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267章 出世与入世

推荐阅读:重生之修仙妖孽电影教师至尊妖孽兵王恶魔就在身边草根小师叔虫临暗黑我能提取诸天重建恐龙岛龙裔的轨迹海贼之机械师

    前文已经说过,诸天万界的儒、释、道,虽然与地球上的有很多相似之处,但在根本上,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

    任何哲学和思想,都需要一个特定的环境去孕育和法则,脱离了实际的环境,就只能沦为空想,也不可能繁衍昌盛之至今。

    要说诸天万界的儒释道三大修行流派与地球上的有什么根本的不同。

    不同之处太多了,细节就不必累述,只说其中最关键和明显之处。

    儒释道三大修行流派,道家和儒家是出世,儒家却是入世。

    出世和入世,反应这三大流派在修行的最终思想上的出入,根本原因还是对世界的看法不同,并最终反映到修行和对道的理解上。

    道家认为,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世间万物从诞生的那刻起,就处于彼此竞争的关系。

    两颗小草,同生在一处,就要彼此争夺耐以生存的水分和养分,胜者必定是根系最深和最繁茂的那一个,而失败者必定干枯腐败,最后沦为胜利者的养分。

    一窝雏鸟,从破壳的那时起,就要争夺在鸟巢中最好的位置,以最大的概率获得父母喂养的食物,其中,最强壮的个体必定胜出,而生来就懦弱的个体,必定在这一步被淘汰,从而避免了资源的浪费,这样才能让最完美的那个后代存活。

    混沌未开的蛮荒时期,大道蒙尘,世间万物都秉承这样优胜劣汰的筛选法则。

    一颗小草如此,一窝雏鸟如此,一个族群也是如此。

    大道不显,众生灵智未开,优胜劣汰的标准,就在谁更能亲和环境,谁更能更快、更好、更有效的壮大自身。

    族群与族群之间竞争更显残酷。

    人族诞生之初,不过是野草般的存在,肉体先天就懦弱不堪,寿命短暂,对天地法则的亲和也远远比不上那些天生异种。

    沦为可悲、可叹的境地就成了必然。

    在整个族群都朝不保夕的现实逼迫之下,人族的先民在残酷的天地间挣扎适应着。

    因为适应,而有了改变,因为大量改变的积累,在某一日,终于获得了质的跃升!

    那就是智慧!

    当人族的先民有了智慧,就学会了思考。

    思考在于对自身和外物的观察,观察后,发现其中的客观规律,再以这客观规律行事,最终增强族群与其他族群的竞争力。

    一代又一代的人族先民思考着、发现着、总结着,一代又一代的后辈继承着、发展着、壮大着。

    不知多少年过去,天地间优胜劣汰的铁律发生了变化,其内容和标准逐渐从个体的先天资质、强壮、亲和与寿命转移到智慧身上。

    至此,人族的先民在族群的竞争上才最终胜出,人族才得以繁衍昌盛。

    因此,大道终于拂去懵懂和愚昧的尘土,被人族思考、总结和观察得出。

    道出现了!

    何谓道?

    就在一个“争”!

    大道至繁又至简,终归还是要落在这个“争”字身上。

    族群与族群之间,族群的内部之间,个体与个体之间,甚至构成个体的内部之间。

    大道无处不在,无所不容,上至诸天万界,下至草木和生民。

    这样的思想,最终产生了这样的修行哲学,这样的修行哲学,最终产生和发展了这样的修行流派。

    所以,在道门统治的地界,才有仙凡之别。

    才有修士、凡人各安其位,最好老死不相往来的成规。

    才有仙师的权柄和尊荣,才有修士之间的攻伐,宗门之间的兴与灭。

    如此可见,这“道”与地球上的“道”根本就是南辕北辙,一个是“争”,一个是“不争”,硬说两者是一个东西,何其谬也?

    但儒家和释家就不同了。

    儒家的思考、总结和观察,得出“道”,乃是“礼”!

    他们认为,优胜劣汰确实存在,不过已经是过去式了,人族不是最终胜出了吗?

    既然胜出,为何还有纠结过往呢?

    要以发展的眼光向前看嘛。

    瞧,天地无情,但人有情,生灵愚昧,但人有智慧。

    既然如此,舍我其谁?

    天生万物,都有自己的位置和用处,一截枯木还能烧一壶水呢!

    什么优胜劣汰,既无序又混乱,既内耗又浪费。

    那就将它们统统置于我们的规则之下吧!

    什么?

    你说我伪善,还说我荒谬?

    哼哼!

    超脱之路是如此的艰辛和漫长,不统合资源和发展资源,只知自己、只知争斗,不就是只知道索取而不知道培育和持续吗?

    你还不服气!

    我们是人,不是畜生啊!

    怎么能这么的简单残酷和鲁莽直接呢?

    一旦我们的规则代替无情的天地规则,让每一个事物都发挥它应该有的用处,再一起为我们做贡献——哎呀,口误,口误,应该是,世界大同,天生万物都能和谐相处,消融争斗,让世间万物都能繁衍昌盛,从而开辟从未有过的修真乐土。

    所以我们应该深入进去,指导和约束万物和生灵,让之以最有效的形式和方式存在与运转!

    也就是我们的规则。

    我们应该持之以恒的推广这套规则,须知,这是我们的规则与天地规则再竞争,瞧,这难道不是另一个更高层次的争斗吗?

    为了在这最高层面最终胜出,我们应该坚信并深信,并持之以恒!

    但生灵愚昧,众生懵懂,为了让上下有序、亿万生灵各安其位,我们有责任也有义务,为我们规则发展一套‘解释性的学说’,这样才能定尊卑,明秩序,抚育万民,笼扩众生。

    什么,你还不接受!

    哎呀呀,你真是个榆木脑袋!

    没办法,为了天地苍生,为了世间万物,为了我的大道,必须打醒你!

    ……

    道与儒之争,已经过去了不知多少年,如今早就消融。

    两者都不能消灭对方,又不能让对方接受自己的那一套,于是就在磕磕盼盼和时间的润滑中,彼此适应,最终学会了相安无事,各自发展。

    至于释家!

    和尚虽然也是出世,却比道家要“温和”许多。

    只是,他们是纯粹的外来事物,与道家和儒家有一个长期对抗和适应的过程,这过程说来就话长了,这里就不再累述。

    明白了道与儒的渊源和不同,就会发现,通玄界运转和基本的结构。

    稷下学宫无疑是栖霞派和天理门融合在一起的产物,所以宗法才是现在这幅样子。

    但总体来说,还是儒家的规矩和思想占主要内容,只因诸天万界发展到现在,已经有无数前例证明,儒家那一套不管怎么不符合道家的胃口,但是在对世界的开辟和发展、资源的统合和利用上,有着道家不能比拟的优势。

    而苏成在通玄界所经历和见识的所有事,大多发生在栖霞派占主导地位的疆域,这就让他形成了一种思维的定式。

    以为,整个通玄界大体就是这样了。

    直到他看到颜姓化神所处的镜像世界。

    …………

    栖霞派在北,天理门在南,雷音寺在西,外道超级宗门——无忧谷在东,御兽门的总山在莽荒深处,形同修士世界的一块飞地。

    稷下学宫位于中央,就像成修士世界大体的格局和秩序。

    四大超级宗门各有开辟的方向,原则来说,各自分领一方的主要事物,只有在遇到重大分歧之时,才有稷下学宫居中裁定和调解。

    现在,苏成带着玉兔和南宫离,就来到困住颜姓化神的镜像世界。

    “这就是儒家风物?”

    巍峨的灵山福地不足为奇,让苏成感到惊讶和诧异的是灵山周边所展示出的有序和繁荣。

    只见,大地上的麦浪无边无际,连绵起伏的大地已经被开发完全,纵横交错的河道就像四通发达的蛛网,将无数田地灌溉,又有大量的农人散布在一望无垠的麦浪里。

    田边有垂柳依依,水渠碧绿,一个个牧童骑在牛背上,婉转清脆的吹奏牧笛。

    湖波荡漾,大量的翠绿的荷叶、荷花从中,一艘艘小船、画舫飘荡其中,渔家的汉子,买酒的歌女,依着画舫的悬窗对外面的风景谈笑指点的文人骚客与舞姬!

    山岭和谷地,茂密的果树已经取代原始丛林,红彤彤、金灿灿的水果引来大量的鸟群,又有管理山林的仆妇、小厮,挥舞着竹竿驱赶、恐吓、咒骂着。

    小径依着山体蜿蜒而下,就像一条条小溪汇入规则、宽阔而笔直的主路。

    主路延伸汇集,来来往往的行人、小贩和商队络绎不绝的行走其上,路边的茶肆、客栈、点心水果铺子周围,还有供人临时歇脚休息的车马行。

    这些车马行倒是简陋,可也拥有不菲的人气。

    远远的,主路汇集的所在,一座巨大的凡人城镇隐隐屹立!

    对比栖霞派地界的“原始和荒芜”,这里的开发程度堪称惊人,人口的密度哪怕只是眼前的冰山一角,也让人为之咂舌。

    不仅如此。

    靠近山脉的田地,有几处明显异以其他地方的所在。

    稍一打量就发现,这些所在竟是依灵眼而开辟的灵田!

    这无疑超出了苏成早就成型的认知。

    打理灵田的也不是什么修士,而是衣着更加整齐和体面的凡人。

    就在这时,一只巨大扁平、就像魔鬼鱼一样的飞禽从一个山谷中飞到空中,膜状的羽翼煽动,就向这边的麦田飞掠而来。

    这要是在栖霞派地界,修士不说,地面上的凡人肯定是鸡飞狗跳,惊恐异常。

    然而在这里,只有些顽童兴奋的欢呼声,麦田里的农人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就为自己披上了早就准备好的蓑衣。

    很快,这飞禽就以一个极低的高度抵达一片麦田的上空,飞禽那表面油滑而漆黑的表面闪亮起幽幽的灵光,同时,大量粉末状的灰白色物质就从它的身体上洒落下来!

    “这是!?”

    苏成已经不是惊异这么简单了。

    “有什么好奇怪的,那些大头巾(儒修)的本事还多着呢。”玉兔不屑的说道。

    苏成沉默下来。

    这粉末状灰白色物质难道是肥料?

    看这异兽(飞禽)的位阶和体积,每日吞食的灵植和灵物肯定不少,所以儒修们连它们的排泄物也能利用了?

    生态农业?

    这可真是……

    也许,这异兽根本就是经过筛选、育种和培养后的产物!

    异兽的畜牧业!?

    再回想碧波门下的鬼母养殖和火蚁培育……

    枉自己有着地球的阅历和见识,却从未想到这些,直到今日见到实物,才豁然发现,固有印象中的修真文明是何等的片面和简陋。

    由表至里!

    这些展示的是什么?

    是修士世界真正的生产力水平。

    是修真文明真正所在的高度。

    “喂,你看够了没有!?”玉兔不耐烦的说道。

    苏成赞叹的收回注意力,视线一转,看向天地交接处的那座巍峨的灵山。

    这灵山竟是个雪山!

    云层以上晶莹一片,云层以下却是浓郁的翠绿世界。

    灵山周围还起伏着大大小小的山体山脉,苏成现在何等眼力,自然将上面的护山大阵瞧的清清楚楚。

    灵山福地并足奇,奇异的是,灵山上的修士所展现出的、完全迥异道家宗门的规模和风貌。

    见到这些,一个迟疑动摇了苏成原本的打算。

    儒家可能才是自己最终的大敌。

    那么,是否该过早的撩拨他们入场?

    杀了这化神儒修倒是不难。

    难就难在,如何应付儒修们的随后的报复!

    天理门在南,自己在北,一个化神儒修的陨落,是否会成为他们插足北境让栖霞派无可奈何的借口?

    眼看苏成又陷入到沉思当中,玉兔翻了个白眼,一转身,视线就落在南宫离身上。

    南宫离还是那副提线木偶般的窝囊样子,玉兔却像是发现或者想到了什么。

    “某人好像有些心急嘞!”

    南宫离纹丝未动,漠然的眼神在玉兔身上一掠而过。

    “杀气,哼哼!”玉兔冷笑道:“还想瞒过本仙子?”

    “什么杀气?”苏成转过身来,悠然询问。

    “某人起了杀心!”

    “噢?”苏成似笑非笑的看了南宫离一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7905/116531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7905/1165319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