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0章 狼牙棒、瓮金锤

推荐阅读:随身带着蟠桃园太古剑尊三国之无赖兵王最强骚操作里表世界金丹九品重生之无限梦想我的魔法时代超级怪兽工厂驭香

    迷迷糊糊间,听到些窸窸窣窣的动静,孙绍宗还当是阮蓉和香菱在穿衣服,下意识来了个大鹏展翅,想将两人裹弄进怀里。

    谁知两条胳膊却齐齐扫了个空。

    他不信邪的劈开双腿,却也只搅起了满被窝的潮气。

    人呢?

    将眼皮撩开一条缝隙,石榴那提神醒脑的五官,顿时映入眼底,直唬的孙绍宗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才发现外面早已是天光大亮。

    “二爷。”

    石榴见他忽然坐起来,忙丢开卷到一半的帷帐,羞答答的在床前道了个万福。

    “什么时辰了?”

    孙绍宗打着哈欠,随手掀开了被子,昨夜酣战时留下的靡靡气息,顿时弥漫开来。

    约莫是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昨晚上阮蓉竟主动找香菱过来,从诗词歌赋聊到了生子秘诀,然后又立足于实践,将原本博大精深的理论去粗取精,进行了深入浅出的剖析讲解。

    若不是孙绍宗有些操之过急,这场鞭辟入里的讲座,简直称得上是完美。

    “回二爷。”

    就听石榴红着脸道:“已经快到巳正上午十点了,姨太太说您还有要紧的差事,所以才让奴婢过来服侍您梳洗更衣。”

    竟然已经这么晚了。

    看来昨夜委实放浪的有些过了——这也难怪,虽说孙绍宗穿越以来,一床两好的事儿也经历了不少,可每回都有各种各样的顾忌,总是难以尽兴施展。

    昨儿就不一样了,反正都是自己妾室,自然想怎么来就怎么来,丝毫不用考虑‘善后’的问题。

    心下回忆着昨晚那不可开交、异口同声的妙处,孙绍宗将两条粗长的毛腿往外一伸,石榴忙把裤子给他套上。

    这时芙蓉也打了热水来,两人上前七手八脚,很快便将孙绍宗打扮的焕然一新,又抱了那被褥出去搓洗晾晒。

    而孙绍宗径自到了外间,见方桌上用竹篦子拢着盆八宝粥和几碟小菜,便胡乱填了个八分饱,这才施施然出了房门。

    到了院里,他往西南角一张望,果然不出所料,包括尤二姐在内,三个女人都在凉亭里守着孩子闲话家常。

    孙绍宗大踏步赶了过去,先将女儿从竹篮里抱起来,吧唧亲了一口,这才笑着对起身相迎的香菱道:“这可是欠下两首诗了,我也不催你,这南下平叛之前,怎么也该让爷品鉴品鉴吧?”

    香菱腾一下子红了脸颊,支吾嗫嚅着,却早被阮蓉摁回了座上。

    “别理会爷,他就知道糟践正经学问。”

    阮蓉说着,又正色道:“方才我听赵管家说,您那柄金丝大环刀裂了好些个口子,以后怕是用不得了——老爷既然是要南下平叛的,好歹也打件趁手的兵刃,再让大爷帮着弄件甲胄防身。”

    这倒真是桩要紧事。

    这京城里鲜少用到个人武力,赤手空拳外加一身怪力,便足以横行无忌了。

    可如今既然要南下平叛,置办一身合适的装备,也便迫在眉睫了。

    在凉亭里同妻儿道别,孙绍宗匹马出了府门,沿路就一直琢磨着兵刃铠甲的事。

    铠甲其实倒还好说,便宜大哥的身量和孙绍宗差不多,只是腰围粗了些——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拿他的盔甲改一改就是。

    至于这兵刃么……

    恐怕一时难以寻到现成的,毕竟满京城也找不出半个,能在力气上匹敌孙绍宗的武夫,这现成的兵刃不是轻了、就是太轻了。

    思来想去,也只好去将作监打几件新兵刃了。

    反正孙绍宗也不追求什么精雕细琢,只要分量足够、结实耐操就成。

    至于外形么,最好能附带‘威慑’效果,譬如说搞个百十斤的青龙偃月刀——湖广一带,正是关二爷踏入人生巅峰的所在,虽说大周朝并未将关二爷尊为武圣,但借二爷的名头唬一唬那些山蛮子,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转念一想,那青龙偃月刀貌似利于马战,在山地怕是多有不便。

    要么……

    来两柄大铁锤?

    就照着评书里那什么四猛八锤来!

    当然,八百斤的擂鼓翁金锤肯定是没戏——就算孙绍宗能使得动,背着那玩意儿在山里长途奔袭,也非把人累吐血不可。

    一个锤子八十二斤,应该就差不离了。

    长度么,暂定为四尺约1米25,对上长兵器或许吃亏了些,但山地作战,灵活性也是非常重要的。

    而锤子这玩意儿实诚,八十二斤也未必有多大一坨,只要力气足够,就不会显得笨拙。

    等等!

    要么干脆一手锤子、一手狼牙棒得了,砸门的时候用锤子,杀人的时候用狼牙棒,那大钉子蹭上就是个血窟窿,威慑力保证妥妥的。

    最好再弄块盾牌,免得冲锋陷阵的时候,不小心被冷箭伤到。

    就这么胡思乱想着,眼见到了北镇抚司门外,孙绍宗一边甩蹬下马,一边忍不住哑然失笑起来。

    貌似自己方才琢磨的那些,不像是去和异族打仗,倒像是要在沙盒游戏里开无双似的!

    “大人。”

    正自嘲的笑着,就见杨立才飞也似的迎了出来,压低嗓音道:“昨晚上又招了几个,其中还有一个姓王的香主。”

    有个香主招供了?!

    孙绍宗心下一动,却知道此处并非说话的所在,随手把缰绳丢给守门的小校,便带着杨立才进到了北镇抚司里。

    一直到穿过二门夹道,孙绍宗这才开口问道:“那些反贼都招供出了些什么?”

    “多是西北白莲教内幕,包括几个分舵的地址,以及平日以什么营生敛财之类的。”

    这些情报,陆辉肯定是如获至宝,可孙绍宗对此却并不怎么感冒——先不说他过些日子,就要出京外放了,就算可以留在京中,也轮不到他来主持围剿西北的白莲教余党。

    因而孙绍宗又追问道:“可有京中内奸,或者白莲圣女的消息?”

    杨立才苦笑一声:“倒不能说是没有,只是……”

    却原来根据那王香主交代,白莲圣女的认证方法,只有葛谵一人知晓。

    即便是派人去探查,日食当日诞下的女婴,葛谵也只是交代说,要将婴儿上下都看个真切,若有什么胎记之类的,则要牢记位置和形状,回去向他仔细禀报。

    因而眼下只能确定,白莲教圣女身上有个特别的胎记——但具体的位置和形状,却是不得而知。

    至于隐藏在京城奸细么。

    王香主也说尽在李姑婆掌握之中,自己未曾有过什么接触。

    不过他还是提供了一个确切的消息:埋伏在京城官府的王牌奸细丙三,家中妻子已然有了身孕。

    “镇抚大人昨夜就已经派人,循着这条线索去查了,想必要不了多久,京中妻子有孕的官员名录,就会呈送过来。”

    说话间,两人便到了地牢入口处。

    眼瞧着那两扇大门左右敞开,露出黑黝黝的下行隧道,孙绍宗又抓紧时间问:“那王香主可曾招供出,当初在客栈时是谁泄的密?”

    杨立才又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只知道,当时是有人捡到了一张字条,提醒说附近有咱们北镇抚司的人埋伏——至于这字条出自何人之手,却是并不知情。”

    这倒也在孙绍宗的预料之中。

    莫说那龙禁卫里的内奸,未必是白莲教的人,就算真是白莲教的卧底,也断不会在那等时候,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

    因而他又追问:“那字条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辰捡到的?”

    未等杨立才回答,地牢里先有人开腔道:“约莫是在巳时末接近上午十一点,地点嘛,是鲤跃居后面,白莲教包下的独门小院里——当时是有人用纸条包着石子,隔墙扔了进去。”

    说话间,就见略有些憔悴的陆辉,从地牢里走了出来。

    若不是那一身墨蛟吞云袍还算得体,他脸狰狞的疤痕配上幽暗的隧道,真恍似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当然,对于大多数中低级官员而言,北镇抚司的镇抚使,可要比恶鬼恐怖多了。

    “镇抚大人。”

    孙绍宗和杨立才忙迎上去躬身见礼。

    陆辉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无须多礼,我查问这许久,也只暂时排除了赵嘉义、宋雄两个,余下三人怕还要偏劳孙千户了。”

    说是只排除了两个,但提起赵嘉义、宋雄二人的名姓时,陆辉脸上那刀疤都红亮了几分,显然心下也是欢喜的紧。

    毕竟赵嘉义身为试千户,可说是陆辉从江南带回来的领军人物,当初他牵连进内奸一案,对陆辉的威望可说是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也正因此,陆辉才愈发对孙绍宗萌生了猜忌。

    如今能证明赵嘉义的清白,也算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了。

    “下官职责所在,当不起‘偏劳’二字。”

    孙绍宗先客气了一下,随即又道:“那赵炜应该也能排除,他在巳末虽然也曾接近过客栈,却有人可以证明,他未曾靠近过后院。”

    “如此说来,便只剩下臧亮和徐昆了!”

    陆辉狞笑一声,立刻喊过跟在身后的两个总旗,吩咐道:“去将臧亮和徐昆的家人全都请来,先好生款待着,且等孙千户查清真相再做计较!”

    啧~

    这明显是准备拿全家老小的性命,去威胁恐吓那内奸。

    说实话,对这种那老弱妇孺当人质的做法,孙绍宗是颇有些抵触的,可无奈这年头官方最爱干的就是‘株连’——再说祸不及家人什么的,同特务机关也理论不得。

    眼下也只能寄望于,那内奸不是个薄情取义的主儿,否则……

    孙绍宗暗叹一声,又拱手道:“还请大人把供状副本取来,下官也好先了解一下,贼人都招供出了些什么。”

    陆辉就等着他查缺补漏呢,自然不会拒绝,忙将孙绍宗领到了看守室里,将几份供状摆在了他面前。

    孙绍宗却不急着去翻看,而是先把昨儿编排的时间表翻了出来,放在桌上随时准备对照。

    “对了。”

    陆辉正要悄默声的退出去,看看审讯室那边儿的进展,忽然想起了什么,又停住脚步赞道:“孙千户招降的那吴水根,倒是个拷问犯人的好材料,这里面有一多半的口供,都是他问出来的。”

    这还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原本孙绍宗只是想拿吴水根做个噱头,哪曾想这厮因为差点戴了绿帽子,竟对原本的同党下起了狠手。

    而这叛徒一旦疯狂起来,可是比敌人还要凶残多了——再加上吴水根久在白莲教厮混,就算那些贼人想说谎瞒哄,也难以做到。

    所以这机缘巧合之下,他倒真成了一柄逼供的利器。

    却说陆辉离开之后,孙绍宗便逐行逐字的,翻阅起了那些供状,内里果然和杨立才说的一样,多是西北的情报。

    至于京城方面的消息,却是乏善可陈。

    当然,也不能说是一点有关于京城的消息都没有,至少有个在李姑婆麾下,兼职牛郎的贼人,就招供出不少京中贵妇人的秘闻。

    什么某某侍郎的夫人,最爱被人绑起来弄啦;某某侯的遗孀得了脏病,流出绿汁啦;某某年轻翰林的母亲两次……

    “咦?”

    正看的无语,一个诧异的声音忽然在门外响起,孙绍宗抬头望去,却见是个总旗正捧着本册子,站在门口向里张望。

    “千户大人。”

    那总旗见孙绍宗望过来,忙进门见礼道:“卑职奉命,要呈送一份名录给镇抚大人。”

    名录?

    孙绍宗把口供往桌上一放,问道:“可是妻子怀孕的京官目录?”

    那总旗闻言,身子又往下弯了弯,透着三分气短的应了声:“正是。”

    虽然有些好奇,他这副畏缩的样子到底是为了什么,可孙绍宗也懒得深究,屈指往桌上戳了戳,道:“先放这里吧,我待会再亲自呈送给镇抚大人。”

    那总旗惊愕抬头扫了孙绍宗一眼,随即又忙垂下脑袋,支吾道:“这……这怕是……”

    “怎么?!”

    孙绍宗神色一利,呵问道:“莫非是镇抚大人有令,不准本官过目这份名录?”

    “不不不!绝无此事!”

    那总旗吓的脸都绿了,这要是传到陆辉耳朵里,一个挑拨上官的罪名,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因而他也顾不得什么避讳,忙把那名录双手奉送到孙绍宗面前。

    孙绍宗接在手里,随手翻开来一瞧,登时便明白这厮为什么遮遮掩掩了,盖因那第一页上最显眼的,便是‘孙绍祖’三字。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4596/1386819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4596/1386819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