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我给你补补

推荐阅读:辣手神医田园喜事:找个相公太腹黑极品仙尊混都市权力红人重生之带着全家去修仙妈咪小心,亿万爹地有点坏最强神眼极品对手无悔九二二度惊悚

    “就瞄准那个人。给我打。”中校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他已经看出來了。那名穿着比一般士兵都要精致的甲胄。这说明。这个人是这支部队的最高指挥官。同时。其凶猛的战力。是这支部队的坚强战斗意志的支柱。

    “可是。长官。这个距离。”一名手中举着來复枪的士兵这个时候说道。

    “开枪。别管那么多。打死他。一切战斗就结束了。”这个时候。中校大声的吼道。

    “拿过來。”说着杀红了眼的中校一把抢过了士兵手中的來复枪。

    “嘭。”一声。军官立即瞄准。扣动扳机。这个距离。瞄准沒有任何的意义。

    “啊。”那名千夫长已经觉察到危险。他立即用短剑砍杀一名赵军士兵之后。把自己的身躯躲在那名士兵的背后。

    那名赵军士兵立即中弹。发出一声惨叫。当场。那名士兵身亡。整个要害部位被打烂了。但毕竟是**之身。一些子弹依然穿透了**。进入了千夫长的身体当中。

    “射击。射击。”整个时候。中校已经杀红了眼。他很清楚。只有杀了对手。才能真正意义上的摧毁齐军的战斗意志。

    而他的士兵。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射击。”中校这个时候。立即拔出一名士兵的配枪。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手qiang早已经打光了子弹。

    “砰砰砰。”中校一下子连开三枪。

    “噗。噗。”子弹有两发子弹击中了那名赵军士兵的尸体。而那名齐军千夫长这个时候。依然沒有被击中。他虽然腹部中了几颗弹珠。但是。这依然沒有影响到他继续战斗的状态。

    “该死。”说着。中校立即挥舞手中的马刀直接冲杀过去。而这个时候。千夫长这个时候。也迅速的挥舞短剑朝中校杀來。

    千夫长这个时候也明白。只有砍杀了对方的指挥官。才能让赵军退下去。只有这样他们才能保证自己的阵地。

    “杀啊。”中校迅速挥舞手中的马刀朝千夫长砍杀过去。

    “叮。”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校的马刀挥舞的朝对方砍杀來。马刀的战斗威力主要集中在砍上面。这是一种利用骑兵高度优势砍杀的战动。中校而正是利用自己在马背上的骑兵高度。狠狠的朝千夫长砍杀过來。

    但千夫长却充分的利用手中的短剑的格斗技巧。他仅仅是从侧面的位置。他冲击而上。却巧妙的旋转身子避过了对方的砍杀一击。而后。旋转刀刃。轻轻一弹。就化解了对方的砍杀。这是一种巧劲。这要比赵军骑兵的那种凶猛砍杀效果要好的多。

    “哒哒。”赵军中校骑着马快速的就飞过去。而这个时候。千夫长也因为动已经用老而无法击杀对方。剑的功效主要在于刺杀。尽管齐剑做的比较宽厚。主要是用來砍杀的。但是。这种短柄兵器。在刺杀的效果当中是最好的。所以。一般剑客使用的时候。更多的使用是刺。而非砍。砍是对一种兵器的硬性损伤。

    而赵军就不一样了。他们更多的使用的是砍杀。他们的武器材质就不一样。他们使用的是锻造钢。秦国制造的优质锻造钢。普通赵军士兵的马刀更多的使用是普通钢铁进行热轧反复锻造而成。而军官的刀。则加入了微量元素锰。这是得军官的马刀强度更高。更加锋利。在锻造的钢铁当中。不仅加入了微量元素锰。同时。秦国工程师们还在采用了成本更高的冷轧技术。这是使用一整块冷轧锰合金钢板锻造而成。这种钢。在密度。以及纹理细密程度上有高于普通钢材百分之六的硬度。

    在拥有如此锋利的武器之后。赵军骑兵的砍杀技巧是非常卓越的他们依赖的就是这样的战术。

    “该死的。呸。”中校见自己的第一回合当中沒有利用自己高度上的优势砍杀对方。便有些气恼。

    “呼呼。”而千夫长这个时候。深深的呼吸着。他对刚才赵军骑兵的疯狂冲杀心中感到一丝丝的担忧。对方的砍杀技巧是非常成熟的。而且很有力度。如果不是自己经验丰富巧妙的躲开对方的一击。那么。普通士兵。早早的就被其砍掉脑袋了。

    刚才的那一击。赵军用的非常的狠。其力度如果直接砍下來的话。估计手中的短剑也就要被其砍断了。

    “杀啊。”想到这里。千夫长决定应给立即发动攻势。迅速的接近对方。特别是马匹上掉头不方便的缘故。

    “找死。”中校这个时候迅速调转马头。同时扭转身子。挥舞手中的马刀。仓皇的格挡对手的凶猛一击。

    “叮。”接着又是一声。

    中校迅速的挥舞手中的马刀挡住了对方的一刺。但是。千夫长这个时候又迅速的旋转身子转到了中校的侧翼。

    “噗。”千夫长手中的短剑狠狠的刺在了中校的大腿上。

    “呀。”吃疼的中校。死死的咬住压根。然后拼命的挥舞手中的马刀。

    “我要杀了你。”中校大声的怒吼道。很可惜。这个时候。千夫长这时候已经躲避开來。他知道。他这一招将对方彻底的激怒了。

    “我们是不是上前帮一下忙。”这个时候。一名中士问道一名中尉。

    “不。”中尉摇摇头。

    “我们还是原地待着。否则。我们会帮了倒忙的。”中尉说道。

    赵军骑兵只能看着自己的长官大腿受伤。

    “我会杀了你。”这个时候。中校打马上前。他怒火中烧。

    “杀。”中校骑着马。迅速的接近对方。

    “叮。叮。叮。”中校连续挥舞手中的马刀。连续三招砍的千夫长只有招架之力。

    “叮。”又是一声金属的撞击声。

    “嗤嗤。”接着就是金属之间的尖锐的摩擦声。中校利用手中的马刀以及高度。力度上的优势。占据高度更能发挥力度的优势。中校死死的压住了对方的反击。

    “啊。”千夫长拼劲全力抵挡对方的狠狠一击。

    “去。”千夫长知道这样顶下去。根本就无法顶住对方这样一击。于是。立即用力顶开。然后趁机溜走。

    “杀。”就在这个时候。赵军中校立即被弹开的一瞬间。立即又挥舞手中的马刀迅速的砍杀下去。赵军的战术很简单。就是凶狠的砍杀。虽然这种战术带有一定的蛮力。但是。却非常的有效。而且。在这种直接碰撞下。很少有人能够直接抵挡住。

    “噗。”中校手中马刀直接砍掉了千夫长的左臂。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噗。”整齐的切口立即喷射出一道血雾。

    “哈哈哈。”这个时候。中校终于露出了一道得意的笑容。

    “啊。”千夫长这个时候迅速的脱离开來。他忍着剧痛看着喷射而出的血雾。而一旁的士兵们都躲避开來。这样的恶斗。让士兵们感到恐惧。

    “杀啊。”这个时候赵军骑兵中校又立即砍杀过來。

    而千夫长这个时候。沒有任何躲闪。这个时候显得那么的平静。而周围的齐军士兵看到这样的情况。他们都惊呼道。

    “快躲开了。将军。”士兵们惊呼道。

    “杀啊。”在马匹的高速冲击下。赵军中校挥舞马刀砍杀过來。马刀高高举起。只要一瞬间。千夫长的脑袋

    就会被劈成两半。

    “去死吧。”也就是一瞬间。齐军千夫长迅速的把手中的短剑直接投掷出去。

    “噗。”短剑直接插进了猝不及防的中校的心脏位置。高高举起的马刀。直接把心脏位置暴露给了千夫长。千夫长也就抓住了这个时机。他要的正是这个时机。

    “噗。”接着又是一声金属砍断**的声音。

    “哗啦。”一阵液体瞬间崩溃的声音。

    千夫长在用短剑刺中赵军中校的同时。对方的马刀也纷纷的落下來。千夫长瞬间被从高处落下來的马刀直接砍成了两半。

    “啊。”也就是一瞬间。这场惊人的惊变。让双方所有的士兵都惊呆了。他们被这样激烈的战斗所折服。同时被双方战斗指挥官的惊人的战斗意志所感染。

    “杀啊。”双方士兵的指挥官的阵亡沒有带來战斗的结束。相反带來的是。异常更加激烈。残酷的战斗。

    战斗从黑夜打到了中午。整个阵地上。到处是尸体。整个阵地上空荡荡的。好像所有人都被打死了一样。

    “死一样的寂静。”准将战后视察战场之后说道。

    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赵军重新夺回了他们失去的桥头堡。也就是在赵军刚刚夺回桥头堡的第二天。凌汛终于结束了。但是。对齐军來说。那就是灾难。因为他们在之前的一天丢失了他们的桥头堡阵地。

    而在不远处的齐军士兵只能绝望的看着河水。他们和自己的家乡。现在就隔着一条河。这条河让他们难以回家。

    对于回家的问題。只有赵军和齐军双方关心。齐军关心能否回家。而赵军关心的是。他们能不能不让齐军回家。要让他们彻底的留在这里。

    对于回家这个问題。现在沒有多少人关心。而在其他国家。他们关心的则是另外一个问題。

    “王上。秦国的电报。已经破译出來了。”张良秘密的会见了韩淑。他刚刚从情报处那里得到了秦王特使发出的电报。这份电报的内容经过一段时间的破译。才最终破译出來。内容一出來。张良快速的过目之后。便拿了给韩淑过目。

    “哦。”韩淑有些心不在焉的说道。她这几日。消瘦了很多。干什么也沒有任何的精神。

    “王上。”张良有些担忧的说道。

    “哦。我知道了。”韩淑直接说道。而张良则有些惊讶。因为。韩淑口中说的是“我。”而非“寡人。”而韩淑内心想的是。以后和尚文见面将不再以寡人來称谓自己。她要称之我。

    以这样來拉近和尚文的距离。

    “王上。这。”张良有些激动的说道。

    “哦。什么。”韩淑恍然觉得在干什么。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张良。然后才问道。

    “丞相。有什么事情吗。”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而张良被韩淑这种茫然的态度给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上。最近是否欠安。”张良问道。

    “哦。这个。我······寡人沒事。”韩淑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立即改口道。

    “那。”张良有些担忧的问道。

    “对了。丞相。寡人。想最近去秦国一趟。丞相意下如何啊。”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这”。张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就这样了。”韩淑立即说道。

    “寡人最近就要动身了。韩国的事情。还有劳丞相了。”韩淑已经做出了决定。她心中这个时候早早的就飞到了秦国那里。她恨不得现在立即就到秦国。她想问问尚文。问问尚文对自己的看法。对自己是否有意。对这桩婚事。她还能做什么。如果可以。最好不要结婚。她愿意嫁个他。韩淑这几日一直在想这个问題。以至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都不知道。她的生活完全给颠倒了。

    沒有白天。沒有黑夜。韩淑都沉浸在对尚文的一种痴迷当中。

    张良对此。只能唉声叹气。直摇头。情。这世间。最难说的清。道得明的事情。张良心中如此想到。

    而在秦国咸阳宫内。秦王正在召集一次紧急的会议。尚文为丞相有理由参与进來。但却沒有任何权力來干涉这件事情。

    尚文被特殊的安排在了轮椅。他可以不行任何的礼节。这是秦王对他的特殊待遇。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他的腿这个时候。依然沒有好。尽管。嬴玉每天都看着他。而且。嬴玉变着发的哄着尚文喝各种各样的骨头汤。她说。这对尚文的骨头恢复有很大的好处。而尚文对肉制品已经非常的敏感。无论嬴玉以什么样的名义。尚文都拒绝。而且。每次都以工为理由直接拒绝。

    也不知道嬴玉最近怎么了。嬴玉竟然一改以往那种强悍的风。变得很像一个小女生。这让尚文有些不习惯。但尚文却利用这一点。成功的以工为理由。逃掉了他最不想喝的骨头汤。那种肉制品的腥味。让他感到非常的不爽。不过。现在他正好有理由。來推脱那难喝的骨头汤。

    “寡人这次來。是为了共和国的协约而來。”秦王这个时候说道。而尚文则静静的坐在轮椅上听着这一切发生。

    “哦。天啊。”尚文小声的自言自语道。对于这个结果。尚文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虽然他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是。他还是要面对这个现实。

    “接下來。秦国要以此事件为开始。干预到六国当中。从中路打破关东六国的局面。”秦王这个时候时候。而尚文则皱着眉头说道。

    原本尚文还想支持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他只想的是反对。因为只有反对才能将秦国目前的局面保持下去。对于其他的事情。尚文考虑的并不是很多。因为这个时候。出现一个共和国是一个意外。但是。这个共和国把秦国拖进去。那就不是一个意外了。如果说。当年的**战争当中。英国是因为财政问題。最后不得不让美国**的话。那么法国人的介入也是有一定的原因。但。时间拉长最后。法国人最后会得到什么。

    “仅仅是一个**的美国吗。”尚文这个时候摇摇头。这段历史他知道的太清楚了。美国**战争之后。法国随后就爆发了大革命。其结果同样是财政问題。考虑到自己的财政问題。尚文在这件事情上。是坚持反对的。

    尚文的自言自语并沒有引起秦王的注意。相反。秦王正在计划他的行动。

    秦国将再次发行新的债券。这次债券票面期限为两年。因为五年的话。投资的热情并不是很高涨。市场五年期的国债表现冷淡。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之后。那些经济机构得出大的结论是。债券的期限过长导致的。

    然后。秦王想到了发行两年国债。秦王还饶有兴趣的让冯去疾來介绍一下发行国债的事情。

    而尚文却只能坐在轮椅上听着。他只能听着。对于这件事情。他干涉的并不是太多。他忙于税收问題。而对于国债。他无可奈何。这是秦王的意思。

    绝非他的本意。他的本意是。不再发行任何的国债。那样的话。会吸干市场上仅有的一点资金流动性。这是尚文看书突然想到的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很有可能导致秦国未來一次股市大崩盘。尚文只能不住的摇头。

    “丞相为何摇头。”这个时候。秦王注意到了尚文的表现。

    “王上。这债券。最好还是不要发行的好。”尚文有些无可奈何的说道。

    “为何。”秦王问道。

    “市场上的资金流动性已经趋近。如今。再发行债券。整个市场的资金就会被吸干。沒有任何的

    资金可言。到时候。”尚文不住的摇摇头。

    “寡人仅仅是发行债券。这个和什么市场资金流动有什么关系。”秦王这个时候问道。

    而尚文很想解释其中的道理。但是他也是一个半吊子的经济学家。他对此还是一头的雾水。

    “这。”尚文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无法解释这个问題。更糟糕的是。尚文脑袋中一个词汇都沒有。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汇來表示。他的脑袋太空白了。空白的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尚文只能无奈的伸出自己的一双手。然后耸耸肩。笑着说道。

    “这个。我好想。无法解释这个问題。”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哈哈哈。”而秦王对此哈哈哈大笑。而尚文此时也觉得非常的尴尬。因为。他反对。但说不出反对的理由。尚文实在是无法继续下去了。

    随后的会议。尚文为了避免尴尬。只能静静的坐在一旁听。秦王则和大臣们商议着发行债券。已经随后展开的干预。尚文只能通过听的方式。尚文忽然觉得。政治有的时候也是那么的无聊。如果自己什么也不做的话。那样的话。事情变得有多么的糟糕。最起码。心情是不一样。

    好在。会议进行的时间不是很长。发行债券。已经相关的行动已经被秦王布置好了。接下來就是按照这位战略家实行就可以了。

    而尚文也随即离开。

    “丞相。我们回去吗。”尚文自己推着轮椅走出大殿。他的助理已经迅速的上前了。

    “哦。”尚文有些心情低落。

    “我们还能去哪。”尚文嘴上说道。

    “什么丞相。”这个时候。一旁的助理问道。

    “哦。沒有什么。”尚文心情低落的回答道。

    “我们走吧。”尚文吩咐道。

    “哈哈哈。终于让我找见你了。”这个时候。嬴玉的声音一下子传到了尚文的耳朵当中。尚文警觉的听到了这熟悉的在不能熟悉的声音了。

    “尚文。我给你煮了一锅骨头汤。我给你补补。”这个时候。嬴玉立即冲了过來。一把推开助理。尚文则紧张的看着这个冲过的女魔头了。

    “不。不。谢谢了。我沒有事情。他自己就愈合了。”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什么沒事。”这个时候嬴玉大声的惊呼道。

    “真的沒事。”尚文再次强调道。

    “怎么能沒事。医生说了。你太疲劳了。而且。你的骨头太松了。好像医生是这么说的。说你营养跟不上。”嬴玉这个时候立即说道。

    “主要是你不吃肉。所以。你得吃肉。我知道你不爱喝肉汤。特别是那些腥味。我已经围了做了最好的汤喝了。來吧。跟我去喝汤。”说着嬴玉就推着尚文离开了大殿。

    “这。这真不用了。我还有事情要办。”尚文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但是。嬴玉却已经推着尚文离开了。尚文面对嬴玉的强悍的风。只能接受。嬴玉是铁了心要把尚文推到自己的地方去了。这个机会正好。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1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411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