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0抓刺客

推荐阅读:镇世武神青梅小甜心:腹黑竹马宠心尖都市小世界史上最难攻略的女BOSS未来武道修练网出闺阁记都市最强仙尊超越维度的主宰者抗战海军连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臣当前认为,秦国需要建立政党制度。.: 。通过政党选举来为下一届秦国丞相的选举进行做铺垫。”尚文坐在轮椅上说道。

    而秦王则坐在沙发上看着尚文的那份报告。

    “丞相的为何提出这份政党报告啊?”秦王问道。

    “臣认为,当前秦国需要这样的制度。同时,臣的任期已经过了一半。而秦国却还没有一个完善的选举制度。臣之所以能够当选丞相,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秦国当时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制度。但秦国经过了一段发展。需要一个制度来完善。最好形成一个法律文案规定下来。”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恩。”秦王只是恩了一声。

    “那么丞相对于下一届的选举还参加吗?”秦王这个时候问道另外一个问题。

    而尚文没有做回答。只是摇摇头。

    “哦。”秦王感到意外,他看到尚文摇头,他理解尚文想要放弃丞相选举。

    “丞相难道不愿意再担任秦国的丞相吗?”秦王立即问道。

    “哦。”尚文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秦王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

    “哦不不不。”尚文这个时候立即否定道。

    “臣,只是不知道。”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臣担任丞相一职一来。”尚文回忆自己的丞相生涯。

    “秦国虽然变化也大。这些都超出了臣自己的范围,但。这些和臣想的还是有出入。这些出入让臣感到倍感焦虑。”尚文低头说道。

    “臣,有些疲劳。但却又不甘心。不知是退,还是进。”尚文这个时候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秦国的事情,难住丞相了?”秦王这个时候问道。

    “恩。”尚文这个时候点点头。

    “呵呵呵。”秦王这个时候只是笑了笑。

    “丞相真乃‘性’情中人也。”秦王这个笑着说道。

    而尚文却丝毫笑不出来。

    “丞相说说这报告的事情吧!”秦王这个时候说道。

    “是。”尚文点头说道。

    实际上对于尚文寻求连任。尚文不是没有想过。他想过,但认为,寻求连任实在是太累了。很多秦国的事务已经超出了尚文的控制范围。尚文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管理秦国的事务了。尚文的一些想法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和秦国还能契合。但是,在一些领域还是未能实现了。比如,自由平等方面,以及积极主动的航海。再有就是秦国采取外‘交’方式进行统一。最好通过经济兼并的方式进行统一。但这些有显著的效果,但没有实际的收获。这些都让尚文很沮丧。还有就是司法方面的改革。现在。律师得到了默认。但在司法程序上,律师依然是无法得承认的。

    律师只不过是大多参与到了企业的司法合同条文方面的事务当中。在普通民众司法纠纷当中。委托律师的事务还不是很普遍。

    同时,秦国的司法体系和政治体系还纠结在一块,未能及时的进行剥离出去。这一点让尚文非常的担心。尚文几次要求秦王允许自己把司法体系独立出去。但秦王却未能同意。这些都让尚文感到非常的担心。因为,接下来的改革将触底秦国的深层次改革问题。而且,秦国的经济也在进行转型当中。这是一个巨大的十字路口。尚文正好站在这个关键‘性’的十字路口上。尚文的‘迷’茫就是因为秦国的选择‘性’太多。而前面的改革让尚文越来越感到没有信心。

    “秦国现在经济发展。同时,我的任期的已经走了大约快四分之三的程度上了。”尚文说道。秦国的选举在十一月。也就是说在秦国过完年后的一个月。而现在,月份已经悄然进入了四月下旬。距离尚文这一年的任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经济发展?”秦王不明白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尚文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语言组织很有问题。

    “对。秦国的经济发展。秦国现在发展延伸出了各行各业的人员。秦国的经济,特别是赋税为主的财政收入大多出来自这些行业,比如,秦国的工业制造,还有商业贸易,以及银行业收入,此外还有数不清的各种金融服务行业。”尚文说道。

    “秦国如果想要把自己的经济‘弄’好的话。这些行业的利益就不得不考虑。这就需要,我们再接下来的选举当中,充分的考虑他们的意思。”尚文说道。

    “公开选举就是要综合各方面的利益。把秦国的利益摆在台面上来。让秦国人自己选举出符合他们要求的丞相来。”尚文解释道。

    “恩。”秦王点头表示认可尚文的想法。尚文的这种想法让秦王的思路打开。在之前的选举。秦王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只想到的是,用一股力量来制衡丞相的力量过分的庞大。现在看来。丞相的权力已经限制住了。最起码在选举之前就已经限制住了。

    如果想要上台的话。就要做出一些改革,而这些改革都需要符合各方的利益。这就在选举之前,把一个人的政治纲领提出来。让人们选择。

    “那么政党是这么一回事?”秦王这个时候问道。

    “政党。其实就是,为了选举的时候方便起来。”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各个行业,以及地域上的不同。”尚文这个时候比划道。

    秦国的地域现在非常的宽阔,从辽东长白山附近到秦国最西端的山脉附近。最远的地方就是天上最西段。在广袤的秦国领土上。到处都是西迁的中原人。秦国一直在吸引六国移民,虽然六国的民众比之前人数减少了很多。大部分人口受到韩国经济发展的影响。停留在韩国,他们将在那里寻求发展的机会。

    “各方的意见也就不同。”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现在秦国的国土相当的广袤。现在制定一个政策,很有可能影响到的不只是秦国关中一个地区,还有更加遥远的西域,以及北方各个地方。秦国需要平衡各方的利益需求。”尚文说道。

    “不仅仅是空间上的需求,此外还有各个行业的需求。要知道,秦国的行业发展的很多。如果仅仅依靠单一一种行业,比如之前的农业,秦国的国策将出现很大的偏重效应。”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秦王这个时候默默的点头。秦国的大学学者们对秦国的历史进行了较为细致的研究。他们通过一些历史数据的比较。得出了一个他们自己的看法。这种看法只是表达他们的一种看法。

    这些学者把他们的看法写成一本出进行了出版。

    秦国的书籍大部分来自大学学者以及学生。还有一些名人传记等等。人人都可以出书,但秦国这样的书籍比较多。人们总喜欢研究一些什么。然后表达一些自己的看法。

    这是一件好事。尚文特别规定,对于书籍言论纳入了新闻言论自由当中。这样一来。秦国的书籍言论自由达到了放松的地步。书籍和报纸,杂志一样,可以发表文章指责政fu的失职以及失策。但政fu却这些指责不能做出禁止的举动。这样就刺‘激’了秦国学者对历史进行了一些比较怪异的研究。

    这些学者研究发现,秦国之前的政策偏重于农业,导致秦国的农业发展异常的发达。在商业方面,虽然秦国不是太限制商业活动。但是,在商业方面的发展力度,的确不如六国。这一点,秦国的赋税贡献就可以看出来。之前的赋税贡献率当中。农业占据了秦国税收收入的百分之八十二还要多。基本上,一个农业就相当于秦国的整个财政收入了。

    而相比今天而言,秦国的商业贸易,工业加工,以及金融服务等。这些的贡献率只占据很小部分。

    这些都是用现在的词汇来描述,实际的情况是,秦国的商业赋税和手工业生产。以及铸币加工等方面。贡献率较低。

    这就导致秦国的国策有些失衡。虽然没有看出有多大的问题。但学者还是认为,秦国这样做依然存在单一发展的可能。

    虽然这本书并没有说出什么大的治国道理来。但秦王看过之后。认可了这种看法。和秦国现在的赋税结构相比。秦国之前的赋税结构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如果依靠单一的农业提供财政赋税收入,那么农业一旦出现问题,整个秦国国力就会迅速的受损。

    同时,秦国的发展比较单一,为了提高赋税,秦国就必须进行国土扩张。因为,秦国要简单的复制这种发展方式。这就是为什么秦国要不停的东扩的原因。秦国的农业需求提供了巨大的战争理由。

    但这种方式发展过于单一,而且,秦国要想维持巨大的开支,就必须拥有一个庞大的农业基础,而且这种基础非常的单一。如果这样发展的话,秦国很有可能为遭遇他的第一次经济危机。

    而历史上可以把秦国灭亡看成秦国遭遇的一次重大经济危机,可惜秦国没有渡过那次危机。并且从这次危机‘诱’发了秦国的彻底的灭亡。

    秦国把过于单一的经济主体全力放在了农业上。而农业的生产需要一个周期。而其他产业因为农业的发展导致秦国其他产业提供的赋税很有限。而秦国这个时候过度的开销压垮了整个农业。于是一个恶‘性’循环出现了。

    秦国开销越大。就越压农业,而单一的农业发展无法支撑,其他产业无法提供其他的赋税,于是,秦国的开销越大,而越得不到满足,最后,整个国家的经济出现了很大的危机。如果产业过多的话,秦国的选择权就会很大。

    而且,秦国的单一农业没有很大的保险‘性’,同时,还无法提供其他的产业服务。长期单一的发展就会过渡的压制这一产业的发展。中国两千年的封建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农业发展历史。无论中国的古代伟人如何的改革,他们都没有走出这个农业的怪圈。相反。他们反复的发展,最后困死在这个农业圈子当中。他们过渡的依赖农业,导致他们困死在农业圈子当中,无法走出思路。原因是,其他的产业发展仅仅是围绕农业展开,他们无法在关键的时刻有突破的发展。

    思路上的无法突破。就导致整个历史在这个怪圈子当中绕来绕去。最终无法解决。同时,也导致农业最后的落后。即便是现在,相比而言的落后生产方式依然还存在。和两千年相比,没有多少太大的改变。

    这其实,就是秦国单一经济发展带来的后果。秦国的改革力度相比而言是最大的,而后期的改革无疑都建立在秦国的制度之上,最后导致的结果是,秦国的单一发展模式,依然没有得到充分的改革。

    幸运的是,尚文成功的改革了这种发展模式。而秦王在面对秦国超乎寻常的发展之后,也开始意识到了这一点,对于这一点,秦王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所以,秦国各个行业也需要表达他们的利益需求。这些需求反应在政策制定,以及赋税改革上面来。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将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比如,银行也就需要他们出现一个政治代表来表达他们的政治要求,比如,他们要求发行很多的纸币来缓解银行资金不足的情况,还有就是工业代表,他们需要更多的原材料。熟练的工人。工人也需要他们在加班的时候。能够提供给他们更多的工资。”尚文示意道。

    而秦王只是默默的听着。

    “就如同上次的咸阳宫‘门’外发生的事情一样。银行家们擅自表达他们的政治见解,结果他们都被抓起来。如果他们有一个能够表达他们诉求的地方,我想,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而秦国现在的政治可以吸收更多不同的政治需求。然后产生更加贴近实际的政治满足。”尚文说道。

    “那么政党就是为这些而诞生的。”秦王这个时候说道。

    “对。商业出现了大量的组织,那么政治上也需要这样的政治组织来表达他们的诉求。同时,政党组织的竞选,将有力的推动秦国的政治台面化。”尚文说道。

    “文臣们愿意把自己的建议相同的人结合在一块。因为他们相互信任,对于不同见解的人,他们会自然而然的排斥,这样一来,他们就会在明,在暗进行争斗。这样的争斗对于秦国来说并不是好事,很多事情本来没有多少可以解决的事情,结果在这样的帮派当中消耗掉了。”尚文说道。

    “既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如把他们摆明在明处,让所有人看见。这样,他们就不能轻举妄动。”尚文说道。

    “同时,他们要想实现他们的政治抱负,就得竞选丞相。进而才能组成内阁。他们的政治诉求才能得以实现。”尚文说到。

    “如果民众不买他们的账。那么他们就不可能竞选出他们的丞相。接着他们的内阁就无法成立。然后是,他们的政治抱负。这些都不可能实现。”尚文这个时候说到。

    “那样的话,我们秦国的丞相选择就有了较高的要求。他们要自我约束,同时要有很强的处理事务的能力。秦国的丞相人员必然不会太差。”尚文说到。

    “竞争会产生效益。我们的丞相应该来自这样的途径。”尚文说到。

    “恩。”秦王点头。

    “丞相说的言之有理。”秦王直接说到。

    “那么秦国可以考虑组建政党。不过政党需要在四年之后才能有所表现。那样的话,是不是等的有些太长了。”秦王这个时候说到。

    “不不不。不用太长,秦国的政党出现之后。他们可以竞选秦国的征税大会,他们可以在征税大会上表达他们的诉求。政fu现在要听取征税大会的意见。”尚文说到。

    “恩。那么秦国可以试着组建一些政党。”秦王这个时候允许到。

    “恩。谢谢王上。”尚文显得很平静的说到。

    “对了。王上。臣还有一件事情要说明一下。”尚文这个时候说到。

    “哦。什么事情?”秦王这个时候问道。

    “臣认为,应该取消,关于墨家的追捕。”尚文这个时候挥舞手臂,有些不自然的说到。他很清楚,秦王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多么的坚决。尚文知道对于这件事情,他能让秦王改变主意的希望非常的渺茫。

    “不能取消。”果然。尚文刚刚说完,秦王就立即决定掉。

    “这件事情丞相还是不要过问了。”秦王这个时候说到。

    “王上,我认为。墨家·····。”尚文的话还没有说完。窗外就传来了大声的喊叫。

    “有刺客。抓刺客啊。”这个时候声音不停的传来。

    “嗖。”秦王听见刺客的声音之后。便立即起身拔出了身后的青铜长剑。虽然秦国的冶铁以及钢铁锻造方面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六国。佩剑开始被配枪所取代,但剑的象征意义依然很大。特别是一把青铜古剑。这种意义让复古风浓重起来。尚文则什么也不佩戴。这和其他的文官有很大的区别。

    尚文虽然能够制造武器,但他并不喜欢佩戴武器。

    “抓刺客。”窗外的声音大声的叫道。

    “王上。末将能否进入。”一名中尉在大殿外喊道。

    “进来。”秦王大声的喊道。

    “哗啦啦。”一阵响动。一队士兵走了进来。保护秦王。而尚文则不自然的看着这些士兵。

    “什么人,胆敢擅闯秦宫?”秦王大声的问道。

    “回王上。”那名中尉这个时候说到。

    “是。墨家的人。”中尉这个时候说到。

    “哦。”秦王惊讶的哦了一声。显然他没有想到。墨家的人竟然能够进入到这个地步来。

    “王上,末将看到一个白衣和一个黑衣的人正在大殿屋顶之上。末将随机大声呵斥,他们这才悄然的离开。他们的动实在是太快了。墨家不能开枪‘射’击。”中尉这个时候报告到。

    秦王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而尚文听到这里。心里一下子凉了很多。他知道。他的想法完蛋了。秦王肯定不会同意自己的看法了。

    “丞相可有看法?”这个时候秦王问道尚文。

    “呼。”尚文这个时候呼出一口气。不再说话了。

    “丞相可有看法?”秦王这个时候再问道。

    “王上。”尚文这个时候说到。

    “臣认为,我们不应该这样对待墨家的人。”尚文说到。

    “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尚文这个时候说到。

    “而且,臣认为,墨家的人。犹如修行的人一样。”尚文说到。

    “修行?”秦王这个时候问道。

    “对。修行。他们追求的是一种理想化的东西,为了这种东西,他们甘愿舍弃人的一些**。人的一些不好的要求,他们仅仅依靠最简单的食物,简单的衣着。来完成他们追求梦想,追求理想化的东西,他们有这样一种高尚的‘精’神追求。”尚文这个时候说到。

    “这样的人,值得我们敬佩。”尚文说到。

    “寡人认为,这些墨家人和大秦水火不共。”秦王这个时候说到。

    “他们无视秦国。无视大秦的统一,无视寡人的天下。”秦王大声的说到。并且挥舞手中的青铜长剑。

    而尚文这个时候已经无心去说这些了。他知道。自己一些想法又要白费了。则就是尚文不愿意,不知道,不清楚自己是否当这个丞相的意愿了。因为,他太疲劳了。别人有梦想。而他却无。他连追逐的力气都没有。尚文感觉自己好累。

    对于秦王的一些说辞。尚文也不愿意听。在尚文看来。秦王的**很多。虽然表现的不多。但实际上,尚文能够明白,秦王的**太多了。多的用“野心。”都无法来形容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6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464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