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5难道不欢迎吗?

推荐阅读: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无敌气运至尊归元官涯无悔绝世巫医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都市修魔强少神侠之龙争虎斗无限世界旅行者正牌辅助装置

    “你怎么摇头啊?”嬴玉这个时候问道。

    “你是不是为了哄我,才说我的好的。”嬴玉这个时候一副着急的脸色问道尚文。

    “哦。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尚文这个时候摆手说道。

    “我的意思是,你的·····”。尚文这个时候想要解释。

    “你肯定是这样。”嬴玉这个时候说道。

    “肯定说我的汤,不好喝。我不需要你这样。虚伪。”嬴玉好像恼怒的说道。

    “我·····气死我了。”说着,嬴玉转头就走了。

    不过,嬴玉刚刚走了没有多少步。又返回来了。

    然后嬴玉下子拿起汤罐。又要高高的举起。

    “啊。哎哎。别摔了啊。”尚文看到嬴玉把汤罐高高的举起来。以为这是要把自己的亲自熬着的汤给摔了。

    “摔?”嬴玉这个时候高声的说道。

    “摔了可惜。我,我给我父王喝。”说着,嬴玉就把汤放下来。然后转身离开。

    不过,没有走两步,嬴玉又返回来。

    “我好心给你喝汤,结果,你这样。”嬴玉这个时候说道。

    “这是你的代价。”说着,嬴玉一脚踢在了尚文右腿上了。嬴玉这个时候穿着的可是高跟的长筒皮靴。

    金属尖一下子踢在了尚文的小腿上。

    “啊。”尚文发出一声惨叫。

    “白眼狼。哼。”嬴玉这个时候,对这尚文说道。随后,便转身离开,这次,嬴玉没有返回来。

    “啊”。而尚文这个时候一边揉着自己的痛处,一边心里的不平的摇头。

    “女人的心。真是难懂。刚刚还是一片晴空万里,现在,却突然变成了阴雨天。这阴雨天还是疾风暴雨。犹如飓风一样。这变天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尚文心里想到。

    尚文这个时候只能摇头。然后缓缓的转动自己的轮椅离开这里。

    “哎哎哎。我父王在不在里面啊。”这个时候,嬴玉手中捧着汤罐站在大殿外问道一名侍女。

    “回公主。王上正在商议大事,任何人不得入内。”那名侍女小心的说道。

    “哦。这样啊。”嬴玉这个时候,拿着汤罐说道。

    “那我进去看看。”说着嬴玉一把就绕过了那名侍女,然后就跑进去了。而那名是侍女还没有缓过神来。

    “公主。公主。”侍女这个时候才从后面紧跟上来。

    而嬴玉这个时候已经进入了大殿。早早的就消失了。

    而尚文摇头头刚刚走出咸阳宫。就被一名王宫通讯给拦住了。

    “丞相,有你一份加急电报。”王宫通讯,通常是有王宫内的侍从们来担任。他们主要负责收发电报,电话。并且按照最新,以及紧急程度进行派发。

    “加急电报。”尚文这个时候接过电报看起来。

    “速来火车站接我。十点十分。”电报只有这几个字。尚文有些搞糊涂了。他要接谁。尚文自己也不知道,谁会要求来接人。尚文实在是想不出这样的人来。

    不过,尚文很快就查看了一下电报的来源地。韩国,新郑。

    “难道是·····”。尚文这个时候想到了一个人。

    接着尚文看了一下电报。日期是今天的。而非等待了一段时间。

    “对了。新郑的火车到咸阳的一般几点到啊?”尚文这个时候问道一旁的王宫通讯。而王宫通讯这个时候茫然的摇摇头。

    “哦。算了。”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尚文接着看了一下手表。九点四十五分。

    “我们去一趟火车站吧。”尚文这个时候对着司机说道。

    “好的,丞相。”这个时候司机对尚文说道。

    很快。汽车就离开了王宫。朝火车站的方向进发。尚文在汽车上正在细细的琢磨着,能够来火车站迎接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尚文心里有底。他需要的是证明自己的判断。这是一种好奇心。好奇心驱使着尚文去应征自己的看法。

    而在火车站台上。一列火车正在缓缓的进站。

    “从新郑方向开来的第107列车正在进站。请站台上的行客自觉的退到白线之外。”这个时候广播当中传来了这样的提醒声音。

    秦国的列车以数字开头来表示方向。比如,数字“1”就是开往咸阳方向。数字“2”则是纵列方向上的火车。数字“3”。则是竖列方向上的火车。这样,秦国的火车体系就初步的建立起来。不过,相比之下,秦国的火车设置还是相对的简单。简单的好处就是操简便。并且易于排序。不过,这个时候的火车相对的不是太稳定。特别是夜间火车。主要受到了军事调用的影响。如果遇到了军事调运密集的时候。火车很有可能取消。而火车运输公司往往会承受很大的损失。对此。军方往往要赔偿一定数额的费用。这除了这些之外。再就是铁锭等原材料的运输问题。这些原材料问题一直困扰着秦国的铁路运输。秦国是一个陆地国家,这也就决定了秦国的大部分的运输依靠的是铁路,而非其他运输方式,走水运无法满足其需求。主要是原料产地产量十分有限。这些产地均在其他国家,他们依靠的依然是手工方式。而秦国则采用机械用。同时,使用大量的奴隶,以及使用各种爆破手段。这就导致,秦国产量远远高于其他国家的原材料产量。从而从侧面加剧了秦国的交通运输压力。秦国交通部对此非常的担忧。因为,铁路的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饱和。如果加上军事调用。很有可能让本来就饱和的铁路运输进入一种瘫痪的状态。

    “这个点。应该是这趟火车吧。”尚文站在站台上等待。而周围的人则匆忙的等待着什么。不过,在尚文的后面,一个敏感的记者则注意到了尚文。

    “丞相。来火车站干什么?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人?”记者这个时候疑惑的自言自语道。

    “我得看看。”说着记者就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查看情况。

    “呼呼。”这个时候火车缓缓的停下来。

    “噗嗤。”热气从火车头喷来。而列车这个时候缓缓的打开门。人们着急的从列车走出来。

    “小心。丞相。”一旁的司机,兼任护卫提醒尚文。

    “谢谢。”尚文这个时候谢过对方的好意。

    “我看看,我们的人。到底在哪?”尚文这个时候自言自语的说道。他这个时候,正伸长自己的脖子。查看周围下来的人群。

    “丞相,现在人多,我们暂时避一避。好吗?”护卫这个时候建议道。

    “这个。”尚文有些犹豫。

    “好吧。”我们就在不远的地方等待一下。”尚文这个时候虽然不情愿。但还是同意了。毕竟,这是护卫的职责,处于安全考虑,尚文也应该尊重一下对方的职业特性。

    “我们从那边走吧。那边人少一点。”这个时候。护卫建议道。

    “恩。可以。”尚文点头答应。

    然后,在护卫的保护下,尚文开始朝那边进发。

    不过就在尚文刚刚走到那边的时候。那边列车的车厢门打开了。

    一名和护卫同样健硕的男子走下火车。而这个时候护卫紧张的保护在尚文面前。而尚文则是好奇,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危险。相反,觉得。这列车厢有些特别,至于那个地方特别。尚文没法说清楚。

    “嗨!秦国的丞相。”就在尚文好奇的看着这列火车上时候。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列车上穿过来。

    而尚文则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看过去。

    在不远处的火车车厢口。列车上缓缓的走下一个穿着黑色长裙。肩膀上披着一件丝绸做的披风。做工非常的考究。尚文知道这种东西。因为,嬴玉有一件。只穿过一次,因为不实用,主要嬴玉有严重的多动症。她不太喜欢静下来的感觉。

    那个女人缓缓的走下火车,尚文无法看清对方的脸。因为对方戴着一种中等的沿帽。帽子的上的黑色面纱将对方的面部弄得很模糊。不过尚文还是根据自己的印象,认出了就是,韩淑。韩国女王。

    “哦。我的天啊。”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呵呵。”这个时候,韩淑发出微微的小声。显然,是被尚文的一声惊叹给弄笑了。一个女人。往往会被对方的惊讶弄得微笑连连。美貌的女人永远是这样。

    “丞相?”这个时候,护卫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用担心。是一个重要人物。”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说着尚文主动走上前去打招呼。

    “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来的?”尚文这个时候问道。

    “就这样来的。”韩淑笑着回答道。

    “哦。不不。我的意思是?”尚文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问。

    “我想我的意思是,你是女王。”尚文这个时候解释道。

    “女王也是人。也是有个人自由的。”韩淑这样回答道。

    “难道。丞相不能以私人的身份来欢迎我来秦国吗?而且,还在这个地方?难道不欢迎吗?”韩淑主动反问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1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412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