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3劫船

推荐阅读:天庭执法使恶魔就在身边炼尽乾坤神武霸帝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嚣张武震九天总裁爹地要抢婚九阳神王超品神农

    “时间太紧了。,: 。”中校这个时候说道。

    秦国要召开的会议对各国而言,太突然了。

    韩国新郑。

    “这次召开的会议,主要讨论齐国和楚国之间的战争问題,以及赵国的国内持续动‘荡’不安的问題。赵国的问題,和我们的关系不是很大,但是,齐国和楚国之间的战争问題,就和我们颇有联系,要知道,铁路,以及公路的修建,都要经过我们韩国新郑。秦国人要想干涉齐国的事情,就必须越过我们韩国,因此,我们韩国可以参与其中,获得应该有的利益,在这次会议当中,韩国要尽可能的为自己的利益。达成合理的合约内容。”韩国的经济部长很自信的说道。

    韩淑为了应对突然到來的秦国召集的峰会,召集了内阁成员进行了讨论,但是就目前讨论的结果,她本人感到非常的不满意,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秦国的意图,进行有效的推测,反而进行按照自己的主观意志來进行讨论,这样的情况让她本人都感到非常的厌恶。

    “够了。”韩淑越听越厌恶,这个时候大声的对在场的内阁部长们大声的喊道。

    “这样随意讨论一点意义都沒有用。”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秦国的意图,与其‘花’费时间,不如在秦国的意图上‘花’费一点时间。”韩淑有责备的意思说道。

    “呼。”在说完这些之后。韩淑这个时候呼出了一口气说道。

    “咯。对不起,我,我只是认为这样讨论下去沒有任何意义。我们散会吧。大家都忙起來。”韩淑这个时候说道。

    在场的内阁部长们都异常惊讶的看着韩淑。因为韩淑从來沒有这样过。而且在讲话的时候。都沒有使用“寡人。”这样的字眼。这令内阁成员们感到十分的惊讶。

    韩淑则不以为然的自行离开。她认为。秦国召开的这次会议可能非常的重要。否则秦国不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紧急召开这样的会议。因此。韩淑断定。秦国要商议的问題跟定很多。而且。很多东西和韩国关系紧密。单单从地理位置就能断定要商议的事情有多么的重要。

    韩淑的感觉非常的重要。所以。她希望内阁能够拿出一个非常好的方案來。但。现在的情况是。内阁有些让她失望。在这样的情况下。韩淑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秦国咸阳。

    “丞相。这些有关的技术文件。我们需要携带吗,”助理这个时候问道‘蒙’毅。

    “恩。”‘蒙’毅思考了一下。

    “我想。我们需要。”这个时候‘蒙’毅说道。

    “好了。赶紧准备吧。把我们应该携带的资料都准备好。我给你们三个小时的准备时间。我们稍晚的时候。要到韩国去了。”‘蒙’毅这个时候说道。他正在商讨一些出行人员的名单。因为这次商议的事情有很多。而且非常的紧急。所以。大家都沒有准备好。‘蒙’毅尽可能的把事情做的够好。

    夜晚降临。楚军进攻临淄的部队。

    “白天的进攻。让我们进攻受挫。”一名楚军军官这个时候说道。

    “齐军依然有一定的防御能力。我们的人员太少了。不可能一下子就占领临淄。临淄毕竟是一座大城池。”那名楚军军官说道。

    “我们该怎么办,”楚军将军这个时候问道。

    “我认为。我们应该等待援兵。派出人手。暂时的围拢临淄城。火炮继续开火‘射’击。不断的开火‘射’击能够击败对方。”楚军军官说道。

    “就这样。”楚国将军无奈的说道。楚军想要快速的解决战斗,显然已经不可能了。齐军依然有很强的抵抗力,而楚军在步兵战当中,无法取得优势,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发动围攻,等待后续部队的到达,然后包围临淄,在做进一步的打算。

    楚军暂时遇到了困境,但是齐国人内部却发生了严重的心理变化。

    “哗啦啦啦。”一队队的牛车,马车从仅存完好的府邸驶出來。

    “散开,散开。”走在最前面开道的楚国贵族‘私’兵大声的喊道。他们正在为自己的主公‘弄’出一条道路來。而实际上沒有人愿意拦着他们。很多齐国人看着那些贵族载满财物的车辆。他们很清楚。这些贵族想要干什么。

    “这些贵族老爷,一打仗就开跑。看看他们,现在又不知道往那边跑了。”一名老者看着对方的行为说道。

    “他们不是齐国人。是齐国人的耻辱。”一名受伤的士兵勉强站起來骂道。

    “用石头砸死他们。”几名孩童捡起石头扔向对方。

    “哗啦啦。”石头砸在车辆上哗啦啦啦的响。

    “谁扔的。”贵族‘私’兵这个时候挥舞着步枪看着那些孩童,那些孩童看到这样的情况都纷纷的跑开。

    而其他齐国人则看着那些贵族逃跑。

    贵族的逃跑。让平民阶层越來越看不起这些贵族了。贵族的行为已经让平民仅存的一点希望之心彻底的破灭了。他们认为贵族可以带领他们坚持下來,但现在贵族都逃跑了。平民对贵族越加的仇恨。这是一种内部的对立情绪。

    齐国贵族的逃跑行为,会严重的影响齐国的防御。而这些贵族竟然什么都不管不顾。这对齐国來说,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

    “齐国的情况非常的不好。长官。”一名韩国新军少校介绍到。

    “具体有那些,”尚文这个时候问道。

    “具体的有,比如,齐国人流失严重,很多村子现在都沒有人。他们的物资也非常的缺乏,过冬的粮食根本就不够他们挨过整个冬天。”少校说道。

    “而且,他们现在还打仗。这样的战争,让齐国的情况更加严重。”少校介绍到。

    “恩。”尚文站在一处破败的村外的高点。整个村子非常的寂静,看不到任何的人。

    “齐国的情况,比我想的还要严重。”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我想齐国可能还有一些人,或者是他们还有一些物资能够支撑他们,但现在看來,什么也沒有。齐国人什么都缺。”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是,长官。”少校在一旁回答道。

    “呼。”尚文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齐国的事情了。

    “这样不正好吗,”墨丽这个时候走过來说道。

    “你们秦国这样不就可以轻松的拿下齐国了。你们开会,是不是组织什么联军,盟军一块朝齐国动手啊。”墨丽这个时候说道。

    “不。不是。他们要解决的是齐国的问題,不是攻打齐国。如果要开战的话,整个六国都不是秦国的对手。但问題是,秦国统一之后的问題会更大,而那个时候,秦国因为沒有制衡,而失去了发展的平衡。”尚文说道。

    “你了解秦王吗,”尚文这个时候突然问到这个问題。

    “为什么你问这个问題,”墨丽这个时候奇怪的问道。

    “因为秦王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題根结所在。我知道你不是太了解他,但是我知道。我觉得,有一些了解秦王。”尚文这个时候说道。

    “秦王这个人,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总之,这个人,很自卑,从他沉默的‘性’格就能看出这一点。而且,从來不表‘露’出自己的软弱的一面,也就是,他在表面上,沒有亲情。”尚文说道。

    “这样的做法,是不正常,失衡的。”尚文接着说道。

    “自卑,能够让秦王静心的处理一些事情,而且做的很好。但是,一旦一些东西成功之后。他的自卑就会渐渐的膨胀起來,膨胀到超过自信的范围,成为一种自大,他认为自己什么事情都能做到。那样的话,这种失衡,就会变成另外一种失衡。”尚文说道。

    “我不希望秦王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是希望,他能保持这样的自卑平衡感。就目前來说,一切都很好。”尚文接着说道。

    “什么意思,”墨丽这个时候很奇怪的问道尚文。

    “意思是说,秦王这个人,心理有问題,他现在还能保持平衡感,但是,统一全国,或者是说,沒有一些东西能够制衡他的话,他就会心理失衡,就目前秦国的政治体制來看,这样的体制,只利于秦王,而不利于我,更多的天下的民众。”尚文说道。

    “谁也不知道,在征服整个天下之后。秦王会做什么,”尚文说道。

    “帝王之心难以猜测。他们会尽最可能的干自己的大事。他们是明智之君,但是,在未來的发展当中,他们的自信过度的膨胀,影响了以后的发展。这就是,我不愿意让秦王早点统一的原因。不仅仅是不希望武力统一,还不希望,他失去平衡。”尚文说道。

    “他的决策太重要了。而且影响力很大。稍微有些失衡,就是灾难‘性’的后果。”尚文说道。

    “只有平衡。很多制约因素存在,才能让他保持理智,一个高层应该有的理智。”尚文说道。

    “看來,你对秦王很了解。”墨丽这个时候说道。

    “恩。”尚文说道。

    “这是一个极为复杂的人,知道吗,”尚文说道。

    “乐观开朗的人。能够带來积极向上的意义。但是,秦王这个人,是一个沉默者,沉默就意味着把自己的心扉全部关起來。”尚文说道。

    “就因为他们自己把自己关起來,所以,你根本就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尚文挥舞手臂说道。

    “我有时候,也在琢磨秦王这个人。”尚文说道。

    “但是,你很少能够从言行上判断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就是因为对方太沉默了。”尚文说道。

    “沉默到,你什么都不知道。”尚文说道。

    “恩。”墨丽这个时候点点头。

    “你说的沒错。”墨丽这个时候点点头。

    “看來,你想了很多的事情。”墨丽赞扬道。

    “恩。我自己在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尚文说道。

    “我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和平的统一,而不是战争,这样的战争进行的太残酷了。”尚文说道。

    “我不希望他们这样下去。”尚文接着说道。

    “这样下去,对谁都不利。”尚文接着说道。

    “知道吗,”尚文看着墨丽说道。

    “有的时候,我感觉好像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人孤独的在战斗。面对的情况,超过了我的预期,很多时候,我不得不一个人面对发生的情况。这些情况让我感到非常的无力。”尚文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尚文说道。

    “所以,我希望有人能够站到我这边來。我希望你们墨家能够做出一些改变。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尚文真诚的说道。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墨丽拒绝的说道。

    “这些话,我希望你能跟我们的长老说。他会处理这件事情的。”墨丽这个时候说道。

    “恩。好吧,有机会,我会说说看的。希望他能认真的思考这件事情。”尚文低头说道。

    南方的沿岸航道上,严重的海盗袭击正在迅速的‘波’及开來。

    “瞄准。”一名海盗炮手大声的喊道。

    “放。”海盗炮手大声的喊道。

    “嘭。嘭。”两‘门’火炮并列的发‘射’出耀眼的火‘药’光芒來。

    “哗啦啦。”“啊。”对面的一艘商船上甲板一下子血‘肉’横飞。一名被实心炮弹轰击掉上半身的这个时候飞了出去,海水上,全是血液,碎木屑。

    “给我打,狠狠的打。”一名独眼的船长挥舞手中的短剑,大声的喊道。他是海盗船长,他的眼睛是在一次战斗过程当中,被对方的一发子弹击中。当场打掉了眼睛。他疼的死去活來。流了很多的血。好在,他活过來了。挣扎了很多天之后。好不容易活过來,他的手下一度认为他们的船长会死掉的。但沒有想到。他竟然活着。

    “放。”海盗船长的炮手大声的喊道。

    “轰轰。轰。”隆隆的炮声不断的传來,飞舞的炮弹,弹片打在对方的商船上。而对方的商船一片狼藉。

    “这样猛烈的炮轰,对我们非常的不利。”二副这个时候对船长说道。大副这个时候已经阵亡了。他的身子被打成了筛子,一发散弹打过來,很多弹片击中了他。一同死去的还有很多水手。

    “我,我们”。二副大声的喊道。

    “我们应该想想办法。”二副大声的喊道。

    “想什么办法,”船长这个时候看着满甲板的尸体说道。

    “海盗的火炮比我们多很多,他们的火力非常的猛烈,我们只是商船。投降。只有投降,我们才能保住自己的船只。还有货物,投降吧,我只是希望损失一些钱财,如果连人,带船的话,我们就会完全完蛋。”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可是船长,我们投降,也未必能够保全我们的货物,要知道,对方是海盗,根本沒有任何的诚信可以讲的。”二副这个时候说道。

    “大家还是能够活命的好。”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我们投降吧。”船长这个时候下命令到。

    “好吧。”二副知道自己劝说不了。就只能这样了。

    “投降。快举起白旗,我们投降。”二副大声的喊道。

    对面的海盗船上。

    “放。”海盗炮手们使用他们最大可能的火炮进行轰击,船首和船尾的火炮都使用上了。

    “轰。”船首的火炮开火‘射’击。

    而独眼海盗船长这个时候举着望远镜看着对面商船的情况,对面商船在靠近之后,竟然抵抗到底,而海盗要求对方停船的要求,竟然沒有做任何的回答,于是,独眼海盗船长下令进攻。火炮随即开火‘射’击。对方是商船,航速缓慢,这很快就被对方追上,并且进行开炮‘射’击,压制对方。

    “我们投降。”对面上的 一名水手挥手示意,并且不断的挥动手中的白旗。

    “停。”独眼船长看到白旗这个时候大声的喊道。

    “轰。”但火炮依然在开火‘射’击。

    “停止‘射’击。停止‘射’击。”独眼海盗船长大声的喊道。

    开火‘射’击的炮手这个时候才听见。立即停止了‘射’击。

    “说说你们的条件,”独眼海盗船长问道。对面的商船在海盗停止‘射’击之后。派出了二副进行谈判,他们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很好的保护好他们的生命安全。

    “我们货船上,有一些货物,这些货物,你们拿走一些,保证我们的生命,放我们走。”二副这个说道。

    “不,晚了。我们要全部。”独眼海盗船长这个时候拒绝对方的要求。

    “你。”二副有些气恼的看着对方。

    “怎么,”独眼海盗船长看着对方。

    “我们完全可以开炮轰击,把他们打沉海底,只要我们愿意,我们可以不要货物,这样的货物多的很。海洋上到处都是商船。”独眼海盗船长这个时候看着对方说道。

    二副咬着自己的嘴‘唇’看着对方说道。

    “如果你们这个时候放弃商船,我会给你们一些船,还有水,食物,让你们离开这里,保证你们的生命。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就把你们和你们的商船一块打进海底去。”海盗船长说道。

    “你们,现在还有沒有这样的资格和我说话,去吧,把我的话,告诉你们的船长。我给你们十五分钟的商量时间。”海盗船长这个时候举起自己的手腕说道。

    “好的。”二副这个时候点头说道。

    “我会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们船长的。”二副很不服气的说道。

    而独眼海盗船长则看着对方。

    “船长,这样做,我们就会失去很多,这对我们非常的不公平。我们不能这样下去啊。”二副这个时候不平衡的说道。

    “恩。”船长心烦意‘乱’的听着二副传达对方的意思。

    “我明白,可是,我们的生命更加的安全,船沒有了,我们可以再买。货物也是,但是,我们的生命沒有了。一切都就结束了。”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明白吗,”船长看着对方说道。

    “所以,我们现在,投降,接受对方的要求,我们投降。”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船长,我们的船只会让对方占领的。”二副焦急的说道。

    “我们的命会保住的。”船长这个时候说道。

    “传达我的意思吧,我们准备准备。离开这里。”船长这个时候命令到。面对不断扩大的伤亡,船长认为及有权利保护他们的生命安全。于是,他决定,投降,弃船离开这里都可以接受。

    “很愉快,你们选择了明智的答案。”独眼海盗船长亲自第一个登上商船。

    船长嘴角‘抽’搐的道。

    “我只是希望,我的手下能够保证生命安全,他们不是战人员,是水手,我们为活命而來,不希望就这样被喂鱼。风险到处都是,我们想活的更好,但我们更愿意保住自己的‘性’命。”船长这个说道。

    “你说的很对。”独眼海盗船长这个时候笑着说道。

    “我们也是这样,我们也不希望拼命。这样太难受了。我们也只是想好好的活好。既然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那么,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保住你们的‘性’命。那些小船是给你们准备的,上船吧。”独眼海盗船长很友好的说道。

    “谢谢。”船长这个时候点点头。

    然后离开这里。

    “给他们一些水,还有食物,他们要漂泊上一段时间。充足一些。”独眼海盗船长看着船长的背影说道。

    “是,头,。”一名海盗答应到。然后船长带着自己的人,用了四艘小船离开了这里。

    “小子们,接受这艘船。”独眼海盗船长兴奋的说道,他们有了一艘船,还有很多的货物,他们发财了,海盗船长兴奋的手舞足蹈道,然后所有的人都疯了,他们开始搜刮整个船上的东西,喝的,吃的,穿的,还有各种各样的货物,都成为他们的战利品,所有的海盗欣喜若狂,他们不用怎么打就得到了这些,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小说...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168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1686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