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勾结天庭!

推荐阅读:决战第三帝国独宠萌妃:腹黑世子快躺好终极美女保镖地狱归来冒牌皇妃:王爷请指教我的老婆是校长神农小村师极品合租仙医抗战游侠阴缘难续:鬼君,温柔点

    唐长生故作讶然,道:“几位执法,却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让你们口口声声的要抓我?”“你勾结天庭!”“咦,天庭册封不是每一个修士成就阳神时候都有的么?”“那你为什么这么多?云尾山方圆千里都封了给你?旁人顶多也就二三百里罢了!”“此事你们该问天庭,问我作甚?我难道会知道天庭怎么想的?”“你,居然还敢狡辩?”那执法真人顿时大怒,忍无可忍,拔剑在手,已经喝道:“给我老实一点!”其他三个执法真人跟进,眨眼就已经摆出了破法混元剑阵。此阵法只传于执法堂,也许对付外敌不会有太大的威力,但是却专门克制太乙仙剑门内的功法。此刻一经摆出,立刻就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如山的压力压在了唐长生的身上。唐长生顿时脸色一沉:“各位是打算不讲理了?”一句话生出,顿时风云变色,整个云尾山就像是活了过来一般,化为一个惊天巨人,死死的盯住了四位执法真人。这绝对不是虚幻的气势什么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也许对别人有着用处,但是对于早就阴尽阳生,幻尽实成的阳神真人来说,完全都只是一些花活而已。因此,这时候能够阳神真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威胁的,那就是实实在在的力量。此刻,整个云尾山的力量都被唐长生给调动。甚至包括洞府属下诸多兵马,甚至王鱼符,陆元真,真灵子等人……尽管他们并没有出面,然而此刻的力量却尽数借到了唐长生的手中。一时间,四个执法真人都为之变色。原本怎么都以为凭他们四个阳神真人前来云尾山,捉拿唐长生这么一个刚刚成就阳神的小辈岂不是易如反掌?但是,现在一时间却有着踢到了铁墙的感觉。“你当真想要造反?”执法真人语气软了下来。唐长生哂然笑道:“是你们污蔑好人罢了?”执法真人气极反笑:“你和那位马怀成勾勾搭搭,甚至约定去乐游天的事情,也是我们污蔑你?”这种细节他们怎么知道的?唐长生不暇细想,却是淡然说道:“难不成应铁成师兄被驱逐出了仙门不成?还是说仙门和天庭已经翻脸成仇,老死不相往来?”“你!”那执法真人大恨,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唐长生所说的话,自然都是不可能的。但是你要知道,和天庭保持距离,是九大仙门嫡系真传的潜规则!明规则违反了也许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越是潜规则,越是大家都有着默契,而绝不宣诸于口的东西,却是越不能违反了。此刻,唐长生就是一个异类。在执法真人眼中,这完全就是狡辩……这就好像某某国发言,我国和某国一衣带水,友好邻国……不到打仗时候,绝不会撕破脸皮,宣扬仇恨。但是私下里面么,普通人或者没有事情。但是尼玛你掌握着大量机密,或者重大技术情报的人物去和那某国勾勾搭搭……如今的唐长生,似乎就犯了这种忌讳!执法真人一时间气极反笑:“你是真的不知道,还是装蠢?吾等仙道,和那神道……”一句话都没有说完,身边就有人提醒:“师叔慎言!”那执法真人心中一凛,急忙闭口。有太多的事情,都是只能做不能说的了!这时候,那说着师兄慎言的另一位执法真人微微一笑,心平气和的道:“唐师弟,你既然不肯认罪。大约也是要和我等动手的了……不如我们废话少说,先领教师弟高招。如果我等输了,自然二话不说,转身就走,执法堂自然有别的高手来寻你!若是你输了,那么唐师弟也就不要难为我等,乖乖的和我们走一趟,有什么事情,去和执法长老去说吧!”这些话说的心平气和,暗含威胁,却又不让人反感。连唐长生也都没有想到,太乙仙剑门之中,居然还有这般杰出人物!听他称呼自己为师弟,显然是和自己同辈人物。这种人物,却不是要比郑青那般废材强过百倍?只是却怎么入了执法堂之中。唐长生心中感叹,口中却问道:“敢问师兄尊姓大名?”“不敢,在下执法堂厉渊!师弟,我看你只是刚入仙门,不知道忌讳,不如跟着我等去执法堂解释清楚如何?”唐长生大笑:“既然师兄说了,那就如此办吧,我们走!”“师弟不去安排一下洞府的事情?”厉渊好心提醒。唐长生微微摇头:“你们来之前,我已经安排好了!”厉渊嘴角露出一个笑意来:“看来师弟早已经有着准备了,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多说,这就走吧!”他一说话,其他几个阳神真人顿时就不在开口。就连最初的那个被厉渊称呼为师叔的阳神真人也都是一般……此刻,厉渊一说走,当下诸人再无二话,纵身化为金光便去。眼见着一行人走远,陆元真微微有些担心:“也不知道长生此去,会不会有危险?”王鱼符微微皱眉,长叹说道:“危险不会有,只是我担心……主公以后怕是接任不得掌门之位了……”陆元真顿时松了一口气,却是笑道:“长生半路出家,加入太乙仙剑门,如何可能接任掌门?王先生说笑了!”王鱼符微微摇头,这话不好说。尽管没有确实的证据,但是他有着么一种感觉,那就是唐长生本来是应该很有机会接任太乙仙剑门掌门之位的……那么此去……九室山,大衍峰,金殿“长生已经跟着执法堂的弟子回来了,现在在正剑峰上。”吴真君悠悠的说道。所谓的正剑峰,正是执法堂所在,也是太乙仙剑门九脉之一。另外一边的陈掌门正在挥毫泼墨,笔下云烟,一副淡淡的山水图,就出现在笔触之间。他凝神专注,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吴真君的话一般。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5312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53127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