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我想静静!

推荐阅读:萌宝九块九:帝少宠妻上瘾漫威世界中的幽灵灾厄边境吾名阿罗仙路桃花传无限之神话重生都市少年医生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官涯无悔

    “我是怎么回来的?”尚文问道。

    “幸好我们派人四处寻找你。要不你呀。早就被手榴弹炸死了。”嬴玉依然不改以往强硬的态度。

    而周围的人好像又着急的说着什么。

    尚文头疼的很,之前发生的一切犹如一场噩梦一样。尚文不知道这个梦是不是真的。好像是一场幻觉一样。尚文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在尚文听从别人的讲解。从侧面了解了事情发生的整个过程。

    原来昨天李左车派人四处寻找秦国丞相。他认为,整个燕都内齐军控制区内的嫌疑最大。因为,那里是盟军的空白区。盟军占领区内可以进行大规模的搜查。但是空白区。盟军无法展开。所以,李左车认为,应该先从齐军盘踞的地方开始,所以,李左车的部队开始攻打燕王宫。企图重新夺取燕王宫的控制权。但,昨天成果不是很大。主要是,齐军试图进行突围,但他们很快就撞上了进攻的盟军部队,齐军迅速的退守到那些用钢筋混凝土构造的宫殿当中进行防守。盟军无法攻克,只好形成对峙。

    尚文的情况很幸运,因为那个大坑。尚文幸运的躲过一劫。要知道。爆炸产生的弹片足够杀死尚文好几次。幸运的是,手榴弹落地比较早。弹片正好飞溅在尚文躲避大坑以外的地方。

    尚文已经无法想象这种事情发生在身上有这么样的后果。防弹衣只能防护住尚文的上半身,但下半身。尚文实在是不知道。因为,下半身依然有很多大动脉的位置。尚文不禁摇摇头。

    “长官。我想知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什么人绑架了你。我们要把这些情况报告给秦王。”助理焦急的问道。

    而尚文还有些茫然。因为最近发生的事情的确很多。这让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这些都是意外以外的意外。尚文措手不及。

    “长官。”助理再次问道。

    “哦。我好想是被墨家的人绑架了。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我。他们一开始想要杀了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后来又放了我。”尚文摇头的说道。

    “我想他们肯定有其他的想法吧。墨家的人,不像是坏人。他们。算是好人吧。”尚文不想牵连无辜。所以,想尽量的给墨家说一些好话。

    “是的,我明白了长官。”助理这个时候点头说道。

    “那我就给王上发电报去了。”助理这个时候点点头说道。

    “好的。”尚文点头允许。

    “对了。最近发生的事情的报告电文。我能看一下吗?”尚文说道。

    “你还忙。赶快休息一下吧。”嬴玉霸道的说道。

    “好吧。”尚文口头上答应。实际心中还想去看看。毕竟。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历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尚文知道的历史已经被全部改写了。

    很快,人们都推出去了。尚文自己躺下来,静静的想问题。

    但是,历史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偏转。特别是,尚文知道后面的历史已经不再可能发生了。现在局面正在把整个局面变成两个巨大的阵营。

    一个是依靠秦国的阵营。一个是和秦国做对的阵营。尚文好像有这种感觉。这种阵营的感觉好像一战二战。以及冷战时期一样。尚文不知道这样想对不对。但尚文认为。这种事情正在发生。

    目前,秦国的经济快速的发展。快速发展的背后是秦国资本高速的对外输出。特笔是秦国在赵国,韩国,燕国方面的投资比重越来越多。

    想到这里。尚文开始起身查看秦国最近的经济数据报告。这些报告有力的证明了这一点。

    尚文起身寻找这样的报告来佐证自己对历史的一些看法。

    而那名退出的助理正在发出一份难以想象的报告。

    “王上。丞相最近失踪乃是墨家所为。墨家的行动已经严重干扰我们秦国发展的事业。我们应该对墨家采取一些严厉的措施。”电报中的一段如此写道。

    电报很快就发出去了。

    秦国关中,咸阳宫。

    “王上。王上。好消息。”赵高着急的跑过来说道。

    “什么好消息。”秦王大声的问道。

    “丞相。”赵高大口的喘着气说道。

    “怎么了。”秦王着急的问道。

    “丞相找见了。”说着赵高就把手中的电报呈给秦王。

    “我看看。”秦王随机抢过电报内容开始参看。

    “好好。”秦王大声的叫道。他快速的阅览完电报的内容。

    “很好。”秦王说道。

    “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的大臣。”秦王大声的叫道。

    “喏。”赵高高兴的答道。秦王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不过很快。秦王开始紧缩眉头。

    “赵高。”秦王接着大声的叫道。

    “王上。”赵高恭敬的说道。

    “立即召集王翦。尉缭,蒙毅等人。寡人要有重要的事情商量。”秦王严肃的说道。赵高感到事情有些棘手。因为秦王的脸上露出的是一股肃杀之气。这种肃杀之气,只有秦王遭到打击的时候才有。而且是秦王决定报复的时候。比如驱逐六国人。以及对付嫪毐的叛变当中出现过。赵高知道,这次肯定要有人倒霉了。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竟然去惹怒秦王。

    赵高之内在心里摇摇头,他不能有所表示,毕竟这是军国大事。

    随后赵高通过电话开始传唤各位主要大臣商议事情。

    而尚文此时正在静静的查看最近的情况。是不是和历史在进行一些吻合。尚文努力的寻找一些数据。然后通过这些数据达到最吻合的判断。

    “我们的经济越来越联系密切了。”尚文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在看着秦国最近发来的经济报告。这些报告无疑都在说明这些问题。

    秦国在赵国,韩国,燕国的投资比例正在迅速的增长当中。

    而且三国投资的比例总和超越秦国关中地区。

    秦国关中地区的投资热度虽然有所减慢。但是量很大。因为秦国经过一段时间的培养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规模。放缓是应该的。毕竟。整体的社会需求不是很大。

    不过,这个时期都有一个通性。那就是,秦国在钢铁。水泥,以及各种基础材料上的生产明显加快。特别是钢材市场。秦国几乎垄断了所有的钢材生产。

    而六国只有极少部分来生产钢材。秦国的钢铁股票增长迅速。不仅仅是军工需求,还有各种方面的需求。比如。基础建设,建筑领域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尚文的想象。而且这个数字依然在快速的增长当中。尚文很清楚,这种高速发展正在酝酿一个潜在的威胁。这个威胁就是。经济危机。

    犹如美国一样,1929到1933年的经济危机之前,美国处于一个柯立芝大繁荣时期。所有的股票都在增长。所有的人都在消费。很多东西都在竭尽全力的生产。银行的投资已经达到了疯狂的程度。很多项目都在上马。声音很容易做成功。

    现在的秦国,就如同那个时期的美国一样。生意很容易,而且财富很容易产生。各个行业都容易赚钱。但是钱从哪里来。尚文想到这里,不禁有些冷汗。尚文知道。即使是现在不爆发,未来肯定要有一场巨大的经济危机爆发出来。尚文手心都出汗了。

    但尚文心中还有一些侥幸。那就是秦国的扩张。如果秦国持续性的扩张,开发新的市场的话,或许这些产能过剩的东西可以销售给那些新兴市场。这样就可以转嫁整个国内的经济危机。尚文的这种想法就是一种贸易保护主义。

    而这种贸易保护主义,已经开始冒头了。因为不止尚文一个人这么想。

    事实上,韩国的韩淑已经有这种想法。她想有计划的针对性的对秦国的一些和本国有冲突的产品采取一些限制性的关税。这样,秦国的产品和韩国的产品就处于一个不对等的平台上。这样韩国就有机会发展本国的工业生产。

    不仅如此,她还想在农业上有所为,但是农业上的事情一时间无法进行这样做。因为韩国正在入侵魏国。秦国处于一个敏感时期。韩国还不想在这件事情上惹怒秦国人。

    于是,韩国只能酝酿这样的事情。然后趁机在关税上压制一下秦国的势头,给本国的经济提供一个良好的发展机会。

    不仅仅是韩国。楚国也觉得应该采取这样的措施限制秦国发展,他们的想法很好。而且很容易对楚国产生重大利益,但是他们的执行能力很差,这样的事情很难做起来。

    于是,这些事情并没有发生。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贸易保护主义暂时没有崛起来。但是,这种意识已经存在了。只不过他们需要一个适当的时机进行爆发。尚文对此一无所知,毕竟他的专业仅仅是军事武器制造。而非经济领域。经济上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因为这是一个相互用的结果。

    尚文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借助不断的武力扩张,来抵消秦国国内资本输出投资过热的资金过剩。但这仅仅是一个投资过热的问题能解决的吗?尚文明显在这个问题上。把问题想得有些简单了。

    因为,这中间还要涉及一个极为复杂的银行问题。而银行问题又和秦国的金融体系牵涉在一块。牵一发动全身。尚文根本就无法理清相互之间的关系。

    尚文在政治成熟度上依然处于一个幼稚时期。随着时间的发展。尚文的这种幼稚已经无法适应这种快速的需求。因为他无法准确的了解具体的情况。而且一些事情发展已经远远超过了尚文的理解。他的能力无法支撑这么庞大的战略宏观局面。

    国内不仅仅是投资。国外问题上。秦国减缓了数次灵体扩张。秦国的兵员紧张。秦国的国防力量有些薄弱。为了防御这么大的帝国。秦国需要征集更多的军队,但那样势必给经济形成不小的压力。尚文还想让经济继续发展。如果让军队再次膨胀起来。势必对经济有一个很大的影响。这是一个非常矛盾的问题。尚文无法解决这个矛盾的问题。

    不过,北方奴隶暴动正在趋于稳定当中。这一点,让尚文感到放心。尽管有报告指出,秦国在使用奴隶问题的暴政情况。但问题是,这些事情之前已经发生过了。这种事情,只不过是老调重弹。没有人会关注这些的。秦国的运力极为的紧张,秦国无法把这些奴隶南下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不过,在秦国北方,一个特殊的奴隶出现在秦国庞大的奴隶群体当中。

    “什么人?”一名秦国骑兵巡逻兵意外的发现在不远处的雪地中有一些褐色的东西。

    “是匈奴人。”秦国骑兵迅速的大喊道。

    “砰。”骑兵迅速的开枪射击。他要在第一时间内打死对方。以便保证自己的生命。

    “咕噜。”而出乎意外的是。匈奴人嘴中大声的喊着话,却意外的站起来。双手高举,表示投降。

    “不许动。”秦国骑兵正在拉动枪栓,进行第二次射击,因为距离比较近的关系。骑兵显然有些紧张。

    “该死的。”骑兵大声的喊道。

    “什么事情?”这个时候一名上尉挥舞手中的马刀快速的上前来。

    “两个匈奴人。”说着骑兵紧张的看着两个匈奴人。两个匈奴人并没有发动对秦人进行伤害的行动。

    “哼。”骑兵上尉骑着马很冷静的看着两个匈奴人。

    “你们会说秦国话吗?”上尉很冷静的问道。

    “会一点。”这个时候。一个匈奴人上前回答道。

    “恩,很好。”上尉坐在马上说道。

    “你们从哪来。”上尉冷冷的看着那名匈奴人说道。

    “我们从北方来。”匈奴人回答道。

    “那边有个大海,我们就是从那边过来的。那边无法生产。我们来这里仅仅是活命。”匈奴人说道。

    “我很奇怪,你们竟然懂得我们的话。而且。你们很冷静。”上尉微笑的问道。这种微笑带着一种狡诈。好像一旦说错什么。他就会挥舞手中的马刀砍死对方。

    “我之前和中原人做过生意,现在生意无法做了。”那名匈奴人说道。

    “恩。”上尉仅仅是点头说道。

    “这个是什么人。”上尉说着挥舞手中的马刀说道。而两名匈奴人这个时候显然很紧张。他们准备反抗。而骑兵也准备开枪射击。

    “不要杀害我们。他是我的。”匈奴人这个时候转头看了一下另外一名匈奴人。而另外一名匈奴人点点头示意。然后说道。

    “是我的儿子。”匈奴人回答道。

    “匈奴人还有这样人。”上尉看着另外一名匈奴人说道。

    “我们没法活下去了。北方太冷了。”匈奴解释道。

    “恩。这个我知道。”上尉说道。

    “我们会把你们都赶尽杀绝的。”上尉不屑的看着匈奴人。他们肮脏,头发披散。实在是令上尉提不起勇气。

    “不过,你们的眼睛。很像狼。草原上的狼。”上尉说道。

    “草原上的狼。我喜欢。不过。现在。我需要两头狼。两头能够陪伴在我身边的狼。”上尉很有兴趣的说道。

    “你们愿意做吗?”上尉问道。

    “这个。”匈奴人看了另外一眼匈奴人。

    一个看不懂的眼神。谁也不知道另外一个匈奴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总之他点头答应了。

    “很好。”上尉笑着说道。

    “骑兵,带他们走。给他们一个我的私人印章。”上尉笑着离开。

    而骑兵警戒的带着两个人离开。这两个匈奴人,正是冒顿和他的先导。秦军的骑兵在草原放展开大规模的拉网式搜查,那些被彻底击溃的奴隶四处的逃散。这不得不让秦军分散开来,一个一个的把他们抓起来。

    “看看。又来两个脏兮兮的东西。”一名看守秦军营地的士兵说道。

    “他们的脑袋很快就会挂起来的。”另外一名秦军士兵说道。

    “这些该死匈奴人。头真硬。”说着门口一名秦军士兵挥舞手中的马刀把一名匈奴人的头颅砍下来。然后一脚把头颅踢到一边去。

    “该死的。呸。”说着秦军士兵用吐沫吐向那个还在冒着血的头颅。而那名匈奴人看到这样的场景。拳头不禁的握的跟紧了。

    “长官要这两个人做奴隶。给他们两个戴上枷锁,还有印章。”那名骑兵说道。

    “我看看。”说着一名穿着单衣的军士走了过来。他一把抓起一个匈奴人的头发。看了一下。

    “这是个什么玩意。”士兵讥笑道。

    “来。给他们这个。”说着士兵从一旁火红的篝火当中取出一个烧红的烙铁。

    “噗嗤。”很突然的行动。士兵已经给那名匈奴人烙上一个独特的标志。

    这个标志表示他成为一个奴隶。标志在额头上。无法消除。而且很容易识别。随着抓捕行动的开始。秦军不再开始肆意屠杀对手。而是开始抓捕对手。让他们成为奴隶。战争的后期就是赚钱发财的士气,士兵的军饷根本就无法和国内的工资相比。士兵想要赚钱发财,就只能在后期赚钱。这种行为一般都得到默认。因为,将军们也知道,士兵们来钱不容易。

    “呜呜。”另外一名匈奴人看了一眼那名会说中原话的匈奴。他冷冷的看了一眼。然后主动站出来。一把抢过军士手中的烙铁。

    “噗嗤。”没有任何的声音声。周围的秦人都看呆了。他们还没有看到过这么主动的匈奴。

    一般情况下。奴隶,特别是那些匈奴人会很排斥。他们会发出激烈的抵抗。秦军采取的措施就是,砍杀他们。把他们脑袋挂起来。对此,他们不屑一顾。

    秦军临时营地周围挂满了这样的脑袋。这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

    而这名匈奴的惊人举动。让他们感到震惊。

    “呜呜。”说着那名匈奴人没有任何的反抗。扶起那名匈奴人。等待他们下一步的指令。

    “很好。给他们一点吃的。”上尉看到了那名匈奴人的举动。然后微微游一笑说道。

    “是的。长官。”那名军士吃惊的回答道。

    “好了。”上尉说道。

    “带他们下去吧。”上尉说道。

    殊不知。这名惊人的奴隶就是冒顿王子。他在以巨大的牺牲换来秦国人对他们的信任。他要了解秦国的一切。这一切。牺牲是必须的。虽然是耻辱。但是这是应该的。

    而在秦国关中。秦王正在采取一项严厉的措施。

    “寡人的丞相被墨家无端绑架。”秦王严厉的说道。

    “这些墨家。简直是无法无天。”秦王大声的呵斥道。

    “寡人应该消灭他们。彻底的消灭他们。”秦王说着抽出自己的佩剑。挥舞起来。

    “王上息怒。”尉缭说道。

    “息怒。”秦王冷冷的说道。

    “秦国的丞相都被抓了。难道。还有一天,寡人的命也要取走。”秦王说道。

    “暗杀,绑架,这种行为令人不齿。”秦王大声的呵斥道。

    “墨家已经很多次干预寡人的行动了。”秦王大声的叫道。

    “墨家自以为是什么。他们是正义,他们能代表天下统一。”秦王大声的问道。

    “他们根本就不懂的太天下。“秦王大声的咆哮道。

    而文臣武将只是静静的低头不语。

    “赵高。”秦王接着说道。

    “寡人下令。诛杀墨家”。秦王一下子把剑插在地面上。

    “喏。”赵高恭敬的回答道。

    “绑架寡人的丞相。大秦国是那么好惹的吗?”秦王大声的叫道。

    赵高恭敬的退在一边。秦王随后离开。赵高也赶紧的去传达命令。墨家在一统之后就和那些侠客一块走到了终点。他们是不被社会接受的人。他们成为另外一种社会。这种社会就是江湖。一个**,而又生存在社会上的社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355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355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