。民众使用的房屋材料就是夯土或者是茅草屋。那种房屋一点。或者是用手中的兵器都能打开。但是这些砖石结构。让他们束手无策。他们根本就沒有办法破开这些坚固的建筑物。这些东西对他们來说。就是一种巨大的障碍。他们只能顺着门。楼梯前进。这样的情况又很容易遭到对手的突然袭击。这让他们不得不学会这样的办法进行战斗。

    "看看。我找了什么。”一名齐军士兵这个时候用放下手中的枪支说道。

    “小心点。谁知道那些燕国人躲在什么地方。”一名齐军士兵随后跟到。

    “什么。”那名小心的齐军士兵端着枪查看了一下情况。

    “哦。我的天啊。”那名齐军士兵看到一名赤身**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女子双腿大大的张开。腿中间还有男人的污秽之物。显然。女人发生了难以想象的事情。

    “看來这帮燕国人挺会享受的。”第一名发现情况的齐军士兵说着就扔掉手中的枪。开始解开自己的裤腰带。

    “不要这么做。这样做。我们会被砍头的。”那名齐军士兵觉得事情有些不妙。就上前立即劝阻道。

    “行了。我说兄弟。这样的战斗还看不明白吗。”第一名齐军士兵说道。

    “我们有來无回。我们來这世上一趟。连个女人都沒有碰过。那不是太遗憾了吗。”那名齐军士兵问道。而劝阻的齐军是士兵这个时候有些犹豫。

    “我们当兵的命都沒了。看看我们打的是什么战。打一次。死一堆人。有多少能活着回去。有多少人连女人的手都沒有碰过。”那名士兵说道。

    是啊。齐军士兵当中。兵员大多來自平民。奴隶阶层。这些阶层。是沒有任何地位。财富的。他们有的人一辈子都沒有娶上媳妇。女人就别说碰过了。女人的诱惑对他们來说实在是太大了。

    “再看看那个女人。大腿中间都有了这么多东西。躺在上面沒有动静。肯定是被那些燕国人给玩的不能再玩了。我们玩玩又有什么关系。反正都是那些燕国人先开始的。”齐军士兵接着说道。

    “咕咚。”说道这里。那名齐军也动摇了。他也想尝尝女人到底是什么滋味。

    “好了。我先上。一会你可以慢慢的玩玩。我先在她身上用用力。”说着那名士兵就立马冲了上去。而那名士兵还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那个女人。然后就转头离开。他也觉得不好意思。

    燕国民兵也是在拼命进行战斗。他们有了这样的想法。也就顾不得一切了。他们在防守的自己的据点当中。还有一些平民沒有及时的撤离。在这种亡命的心态下。燕国民兵就会难以控制。他们开始把民居中的一些女xing劫持。然后进行泄yu。他们在用生命享受生命中的最后一刻。也正是有这样疯狂的想法。他们可以不顾一切的进行这种泄yu。

    而齐军士兵也是这样的心态。死亡的恐惧造成了齐军士兵巨大的心理负担。他们在最后的时候。也难以保证他们的纪律。就这样。双方士兵都在疯狂的发泄最后的私yu。而受伤的总是那些平民。而这些事情。只有到了战后才能进行说明。战争阶段难以改变。&!--end--&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32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32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