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1打掉脑袋的队长

推荐阅读:萌宝九块九:帝少宠妻上瘾漫威世界中的幽灵灾厄边境吾名阿罗仙路桃花传无限之神话重生都市少年医生冥婚,弃妇娘亲之家有三宝

    火‘药’武器的使用。加上铁丝网的使用。使得战争有利于防御一方。即便是有炮兵这样的兵种出现。也无法对那些隐蔽在壕沟后面的齐军士兵造成很大的伤害。

    加上齐军都是有经验的老兵。他们灵活的使用黑火‘药’为主的炸‘药’包进行攻击。这样的近距离攻击对那些沒有任何战经验的楚军士兵來说。形成了巨大。而又致命的杀伤力。这样大的杀伤力。造成了楚军严重的伤亡。

    “呜呜。”撤退回來的楚军士兵被打的毫无士气。一些新兵面对如此残酷的战争瞬间瓦解掉了仅有的一点士气。

    而老兵。更多的则是麻木。战争对他们來说。已经变得犹如吃饭一般。他们想的只有一个问題。还能活多长时间。

    “这场战争双方‘性’质都变了。”而在战场上的远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一个形状特别扭曲的拐杖说道。这场战争的情况让他难以理解。情况的局势已经超过了墨家的控制范围。墨家对此无能为力。

    那些火‘药’武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就冒出來了。而人力。在这些武器变得那样的脆弱。只有更多的伤亡出现。却无法阻止。这位老人自己也无法想通这样的事情了。

    “命令我们士兵准备登陆。”在南方的近海上。楚国水军的战船密集的聚集在一处殖民地的港口附近。他们刚刚对对方进行了让猛烈的炮轰。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岸上冒着浓烈的烟雾。这些烟雾都是楚国水军大炮的杰。他们猛烈的轰击把对方的一些港口设施以及商船击中。商船燃起了大火。各种各样的商品被点燃。

    楚国战船船长下达了进攻的命令。运兵船尽可能的靠近海岸。然后放下登陆的小船。这些小船然后快速的海岸。

    “我们发动进攻吗。”岸上的殖民地火枪队队员问道。这块殖民地主要是以农耕为主。而那些自耕农和农场主自发的组织起了火枪队。这些火枪队主要针对的是当地的土著人的‘骚’扰。所以。火枪队具有一定的战斗力。

    “不。等他们上岸。楚军有大炮。我们一定要在对方刚刚站立未稳之际发动进攻。”火枪队队长说道。火枪队队长是一个粗壮的男子。健硕的身体显示他是一个优秀的种植能手。

    “大家都注意。把你们的武器装满子弹。准备好。听我号令。为了我们的土地。为了我们的家园。所有人。必须勇敢的战斗。战斗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滴血流尽。”火枪队队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为了家园。战斗。战斗。战斗。”所有人都大声的喊道。这对他们來说。这场战争关乎他们的生死存亡。

    火枪队所有成员都在紧张的准备着。他们平缓的装填他们的子弹。而楚国水军这个时候正在缓慢的靠近海岸。

    “所有人。都准备好。一上岸。首先建立防线。”一名楚军水军军官‘摸’样的人大声的喊道。船上的水兵这个时候尽可能的把自己的子弹带挂在上面。火‘药’很容易被海水打湿。

    “所有人都准备好。”军官‘摸’样的人大声的喊道。他们的船只进入浅水区。

    “跳。跳。跳。”军官‘摸’样的人大声的喊道。士兵们迅速的跳入水中。他们高高举起手中的步枪。子弹带朝海岸冲过去。

    “冲 啊。”军官大声的喊道。然后拿着自己的武器朝岸上冲上去。

    “都注意。注意可能出现敌人的地方。”老兵大声的喊道。老兵这个时候趴在松软的海滩上。

    “准备。多有人都防御可能出现的敌人。”老兵紧张的看着岸上的情况。海滩上沒有人员出现。因为楚军猛烈的火炮攻击。很多人都被迫躲避到更远的地方。海滩上沒有任何的人。

    登陆的楚军士兵都趴在海滩上。他们紧张的看着四周。一出现情况。所有人都会立即采取措施。

    “快点。我们要把第二‘波’人员送上岸。”划船的水兵大声的喊道。小船这个时候正在紧张的返回到运兵船附近。运兵船上。还有更多的楚军士兵正等待登陆。

    “所有人。跟我前进。把那些楚军赶下海。”这个时候。火枪队队长大声的喊道。

    “冲啊。”火枪队队长大声的喊道。然后端着自己的步枪就冲了出去。

    “杀啊。”跟随其后的其他火枪队队员也跟着火枪队队长冲了出去。

    “有人。”楚军士兵很快就发现了火枪队的出现。

    “砰。”楚军士兵紧张的扣动了扳机。子弹迅速的飞‘射’出去。但是沒有人被击中倒地。

    “冲啊。”“冲啊。”火枪队队员这个时候纷纷冲出來。松软的海滩上立即出现了一排人影。

    不远处的楚国战船上。一名水手大声的报告道。

    “岸上出现殖民地武装。”水手的报告。立即引起了船长的警觉。

    “他们有大炮吗。”战船船长紧张的问道拿着望远镜的大副。

    “沒有。”大副这个时候说道。

    “好像都是步兵。暂时沒有发现大炮。”大副接着补充道。

    “很好。沒有大炮。我们就有获胜的把握。”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但我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一百多人。能不能顶住对方的进攻。对方人数在三四百人。兵力对比对我我们非常的不利。”大副紧张的回头看着船长说道。

    “命令我们的小型战船。尽可能的靠近海岸。提供火力支援。快。”船长这个时候果断的下达命令到。

    “是。船长。”大副回答道。

    “命令我们的小型战船迅速的。尽可能的靠近海岸。”大副大声的信号旗兵大声的叫道。秦国的信号旗语被楚军接受。他们开始使用简单的旗语下达简单的命令。

    “都不要‘乱’开枪。停止‘射’击。停止‘射’击。”老兵们自发的行使起他们的战场处置权。他们及时的制止那些楚军士兵胡‘乱’开枪。

    “他们人数众多。我们该怎么办。”士兵们紧张的问到军官。

    “不要慌。都准备好。把刺刀上上。”军官大声的叫道。

    “哗啦啦。”楚军士兵们纷纷拔出自己的刺刀。套在他们的步枪上方。

    就在楚军士兵担心他们命运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殖民地的火枪队竟然在这个时候停止了前进。

    “所有人停止前进。排成战斗队形。”火枪队队长大声的喊道。

    殖民地火枪队零散的阵线慢慢的开始聚集起來。

    “他们想要干什么。”趴着的楚军士兵这个时候问道老兵。

    “不知道。”老兵看着对方的情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火枪队正在慢慢的举起一条比较整齐的火线。这条火线正在缓慢聚集起來。老兵意识到。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这条火线就会朝他们压过來。他们的兵力十分的缺乏。面对优势兵力。他们根本就沒有多少胜算。老兵们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

    “他们怎么说。”小型战船上一名大副问到信号旗兵。

    “他们认为我们迅速。尽可能的靠近海岸线提供火力支援。”信号旗兵回答道。

    “开玩笑。双方战距离这么近。谁能保证火炮能够打的这么准。”大副说道。

    “而且。船只靠岸。如果遇到搁浅怎么办。”大副有些气恼的说道。

    “不要慌张。我们能够做到。”小型战船上的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命令我们的船只尽可能的靠近海岸。然后抛锚。停止下來。让那些火炮尽可能的瞄准岸上的敌人。”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炮长会知道该怎么做的。”船长冷静的对大副说道。

    “我们使用实心炮弹。就可以了。”船长对大副说道。

    “但。船长。如果我们的船只搁浅的话的。情况就不妙了。”大副担忧的说道。

    “不是还有大型战船吗。”船长接着反问道。

    “还有。今天是十五。会涨‘潮’的。我们搁浅的话。‘潮’水会解救我们的。”船长说道。

    “好了。命令我们的船只靠岸。提供火力支援。”船长这个时候很乐观的说道。

    “是。船长。”大副接着传达命令。

    运兵船上。运兵船长这个时候看到岸上对楚军不利的情况之后。立即催促那些还沒有登陆的士兵加紧登船上岸。

    “快点。岸上的情况对我们非常的不利。所有人。快点上船。”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催促道。而士兵们则缓慢的一个接着一个的从绳索上滑下來。岸上的情况对楚军不利。

    “他们要干什么。”一名士兵紧张的问道。老兵只是摇摇头。

    “前进。前进。”火枪队队长这个时候发号口令。火枪队正在排着稍微整齐的队形朝楚军这边压过來。所有的火枪队队员都扛着枪。步调虽然缓慢。但却基本一致。这说明。他们经过良好的训练。否则这样简单的动不会做的这么好。要知道。他们只是一些民兵。但这些民兵却经常和当地的土著人‘交’战。长期的‘交’战。让这些火枪队有了一定的战经验。只要他们排着整齐的队形。缓慢的靠近对方。然后在三十步的距离上。整齐划一的开枪。进行一次齐‘射’。对方的情况就会完全崩溃。他们就是这样和当地土著人进行战的。

    “他们正在靠近我们。”老兵大声的喊道。楚军士兵们趴在地上看着火枪队的队形正在缓慢的靠近。双方的距离越來越近了。楚军士兵这个时候有些紧张的看着对方的情况。

    “我们该怎么办。”一名楚军士兵紧张的问道。

    而老兵则沉着的看着火枪队的情况。越來越近。

    “前进。”火枪队依然在前进。双方的距离正在拉近。

    “我们开枪吗。”一名老兵问道军官。老兵看到对方排列整齐的队形正在靠近。这说明对方训练有素。一旦对方缓慢的靠近。然后來一次齐‘射’。楚军士兵当中有很多人死于对方的火枪之下。

    “等等看。”军官这个也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因为这个时候。对方的火枪队形已经距离他们不足五十步。这样近的距离。一次齐‘射’。足够造成很多人死伤。要知道。他们的人数才一百多人。而对方足足有三四百人。数量优势对燧发枪來说有很好的火力优势。

    “我们再等等看。”军官这个时候依然不停的说道。

    海岸上。那些小型战船正在迅速的靠岸。火炮舱内的炮长这个时候也在紧张的指挥炮手们装填实心炮弹。只有使用实心炮弹。进行直瞄‘射’击才能迅速有效的提供火力支援。

    “双方战距离很近。按照战章程來说。我们这个时候应该停止‘射’击。或者是打击后队人马。而对方只有一队。这样的火炮‘射’击。很有可能打住我们的人。”一名炮手焦急的说道。

    “报告装填情况。”炮长这个时候根本就沒有回答对方的问題。

    “炮长。”炮手接着问道。

    “我知道。”炮长冷静的说道。

    “那么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炮手接着问道。

    “如果不这样做。我们的人会死的更多。我们只能冒着把炮弹落在自己人头上的危险拯救他们。”炮长说道。

    “呼。”炮手无奈的接受这样一个现实。

    “一号装填完毕。二号装填完毕。”火炮手们报告火炮装填情况。而炮长这个时候拍拍对方的肩膀。示意对方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他们距离我们不到四十步了。这样近的‘射’程。能够杀掉我们一半人了。”一名老兵焦急的叫道。

    “我知道。”军官低头大声的喊道。

    “开枪吧。我们开枪还能打死对方一些人。如果对方在三十步内开枪。我们所有人都会去死的。”老兵这个时候催促到。

    而军官这个时候承受这巨大的压力。士兵们已经出现严重的恐慌。而他本人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人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被对方优势兵力。用火枪杀掉一半人。

    “‘射’击。”在这样的情况下。军官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低头大声的喊道。

    “瞄准‘射’击。”军官大声的喊道。士兵这个时候都看着军官。而军官则低头大声的喊道。然后军官立即举起手中的燧发枪。瞄准。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响。一阵火‘药’烟雾喷‘射’而出。

    “‘射’击。”所有楚军士兵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士兵不顾一切的扣动扳机‘射’击。

    “啊。噗。啊。”飞‘射’而出的子弹准确的击中了那些距离非常近的火枪队队员。很多火枪队队员中枪倒下。有当场被打死的。有被击中受伤不断哀嚎的。而火枪队队员们则据继续扛着他们的步枪前进。

    “快速装填。”楚军军官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这对他來说。危险才刚刚开始。因为燧发枪枪管很长。而且是前装步枪。他们不得不站立起來进行第二次装填。

    “停止前进。”火枪队长沒有被击中。很幸运的沒有死于对方的‘射’击下。

    “瞄准。”火枪队队长大声的喊道。然后他举起自己的步枪。

    “哗啦啦啦。”火枪队队员们纷纷举起手中的燧发枪。

    “‘射’击。”火枪队长大声的喊道。然后他本人第一个扣动扳机对楚军士兵进行从残酷的‘射’杀。

    “砰砰砰砰。”一阵电闪雷鸣般的‘射’击。

    “天煞的。”一名正在站立着装填子弹的楚军士兵看到对方扣动扳机进行齐‘射’的时候。他第一时间骂道。

    “噗噗。”紧接着。飞來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身躯。子弹打中了很多。士兵已经很难被救火了。燧发枪虽然‘射’程不是太理想。‘精’度也让人感到十分的头疼。但是威力却很大。他们的口径基本上都在点五零左右。如此大的口径的子弹。一旦被击中。非死即伤。侥幸活下來的人也不是一些残废。不是被锯掉了大‘腿’。就是锯掉了胳膊才能抱住自己的一条‘性’命。

    “噗。”很多正在装填子弹的楚军士兵被飞來的子弹击中。很多楚军士兵被击中。而那些老兵则狡猾了很多。他们看到对方已经接近最后的‘射’击位置。于是他们纷纷趴在沙滩上。等待对方‘射’击。但即便是如此。一些不长眼睛的子弹还是击中了一些士兵。此时的‘射’击距离是三十步。

    长期进行对土著战的火枪队已经很清楚的知道三十步内开枪‘射’击。会对对方造成致命的打击。很多土著人也因为这三十步‘交’战距离被彻底的打垮。一枪致命的。而且火枪形成的巨大声响。让那些土著人当场失去了战斗意志。土著人就被一下子打退了。而现在。他们的对手是同样使用燧发枪的楚军。楚军首先‘射’击。而后來‘射’击的火枪队给了本來人数就少的楚军更大的打击。很多楚军士兵被击中。

    “噗。”楚军军官也很不幸。他的左眼被击中。一发子弹还击中了他的肺部。其余的则击中了他的左臂。他受了致命伤。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已经难以存活下去了。左眼的伤势让军官当成昏‘迷’不醒。而他旁边的一名老兵则被飞來的子弹击中了脑袋。头盖骨被直接打飞了。

    “我们的船搁浅了。”一艘小型战船上的水手大声的喊道。

    “不要管我们船只搁浅的问題。命令炮手立即开火。”小型战船上的船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船上很多人因为惯‘性’跌的东倒西歪的。而船长用尽全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大声的下达命令。因为他看到。岸上的火枪队对楚军进行了致命的‘射’杀。很多楚军士兵被击中倒下了。

    “开火。开火。”一名楚军水兵大声的喊道。

    “开火。快。”炮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轰。轰。”而另外一艘战船上。一‘门’‘门’火炮喷‘射’出耀眼的火光。接着是浓密的火‘药’烟雾。

    “嗖。”炮弹呼啸而來。

    “砰。”实心炮弹打在了浅水滩中。炮弹沒有击中目标。

    “继续开火。”炮长大声的喊道。小型战船上的炮长们都快发疯了。他们的步兵遭受了严重的损失。在近距离‘射’击。步兵的损失将异乎寻常的大。

    “呼。”炮弹不断的‘射’击。

    “嗖。”一发炮弹直接打在了沙滩上。然后飞溅起來一点的炮弹。纷纷的砸中了之前被火枪队击中的尸体。然后炮弹再也沒有弹起來。那些尸体被彻底的砸成了‘肉’酱。

    “天煞的火炮。”一旁看到如此惨况的楚军士兵大声的骂道。

    “嗖。”已经无力发动进攻的楚军士兵只能趴在沙滩上。他们听着呼啸而來的炮弹。

    “啊。”远处发出惨叫。实心炮弹将长长的火枪队形打出了一个巨大的豁口。被击中的火枪队员发出惨叫。而更多的人被火炮击中永远无法站起來了。

    “嘭。”搁浅的战船尽最大可能的发‘射’他们的炮弹。给予自己人尽大可能的支持。尽管一些炮弹落在了自己人身上。但他们依然不停地开火‘射’击。速度尽可能的快。

    “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來。然后炮弹迅速的飞‘射’出去。

    “嗖。”炮弹直接飞了出去。尽管多数炮弹击中了后面的目标。炮手们快速的调整了他们的火炮落点。他们尽可能的瞄准后面的位置。也不再愿意把炮弹落在自己人头上去了。

    “啊。”一发炮弹击中了火枪队队伍当中。很多人阵亡。被‘波’及的人受伤严重。队形出现一个巨大的豁口。

    “快点划。快划。”第二‘波’战部队正在迅速的看靠近。他们要迅速的增援上來。

    “呼。”一发炮弹呼啸的而來。

    “所有人。准备。”火枪队长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尽管楚军炮弹不断的击中他们的队形。但他们依然有人数优势。他们要对仅有的楚军发动致命的最后一击。再有最后一轮‘射’击。楚军就会彻底的瓦解地爱哦。

    “噗。”而一发炮弹很不巧的击中了火枪队队长的脑袋。火枪队队长的脑袋被直接打掉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60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8sbook.com/book/13/160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