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3火炮射击

推荐阅读:网游之九转轮回吞天仙帝一路仕途遨游仙武透视医圣创神纪:女王有毒每秒都在升级自闭少年补完计划八零神医小娇媳我家学生能改变历史

    “火炮。‘射’击。”贵族货船上的一名炮手大声的喊道。

    “嘭。”一声剧烈的响声。一枚炮弹呼啸而出。

    伪装的小战船上。楚国水军水兵们大声的喊道。

    “炮袭。”说着一些水兵大声的叫道。然后立即趴在地上。而他们的船长却一动不动的站在船上。他站在原地看着那枚炮弹“缓缓”的飞过來。

    “咔嚓。”炮弹打掉了船帆横杆。然后直接落入了水中。

    船长什么也沒有说。船只依然在靠近那艘贵族货船。

    “那艘船依然再靠近我们。”贵族货船上的大副这个时候着急的说道。

    “火炮对准他们。开炮‘射’击。”船长大声的叫道。

    “‘射’击。快。”大副拿着望远镜大声的催促到。

    “还真有不要命的。”船长看着正在靠近的小型战船。这个时候。他依然把这艘经过‘精’心伪装的小型战船看成了一般的水盗船只。他依然认为。这些船只上沒有任何的重型武器。对付装备了火炮的船只來说。这些船只根本就不堪一击。

    “距离只有不到一百步了。”小型战船上的一名水手紧张的小声说道。

    “再靠近一点。”这个时候。船长回答道。但他的眼睛却沒有离开过对方的战船。

    “嘭。”一声剧烈的跑声。

    “哗啦啦。”接着小型战船上出现了剧烈的晃动。他的船只被击中了。位于船只中央的甲板上的建筑物被火炮的一发炮弹打掉了。碎木块飞的到处都是。

    “船长······”一名水手紧张的说道。

    “再靠近一点快。”这个时候。船长大声的叫道。

    小型战船上的水手们一片忙碌。他们正在加快速度靠近对方的船只。

    “给他们最后一击。所有的火炮推出炮位。开火。快。”贵族货船上的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看见依然再靠近沒有采取任何措施的小型战船。贵族船长感到非常的恼火。于是。他要给对方重重的一击。把对方一下子击沉下去。只需要一次齐‘射’。对方的船只就会沉入水中。

    “只有八十步了。”水手大声的叫道。而战船船长上的脸部‘抽’搐了一下子。这个距离可以开火‘射’击了。但是为了达到火炮的最好的破坏效果。船长依然沒有做出回应。他需要再靠近一点。

    贵族船只的船舱内。炮手正在紧张的打开炮‘门’。装填炮弹。

    “实心炮弹。快。”一名魁梧的水兵大声的喊道。他用他粗壮的声音大声的喊道。

    “哗啦啦。”一些装填好炮弹的火炮这个时候开始推出炮位。炮‘门’已经打开。炮手已经可以看清对面船只的情况。他们正在进行最后的调整。只要稍微瞄准就可以‘射’击了。

    “不怕死的。我要送你们喂鱼。”贵族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他极为的恼怒。这艘船的表现。让他感到有些难堪。

    “开炮。快。开炮。”这个时候。战船上的船长沉不住气了。他立即大声的喊道。因为他看见对方的火炮正在推出炮位。他知道。如果对方的火炮抢先开火的话。那么他的战船就会沉下去。

    “推出火炮。瞄准。开火。”这个时候。一名船舱下的炮长大声的吼道。

    “自行开火。自行开火。”这个时候。炮长大声的叫道。

    “哗啦啦。”船舱下的炮手们熟练的打开炮‘门’。然后两名炮手迅速的推出火炮。后面的一名炮手迅速的指挥调整炮位。

    “开火。”炮手瞄准就位之后。迅速的叫道。

    “噗嗤。”火炮这个时候被点燃了。

    “轰。”一声巨大的炮声迅速的响起來。而对面的货船上。一名炮手惊讶的看见了黑‘洞’‘洞’的炮口。

    “是。是。是火炮。”就在这名炮手惊讶的叫出來的时候。炮弹已经直接打过來了。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火炮直接打进了对面火炮‘射’击的炮口当中。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实心炮弹直接打进了对面发‘射’口当中。

    “噗。”血液飞溅的声音传來。实行炮弹把一名对方的炮手打成了血‘肉’模糊的躯体。一旁的一名水兵的胳膊也被直接打断了。

    “嗖嗖。”胳膊的伤口处还在不停的冒出鲜血來。球形炮弹不断的滚过來滚过去。打断了很多水兵的‘腿’。而此时的炮手们正在把火炮推出去。而这枚炮弹造成了严重了严重的‘混’‘乱’。

    “不好。火。注意火。”这个时候。一名炮手大声的叫道。

    一火把这个时候掉落在船舱内的甲板上。而在他们的后面就是火‘药’桶。一旦点燃。整个船只就会发生灾难‘性’的大爆炸。这种爆炸可以直接把这艘船毁掉。

    “嘭。”“嘭。”就在这个时候。船只剧烈的晃动起來。两枚实心炮弹直接击中了大船的主桅杆。“咔嚓。”一声。碎木屑飞的到处都是。一名站在后面的水兵的脸上擦的到处都是碎木刺。鲜血流的到处都是。

    “主桅杆倒了。”船上的一名水手这个时候大声的叫道。

    “呜呜。”主桅杆这个时候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直直的倒下去。

    “船长小心。”一旁站着的大副这个时候。迅速的扑倒站着的船长。船长直接给扑倒在地。桅杆直接倒在了水中。

    “很好。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打中了。”而对面的战船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看到两炮把对方的主桅杆打掉了。这意味着对方失去了动力。最起码是主要动力。在失去主要动力之后。小型战船只要围住对方打就行了。根本就不用考虑对方跑掉的意思。

    “嘭。”“嘭。”还有两炮这个时候也发‘射’了出去。一炮打在了对方船只上的上层建筑当中去。对方的水手瞬间被打成了碎片。飞溅的‘肉’体和那些碎木块飞的到处都是。场面极为的血腥。

    而另外一枚炮弹直接打在了火炮发‘射’的位置上。炮弹直接进入了对方的‘射’击位置。贵族火炮发‘射’的位置上。整个发‘射’位置内。一片狼藉。内脏器官。‘肉’体。断肢。还有血液‘混’合着火‘药’。到处都是。打坏的木块把船舱内‘弄’的‘乱’七八糟。

    “‘射’击完毕。装填另外一侧炮弹。”那名炮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

    “快快。”一大堆炮手迅速的转移到了另外一侧。然后迅速的‘操’起他们的火炮來。而这个时候。甲板上。水手们飞快的‘操’风帆。进行调转方向。

    贵族货船上。

    “船长。你沒有事情吧。”大副问道爬起來的船长到。

    “沒有事情。我们的主桅杆。主桅杆断了吗。”船长这个时候问道。

    “船长。断了。”大副这个时候哭丧的脸说道。

    “天杀的。”船长这个时候骂道。

    “对面的船只在干什么。”这个时候。船长问道。他抬头看到对面的情况问道。

    “好像在调转方向。”大副看了看说道。

    “我们的炮。为什么不开炮。快点。开炮。”这个时候船长大声的吼道。

    “是。船长。开炮。快。开炮。”这个时候。船长大声的吼道。

    “快开炮啊。”这个时候大副跟着喊道。

    而此时的甲板上一片慌‘乱’。水手们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主桅杆被打断。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发生。因为长期沒有威胁。这些水手们得到的专‘门’训练并不是很多。突然的情况。让他们措手不及。

    “快去。看看为什么不开炮。”这个时候。船长命令道。

    “是。”大副这个时候慌张的站起來朝下面跑去。

    “开炮。为什么不开炮。”这个时候。大副大声的叫道。同时着急的朝下面走去。

    而下去一看。大副一下子知道什么情况了。发‘射’的位置一片狼藉。两发命中的炮弹把整个船舱内部打的‘乱’七八糟。一些火炮被打的移动了位置。而更多的是一些碎‘肉’块。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让大部分沒有实际战经验的水兵呕吐物给遮挡起來。有经验的炮手正在重新组织人手。检查装备。正在积极的准备二次发‘射’。

    “炮弹准备。”炮长站在甲板上。而甲板上面全是血迹。呕吐物。一块碎‘肉’就在炮长的脚下。

    “快。瞄准。那些水盗的船只狠狠的打。”炮长大声的叫道。

    “移动。瞄准。”有经验的老炮手正在沉稳的进行瞄准。

    而此时的战船正在快速的调转船头。此时的船头正好面对对方火炮发‘射’的位置。

    “开火。”炮长大声的叫道。

    “嘭。”一声巨大的炮声。

    “哗啦啦。”炮弹呼啸而出准确的击中了对方的船头。木屑打的到处都是。一大块船头木块跌入水中。

    “啊。”战船上的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声。一些被打的端掉胳膊大‘腿’的水兵跌入水中。鲜血迅速的染红了江面。

    “我们中弹了。”一名水手大声的叫道。

    “调转船头。坚守自己的岗位。”船长这个时候冷静的喊道。而水手们这个时候坚守自己的岗位。他们要把自己的船头倒转过來。而下面的炮手们正在焦急的等待出现的目标。

    “快点。快点。”一名炮手紧张的说道。.第一时间更新

    而其他的炮手则静静的等待。楚国水军的炮手们都是经过严格的训练。他们自己都有自己的岗位。即便是自己的火炮损失掉。他们也会迅速的进入下一‘门’火炮的位置。担负起他们应有的责任。他们发‘射’了多发炮弹训练起來。他们为的就是这一刻。他们是真正的战争机器。

    而对面的贵族货船下面的炮手们却显得慌张了许多。

    “准备完毕。”一名炮手好不容易清理干净一‘门’火炮。那‘门’火炮上面全是血迹。而那名炮手的嘴角上还有一些呕吐物。显然也被这样的场景‘弄’得异常的紧张。炮手的脸‘色’也不好看。

    “开炮。”炮长大声的喊道。

    “嘭。”一声响声。浓浓的烟雾这个时候冒出來。但是沒有炮弹发‘射’出來。

    “天杀的。沒有装填炮弹。”这个时候。一名有经验的炮手看到冒出的浓烈的火‘药’烟雾大声的叫道。

    “天杀的。你怎么装填的炮弹。”有经验的炮手一把用自己的大粗胳膊推到一名瘦弱的年轻人。

    “快速装填。下一‘门’火炮。”这个时候炮长大声的叫道。这个时候。沒有办法。那名有经验的炮手重新装填炮弹。而那名瘦弱的人这个时候被彻底的排斥出去。因为紧张的缘故。士兵很容易在第一情况下就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題。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如果沒有严格的训练。他们将很难有快速的适应这种情况。

    糟糕的是。面对这样紧张的环境。士兵即便是接受过这样的训练。他们也会变得紧张。肌‘肉’就会僵硬。很多技术动就会变得变形。发生的失误的情况就会越來越多。而解决的最高办法就是放松。或者是机械式的产生某种下意识。这种下意识通常会用不断的强化训练來解决。

    这种强化训练。能让士兵在紧张的环境当中。产生一种下意识的动。他们在这种下意识的动下。就会慢慢的适应紧张的环境。然后他们就会变得轻松。肌‘肉’就不再变得坚硬。他们慢慢的也就适应环境进入一种战状态。

    训练是唯一能够强化这种下意识的有效办法。特别是贴近实战的训练。更是能够让士兵找回这种感觉。秦国在之前搞一些军事演习。就是有计划的消除士兵的紧张感。让士兵在战环境当中有所熟悉。凭借下意识的感觉。进入一种战状态。达到武器和人的高度统一。

    这是一种战境界。对比一看。贵族的水兵们显然还缺乏这样一种训练水准。他们的船只很少遭到这样有计划的。有预谋的进攻。而且对方富有经验。训练也十分刻苦。这是一个难缠的对手。而双方士兵的素质高低也影响两艘船的不同命运。

    “嘭。”一声巨大的声响。炮弹把刚刚转过头的船只的一处上层建筑打掉。一名正在放松缆绳的士兵被打成了碎块。他的两条‘腿’还在甲板上站立着。切口处还喷‘射’出血雾。就在这名水兵阵亡之后。另外一名水手迅速的替补上去。接管了这名水兵的战斗岗位。他要继续战斗下去。放松缆绳能够让船只加快调转方向。

    “嘭。”又一声剧烈的响动。一枚炮弹打过來。但炮弹直接飞了过去。沒有击中任何的目标。沒有对船只造成任何的伤害。

    糟糕的‘射’击水平。让那艘即便是装备了多出三倍火炮数量的船只。也沒有准确的炮弹击中对方。而多出的火炮数量形同虚设。这样的水平很糟糕。因为。在第一时间内。你沒有将对方置于死地。那么接下來至于死地的就是自己了。

    “天杀的。又沒有击中。”这个时候。炮长恼火了。他的火炮都‘射’击完了。大部分火炮因为遭到袭击。无法及时的开火。上面全是血迹。需要清理干净才能发‘射’。而且炮位‘混’‘乱’不堪。需要整理一番才能重新发‘射’。

    “准备。”炮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

    而这个时候。对面的小型战船终于调转船头。他们的炮口慢慢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所有人。都瞄准对面火炮的位置。狠狠的轰击对手。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炮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

    “如果我们不能把对方至于死地。那么。我们就会死的更惨。想活命。就给狠狠的打。”炮长來回走动。而他的手下都冷静的看着出现的目标。

    “好了。瞄准。开炮。”炮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吼道。

    “嘭。嘭。”两‘门’火炮同时发‘射’。炮弹呼啸而出。这次发‘射’而出的是榴弹。这种炮弹是可以爆炸的。

    “呜呜。”炮弹快速的划过不到八十步的战距离。然后直接轰进对方的船舱位置。

    “嘭。”一声爆炸。炮弹在船舱的位置发生爆炸。

    “啊。”贵族货船上的炮手被直接炸的飞了出來。一枚火炮这个时候也飞了出來。

    “轰。”接着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爆炸炸成了更多的人。而上面的一大块甲板这个时候也被巨大的爆炸掀翻起來。

    “啊”一些炮手这个时候从炮口的位置直接跳了出來。

    “轰。”又是一声巨大的爆炸传來。

    “我们还沒有开炮。”被对方爆炸震惊的战船炮手们这个时候说道。他们的火炮还沒有发‘射’。

    “开炮。不要停留。”这个时候。炮长大声的喊道。而另外一边发‘射’完毕的炮手们正在紧张的装填炮弹。

    “轰。”又是一声。炮弹直接发‘射’出去。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再次传來。

    “我们打中了。”这个时候水手们大声的叫道。而对面的贵族船上。那名船长被连续的爆炸炸的摇摇晃晃。他的头发全部散开了。他的衣服也有很多出破损。

    “天杀的。”船长狠狠的用眼睛看着对面击败自己的小船上的船长。对面的船长也在看着他。

    就在这一瞬间。两个人产生了极大的敌意。双方产生了极大仇恨感。这是一种仇视的感觉。

    “嘭。”一声巨大的爆炸传來。那名贵族船上的船长被爆炸直接掀飞了。一块飞走的还有大量的甲板。以及各种各样的船具。

    而站在甲板上的船长这个时候只是冷笑了一下。他自己。自己赢了。他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他的冒险成功了。只是别人从來沒有干过的事情。他干成了。他压抑自己的兴奋。

    “停止‘射’击。迅速的救火。我们要把我们的战果保住。”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对自己的手下叫道。

    而对面的船只。被炮弹击中了火‘药’桶。火‘药’桶发生了连续的爆炸。爆炸产生了大火。大火一下子把船只变成了火船。而对面的船只可不是处于人道來救火的。他们只有保住这艘大船。才能有说明结果的战果。否则。沉入水底。他们将什么战果也沒有。这对他们來说就是一场灾难。

    “靠近他们。救火。”水手们大声的吼道。而对面的船只上。不断的有浑身上下着火的人跌入水中。犹如一堆堆烧红的火炭跌入水中发出嗤嗤的声音。而水兵们则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

    如果对方这样快速的发‘射’炮弹。或者是及早的开火‘射’击。或许他们就会像这样跌入水中。然后成为鱼的美食。所有人都知道。这战打的太悬了。太冒险了。

    但现在他们要接受这样的战果。他们成功了。

    滚滚的浓烟。整个空气当中都是。木头的味道。还有一些‘肉’体的烧焦味。而船上的水兵们则一桶一桶的救火。对于船上人的死活。他们什么也不关心了。

    这个时候的战船都沒有对火‘药’桶进行特别的保护。因为。战斗的阶层还沒有到达这样的水平上。武器装备差异还是很大的。毕竟装备火炮的人。毕竟是少数。那些有钱的人才能进行投资。而对于另外一些人來说。他们有了自己的资本。他们完成了资本原始积累。手中有了一些钱财。这个时候他们就该做出他们的选择了。

    “沒有想到。我们一下子赚了这么多。将近一千金的秦国纸币。”一个商人高兴的对船长说道。

    “我们是赚了这么多。但是。我们投资的很大。我们的船只需要修补。还有需要购买一些武器。我在那边的军火市场上。看到了火炮。现在秦国人什么都卖。火炮都开始卖。他们给说明书。如果买的多。他们还会派人教授使用火炮。我想我们应该买点火炮。”船长这个时候建议到。

    “该死的。你疯了吗。”这个时候。商人大声的叫道。

    “有了这些钱。我们干什么不成。我们可以多买货。赚更多的钱。那个时候。我们再买你要的火炮。”商人这个时候说道。

    “安全。我要为船只的安全考虑。现在到处都是水盗。职业的。业余的。有几把枪商人就敢抢劫别人的货物。我要自己的船只安全负责。我需要火炮。很多人都在购买火炮。火炮能够带來安全。”船长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83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483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