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想死的心都有了

推荐阅读:顾少的独家挚爱宠物小精灵之冠军皮卡丘斗战仙穹重生在神话世界绝命毒尸末世之无尽商店天国的水晶宫大完美主播核爆中走出的强者女王陛下的哲学顾问GL

       若是唐长生现在修炼到了灵台铸就,见神不虚的地步,自然不用这么麻烦,挥手投足就能够把少女给救了

    可惜,唐长生也不过只是刚点亮的天心而已,可没有这种本事。

    唐长生准备着东西,阮文化等三个人互相看着,却都额头冒汗了!

    正如同唐长生开始所观察的那样,这少女身份颇不简单。几个大男人敢胡乱解开她的衣服

    想想都知道后来的后果会如何

    “你们家小姐不是被什么狗皮倒灶的魔鬼给附身了”

    唐长生话说了一半,见着阮文化和两个保镖刚刚流露出喜色,却就忍不住打击他们,道:“而是中了巫蛊!”

    “巫蛊?”两个保镖露出茫然之色来。

    “巫蛊?”阮文化却流露出一种惊奇诧异,又恐惧的神色:“是古代皇宫之中所流传的那些害人的法术?”

    唐长生淡淡的道:“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就是了!”

    阮文化顿时尴尬而笑,不知道该怎么答了。他能够说你肯定不会看错还是你肯定看错了?

    不管这两点的任何一点来说,都对于眼前这个昏迷之中的可怜少女不是好事!

    巫蛊魇镇,一直都是流传在史之中的阴影,幽魂一样的恐怖传说。

    不知道引发了多少次政治****,同样也不知道皇宫,或者那些深宅大院之中,有多少身娇命贵,手握大权的人死于非命!

    阮文化也只是在一些正史,野史之中看到过记载。怎么样也没有想到,会亲眼有着见识的一天。

    就算放在古时,巫蛊魇镇都是神秘无比。被历朝历代的官府所严厉禁止打压的神秘邪术!

    “脱衣服,快!”唐长生再次喝道。

    “那个,我先出去一下!”阮文化二话不说,就往外走。

    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他才不能搀和到其中。世家大族的小姐,是他能够随便看的么?

    见着阮文化走出去,两个保镖模样的家伙立刻苦了脸,磨磨蹭蹭的开始帮少女脱衣服

    天气颇为炎热,少女穿的也算淡薄,然而两个家伙脱了半天,也硬是没有把少女身上的体恤给脱下来。自己反倒是弄的满头大汗。

    这模样,要比初哥第一次脱女人衣服的时候都还要紧张一百倍!

    就算是唐长生收拾好了东西,看到这么一幕也差点给气乐了。

    “去去去,不用你们了。只让你们脱个外衣紧张什么啊!”唐长生道。

    “啊,只脱外衣?”两个保镖问道。

    “怎么,你们还想把她给脱光?”唐长生淡淡的反问一句。

    两个人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再不敢胡乱说话。七手八脚的,已经把少女的外衣给脱了下去。

    唐长生拿了一块玉佩,正准备放在了少女的口鼻之间。

    忽然轻轻“咦”了一声,手中一顿。心中却是想道,想不到这妞居然是媚骨天生的绝佳鼎炉啊!

    将军庙并不精通采战之法,但是将军庙之中各种道法流传驳杂。

    再加上,日后诸多修行门派消散,各种典籍流传而出。因此,唐长生的资料库之中,也收罗了一些其他门派的道法秘本。在这其中,就有着采补法门!

    唐长生是随手翻过的,有些印象。如今见到这少女肌肤如玉,莹然有光。眉心生动,宛然流转。

    虽然紧闭着双眼,但是唐长生已经可以想到,这少女如果睁开眼睛,会是怎么一双黑白分明,娇俏灵活的眼眸。

    这绝对是记载之中的双修法之中的绝佳炉鼎可谓是真正的千里挑一,绝世少见。

    就算是唐长生也都有些怦然心动,不过接着他很快就收敛了心思。

    这少女的身份肯定很不一般,可不是能够随随便便动手的。

    他定了定心神,然后用笔蘸了朱砂墨在少女的心口肚脐等各处重要位置画了符箓。

    却见符箓刚刚画上去,从少女如同凝脂一般的皮肤之中,就生出了一丝丝的青筋来,和刚才那面容上的情形一般模样。

    甚至让那刚刚画上去的朱砂符箓,发出了嗤嗤的声响。

    唐长生的脸上有些难看,这是自己学艺不精,法力不济,所画符箓却不能封住这些重要窍穴。

    眼见着刚刚画上去的鲜红朱砂,很快就变得陈旧黯淡,慢慢消去。唐长生想了一想,一咬牙,刺了手指,挤了几滴鲜血进去。

    毕竟唐长生也是自幼修行,血气极盛的人物。此刻鲜血掺入进去,再次画符,尽管又有阴影生出,却一时半刻再憾不动符箓了。

    接着,唐长生就拿出了一张符箓来。他有些庆幸,这一张符箓是他当初准备祭炼阴兵时候,为防意外而准备的,却没有用上。

    现在却就用在了这里!

    几乎看都不看,唐长生已经用着这张符箓,拍在那少女的顶门。

    那少女浑身如同被电击了一般抽动,顿时间,就有着几股灰黑之气,一根细长的如同蚕一般的阴影,从少女的口鼻之中飞出。

    唐长生却就在这时候,在那少女的口鼻之间,放下了那块玉牌。

    可以看到,那像是虫子一样的诡异的阴影钻入了这元命牌之中。

    这一切看来都显得无比瘆人,尤其是最后那这些阴影黑气之中,更是隐约带着一种难闻无比的腥臭味道。

    站在旁边的两个保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就中招,稍稍嗅到了一丝。

    尽管这两个家伙也都是受过极其残酷的训练,精神坚韧如同钢铁的精锐。

    这一刻,也不由得胸腹之间不断翻滚,甚至忍不住差点要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唐长生是动手之人,自然早有准备,屏住了呼吸,躲过了腥臭。

    不过,当他拿起那玉牌的时候,却也丝毫不好过。一股宛如拿到了千年玄冰一年的极度冰冷感觉,从手指接触之处,几乎要把浑身的血脉都给冻僵。

    人有三魂七魄,常人只知道死后魂魄才会消散。

    殊不知道,普通人在临死之前三魂七魄已经消散大半。

    只有横死,或者怨死之人,胸中还有执念怨气不肯没有散去,容易化为怨鬼厉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2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2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