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人言可畏

推荐阅读:权掌汉庭大唐贞观第一逍遥王系统去哪儿了向胜利前进第一首席:豪宠酷拽坏宝贝官谋校花之至尊高手风流仕途:办事员升迁记洪荒祥瑞至尊鸿图

    却是唐长生运转体内的惊恐之力,通过元阳神灯放大百数十倍,一下子侵入这鹰身女妖的识海之中。这就和刚才不同,刚才那惊恐之力是外放而出,撒出大片。而现在却是直接入侵这怪物识海之中,原本以为这怪物必然承受不得,不被惊吓而死,也要惊吓逃走。然而这一点惊恐射入其识海之中,居然好像撞上了铜墙铁壁一般。一瞬间唐长生就好像被人迎面打了一拳,脑袋扬起,嗡嗡直响,连鼻血也都涌了出来。这让唐长生几乎以为自己对付的其实是木石之躯,根本就没有识海可言。但是接着唐长生就知道了自己的错误,不是对方没有识海,而是对方识海太过坚固,似乎已经整个固化为灵台。也因为如此,唐长生的神念夹杂情绪射了过去,却就好像撞在了铜墙铁壁之上一样。然而,那鹰身女妖也绝不好过。要知道,这等惊恐的强烈情绪更是被元阳神灯放大了数十倍,一下子撞在其识海灵台之上,也让其整个灵台摇晃不安。一瞬间之间的精神交锋,已经让唐长生窥见其识海之中的许多秘密,无数淡淡的金光摇晃不已,彷佛涟漪一样的却显出了无数的字符来,彷佛这些金光,尽数都是由着字符所组成的一般。每一个字符都是无比古怪,像是象形文字,像是蝌蚪,又像是云雾,线条古怪之极,一个也认不出来。然而合在一处,却是有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美妙感觉。充满了一种难言的韵律……这也就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而已,两人精神相撞。唐长生眼前黑,鼻血直流。那鹰身女妖却是砰的一声摔了下去,半天才喝醉酒了一般从地上晕晕乎乎的爬起。再看过来已经带着几分惧色。几个鹰身女妖呼啸一声,就再次飞起。向着基地方向飞去,不一刻就传来激烈的枪声一串串机枪子弹撕裂空气的声音,和各种惨叫之声。只不过,这种鹰身女妖虽然厉害,但是绝对没有达到那种海怪硬钢的重武器的地步。尤其这里更是军事基地,各种大口径大威力的武器应有尽有。很快就有着一只鹰身女妖被防空机炮给打了下来,炸的是残缺不全。另外两只逃跑之间,却也被弹幕打伤,留下了一连串的鲜血和羽毛,最终还是被其逃到了半空之中。这个时候,云端上的天幕渐渐开始的消退,浓云散去。拿到横贯天际的光幕也消散开去。几架战斗机紧急升空,去追杀这两只鹰身女妖,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两只东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对不起了唐先生,暂时不能陪你了,我要赶回基地去。”李赫焦急的道。唐长生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基地刚刚被这等鹰身女妖袭击过,身为司令副官,李赫当然也要回去看看。事实上,唐长生早已经准备告辞。若非是担心自己在基地客房之中消失太久,惹人怀疑,他怎么也不可能跑回来这么一趟。现在也不能久待,毕竟唐长生还在养伤,那位碧海真虚宫的游仙子还在坐镇……而若不是自己跑回来了这么一趟,却又哪里如何能够碰到鹰身女妖这等怪物?当下就道:“刚才和那鹰身女妖硬拼了一记,有点受伤,想要找个地方闭关两日。”这时候唐长生的形象凄厉,却是鼻孔血迹未干。虽然刚才伤势并不如何重,大部分都被元阳神灯给抗住。但是只看这种外表模样,当真还以为唐长生受了极重的伤势一般。李赫当即就道:“这别墅就有地下室,十分安全,可以让唐先生闭关!”唐长生点头,不再多话。一直目送李赫急匆匆的走远,车子出了别墅,向着基地开去。这处别墅离着基地极近,不过也就数里远而已,甚至可以说还是在此基地之内。唐长生一直目送李赫离开,却是抬眼望天,随着浓云消去,却是再不见刚才那般奇景,心中当真思虑万千。苏胥城之中纷扰躁动,到处都是收拾尸体和倒塌房屋的百姓。却是当日洪水,破坏不小,起码有着数百家受灾,房屋倒塌,死伤也有着数千人。这个时候到处忙着收拾残局,灾后重建。不过整个苏胥城之中再是喧嚣,却也影响不到原本的吴侯府去。此地原本是王宫改建,侯门深似海,这吴侯府甚至要比一般的侯府更是要大好几倍。最起码元阳教师徒所驻的这个院子,却是十分清净,不会有着任何一点吵嚷传入。唐长生这次来去,也就不过几个时辰的光景而已,却是将自家仪容收拾了一番,这才走出房门。远远就看到天井之中,那位游仙子清冷自若的坐在石桌前喝茶,古幻灵一本正经的侍立在后。反倒是有着一个道袍男人一脸苦笑的对着游仙子说话:“师妹,你这样一直坐在这院子里不怎么好吧,传出去有碍名声。”游仙子淡淡的坐着,冷然说道:“我就坐在这里喝茶,却不知道碍了谁的眼了。“可是这毕竟孤男寡女……”那师兄额头上微微冒汗,当真不知道如何和这位师妹说。一个女子巴巴地没名没分跑到男人家里过夜,这传出去还不知道该怎么让人嚼舌根呢!莫要以为修行人就不八卦了,修行路长漫漫,多数时间都是寂寞,对于感兴趣的东西也不多。能够八卦一下同样的修行者的花边新闻,尤其是女真人的新闻,还是挺让人津津乐道的。只是,自家这师妹却是不管不顾的。尤其是自家这位师妹修行境界比他高,宫中地位更是非他所能比。脾气又是不怎么好……这让道人说起来都是小心翼翼的,还不敢彻底的挑明了!其实游仙子哪里听不明白?心里却是恼火的很。若非实在担心6元真的话,怕是早就拂袖而去了。没看见她连房门都没有进去一步,就坐在院中喝茶么?只是有些人想要编排你,却又哪里会管事实真相到底是如何?(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5280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52800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