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6能解释一下吗?

推荐阅读:绝品毒医逐鹿轩辕最强终极兵王重生之老子是皇帝冰山总裁的贴身狂医兽世修仙:当神棍,撩美男农女种田:山里汉子独宠妻农女要翻身:四叔,娇宠小甜妻恶魔住隔壁:小甜心,请注意!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

    “挖。。 快挖。”楚军前线上。一名楚军军官大声的催促道。

    “叮叮。”而楚军士兵这个时候。用他们尽可能找见的工具挖掘他们的战壕。他们用刺刀。仅有的铁锹。或者是其他的工具。锄头。犁來挖掘他们的战壕。

    “这样挖下去。有什么结果。”一名楚军士兵用自己的刺刀把那些冻土‘弄’松。

    “最起码。你不用打仗了。让那些齐军打死。太不值得了。”老兵坐在一旁说道。新兵都被派去做这些事情去了。

    “恩。“新兵这个时候点点头。这些事情对他们來说。已经算是很幸运了。

    随着楚军进攻接连重挫。楚军不得不停止下來。.第一时间更新 他们的后勤补给线需要囤积相当多的弹‘药’才能满足前线的需求。

    而楚军这个时候也开始自觉的学习齐军的战术。挖掘战壕。加强防守。两军正式形成对峙局面。密密麻麻的战壕沿着双方的战对峙线不断的延伸。战争形成了僵局状态。

    韩国新郑。

    “我。怎么会在这。”尚文苏醒过來之后。看到坐在自己身旁的韩淑便问道这样一个问題。

    “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我应该跟着墨家。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我也不知道。这或许是上天的意思。”韩淑看着尚文笑着说道。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她自己也觉得。尚文能够來到自己这里。是上天有意的安排。

    “恩。好吧。或许这就是上天的意思。”尚文这个时候挥舞手臂说道。

    “咳咳。”尚文刚刚说完。又不停的咳嗽了一下。

    “怎么样。”韩淑看到尚文咳嗽立即问道。

    “沒事。”尚文挥舞手臂说道。

    “真的沒事吗。”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沒有事。”尚文这个时候点点头说道。

    “你应该注意一下你的身体。”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太医说。你太疲劳了。而且。内火太旺。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些都是长期熬夜。以及息不规律造成的。”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恩。”尚文点点头。

    “加上你在‘阴’冷的环境下一‘激’。”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嘿嘿。”尚文只是低头不断的笑着。

    “不要笑。你的情况真的很让人担心。”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这段时间。你哪里也不要去了。就在这里待着。你需要调养。只有调养好了。你的身体才能好。这不是病。这是累的。你需要什么都不想。”韩淑看着尚文说道。

    “恩。我明白。”尚文这个时候点点头说道。

    “恩。”韩淑点点头。虽然尚文嘴上答应了。但韩淑还是知道尚文的秉‘性’。他不会就此罢手的。因为很多事情。都不由着他。

    “感觉怎么样。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韩淑关心的问道。

    “什么。”尚文抬头看着韩淑。当他看到韩淑的眼神的时候。便不好意思的又低下头。

    “你饿了吗。我给你做点吃的。”韩淑关心的问道。

    “不。不用了。”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我不太饿。真的。”尚文抬头说道。而尚文刚刚抬头又看见了韩淑在看自己。

    尚文害羞。就又低下头。

    尚文沒有说话。而韩淑也沒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坐着。

    “这。我。我们应该说点其他的。这样坐的。”尚文这个时候挥舞手臂。低头说道。

    “恩恩。”韩淑这个时候点点头。端正的做好。

    “说点什么。”韩淑问道。

    “恩。随便。说说韩国怎么样。”尚文认为和韩淑在一起。只能说这些事情。

    “恩。”韩淑点点头。

    “说起一些事情。”韩淑看着尚文。然后又低下头。

    “我想问一些事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什么事情。”尚文问道。

    “逃婚。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逃婚。”韩淑这个时候问道。

    “这个。”尚文自己也无法解释这件事情。

    “你知道吗。”韩淑说道。

    “对一个‘女’人來说。逃婚对她打击又多大吗。”韩淑立即问道。

    而尚文这个时候沒有说话。他自己也不清楚。当初为什么要逃婚。

    “这对嬴‘玉’不公平。我不知道她会受到多大的打击。”韩淑这个时候看着尚文说道。

    “一个‘女’人的婚礼。就是一辈子的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一辈子就一次。你逃婚。就是在逃避一个‘女’人的责任。你这样做。是非常胆小的。”韩淑把自己内心想要说的话直接告诉了尚文。尽管逃婚对她自己來说是一件好事。但韩淑还是想要知道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就是尚文自己亲口说出來的结果。

    在韩淑心里。她不愿意看到一个逃避责任的男人。特别是逃婚。这种对‘女’人沉重打击的事情。这样一做。就是对一个‘女’人一辈子的辜负。韩淑不希望自己看中的人是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人。

    尚文坐在病‘床’上。无话可说。听到韩淑的指责。尚文心里非常的难受。尚文感到非常的后悔。自己当初不应该草率做出这样一种举动來。

    “你能解释一下吗。”韩淑看着尚文问道。

    “我想听听你的解释。”韩淑看着尚文说道。

    尚文低头不语。事实上。韩淑的质问对尚文來说。非常的致命。致命到尚文感觉自己对嬴‘玉’的做法十分的不公。尚文从來沒有想到过这样的一种想法。尚文内心极度的不安。

    尚文几次想要开口解释。但话到自己的嘴边。尚文才发现。世界上最苍白的莫过于语言了。想要说明一些东西。而发现竟然说什么都是借口。这种借口表现的太苍白了。

    尚文想要开口。什么也说不出來。

    韩淑只是看着尚文。.第一时间更新 两个人长时间的静坐。尚文内心感到不安。而韩淑久久等待尚文的答案。解释。

    最终两个人静静的坐到天黑。韩淑一言不发的离开。而尚文则久久不能平静。韩淑的指责非常的有力。尚文内心世界失去了以往的平衡。

    尚文自己坐在那里。什么也沒有想。却什么也都想起來了。脑袋一片的空白。

    而在秦国的咸阳。同样一言不发的还有嬴‘玉’。自从回到咸阳之后。嬴‘玉’就把自己关在屋子内。极少和人说话。就连秦王來了之后。也沒有说。不过。秦王并沒有把尚文的书信转‘交’给嬴‘玉’。而嬴‘玉’根本就不知道还有书信这件事情。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最担心的莫过于‘蒙’恬。‘蒙’恬内心极度的不安。因为公主变化太大。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很少开口说话。即便是开口说话。也极为的简单的几句。听起來十分的冰凉。那种冰凉是从内心就能感受到的。

    “公主的情况真的不妙。”‘蒙’恬这个时候对‘蒙’毅说道。

    “兄长不要担心。”‘蒙’毅这个时候一边工一边说道。

    “我能不担心吗。”‘蒙’恬坐在沙发上说道。

    “想想看。两个人多般配。但现在。一个下落不明。而另外一个什么也不说。感觉非常的冷。这样下去。两个人。唉。”‘蒙’恬唉声叹气道。

    “这个我管不了。”‘蒙’毅这个时候忙碌的说道。他刚刚批改完一份报告。然后合上报告书。然后又拿出一份批改起來。

    “我说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停下來。好好听我说说话。”看到忙碌的‘蒙’毅。‘蒙’恬看着都心烦。

    “不是我不愿意停下來。而是根本就停不下。”‘蒙’毅这个时候不停手的说道。

    “你知道丞相这个职位。对秦国有多重要吗。”‘蒙’毅依然不停手的说道。

    “忙的连上厕所。吃饭的时间都沒有。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事情。脑子从來就沒有歇息过。我都感觉自己从來沒有这么累过。我感觉现在自己都很压抑。什么事情都顾不上。”‘蒙’毅这个时候说道。

    “这么累。”‘蒙’恬难以相信的说道。

    “恩。”‘蒙’毅很累的点头恩了一声。

    “知道吗。”这个时候。‘蒙’毅说道。

    “丞相的位置。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控的了的。”‘蒙’毅说道。

    “我终于知道。尚文丞相。在这个上面待着有多难了。沒有人理解。如果沒有很好的减压方法。恐怕。”‘蒙’毅说道。

    “一个人。很容易疯掉。”‘蒙’毅说道。

    “疯掉。’‘蒙’恬难以相信的问道。

    “对。彻底崩溃的那种。”‘蒙’毅很严重的抬头告诉‘蒙’恬。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蒙’毅说道。随即‘蒙’毅继续工。

    “哦。”‘蒙’恬这个时候点点头。他从來沒有觉得丞相这个职位竟然这么累。

    “累。疯掉。”‘蒙’恬难以相信的说道。

    “对啊。”‘蒙’恬这个时候忽然想起尚文有的时候。看起來也非常的累。然后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然后回头又看看正在紧张忙碌的‘蒙’毅。

    “尚文难道每天也是这样吗。”这个时候‘蒙’恬想到。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个时候‘蒙’恬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样或许就能解释清楚一些事情了。”‘蒙’恬想到了一些事情。然后他就急匆匆的离开。前往另外一个地方。

    本书首发来自17k,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616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616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