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2该来的会来的

推荐阅读:农家甜妃刀剑神域——幻界金狼狂魔封神最强特种兵之战狼诱妻入怀:陆先生,请低调!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宠上瘾!仕途之风云再起仙剑中的我逆境修天冠盖如顾

    “打啊。。 ”赵民和衙役‘混’战成一团。而衙役毕竟在人数在不占据优势,他们先前暴力的态度,成为赵民报复的对象,他们很多认为被冲散开。然后被围困起來。在赵民疯狂围殴下,很多衙役被打的昏‘迷’在地。

    在这样的双方‘激’烈的冲突下,一些衙役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他们一些人落荒而逃,这对他们來说,他们还不想被这群暴力的人给打死。

    “砰。”一声枪响,把原本沸腾的场面一下子陷入了平静当中。

    “噗嗤。”一名赵国年轻人倒地不醒,他的伤口处还嗤嗤的喷出血液來。

    “打。”一名赵国人这个时候看到衙役开枪杀人。这一下子让暴力斗争迅速的升级到了一个严重的局面。

    “打打。”愤怒的赵国人这个时候不顾一切的把那些衙役给围拢起來,拼命的打死对方。

    “砰。砰。”枪声零星的响起來。而一些人看到情况升级,也开始迅速的脱离这样的场面。

    邯郸令此时正在带领一百多名赵军士兵往这边赶。赵军只能提供这点人了。因为他们沒有得到确切的命令,加上他们要防守的是邯郸重地,边界局势对赵国极为的不利,赵军不能出动重兵。

    “不好。”邯郸令远远的就听到了枪声。

    “快。出事了。”邯郸令大声的喊道。然后迅速的加快速度朝丞相府的方向前进。

    “快前进,前进。”一名赵军宪兵上尉大声的喊道。

    “哗啦啦。”赵军宪兵们加快速度,朝丞相府快速的跑去。

    赵民围殴的情况越來越严重。一些杀红眼的赵民竟然把那些被打死的衙役的头颅割下來。尸体也遭到了严重的**,此时的事件已经严重的升级了。

    “顶住。顶住。”府丞被打瞎了一只眼睛。他的胳膊受伤很严重,鲜血还不断的留下來。冲进來的衙役被打死了不少人。很多衙役倒在地上永远沒有起來。仅剩下的几个人组成一个简单的小方阵,勉强的支撑着。

    “顶住。顶住啊。”府丞大声的喊道。

    “不好。宪兵。赵军宪兵來了。”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赵民才稍微平息了一点。

    “砰砰。砰砰。”赵军宪兵队迅速的上前,朝天鸣枪示警,驱散那些疯狂的赵民。

    “散开,散开。”赵军宪兵队大声的喊道。

    “砰砰。砰砰。”赵军宪兵队不断的开枪示警。

    一些赵民看到赵军前來,纷纷退出,转身离开。

    “散开。”赵军宪兵队迅速的调整队形,步枪上了刺刀,步步紧‘逼’,分割,驱散开那些疯狂的赵民。

    在赵军宪兵队的驱散之下,赵民才慢慢的散开,而地上留着很多的尸体,衙役的,平民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肉’块,以及人体器官。场面极为的拦截。

    “唉。”看到这样的场景,邯郸令痛苦不堪的唉声叹息道。

    “这件事情闹大了。”宪兵上尉看到这样的场景说道。场内最少有五十具尸体。看到这样的场景,宪兵还是为这样的场景感到害怕。

    “这件事情必须尽快的报告给将军知道,否则我们的情况就不好办了。”宪兵上尉说道。

    随后,宪兵立即采取了措施,封锁了所有的道路,采取紧急警戒措施。邯郸令也立即上报了这件事情,邯郸,重新恢复了宵禁。

    在稍晚的时候。宪兵正式进入邯郸城,封锁所有主要主干道,防止事态进一步的扩大。同样,这样的消息立即传到了秦国。韩国,以及周边几个国家。

    “赵国的麻烦恐怕还要持续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蒙’毅这个看着电报内容说道。

    “那我们怎么办,”经济部长担忧的说道。

    “煤炭,沒有煤炭我们的工业就无法维持下去。这对我们來说,是一个不小的打击。”经济部长担忧的说道。

    “恩。”‘蒙’毅脸‘色’沉重的恩了一声。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目前來看,秦国还不能想出其他的办法來迅速的恢复煤炭产量,因为煤炭大佬们和银行家们联手行动,把那些小煤矿给‘逼’的关闭了。秦国的小煤矿停工了很多。原因就是因为资金断裂。这就是银行家们干的好事。

    “如果我们沒有煤炭的话。工业会严重的下滑。我们得做好这方面的准备。”经济部长接着说道。

    “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蒙’毅看着经济部长说道。

    “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蒙’毅看着对方说道。

    “好了。就这样吧。”‘蒙’毅有些疲惫不堪的说道。

    韩国新郑。

    “公主,我们这样來韩国行吗,”穿着普通的两个人來到韩国新郑。

    “行,为什么不行。”嬴‘玉’看着韩国新郑火车站说道。嬴‘玉’在和韩淑通过电话之后,就决定來韩国來了。她并沒有通知任何的人,而是悄悄的來,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不过,嬴‘玉’要面临一个很重要的问題,那就是如何进入韩王宫。正式的进入肯定是不行的。这是嬴‘玉’想的问題。

    “那个。”韩淑‘欲’言又止的说道。

    “有什么事情吗,”尚文看着对方说道。

    “从刚才到现在,你一直这样心事重重的样子。”尚文吃着饭问道。尚文顺便看着报纸。沒有任何的娱乐项目,自然让他感到无聊。

    “哦。沒什么事情,”韩淑僵硬着笑着说道。

    “哦,是吗,”尚文看着对方说道。

    “知道吗,”尚文喝了一口汤说道。

    “你同样不擅长说谎。”尚文看着对方说道。

    “你的样子正在告诉我。”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你有事情,而且,这件事情,难以抉择。对吗,”尚文看着对方说道。

    “恩。”韩淑僵硬着脸说道。

    “你的面容很僵硬。这点已经暴‘露’了你有心思。说出來看看。”尚文无所谓的说道。

    “说出來,只有说出來,你才能解决问題。”尚文接着说道。

    “恩。”韩淑点点头。

    “嬴‘玉’回來找你。”韩淑想了想,最后决定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尚文。

    “咳咳。”尚文沒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消息。而此时正好喝了一口汤。

    “这是我的感觉,我的感觉告诉我,她回來,肯定会來的。”韩淑看着桌面说道。

    “什么,”尚文惊讶的看着对方说道。

    “我们之前通过电话。”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她在电话当中问我那首曲子,结果,我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就感觉到了你在这里,我是在后來才感觉到。这是一种特有的‘女’人的感觉。”韩淑继续说道。而尚文则惊讶的看着对方。

    “我,我有些不明白。”尚文这个时候不解的问道。

    “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尚文接着问道。

    “我已经解释了。她是从那首曲子上,得知的。而且我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什么。她自己感觉到的。”韩淑接着说道。

    “哦。”尚文竟然不知道,之前韩淑已经说过这个问題了。尚文只是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竟然能够敏感的从一些细小的话題当中得知这些,这太让他感到惊讶了。

    “你怎么看,”韩淑看着尚文问道。因为她一直担心这个问題。

    “恩。”尚文这个时候反而显得很平静。

    “來就來吧。”尚文这样平静的说道。

    “什么,”韩淑惊讶的看着对方说道。

    “來就來吧。该解决的问題解决。”尚文平静的说道。

    而韩淑显然沒有想到尚文竟然这样平静。

    “难道,你,”韩淑小心的问道。因为她非常的好奇。尚文自己做出这样重大的事情來,她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怎么解决这件事情。

    “沒什么,”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该來的回來的,顺其自然。沒有什么好担心的。有些事情,需要解释。需要理解。我做错了事情,我承认。我,我认为逃避责任,特别是对‘女’人。或许那个时候,我还不成熟。毕竟我经历的事情要少很多。”尚文接着说道。

    “既然我不成熟,逃避了责任,那么,面对已经发生的事情。只能坦然的接受。坦然面对一切。过去的事情,逃避的责任,总要在未來的一段时间内承担。”尚文说道。

    “知道吗,”尚文看着韩淑说道。

    “你对我说的那些。说的很对,说的很正确。我承认自己的错误。一个男人,不应该逃避责任,特别是一个‘女’人的责任。在这一点上,你对我的教育意义很大。”尚文看着韩淑说道。

    “这一点,我谢谢你。非常的感谢。让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想了很多。想过很多方法对嬴‘玉’道歉。承认自己的错误。接受任何惩罚,我都愿意。”尚文说道。

    “那件事情一度让我惶恐不安,但现在,我坦然了。我决定坦然的面对。顺其自然。或许这样更能有效的解决问題。”尚文接着说道。

    “这就是我的看法。该來的,会來的。”尚文吃了一口饭说道。

    而韩淑则深情的看着尚文。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小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65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659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