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如意如意,随我心意

推荐阅读:武道仙农我的冰山美女老婆蜜婚365天:男神老公花样宠苍天饶过谁第36号当铺太古修神诀骗个绝色美女当老婆圈套男女最美不过遇见你下堂王妃逆袭记

    方伟宗微微一笑:“其实原本也不用太急的,不过更老院不久之后会有一件重大决议,所以才通知唐先生一声,最好不要错过!”唐长生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难怪更老院居然会派人催促。文学迷Ww W.ΔWenXUEMi.COM以唐长生所知,三老之职更像是荣耀的虚衔,一般不会有什么要紧事情的。现在看来,一则是事情肯定十分重大?莫非是大楚又要和哪个国家开战了?二么,却是更老院对自己释放善意了……很简单的道理,重要事情通知你一声,让你不至于错过。这是很明显的善意了。当然了,这不是看在唐长生那圆真先生的贵爵份儿上,而是看在唐长生那甲等异能者的份儿上。单凭这个身份,就有很多人拉拢讨好。再加上三老的身份,两者相加,就重量就更是不同了!“我还有点杂事要处理,三天之后就动身如何?”唐长生笑道。方伟宗道:“下江风土殊异,在下还想游览两天,唐先生不必着急。只要在下月初赶到洛都去就成!”今天是二十二,到下月初起码还有七八天的时间。这方伟宗说是想要玩两天,其实就是给唐长生更多安排时间,这等方便善意,唐长生懂的。当下也不再谈正经事,带着方伟宗游览了一下将军庙和阴阳山,介绍了一下凌晓雨和爱勒贝拉各人。对于此,方伟宗也不过一笑而已。年少英俊,有些风流雅事,原本就算不得什么。这点在大楚很是放得开……总不能和满清一般,禁止官员**,结果到处养兔子走旱路去吧?山楼接太清,目渺视浮云。既已衔山远,莫再举袖迎。长呼浩然气,拍栏已动情。斯世同怀者,大千数生灵!“好字,好画,好诗!子鱼是谁?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上香过后,那方伟宗游览之间,忽然见到书房之中挂着一幅山水。却不过寥寥数笔,就已经勾勒出来一个道人,站在高崖危楼之上,举望天的情形来。配合着题诗,一种胸怀几乎就要透纸而出。“子鱼是我师父的号,这诗书画都是我师父的手笔!”“难怪,难怪!有这样的师父才会教出唐先生这样的徒弟,圆真通幽先生果然了不起!”方伟宗微微躬身。“师父之才胜我十倍,可惜去的早了!”唐长生轻轻一叹,其师当真可谓是惊采绝艳。当年就是其潜伏上日完军舰之上,在大楚太平洋舰队全军覆没,南洋大门洞开,几乎就要全部被占领之时,一举刺杀其舰队指挥官和诸多高级军官和参谋。可谓是以一人之力扭转了整个战局!也因此得天子亲自召见,封为圆真通幽先生。到了唐长生这一代,因为是继承,所以削去了两字封号,变成了圆真先生。不仅如此,其师无论是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山水星相,无一不是精通。只是可惜困于这末法世界,最终未能修行成功,坐化而去。说起来,唐长生只感到自己的运气要比师父好上太多了!游览一阵,方伟宗推说自己旅途劳累辛苦,需要休息,不需要唐长生作陪了。唐长生心道,这人倒也十分知情识趣。就吩咐大相好好作陪,开始做些离开之前的最终准备。那玉如意原本已经炼化的差不多了,已经在灵虚之间留下印迹,这一次唐长生一连用了一夜的功夫,最终才把那玉如意给彻底炼化。此时,唐长生辛苦积攒下来的灯油天银已经消耗了大半,甚至连续炼化两个阴神真人的元神所得到的灯油,都被消耗一空。不过也是知道的,不仅消除了隐患,最为重要的却是得到了这个玉如意。“如意,如意,随我心意!”唐长生心头微微一动,那如意就飞了起来,出淡淡的光芒,居然化为一柄长剑,寒光闪烁。但是接着唐长生心头一动,这长剑又化为一根长棍,跟着十八般武器尽数随心意而变化。当然如果这玉如意只有这么一点变化作用的话,唐长生也不至于如此高兴了。他心头微微一动,那玉如意又恢复本来,只是往自家身上一点,原本身上的神光尽数被遮掩不见,看起来和普通人的身光一般无二!接着,唐长生就用玉如意那么一点,居然穿透几重墙壁,直到将军庙外面十丈之远的一只小鸟儿身上。那小鸟原本顶上却也有着绿豆大小的一点命火燃烧,然而这刻却突然熄灭。那小鸟顿时浑身一僵,一头摔了下去。跟着唐长生将玉如意往墙壁上一碰,这里并非是静室,而是普通的山墙,玉如意光芒一闪之间,那脸盘那么大的一块墙壁,就跟着变化,居然软化了下来,变成了黄土。灯光照在这墙壁上,可以看得真真切切,不论是用手去摸,还是别的什么,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原本结实的青砖,居然悄无声息的化为了普通的黄土,就好像没有烧过一般的土坯!而且,就算是放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最后放了几天,这点墙壁上的一块突兀土坯,也没有半点变化。“这就是所谓的干涉物质啊……”唐长生喃喃自语:“黄金可就,不死药可成!”中土早期的炼丹术就追求黄金可就,不死药可成。追求物质转变之中的那一点玄机丹头,同样能够成为生命转换脱的金丹。而当后来这些炼丹术传入波斯大食等国,最后传入西方的时候的时候,更是保留了这种理念。不论是东西方的那些炼丹家,古往今来,都不知道如何究竟跨过这一步,遗憾而亡。然而,现在唐长生手中的这个玉如意居然做到这些,让唐长生的心情可想而知。他试着心中一动,再用玉如意往那块土坯上一点,然而一阵巨大的晕眩传了过来。再返观内照的时候就现不久前凝聚的元阳心灯,居然变得黯淡微弱,似乎随时都可能熄灭。(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5282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5282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