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中文网 > > 重生为妖栖佛肩 > 070 世上为什么会有牵挂二上字

070 世上为什么会有牵挂二上字

推荐阅读:正义女警复仇记北土美后李三哥的传奇人生灵狐总裁若言心动我的气运要逆天龙与地下铁超级地图重生为妖栖佛肩九凤传说

    平康坊,胡姬酒肆,异界天庭。

    虽然我属于第二次光顾,虽然我不会脸红,可这里好像就是为了让人震惊留恋,一瞬间便忘了外面不折不扣还有一个饥寒交迫的凡尘。

    丝竹仙乐飞天舞,我的注意力被看台边角的胡旋舞俘虏了,脸盆大的一面鼓,成为一个人的乾坤,她在上面周旋疾转,飞雪,飞花,风吹弯的烛火,或者,旋风裹在柔软飘扬的彩衣里,没有呼吸。

    这是高尚绝伦的艺术,摆放在并不显眼的位置,成为一件叹为观止的艺术品,它叫东方芭蕾。

    说起来,安禄山也是个中高手,如果他站在台旁的另一只鼓上,带着自己三百斤的肚子,表演他的绝技,转的像疾驰的陀螺,肯定也是一件让人叹为观止的艺术品,那样的话,他就不会死的那么早咯。

    “客官,里面请。”

    招呼我们的又是阿译。

    说实话,到了这里,我觉得自己就是小号的刘姥姥。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盛产刘姥姥,盛产各种肤色的刘姥姥,这些姥姥们,出手阔绰,掏起腰包来,和摘自家园子里吃不了的蔬菜大南瓜别无二致,胡姬酒肆有这么一群姥姥亲戚,常来,常来哦。

    我方舆哥跟着族长进了内间,我跟着他们如同梦游,很遗憾,看不了刚刚上台的舞马,它踩着鼓点摇摇晃晃的出场,举着前蹄,表演一个不断往嘴里灌酒的醉汉,一出场,便博了一个满堂彩.....

    一间看似简约实则精巧的屋内,三个人席地而坐,我落在了一面屏风上。

    “阿译,不错嘛。”

    “呵呵,小哥,你看的惯就好。”

    “你的地盘,我有何看不惯,你的那些花样,尽管使出来就是。”

    “老板英明,这位兄弟是”

    “族弟,你叫他方舆。”

    “哈哈,好一个方舆......我知道你。”

    “掌柜,您见笑了。”

    “我可不是什么掌柜,小哥的族弟就是我阿译的小弟,你叫我大哥便是。”

    我方舆哥拱手道:“大哥好爽快,小弟有礼了。”

    “到了这,都是自家兄弟,不要客气,对了,掌柜呢”

    阿译看向族长,族长垂着眼,嘴角有一生笑意,抬眼道:“我画一个给你,如何”

    “看来,你是请不到菩萨咯。”

    “哪里话,请菩萨不是得先供着烧香嘛,你诚意到了,菩萨自然就现身了。”

    “哈哈,那你可不要画错了。”

    桌边有人上茶,居然是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侏儒,顶着茶盘往桌子里放茶,双手齐发,两下,利利索索,茶呀,杯呀,都进了桌子,我看的目瞪口呆,我方舆哥脸上写着:“好身手啊。”

    对了,他进了胡姬酒肆,居然没脸红,一路欣赏,一路说的都是,好身手啊,好身手啊,好像进了武林密宗,大开眼界中。

    阿译说:“晏子,去上酒肉,上好的酒肉。”

    “看来二位是贵客,晏子怠慢了,酒肉随后就到。”说完,便顶着茶盘,退了出去。

    我有点听明白了,我方舆哥,他可不明白,端起茶,只管喝。

    “小哥,那位又是”

    阿译盯着我呢。

    “呵呵,家妹,你叫她绥儿,若是有一份见面礼,她可以叫你一声小哥。”

    “哦那我可赚大了。”

    阿译站起身,走到屏风前,看我,像看一尊菩萨,一尊要过河的泥菩萨。

    “小哥恰好得了一件好东西,送你正合适。”

    “是嘛”

    很好奇,什么东西,我就适合了

    “呵呵,合适,没问题。”

    阿译从腰间的荷包里取出一朵小玉莲,原来如此,哪里是我合适,分明是我的金佛缺一朵玉莲座。

    这小玉莲,精巧温润,但金玉相接托起金佛,却似乎不可能,大唐可没有万能胶502,礼物虽好,但粘接却是问题。

    “你有办法让它飘起来”

    “没有,你哥,他肯定有。”

    我眼巴巴的看着族长,族长捏着茶,抿了一口,放下,走了过来,接过了阿译手中的玉莲,放在手心端详了一会。

    “怎么样”

    “我试试看。”

    族长站在屏风前,将玉莲托向金佛,隔着羽毛,我还是感到,他的手很凉,清凉,如风,缓缓旋转,等他移开手的时候,金佛和玉莲很神奇的融为一体,好像魔术表演一样,不可思议。

    “哥,你怎么做到的呀”

    “不知道,可能是磁场对应。”

    我方舆哥脸上又写着,好身手。

    这种事,我想不明白,就像月亮绕着地球转,也是磁场作用.....所有的玄奥,只是需要解开的谜底,所有的奇迹,都等着被变现,不是所有的眼睛都在黑夜里瞎掉,不是所有的光都可以被看见,不是所有的脚都不能站在天花板上,天上飞的不止是有翅膀的鸟,还有飞机,地上跑的不止是人和动物昆中,还有满街的车轱辘......无人驾驶,空中悬浮,机器人......想想这些,我也有了见怪不怪的气派,晏子正顶着酒肉,如法炮制的摆在桌上。

    “贵客,请慢用。”

    红酒,羊肉,对饭点,为什么别有滋味

    “方舆,没吃过我们酒肆的羊肉吧来尝尝。”

    “大哥,你们酒肆的羊肉,我早有耳闻,今日有机会饕餮,一盘可不够。”

    “哈哈,晏子,接着上。”

    “阿译,可以弄到粮食吗”

    “不好弄,可也并非没有门路,却只可解眼下的燃眉之急,不是长远之计。”

    “那好,你去办,花多少银子我来想办法,从明日起,长安十一门,各开粥场,坚持到正月十五,有没有问题”

    “小哥,这样做,恐怕不妥。”

    “有何不妥”

    “听说宫内如今一日一餐,眼看无以为继,我们这样大张旗鼓的开粥场,恐怕会惹怒不少人。”

    “你是怕触犯天颜,还是怕引来恶狼”

    “都有顾虑,如今江山不稳,人心离散,这粥场一开,我担心从此麻烦便不断。”

    “每个粥场插一面鱼家的小旗,如何”

    “这样一来,我们无利亦无弊,只是辛苦周旋,落个心安,福祸鱼家。”

    “是福是祸,他鱼朝恩都得兜着。”

    “小哥,你就不顾及那一对孪生姐妹”

    “呵呵,你怕我娶不到老婆吗”

    “这当口,好人难当,好事难做,小哥......你定有福报。”

    他们说那些话,我不太懂,可我也知道,凭空冒出的一些大善人,多半会引来猜忌,史上有很多自污自毁的人,很多装病装疯的人,都是因为,高过了不该高的人。

    我方舆哥闷头吃肉,闷头喝酒,我知道他什么都听得懂,老先生是一个生性淡泊的人,他教出的学生,有良心,无野心。

    “松州,维州,保州,三州及云山新筑,如今都被吐蕃侵占,剑南西川节度使高适也无力抵御,河朔三镇也成割据之态,还有边患无穷,如此下去,大唐堪忧啊。”

    “好在东南稳固,不乏勇将,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剩下的事,自有天意定夺了。”

    “小哥,你也信天意”

    “人连生死都不能做主,呵呵,天下事,人间事,真不知道,谁做主。”

    “族长,你那块肉不吃,谁做主啊”

    “呵呵,方舆,你想做主吗,你做的了主吗”

    “对了,你怎么不吃呀”

    “和羊肉比起来,我更想回去,吃你家擀的面。”

    “嗯,这我信。”

    “哼,你爱信不信。”

    我方舆哥将族长的那盘羊肉揣进了自己的怀里,这才说:“我是很想做主,结果这块羊肉的主人却是我家园有,天意啊。”

    我也信,如果可以挑食,族长肯定挑面吃,因为,在睢阳,或者还有别的地方,族长吃过的那些肉,看过的那些肉,毁掉了他一辈子的胃口。

    “方舆,还有这盘,你也带上。”

    “大哥,够了,这盘留给他姥姥的,换银子。”

    哈哈,方舆哥,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哈哈,他姥姥的,换银子,开粥场。”

    阿译笑的很开心,我们离开了胡姬酒肆,落花踏尽游何处,摩诃站在门外的柳树下,寒风像阳光一样,在他身上打转。

    “木瓜,你冷不冷啊”

    “你说呢”

    “冷,冷的骨头都冻住了吧”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哈哈,我说你不冷,冷和你没缘分,可你总该饿了吧,想不想吃羊肉”

    “不敢想。”

    “想想,羊肉又鲜又嫩,没吃过吧”

    “不敢想。”

    果然,木瓜的脑袋除了复制就是粘贴,难道这就是昆仑奴,这就是断了贪嗔,佛殿阶前石狮子,大洋海底铁昆仑,骑白象,时时锁着狮子项的人

    正想问问族长,这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一回头,才发现,族长和我方舆哥,牵着马,走出去好远了。

    赶紧追过去。

    “你们怎么不等等我”

    “你还会丢了”

    “丢一辈子是丢,丢一会难道就不是丢”

    “哈哈,绥儿,谁教你这些歪理了,哥告诉你,世上为什么会有牵挂二字。”

    “为什么”

    “因为不小心,丢了一会。”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196879/360964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196879/360964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