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巫蛮血脉

推荐阅读:我家宝宝你惹不起最强吕布之横扫千军浪迹在诸天正版修仙龙抬头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第一纨绔:暗帝,来战!一见钟情[快穿]我的老婆是校长狂妻来袭:帝少请接招

    不过,这也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所谓的胎中之迷。┡』Ω文Δ』『Δ学迷Ww%W.ㄟWenXUEMi.COM胎儿,或者是婴儿大脑育不够,承受不住元神信息……很多时候,许多记忆都会渐渐丧失,甚至永远清醒不回来……总之,夺舍绝对是个危险活儿,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修士肯走这一步的!不过好在有着天庭符令帮忙解决了这个问题,让唐长生知道这种天庭法宝的强大来。如今,他的身心之间虽然还有着一丝不协调,但是已经减轻多了。毒蛇盘起了蛇阵,嘶嘶的吐着信子,一副随时就要会起进攻的架势。唐长生摊开双手,缓缓后退。那蛇却不依不饶的,扬起脖子追了过来。只是这么一来,就露出破绽来,被唐长生出手如电,一把抓住,狠狠地在墙壁上摔死。就这么浑身一动,就已经是一身大汗,唐长生现在虚弱的简直就好像重病初愈一般。他小心翼翼的前行,生怕再遇到什么危险。却现这里面毒虫极多,不仅有着毒蛇,甚至还有着拳头大小的蜘蛛。当然更多的就是白骨,新的旧的,甚至还有腐烂没有化干净的。却是这些洪洞蛮们在临死之时都会主动走进这处山洞,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归于祖先的怀抱。以至于唐长生可以在这座山洞之中清楚的感到死亡的气息徘徊不去,尽管不至于生成鬼域,但是阴气的浓度也是极高。尽管没有鬼怪,但是越往深处走去,山洞之中越是阴冷,几乎透彻骨髓。“这个该死的巫师似乎不怀好意啊!”唐长生现在越认定了,这个巫师对自己充满敌意。奇怪了,开始几次给自己治病的时候,好像还没有这种感觉啊!却走了不久,眼前忽然一亮,已经到了一座大厅,里面空空荡荡的,却有着一线天光,从头顶上了射了下来。可以看到石壁上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图画,在传说之中,这里就是祖厅,是他们洪洞人的祖先们最初所居住,生活的所在,同样也留下了他们祖先最古老的记忆。同时,这里的温度十分的低,却是因为此地地气浑厚,为地脉灵穴之所,灵气相当的浓厚,比外界起码要浓厚上十倍。只不过这地脉灵气和那死气阴气混合在一处,以至于这地方绝对不会比任何的养尸地更差了。最起码,唐长生就在这里看到了许多局并没有腐烂的尸体。唐长生心中一动:“这倒是一个养尸的好地方,几乎不会比葫芦洲下面差了……”将军庙传承各种巫术邪术,对于这等流行于南茅之间的养尸之法并不陌生,在葫芦洲下养的都有。不过,唐长生以前制敌手段极多,自然也不耐烦和这些尸体打交道,搞什么炼尸。但是现在么,说不得了……他现在最为重要的自然就是防身保命了。苦中作乐的一笑,唐长生忽然现,自己比正统的仙门弟子更要适合这种地方多了……到了这个山洞大厅,反倒是没有了什么危险。最起码不会再有各种毒蛇到处乱爬,一不小心就会咬到。似乎,这大厅之中有着一种神秘的力量,让那些毒虫为之害怕。唐长生坐了下来,开始返观内照。原本对于他来说简单之极的入定,现在也变得极其困难。树欲静而风不止,神欲定而念又生。一旦放松,各种纷杂念头从潜意识之中升起,在脑海之中纷纷扰扰。好在唐长生元神强大,现在就算是挥不出来,但是有着底子在,坐了一两个小时之后,自然而然的深入定境。一丝丝的光明在识海之中闪亮,这是元神心光慢慢显现。随着这种光芒出现,天庭符令再次开始转动,原本那种对这具身体,对这个世界极度隔阂的感觉渐渐的减轻。“啪……”一声轻响,一个鸡蛋大小的石头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了墙壁上。“看来元神的力量恢复的差不多了,已经有着七八成能够适应这方世界了。”有着上次在峒蛮灵界时候的经验,唐长生能够判断出来。他双目微微一凝,盯住另外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石头居然缓缓的在空中升了起来……隔空取物!这是精神力极度强大的结果,也是幻神境界成就的标志。也只有如此强大的神念,方才可以感应四周,甚至驱动大风。“想不到,经过此事,我的元神又强大了几分啊!”唐长生露出一丝喜色来,离着阴神境界,却是越来越近了。不过,他绝对不会鲁莽的踏入阴神境界。要知道东华天庭的试炼,不会允许阴神以上的高手参加。除了虹桥承受不住,不可能带入阴神弟子之外。最为重要的却是,在这方世界,感悟大道天机,将基础夯实,日后方才有可能踏入阳神境界,甚至真仙境界……这才是试炼最为吸引人的地方,反倒是上次那位倒霉的,在试炼前夜成就阴神的杜潮,这一辈子修行差不多也就是阴神了,运气好一点的话,可能会突破阳神,但是绝无机会踏入真仙境界。一切就是这么残酷,也就是所谓的试炼即使是如此危险,却也那般吸引人的缘故!就在唐长生在先祖洞之中的时候,洪洞蛮峒之中,巫师和武士领两个爆出了一次激烈的冲突。当然,或者说是冲突两个字夸张了一点,实际上,双方应该是口角才对。两个人争论的中心自然是在唐长生身上,或者是现在唐长生所用的这具身体。“生是我的儿子,你把他关入先祖洞到底是什么意思?”洪安愤怒之极。作为洪洞蛮峒的武士领,唯一一个可以在名前面加上姓氏的人物,此刻他对这巫师十分不满。那巫师却是不动声色,似乎没有一点喜怒哀乐一般:“我也是为他好,在那种地方,他才能安心修炼。你要知道,只有他开启了血脉,才有资格继承你的位置!”(未完待续。)

本文网址:http://www.8sbook.com/book/2/5290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5290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