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1工兵先锋

推荐阅读:元核战场我与风情女上司去相亲吧,爸爸神级融合外挂神明现世曲凌武战神女保镖和她的人参相公龙帝逆神诀小生很厉害大楚怀王

    “啊。这个。没有什么。这里面还有一些私人的事情。”尚文有些紧张的解释道。

    而蒙毅这个时候,觉得,尚文的做法有些非常的不合常理。

    “私人的事情?”蒙毅这时候问道。

    “对。私人的事情。”尚文回答道。

    “就是。个人,个人。个人友谊之间的事情。”尚文有些不知所措的挥舞僵硬的手臂说道。他越想解释什么,但越,让他感到难以解释清中间什么。尚文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说。只好把这件事情给压制下来。

    “我,我想你知道的,我和,韩国女王之间,我曾经帮助过她。对。帮助过她。”尚文看见蒙毅有些怀疑。便主动解释道。

    “所以,她对我有些好感。所以;;;;;”。尚文接下来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

    “她。”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对,就是她。我们,我们仅仅是朋友。朋友而已。”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而蒙毅这个时候依然以一种惊讶的态度看着尚文。

    “好了。”尚文这个时候干脆的说道。

    “我们仅仅是朋友。一个人,应该有很多的朋友。女性朋友也是如此,她们或多,或少的有些事情,这是一种朋友之间的信任。我知道你有可能不相信。但,这。就是这么一回事。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没有。”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哦。好吧。你不用解释这么多的。”蒙毅这个时候笑着说道。他认为,尚文和韩国女王之间的关系有些暧昧。这是私人的事情。尚文从来没有把私人的事情带入到办公事情当中来,而且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好像对私人的事情非常的看重。比如,私人的信件,以及私人的东西。他从来没有让别人主动去动。即便是倒饮料这样的小事,很少委托别人去做。蒙毅不知道这是尚文有意,还是自己习惯就是这样。总之,尚文在私人事情上有太多的秘密了。

    尚文这个时候有些明白。自己在这件事情越解释,事情就会变的越复杂。

    “好吧,我们商量一下赋税改革的事情吧。”尚文这个时候转移话题。

    “好的。”蒙毅这个时候重新拿起开始了讨论和制定新的征税法案。而尚文只能暂时不去想这件事情。

    而在韩国新郑。韩淑正在看着韩王宫外的明月。

    “唉。”韩淑哀声叹息道。

    “为什么。为什么。”韩淑有些心不甘的问道。

    “为什么。总是这样。”韩淑心有不甘的说道。

    繁华的宫殿此时此刻在韩淑的心里,是那么的冷。冷的直接进入身体中的骨髓。

    感情上的事情,总是那样让人捉摸不透,而又参悟不透。人类之所以是人类,就是因为感情上的复杂,因为有感情,我们才称之为人类。

    而在黑夜下。北方的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赵军的阵地上的战壕当中。赵军是士兵们正在拥挤在战壕当中,他们很多人正在紧张的等待命令。因为他们的战地指挥官已经下达了黑夜进攻的命令。

    “我们什么时候进攻?”一名下士问道一二级军士长。

    “不知道,这个得等命令,根据我知道的,好像,我们要在开炮的时候,才能发起进攻。”军士长这样说道。

    “哦。好吧。我们总是这样。”下士说道。

    “隆隆的炮声,会给我们带来好运。”二级军士长这样说道。

    “希望那些该死的炮弹不要落在我们的头上,否则,我们的小命就完蛋了。”下士没好气的说道。

    “那些炮弹会打死齐军的。”二级军士长说道。

    “而且,我们是在炮轰完毕之后,就开始发动进攻。我想,我们会顺利的。”二级军士长说道。

    “我们为什么要下马冲过去。我们骑马冲过去,不一样吗?那样更能快速的解决战斗。”下士这个时候问道。

    “不知道,或许前面有障碍。只能让步兵通过之后,才能进行。谁知道。战争总是这样。”二级军士长说道。

    “我们又不是那些当官的。上面是怎么想的,我们怎么能够知道。”二级军士长接着说道。

    “事情总是这样,谁让我们士兵。即便是带给长,也是士兵。是吧,军士长。”下士这个时候没好气的说道。

    “我最起码不用冲在第一线。”二级军士长回答道。

    “这一点都不好笑。”下士这个时候说道。

    而军士长这个时候无奈的耸耸肩。战争开打之前,所有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紧张。他们只能相互说着无聊的话,这样才能缓解压力,但是真正缓解压力的时刻还是战争开打的时候,那个时候,战争才能算是真正的释放压力。

    而在不远处上的制高点上。赵军的炮兵们正在紧张的准备当中。

    “把弹药箱搬到这里来。快点。”一名炮兵军士长指挥道。

    “可是,长官,这不符合战手册。”一名炮手说道。

    “这个时候,得听我的,我们是在急速的发射。”炮兵军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说道。

    “急速发射,知道吗,什么是急速发射,就是短时间的快速发射。”炮兵军士长大声的叫道。

    “等开始发炮的时候,你得来回的去搬运那些弹药。我不想看到你这个傻子活活的跑死。还有,如果炮弹出现任何的丧失,我们那个时候,才叫损失更大,我。要比你这个傻子,更有经验。快点搬运弹药。”军士长大声的对其吼道。

    “是。长官。”炮手立即开始行动起来。

    “军士长。”这个时候,一名上尉走过来叫道。

    “是,长官。”军士长立正说道。

    “控制你的声音。明白吗?”上尉看了一眼军士长后说道。

    “是。长官。”军士长小声的说道。

    “恩。”上尉答道。

    “准备的怎么样了?”这个时候。上尉问道。

    “还需要一点时间。”军士长说道。

    “恩,还有二十分钟,你们尽快。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就要开火了。”这个时候。上尉说道。

    “是。长官。”军士长回答道。

    而在战场上的另外一边。齐军的防御薄弱地带。

    这里是河滩冰块边缘地带,因为这里白天有冰块经过,晚上这里又形成了一道道的冰堆形成的障碍物。齐军在这里设置的防御非常的少。在这里防御的人就更加少了。所以,赵军选择了这里为突破口。他们要把最强悍的骑兵,投入到这个地方。因为,赵军认为,他们绝对不会想到,在最不可能的地方,他们会投入使用骑兵来突击对方。

    但赵军也充分的考虑到了骑兵的突击可能遇到的障碍物。

    “我们首先要使用工兵给骑兵清理出一条通道,如果没有一条通道,骑兵将很难通过。”准将在会议上说道。

    所以,在骑兵的前面是赵军的工兵部队。

    “这块冰块无法清理掉。”一名二等兵小声的对后面的中士说道。

    “那就放弃,绳索标注出来。继续前进。”中士在后面匍匐前进。他们不能惊扰齐军的防御。而齐军因为这块是防御盲区的原因。竟然私自开小差去了。他们根本就没有防备这个地区。

    很快。二等兵和中士继续前进。而后面的赵军工兵则使用绳索划出一条通道来。这条通道将给赵军骑兵指引全新的道路。

    而骑兵部队为了最大限度的不要打扰对方。也对马匹进行了细致上的处理,他们使用把马嘴用树枝捆绑起来。不要让马发出声音,对于马蹄,他们包裹了皮革。这样做可以减少马蹄的声音。部队士兵被告知,他们要牵着马经过一段距离。然后才能发起进攻。这一切准备都是为从齐军边缘阵地突击做好的准备。赵军可谓是有备而来。

    而对面的齐军,虽然上面已经下达了高度的警戒命令,但是士兵开小差的情况依然很严重。在很多前方哨卡的位置上。齐军根本就没有人防守,这些位置,原本是用来警戒赵军发动进攻的,但是,现在,他们没有人,也没有任何的防御可言。

    而在主阵地上。齐军士兵们根本不顾这里是战场,而毫无顾忌的睡觉。这是一个严重的错误,错到了可以把对方的引来消灭自己。

    “预备。”一名炮兵中尉这个时候在赵军炮兵阵地上大声的高喊道。

    而所有的炮手这个时候都在紧张的等待开火。一名炮手手中拿着拉火绳。这个时期的火炮改用了击发的方式点燃炮弹。这种方式要比使用火把的方式强悍的多。最起码,他们不是太害怕受潮的天气。

    “放。”炮兵中尉重重的挥舞下手臂。

    “轰。”一声巨大的炮声传来。

    “嘭。”接着又是另外一门火炮响起。

    “嘭嘭。”又有两门火炮响起来。赵军集结了他们所能够凑齐的所有火炮,总计有十七门火炮,其中大口径火炮就有十门。他们将集中火力轰击对手。

    “嗖嗖。”炮弹呼啸的飞向齐军阵地。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在齐军阵地上响起。

    “轰。”接着又是一声爆炸声传来。

    “炮袭。”一名齐军士兵大声的惊呼道。

    而一些齐军士兵这个时候则什么也不顾的跑出战壕,他们认为自己的阵地已经被攻陷了。他们这个时候没有必要继续留下去的可能了。

    “嘭。”一发炮弹飞来,正好落在几名逃跑的齐军士兵中间。他们被飞溅起来的弹片击中倒地。

    “回来。都回来。跑出去只会死的更快。”这个时候,一名百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

    但他的大声的喊叫根本就不起任何的用,还是有很多士兵不顾一切的逃跑,他们根本就不顾他们军官的喝止。

    “快跑啊。一会儿赵军就要打过来了。”就在军官大声喝止的时候,两名齐军士兵卷缩在一块,其中一名士兵对另外一名士兵这样说道。

    “都不许逃跑,逃跑者,一律格杀勿论。”百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对那那名士兵说道。

    而两名士兵则茫然的点头。

    “不许跑。谁跑,我就开枪了。”百夫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轰。”这个时候一发炮弹射击过来。巨大的爆炸声掩盖了他的声音。士兵在爆炸声当中跑的越来越多。这是士兵的自发行为,这将导致很多士兵不顾一切的逃命,因为整体上已经放弃了抵抗,他们个人抵抗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战争是一种集体的行为。

    “砰砰砰。”齐军百夫长,拿着手中的手枪对着一名逃跑的齐军士兵的后背连开三枪。那名士兵当场被打死。

    “回来。不许逃跑。”百夫长大声的吼道。

    “嗖。”一发炮弹很不合时宜的飞来。“轰。”的一声爆炸。

    更多的士兵跃出了战壕,他们向后方跑去。

    “逃兵。”百夫长大声的骂道。

    此时,赵军阵地上,除了火炮的轰鸣声,和不远处的爆炸声不断的传来之外。战壕里静悄悄的,很多赵军士兵拥挤在战壕当中等待进攻命令。

    而赵军军官们则紧张的看着手表,他们得到的命令是,炮火将攻击十分钟,然后他们将发动进攻。十分钟的炮火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但是他们的后勤补给只能支持这么长时间。如果再长,他们的炮弹真的就要打光了。给予十分钟的轰击,已经算是格外的恩赐了。

    “嗖。”随着最后一发炮弹的飞出,军官手表上的指针已经走了两格。这意味着,轰击已经进行了整整十分钟。

    炮声随即停止。而军官这个时候停止看手中的表。然后挥舞手中的转轮手枪。

    “前进。”军官大声的喊道。

    “杀啊。”赵军士兵们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或者是拿着来复枪,以及挥舞手中的马刀就冲了出去。

    “杀啊。”赵军士兵没有排列成一定的队形接近对手,而是拿着武器就飞了出去,他们不是步兵。步兵有的时候喜欢使用一些队列来缓缓的靠近对手,但那种战术已经被赵军给废除了。因为,这种战术的实用效果并不是很好。士兵缺乏一定的自由度来躲避那些飞来的弹片,而那些弹片往往会对整整一个队形的士兵造成非凡的杀伤力。

    所以,赵军直接给废除掉了。随着带来的则是散兵冲击队形。士兵将按照也给方向,但队形不再做严格要求的散兵队形冲击对手。这种队形的好处就是,士兵将有一定的自由度躲避炮弹,同时,士兵之间拉大了相互之间的距离,密集度减少了很多,这就减少了弹片杀伤的效果。

    “冲啊。”赵军士兵们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齐军阵地杀过去。

    “都进入战位,准备射击。”百夫长手中仅有的人拿着武器等待对方的致命一击。他们已经放弃了撤退,因为,这个时候撤退已经是死路一条。

    而在另外一边。赵军的工兵已经快要清理出一条通道了。他们只是最后遇到了一点麻烦。

    “前面有一道大冰块形成的墙壁,我们需要把他们给弄开。”一名工兵下士爬过来对着一名中尉说道。

    “不,那样实在是太费时了。”中尉这个时候说道。

    “那怎么办?”下士问道。

    “用**,我们要用**炸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快速的清理掉。”中尉这个时候说道。

    “拿**炸吧,我们时间不多了。”这个时候中尉对着下士说道。

    说着一名中士拿着**爬到前面。

    而在工兵的后面,则是焦急等待的骑兵。

    “那些工兵在干什么?”冲击的是一名骑兵中校。他将率领东拼西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1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411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