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独立,我们要独立!

推荐阅读:呆萌小兽妃:九皇叔,别乱来精灵之辉夜黎明猎妖高校权门枭妻:霍少,放肆撩都市之最强逆袭他与微光皆倾城怎么又是天谴圈神术武装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都市之极品仙官

    韩国方面无力出兵。而且。频繁的战争对一个国家财政來说。所以加剧其恶化的先兆。韩国才刚刚崛起。无法在短时间内连续出兵。

    即便是对陈地极为感兴趣。但韩国也要考虑到实际的情况。

    “当前。我们出兵的时机也不正确。我们需要陈地。足够的乱。乱到只有我们出兵才能维持目前局面才能行。”张良好不掩饰的指出了。只有陈地陷入了灾难当中。韩国才有理由出兵。而且只有出兵之后。他们才能完全控制该地区。

    韩淑对张良的想法丝毫不理解。但是。当前的确不是韩国最佳出兵的时机。

    韩国不能出兵。那么秦国那。秦国现在显然不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个地区上。他们认为。当前关心的问題是。如何在盟军展开的军事行动。和赵国庞大的基础设施计划当中赚取足够的钱财。充斥秦国人自己的腰包。秦国人正在把大量的军用产品转化成民用商品甩给赵国人。

    而此时的陈地议会正在商量一项重大的事情。在征税问題上。各方意见都不统一。当地魏国人沒有多大的资金能力來支付庞大的军事费用。要知道。这笔费用相当的昂贵。他们当前只能使用他们手中的民兵來抵抗那些私兵。但是。那些民兵能够抵御多长时间。在场的议员谁都清楚。

    “我想我们的那些民兵根本就抵御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武器装备太差了。火枪的数量所占的比例实在是太少了。只有那些韩国工厂手中拥有大量的火枪。但是他们仅仅保卫他们的工厂。对我们的地方安全根本就不会去理会的。”一名陈地议员如此说道。

    “那是。他们是韩国人。不是魏国人。他们來这里是來发财的。这种出钱沒有任何好处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干的。”另外一名议员说道。

    “那我们拉拢那些韩国人入伙。只要他们肯出钱。出枪。我们的地方安全就可以保证了。”那名议员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不可能。他们是商人。商人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另外一名议员看着那名议员说道。

    “他们要的是利。沒有利的事情。他们是不会做的。这一点。你懂吗。”那名议员以一副教训的口气说道。

    “这。”那名议员只要尴尬的笑了笑。然后以摇头的方式。表示他不太明白。

    “我们手中沒有能够引起他们产生巨大兴趣的东西。”另外一名议员说道。

    “商人的本性就是这样。”另外一名议员摇摇头。表示无可奈何。

    但是。说着无心。听者有意。一名韩国商人议员总觉得这番话很有道理。商人是追逐利益的。当前赚钱的行当很多。但是发大财的机会却不多。很多事情都充满的风险。只有风险越大的事情。赚钱的速度才会越來越大。韩国商人之所以來这个韩国新军刚刚退出的地方。是认为他们这里充满了机会。但目前來看。显然有些错误。

    比如。他们來这里建立工厂。工厂的厂房。以及劳工。远远要比国内的便宜。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土地便宜。为了有第一笔启动资金。刚刚成立不久的政府把那些贵族的宅院以低廉的价格出售或者是出租给了他们。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但是。很快这些贵族又回來了。那些刚刚还稳定的局面。一下子成了乱局。乱局意味着。工厂需要开工的那种平稳环境不存在了。

    工厂无法开工。这些商人也无法在短时间赚钱。这让很多商人着急。他们也迫切的需要一种办法來解决目前这个问題。但是。这个问題无法解决。

    “我觉得。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那名偶然间听到当地议员谈话的韩国商人议员说道。

    “什么好主意。我的朋友。”一名和他要好的议员着急的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听着。我的想法是这样的。我们当前无法开设工厂。对吧。”韩国议员说道。

    “对。”另外一名议员如此说道。

    “我们既然无法赚钱。我们不如把手头上的资金。投入到军队上去。说不定我们还有更大的机会赚取更大的钱财。”那名韩国议员突发奇想的说道。

    “我说张兄弟。”那名议员称呼另外一名议员如此说道。

    “你的想法。我不明白。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那名议员无法理解这名议员的想法。

    “你能具体的说一说吗。”那名议员疑问的问道。

    “这个。我想我的想法是这样的。”说着。那名张姓议员凑上那名议员的耳朵如此说道。

    陈地的议会依然沒有任何的进展。在这个问題上。双方形成了僵持的局面。当地人沒有钱。而有钱的韩国人无法出资。谁知道。这战是不是白打了。这需要承担很大的战争风险的。显然。这对韩国人是不公平的。因为。收益是当地人收益。而风险却交给了韩国人來承担风险。显然这是不公平的。

    “我们继续讨论关于征收赋税的问題。”这个时候。一名年长的议员站出來说道。

    “哗啦啦啦。”在座的议员都开始议论这个问題了。因为连续三天的会议。都沒有在这个关键问題上。达成共识。双方的分歧都很大。拥有大部分钱财的韩国人拒绝出资。他们在这个问題上。有自己的看法。那就是。自己不能吃亏。既然自己不能吃亏。那么当地人也不能吃亏。

    “我反对这个议題。”这个时候那名张姓议员主动的站出來说道。

    而这个时候。在场一片的安静。所有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这个关键性议題。既然有人反对。这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哗啦啦。”在短暂的安静之后。所有人开始议论这个张姓韩国商人议员。

    “我的看法是这样的。既然我们要反抗韩国贵族。那么我们就要组织武装力量。既然组织武装力量。那么我们就要在赋税问題上。进行详细的讨论。但是。一个问題出现了。”那名张姓议员大声的说道。然后环顾四周。看了看别人的眼神。

    在场所有的人都安静下來。显然这个话題引起了所有的兴趣。

    “我们为什么要征税。第一时间更新我们征税的名义是什么。”张姓议员大声的说道。

    “这个。还需要讨论吗。”这个时候一名议员大声的说道。显然。这个话題他觉得很无聊。他们就是为了反抗贵族。才进行征税的。难道这个有错吗。

    “你的意思是什么。”一名年长的议员这个时候主动的问道。

    “我们应该听听他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才对。或许。我们真的遗漏了什么关键的问題。”一名当地的议员这个时候小声的对着另外一名议员说道。

    “我的想法是。我们是国家吗。不是。我们有政府威信吗。沒有。这些沒有任何实质性的东西。我们无法相信这个权威。让我们把口袋中的钱财拿出來。然后提供给政府。或者是。我们议会。沒有这些保证性的东西。我们无法首先谈及商议。这个赋税问題。”张姓议员大声的说道。

    “哗啦啦。”这一下子。所有的议员都炸开了锅。所有人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关键问題。那就是。征税的主体是民众。但是谁來完成征税的过程。以及征税的目的。使用情况。都需要一个机构來完成。显然。政府成为这个机构的唯一选择。而目前。这个地区。沒有强有力的政府。同时。这个政府的威信力实在是太弱了。议会的权力虽然是最大的。但是他不是执行机构。他的执行能力太差了。

    “说的。完全有道理。他的想法很正确。”一名当地的议员主动说道。

    “最重要的是。我们沒有强有力的政府。让这些韩国人信服。我们必须给他们一个稳妥的答案。这样。我们的赋税问題就会很快解决。”议员们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都开始着手解决这个问題。

    “但是。我们有一个很大的问題。”张姓议员这个时候抓紧时机说道。

    “我们不是一个国家。我们沒有统一的基础。”张姓议员这个时候大声的说道。在场所有的人都停止了呼吸。显然。这个话題。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

    “我们需要**。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国家。才能让我们政府强有力。才能组建军队。让我们赶出那些强盗。赶出那些胡非为贵族。”张姓议员这个时候大声的说道。

    “我们需要的**。**。我们要**。”张姓议员这个时候大声的说道。

    “我们不管是当地人。还是韩国人。还是别的国家。只要我们**成一个国家。那么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我们有权。有义务为这个国家付出。”张姓议员大声的说道。他的话音久久的回荡在整个大厅内。

    “**。我们要**。”声音久久的回荡在大厅内。所有人都听见了。进入了耳朵。进入了心灵的深处。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37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374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