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钉龙桩

推荐阅读:重生农女:将军家的小娇娘诗与刀超神亡灵主宰我和美女荒岛求生的日子劈天斩神豪门总裁老公宠坏你吞天剑帝娇妃倾城:陛下,硬要宠霍少的闪婚暖妻

    而且尽数都已经修炼到了元神感应这一关,能够感应天地万物之力,直接调动,为己所用。ΩΔ  文学迷Ww┡W.』WenXUEMi.COM因此,这时候让他们感应日月之力来祭炼阵旗简直太适合不过了。如此,白日的时候一道道太阳精华被引动而下,落入阳旗之中祭炼。夜间就有片片月华落下,祭炼起阴旗来。人多力量大,也就不过只是短短三天,崭新的颠倒日月天机大阵的阵旗就已经祭炼而成。从始至终,袁子诚都是冷眼旁观,只是在旁边看着,并不帮忙。当然,也没有人想让他出手。袁子诚属于监督者,一旦让他出手,就要扣掉相应的功值,自然是没人肯干的。“小心……按照阵旗方位,各自找到阵眼,插入阵旗,并且防守住……”此次祭炼的阵旗绝不是那种临时所用,单单只是靠他们这些人的法力祭炼阵旗,怎么也不可能压制住此万鬼滩鬼域。现在这个颠倒日月天机大阵就复杂多了,虽然不像是阴阳山上那永久式样的大阵,但也相当于半永久的,绝不是找准方位把阵旗放下去就行了。而是先要勘探附近的山川河流灵脉走向,这些东西,这些精英弟子多少都精通一点,可以帮上不少忙,让唐长生十分满意。若是真正散修出身,可是学不到这些杂学的!东华仙界知识垄断,相比之下,其他散修可就没有渠道接触这些学问了。仙界之中,连祭炼法钱这些本事都对散修封锁,可想而知,这些散修能够懂多少杂学之类了……唐长生却是轻笑一声,拿过地一面阵旗来,道:“我先来拿第一面。”诸人无不动容,神色复杂。就连袁子诚就露出一丝赞赏神色来,要知道这绝不会是单单插入一个阵旗这么简单的事情。第一个插入阵旗,就会最先惊动鬼域之中的鬼物,承受最大压力。不过,作为一个领头人,若是连这一点的担待都没有,又如何能服众?唐长生轻笑一声,尽管他也知道危险,不过他艺高人胆大,却也不怎么畏惧。已经去得东南方向,在离着鬼域十丈左右的地方,插下了阵旗,却并不离开,盘膝坐下,元阳神灯也打了开来。他清楚的知道,插入阵旗这个时候并不是最危险的,甚至可以说是很简单。但是真正到了阵旗动时候,那就危险了。一旦鬼域之中的鬼物感觉到了危险,狗急跳墙的时候,他却起码要守住阵旗一时三刻才行。但是既然来了,又哪里有退缩的道理?更何况他还是领队来着!想要享受领队的好处,自然要承担领队的责任。不仅是唐长生明白这个道理,顾俊杰张丘平等人也明白这个道理。事到临头了,哪里还有他们退缩的份儿?定了定神,唐长生按照法诀,将阵旗插入到已经选择好的位置之中。此处正是山川形势之所,地脉流经之地。阵旗一旦施法插下,立刻就已经慢慢接触地脉。这种事情,自然心急不得,此刻唐长生沉浸在识海之中,继续观察着灵台天心之间。这个时候,唐长生的灵台已经和在灵台境时候大不一样了,彷佛一团新月之光,充满了玄奥。这也就是所谓的道心了……刚才控制阵旗的时候,唐长生也不过让这光芒照入阵旗,立刻就和阵旗的灵虚之间沟通起来,能够如臂使指的御使。此刻,唐长生潜心观察着这灵台的变化,虽然还是光芒,但是完全就是似乎有着一种实质的东西,和灵台境的时候天心之光完全不同。最起码现在,元阳神灯所出的光芒照耀到灵台之间,居然也好像起不到什么用处了……不,也并不是起不到什么作用。而是以唐长生现在的目光看来,原本的那看起来无比厉害的愿火,在现在的目光之中看起来,就已经有了瑕疵,或者说是……就好像清水,原本看不出什么毛病。但是仪器之中,却就已经能够看出其中无数的污染和杂质来。也让这等愿火显得斑驳不纯,虽然辅助所用,但是那些杂质,却也在不断的侵蚀自家的识海元神。以前虽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绝没有今天所看到的如此清楚。现在,唐长生庆幸的只是,当初唐长生就不肯直接借助愿火之力来修行,而是用愿火炼丹,再服用丹药,如此间接而行。不过饶是如此,毕竟借助元阳神灯的地方多了,灵台之间,却多多少少有着一些……“看来日后还是要尽量少用愿火进入灵台了……不过修炼到了显神境界,那就是初步化虚为实,或者可以说是力量等级提升。到了这个地步,其实天银的等级也可以提升的……”以前唐长生只是灵台境而已,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本事炼出更高级的天银。而现在,随着唐长生踏入显神境界,就可以将香火愿力,炼成更加高级的天银。要知道白色的天银,不过最低等的而已……就好像白色神力,却也不过只是鬼神罢了。“好在我记得当初干掉那阴神高手时候,得了两瓶淡红色的天银。一直舍不得用,到了现在,却可以用了。当然,那是危机的时候……”却在这个时候,阵旗猛然一震,已经接触到了地脉。一瞬间,唐长生感应到了一条地底的大河,玄黄色的大河,从脚下流淌而过,猛然感觉之间,甚至有着一种摇头摆尾的巨龙的感觉。只是在这巨龙的腰腹之部,却插入了一根铜柱,宛如中流砥柱,又如定海神针,更是像那一个铜桩,死死的定在巨龙腹部。钉龙桩!尽管所感应到的东西只是一瞬间而已,但是唐长生忽然醒悟过来。“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难怪当年的吴壮侯会在此万鬼滩竖立京观和铜柱!”他喃喃自语,忽然明白了过来。只是还不等他继续想下去,那鬼域之中涌动了开来,显然地脉一动,就已经影响到了鬼域,其中的鬼物必然有所察觉。(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5287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52879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