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多救一人

推荐阅读:重生校园:恶魔校草,太腹黑重生之女君风华太古神兽决重生之战神吕布妹控的自我修养商界女王极品公子妃变身极品软妹亿万甜婚:老公,宠上瘾变身二次元美少女重生八零之婚宠撩人

    李斯非常的高兴。因为他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将尚文兵工厂的所有的主要骨干一网打尽。对于那些参与进来的男女工匠,则稍加处罚就行了。这样一来打击尚文的势力。趁着还没有崛起的空档,彻底的打压下去。另外可以保持兵工厂的产量。只要那些骨干换上自己的人。顺便就接手过来了。然后,只要加大开工力度,就可以为自己建立功勋了。想到这里。李斯非常的高兴。这样一来。自己在秦国的根基就越加深厚了。

    李斯高兴的喝了一口茶,看到一份来自查处韩国jiān细的奏报。李斯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也就是说,自己的那个同学韩非就要死了。想想和韩非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好歹也要送送人家。这样的情谊还是值得的。

    谁让秦王赏识他的才华。如果这样任由下去,恐怕迟早一天要爬上自己的头上。自己的位置来之不易。从做楚国的小吏到大秦相邦吕不韦的门客。秦王逐客令的失意惆怅。再到今ri的大秦丞相。李斯有太多的辛酸不为人知。这样的自卑感,谁又有能知道那。李斯叹息一声。

    “来人啊。”李斯叫道。管家应声站出来。

    “过来。”李斯摆手示意,那管家上前。李斯小声的在那管家耳朵旁说了些什么。

    赵高飞快的驾着马车飞奔进了咸阳地界。“直接到监狱。不管有人没有人,想放人再说。”尚文向赵高吩咐道。

    赵高车技一流。马鞭轻轻拍打。车飞奔朝咸阳城奔去。尚文的心思,全在救人身上。尚文可是领教过秦法的严苛的。那些民夫。就是受害者,国家的强盛不是耗尽国家最后一点力气来做的。而是要积累。积累厚厚的实力。

    马车飞快的飞奔到府衙门前。赵高飞身下了马车。尚文也顾不上什么。也下了马车,但是长久的坐车,腿脚早就麻了。一着地。腿脚无力,尚文重重的摔了一跤。赵高见状赶紧上前搀扶。

    “不用管我,快去,拿上王命。快去救人。”尚文着急的吼道。

    “是,是。”赵高也不知所措了。赶紧的上车拿了王命飞奔而进。

    尚文龇牙咧嘴的坐在地上揉搓一下血管。腿脚根本就站立不住。

    赵高直接去了监狱。只见,几个犯人已经被拉了出来。正在战战兢兢的发抖。还有几个头颅放在断头台上,旁边已经有几具断头的尸体了。赵高倒抽一口凉气。还好自己没有来的太晚。

    “住手。”赵高大声呼叫道。

    “都住手。”赵高已经认出了这几人是兵工厂的主干。赵高在兵工厂做过帐房,和这几个人经常的打交道。

    “赵公公。救我们啊。我们是冤枉的。”“是啊,我们是冤枉的。”几个已经在断头台上的人见到有人来救,立马大声呼喊。

    “赵公公!”几个小吏上前打招呼。

    “大胆,谁让你们杀人的?”赵高大声发怒呵斥道。

    “这。”几个人相互之间看看你我。

    “还不给我放了。”赵高接着高声的喊道。

    “这。”几个人再次相互打量一番。

    “这是王命。”赵高高高的举起秦王的书令。

    “喏。”几个人见有秦王的书令赶紧的上前。将那几个人放开。

    尚文摇摇晃晃的走进牢房。刚进门,就看见几具无头尸体。尚文觉得心中非常的憋闷。这些人是有大量技术经验的人。培养一个有技术经验的人,需要耗费多少时间。多少jing力。尚文觉得很是可惜。

    “是谁,是谁让你们随便杀人的?”尚文呵斥道。

    几个人支支吾吾不敢言语。尚文知道,肯定有大人物给他们撑腰,否则,不会这么轻易的杀人。

    看到黑漆漆的牢房。尚文知道,肯定还有大批的兵工厂的人,尚文快步上前,从那小吏身上抽出一把剑。飞快的走进牢房。

    “铿。”一剑砍断那牢房的链锁。

    一群披头散发的人看着尚文。

    “是兵工厂的人,都出来。”尚文说道。

    一群人全出来了。

    “还有多少人是兵工厂的?”尚文问道。

    “这里差不多全是。”一个人垂头丧气的说道。

    尚文一听,火冒三丈,挥动手中的剑将所有的牢房链锁全部砍断。放出所有的人。尚文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么大的力气。竟然能够砍断这些链锁。尚文不停的挥舞手中的剑,手中的剑已经无法承受如此蛮力,已经应声砍断。但是尚文仍然再砍。因为,整个牢房,差不多管的都是自己的人。这些人大多是无辜的。更气愤的是,竟然有人为此丧命。尚文觉得自己实在是对不起这些人。

    监狱内所有的牢房砍的差不多。尚文用手托在木质的牢房上。忽然看见,一处非常偏僻的牢房。这个牢房只关押着一个人。尚文心想。不管怎么样,上前问一问。

    尚文拿着一把断剑上前。

    “你是何人?所犯何事?”尚文问道。

    只见那人披头散发,眼神呆滞的看着窗外。

    尚文见其不说话,看出这个人受打击挺大的。或许也是受冤屈之人。算了,自己也救救这个苦命人吧。

    “铿。”尚文挥舞着断剑,用力的砍断那链锁。或许是jing疲力竭了。那链锁并没有被砍断。尚文只好用尽所有的力气,再次挥剑砍。几次尝试后,链锁终于砍断了。尚文打开那牢门。对着那个呆滞的人说道。

    “你,出来吧。”尚文说道。

    那人依旧不动。死死的看着窗外。尚文看见其不动,觉得有气。这个人怎么回事。自己好心施救,这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尚文上前,用力的拉扯那人的衣袖。那人被拉扯的转过身来。尚文从肮脏的脸上看出,这个人好像是·······尚文一时间没有多少印象,但是总觉得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

    尚文呆呆的看着。那人看见尚文,脸上突然露出一丝惊喜。接着就跪倒在地。

    “秦····秦···秦先····先····先。”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

    尚文从结巴的语调中,听出这个人是谁了。这个人就是韩非。没想到,救自己人,也把这韩非子也救了。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3/979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3/979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