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你是狮子座

推荐阅读:无上神王末世之召唤悍妞洪荒之云中子传奇异能小神医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神能大风暴恶魔少爷深深吻殿下的逆天毒妃主角培训师

    “王上。不可啊。”这个时候张良急忙的劝说道。

    “一旦撤回代表团。损失将更加庞大。”这个时候张良立即劝说道。

    “撤回代表团。将永远不可能再有机会去发行债券。秦国掌握了债券发行的主动权。而韩国一旦主动的撤出。那么将永‘性’的丧失主动权。”张良焦急的说道。

    其实韩淑也是气不过秦国的态度。秦国明摆着就是要给韩国一个脸‘色’看。他们掌握主动权。而韩国相当的被动。韩淑想到这里。就气不过。于是她想自己干。但是。这样做的话。韩国却无法涉及这关键的领域。韩国方面一直缺乏金融方面的人才。

    要知道。.第一时间更新 金融这个行业。在韩国完全是一个全新的陌生领域。而急剧快速发展的韩国恰恰在这个上面是一个短板。发展是一个综合‘性’的因素。特别是金融行业在整个国家实力的发展当中。提供了足够多的资金。如果沒有资金充足的话。发展前缺乏有力的保证。就好比是。整个人体缺乏心脏和造血干细胞一般。现在。韩国的这种情况已经严重的威胁到了这里。

    “那丞相有什么办法。”这个时候。韩淑气呼呼的问道。她稍微平静了一下。韩淑也很清楚。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韩国随便‘乱’发脾气。金融行业可不是单单建立几个银行就完了。那是一个大体系。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臣。”张良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尚文。他肯定有办法。而且。这个人能够想到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东西。在韩淑提出要解决的办法的时候。张良突然间想到了尚文。

    “丞相想到了什么吗。”这个时候。韩淑小声的问道。因为张良突然的站立在原地。什么也不说。却斜着个脑袋。这样的姿势通常是在告诉韩淑他在想问題。

    “丞相。”韩淑小声的问道。

    “丞相。”韩国再次小声的叫道。见张良沒有任何的反应。韩淑小心的走过來。

    而张良这个时候在想。尚文会帮助韩国吗。要知道。对方可是另外一国的丞相。

    张良这个时候摇摇头。觉得。尚文的身份好像不应该为韩国想一些问題。但是。张良却抱着一个想法。那就是。尚文可能会帮助韩国。要知道。之前秦国帮助韩国发动政变。那个时候。秦国完全可以派兵直接攻占韩国。但却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原因。竟然來帮助秦国。这。让张良心里有一丝的侥幸机会。

    “我们应该试一试。”这个时候。张良自言自语的说道。

    “试一试什么。”韩淑站在张良的身旁问道。

    “啊。”这个时候。张良突然被吓一跳的低下头。而靠近來的韩淑身上的香气一下子扑面而來。.第一时间更新

    张良问道韩淑身上的香水味道。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脖子根。

    “啊。这个。”张良这个是时候语无伦次的说道。

    “恩。看來丞相想到了什么。说说看。”这个时候。韩淑说道。

    “臣。”这个时候。张良还是开不了口。

    “恩。看來寡人打断了丞相的思路。那么。丞相好好想想。”这个时候韩淑说道。

    “这个。臣认为。当前。韩国的困境。或许有一个人能够明白过來。而且最为清楚。”这个时候。张良恭敬的说道。

    “哦。”韩淑的兴趣一下子拉起來。

    “那你说说看。谁能解韩国的困境啊。”这个时候。韩淑立即问道。

    “这个。”张良有些犹豫到。

    “丞相快说。”韩淑立即催促道。

    “秦国丞相。”张良这个时候说道。

    “秦国丞相。”韩淑顺着张良说出來的话念叨。但是。但她反应过來是尚文的时候。韩淑的心好像被雷一下子给击中了一样。她的心一下子感觉非常的痛。‘胸’口异常的沉闷。整个人感觉天旋地转。

    韩淑这个时候用手扶住自己的脑袋。然后不停的摇头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王上。”张良看到韩淑不停的摇头。便立即的关心的问道。

    “王上。”张良有些紧张的看着韩淑有些发白的脸‘色’。

    “寡人沒事。”韩淑强撑着说道。

    “寡人有些不舒服。有些累了。你先下去吧。”这个时候。韩淑挥舞沒有沒有力气的手臂说道。

    “王上。这个。”张良有些犹豫的问道。

    “寡人沒事。你先下去吧。寡人只是有些太累了。太累了。”韩淑这个时候挥舞手臂说道。

    “这个。臣先告退。”张良这个时候也不勉强。便恭敬的退出了大殿。

    在张良退出大殿之后。韩淑一下子跌到在地。整个人犹如突然‘抽’空了力气一样。

    “呼。”韩淑突然感觉前所未有的悲凉。那种感觉。好像被遗弃一般。前所未有的荒凉。前所未有的孤独。

    “呜呜。”韩淑蜷缩起全身。把头埋在膝盖上。突然大声的哭起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只是。突然感觉心中无限的孤独。在这世上好像沒有人了。只有她一个人。无助。悲伤。无处发泄。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呜呜呜。”韩淑哭的相当的伤心。整个大殿内只有她一个人。在商量国家大事的时候。沒有她的特许命令。谁也不能进入。这个大殿在某种程度上。就成了她一个人的一间密室。这个密室多么的像韩淑。空‘荡’‘荡’的。里面什么也沒有。但却有一样东西充斥在其中。无限的哀愁。寂寞。

    韩淑非常的伤心。此刻只能以哭泣的方式來发泄内心中的困苦。

    韩淑的大哭。沒有人知道。而尚文更不会知道了。尚文这个时候正在和嬴‘玉’两个人讨论一个无聊的话題。

    “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生的。”走在渭河边上的嬴于这个时候问道。

    “确切的说。我应该知道。但是。怎么说。我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真的。我不知道这。还有这样的记录方式。我从來沒有用过。而且。那几个字。我沒有搞懂。”尚文摇头的说道。

    而嬴‘玉’这个时候斜着脑袋看着尚文。而尚文则摇头晃脑的走在前面。尚文的确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或许说。他自己曾经知道这个东西。但是在接受以理‘性’为主的西方教育的时候。尚文也就沒有在乎这些东西。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穿越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他的身上。如果需要的话。他可以问别人。而这个时候。正要用的时候。尚文一下子茫然不知所措。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之所以说到生辰八字。是因为王室那边要问。而尚文以自己不知道为由搪塞过去。实际上他的确不知道。结婚是一件大事情。而古代婚礼要经过很多的程序。这些程序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王室方面一手‘操’办。而尚文什么也不知道。有什么采什么。还有纳枚。反正有很多东西。尚文自己听都沒有听说过。

    “我到现在也沒有听懂你到底知不知道你的生辰八字。”这个时候。嬴‘玉’问道。

    “这个。”尚文这个时候挥手说道。

    “不知道生辰八字。但我知道我的生日。换算成另外一种时间记录方法的话。我知道自己的生在什么时候。几点几分。”尚文说道。

    “但。换算成这个时间。我。真不知道怎么算。”尚文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个时间问題。他的生命该如何计算。是负数吗。要知道。这个时代超越了尚文那个时代两千多年。而如果和嬴‘玉’结婚的话。尚文觉得。自己是在和一个两千多岁的老‘奶’‘奶’结婚。想到这里。尚文就不知不觉的笑起來。他觉得。有的时候历史很搞笑。而有的时候。实在是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这或许就是历史的脾气吧。有的时候很固执。而有的时候。还有他的孩子气一面。尚文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

    “恩。你在傻笑什么啊。”这个时候嬴‘玉’问道。

    “我。有吗。”尚文这个时候笑着问道。

    “有。你笑的时候。自己就沒有觉得笑吗。”嬴‘玉’这个时候。揪住尚文的腮帮子说道。

    “疼。”尚文嘴呜呜的叫道。

    “你傻笑起來。真难看。”嬴‘玉’这个时候看着尚文说道。

    而尚文被嬴‘玉’突然的來了这么一句给噎住了。

    “我不难看。”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对了。你是不是狮子座的。”尚文这个时候问道。

    “狮子座。那是什么东西。”这个时候嬴‘玉’被尚文的突然问话‘弄’得不明所以。

    “啊。是我们那个的一种‘性’格。人们认为。不同出生的日期有不同的‘性’格。我越看你。越觉得。你像狮子座的。”尚文说道。

    “狮子座。”嬴于这个时候不明所以的说道。

    “你是几月出生的。”这个时候。尚文问道。

    “我。几月。”这个时候。嬴‘玉’不知道尚文在问什么问題。

    “几月出生的。这个你应该知道吧。”尚文问道。

    “我七月十啊。”这个时候。嬴‘玉’说道。

    “哦。那样的话。好像。大概就是了。看來你真的是狮子座。”尚文这个时候摇头说道。.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48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487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