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这个东西不错

推荐阅读:遥望行止隐婚甜蜜蜜:总裁,宠上瘾隐婚请低调快穿虐渣宝典蜜汁娇妻:亿万男神宠上瘾国子监绯闻录都市之神级宗师帝国的崛起万界仙王武逆焚天

    “恩,这个东西不错。”喜老拿着尚文扔在桌子上的图纸说到。

    “尚文,这个东西叫什么,我看着这齿轮和轮子的东西。好像是某种车吧。”喜老问道。

    “哎呦,我的喜老,你可算来了。”尚文翻身起来。

    “快烦死我了。这飞艇快愁死我了。”尚文挠着头皮说到。

    “你还没有告诉我,这东西叫什么那。”喜老指着图纸问道。

    “这东西叫自行车。只要人骑在上面,用脚蹬,就能走。而且轻便,带动的东西比行走的人要多。速度吗,虽然赶不上骑马,但是要比步行要快很多。”尚文解释到。

    “这东西很好,这个能造出来吗”喜老接着问道。

    尚文摇摇头。

    “造不出来。怎么可能。”喜老问道。

    “的确造不出来。这些东西,需要的是铁的。目前铁的打造技术。还不到位。再加上轮子需要的材料和加工。难!”尚文不情愿的说到。

    “而且这东西。我是用来借鉴的,材料不能解决问题。就很难在做其他的。别看简单。但是加工起来。比较难。”尚文倒了杯水说到。

    “恩,恩。”喜老看着这东西点头说到。

    “我想试一试。你看怎么样?"喜老说到。

    “试一试?”尚文问道。

    “对啊。”喜老点头说到。

    “这东西这么好。为什么不造出来。既然不能用铁,那么用木头也行啊。还有竹子。这两样我都会。”喜老说到。

    “什么?”尚文难以置信的问道。

    “这有什么难的。”喜老骄傲的说到。

    “我在做篾匠之前是木匠。学了老长的。都是给农家做农具的。后来才学了篾匠。”喜老高兴的说到。

    “那行。你看看这个。你有办法吗?”尚文赶紧的拿过另外几张图纸,让喜老看看。

    喜老详细的看着。脸sè难看。接着又换了一张。眉头皱的更紧了。尚文一看。得,没戏了。

    “你的图纸。很好。但是加工的难度实在是太大。”喜老放下图纸说到。

    “我觉得,你应该把铁的东西换成木头的。”喜老说到。

    “我也想啊。但是木头太重了。如果装上去,前后的差别一下子就看出来。飞艇这东西,是要飞上去的。重量。重量很重要。”尚文有些烦了。

    “这个,这个。”喜老沉思到。

    “我也想用木头,但是整体的重量一下子就超标了。升力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控制起来也不好。那么远。根本就行不通。如果使用铁管。重量或许能够减轻。但是木头是实心的。这个办不到啊。”尚文说到。

    “这个,我有办法。”喜老听完后说到。

    “什么办法?"尚文做起来问道。

    “掏空或者是干脆用竹子做。”喜老说到。

    “这是什么方法?”尚文问道。

    “只要你告诉我怎么做就行了。”喜老说到。

    “这个简单。只要做出齿轮和链条。其他的东西,就全靠喜老你了。就看做的东西巧不巧了。”尚文拍着喜老的肩膀到。

    “行了,你说的东西。你去做吧。那个尾舵什么的,只能靠你解决了。我告诉你了。只要掏空中心。打几个笋眼一接,就好了。”喜老说到。

    “行行,我把我说的东西安排一下,就来和你商量一下。”尚文说到。说着尚文就去了帐外。

    喜老看着自行车的图纸。决定自己研究一下。这个东西感觉应该不难。自己能够解决掉。于是喜老拿着图纸来到自己的帐篷。

    喜老的帐篷里摆放的全都是竹子和木头。喜老拿出一根浸过油的竹子。这种竹子韧xing很强。而且坚固度一点都不必那些铁管差。那些铁管加工起来十分的困难。而且实用xing一点都强。因为这些原因。喜老特别的钟情于竹子。

    喜老拿起篾刀,手腕灵活的砍削一番。一根已经打好笋眼的竹竿就做好。然后相互连接。接着按照图纸上画的模样,继续加工。很快一个自行车的三角框架已经有了雏形。如果在加工的话。一定会认为这是来自未来的自行车。喜老高兴的看看了。看到差不多。就继续开工。

    尚文此时,拿着图纸先后找到木匠。让他们加工一下十字型尾舵。但是他们一下子给难住了。他们说不会造船。尚文气的啊。恨不得拿着木棍打死他们。尚文费了好大的口舌才解释清楚。木匠们终于答应可以想想办法。对于掏空。他们也说尽力而为。尚文明白什么叫尽力而为。没办法。这些来固阳铁厂的人,算不上很好的技术骨干。因为那边还有沉重的生产任务。火箭弹和手榴弹的制造。如果完不成等着砍头吧。

    尚文无奈的走出木匠制坊。来到铁厂。找到李二。拿给李二看。李二看完后。直接犯难的手到”这个办不到。“尚文崩溃了。

    “你这是铁厂。”尚文理直气壮的问道。

    “是啊。我这是铁厂,但是,这不是铁匠铺。这里只负责生产铁块。”李二扭曲着脸说到。

    尚文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拿过图纸找铁匠们商量去了。

    在铁匠那里,尚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释清楚。铁匠却为难的说”这东西太困难了。”没办法,尚文只好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尚文忙完这些,感觉口干舌燥的。解释一些超前的东西,实在是太难。特别是这些从业人员的素质。理解能力。全部都是被动的接受。而不是主动的探索。如果这样的话,我尚文,可就难办了。

    尚文有气无力的坐在大营门口。看着进进出出的人马。

    秦军士兵赶着一群匈奴人。这次,尚文看到的有些不同了。这些匈奴人的额头都打上了一个圆环。圆环中不知道写的是个什么字。不过尚文想,肯定不是好字。这些匈奴人,几个人捆在一块。然后像赶羊一般的走出大营。

    看来上次的暴动事件,已经触动到了上边。这些举动肯定是为了防范才这么做的。尚文站起来。默默的看着这群人离开大营。他们的方向是南方。在哪不用想,都知道他们会干什么。修一条路。一条匈奴人的血泪之路。尚文沉默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96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968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