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3:班师归来

推荐阅读:蚁贼海贼之海军鬼神请叫我宗主大人[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足球与梦想帝国总裁深深爱叶小梵异世修神记学园都市之异元材料修仙小村医末世之武霸王

    因为聂洵据实已告,朱青宁面对古蓁这位婆婆就有些不自在。

    为了不露馅儿,她只能尽量减少上府拜访的频率,每次待也待不了多久。

    朱青宁也是当过女儿、当了母亲的女人,真正深爱自己孩子的母亲该是什么样子,一言一行都能透露出来。不能说这位婆婆做得不好,只是她的好也只是浮于表面,让人感觉不真实。

    古蓁不知朱青宁的心思,她这些日子一直发愁聂洵的前途。

    奈何聂洵这孩子一直避而不见,她也无法与对方促膝长谈,叮嘱他教导他,很多话只能通过儿媳朱青宁转述。她今日又旧事重提,希望朱青宁能劝说聂洵入仕。聂洵的心结,她多少也明白一些,但聂洵是姜芃姬的表兄,一家人哪有这么多忌讳,提拔他也只是几句话的功夫。

    朱青宁知道古蓁是好意,但对方的话听着总有些说不出的刺耳。

    她不觉得丈夫非得出仕,当教育方面有建树的名士也很好啊,照样名传四方。

    聂洵若真想出仕,他也不用非得靠着亲戚关系吧?

    婆婆古蓁一番话说得理所当然,不仅轻视了用人英明的兰亭公,还轻贱了聂洵。

    朱青宁也是个伶俐人儿,心里不舒坦,面子上没什么表现。

    她佯装不经意地提及孟恒的夫人。

    “大嫂这几日可有来过?前几日说是有新花样,正想着绣个小衣裳给囡囡呢。”

    囡囡是女儿的小名,每次唤她,她都会好奇地望过来,可爱极了。

    古蓁听她提及大儿媳,一边逗着孙女一边笑道,“她不太爱来,许是府里规矩多,不习惯。”

    朱青宁从婆婆口中听出了几分不满。

    会宅斗的女人都是七窍玲珑心思,一句话看似平淡,实则暗藏玄机。

    朱青宁便听出了婆婆的言外之意,对方嫌弃大嫂出身低微,不懂规矩呢。

    她又暗着试探两句,结论果真如聂洵所言,这位婆婆对待长子的态度太过冷漠。

    当然,这份冷漠也能用“儿媳出身低微,生出的长孙也不讨她喜欢”来搪塞。

    婆婆总是有特权的,因为不喜欢儿媳而迁怒孙子和儿子也说得通。

    自此之后,朱青宁去得更少了,但古蓁却喜欢让她抱着孩子来陪她说话逗趣。

    渐渐的,朱青宁发现这位婆婆越来越像个婆婆了。

    虽未怎么着她,但言辞态度却强硬不少。

    这种强硬不是有意识的,完全是无意识地流露。

    聂洵道,“你去陪岳母或者帮岳父修书,我帮你打发她。每日天不亮去请安,我看着心疼。”

    他本就是薄情理智的人,旁人真心以待,他也会以真心报之。

    一开始,他也被古蓁所打动,但冷静下来再看她对大哥和自己的态度,刚热的心便冷了。

    当做寻常长辈还行,母慈子孝什么的,他真是勉强不了自己。

    朱青宁道,“婆婆不会因此生气吧?”

    她嫁给聂洵这么久,还没扮演过儿媳的角色,但闺中时候也曾听闻婆婆有多难伺候。

    “她气什么?”聂洵道,“兰亭公快回来了,估摸着没心思理会咱们。”

    倘若聂洵蠢笨一些,他大概会被古蓁的举动感动,可惜他太通透了,反而看得过于清楚。

    姜芃姬预定年后回来,但外头的建设工作比预期还要早走上正轨,她便提前回来了。

    那一日正好是大年二十五,金鳞书院放半年假的日子。

    聂洵这个宅男也难得出了一趟门。

    整个象阳县陷入欢庆的海洋,各个店铺还学着知客斋推出了优惠打折的活动。

    “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过年呢。”

    聂洵轻笑一声,笑意未达眼底却有几分恍惚。

    “兴许,这便是民心所向吧。”

    朱青宁遥遥望着远处骑马慢行的年青“将军”,一如当年琅琊梨花书上放荡不羁的少年郎。

    姜芃姬没有换回女衫,仍是一副戎马装束,看着威武不凡,不知又惹了几个痴男怨女。

    朱青宁靠在窗边,托腮感慨一句,“我当年的眼光真是不错——”

    聂洵听着不对劲,“什么眼光?”

    朱青宁噗嗤一笑,说笑道,“有一年花朝节,父亲有意为我选婿,我一眼便相中了她。”

    聂洵:“……谁?”

    哪个小妖精?

    朱青宁道,“父亲却说兰亭公与我不般配,不肯说出原因。后来才知道,如意郎是女儿身。”

    聂洵:“……”

    “咿呀呀——”

    怀中的囡囡闺女吐出大泡泡,泡泡破了,她便偷偷将口水蹭到爹爹的衣裳上。

    朱青宁促狭笑道,“郎君莫非连这个都要吃味?”

    聂洵深吸一口气,有气无力地摆手。

    “不与女子计较!”

    这个“女子”指的是朱青宁还是姜芃姬,那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姜芃姬一部分兵马归来,这事情可是轰动数州的大事。

    丰真等人却是气得咬碎了牙,过年都不让人好好过,主公真不是诚心的?

    心里骂着,面上笑着,好气啊!

    “我不在丸州这阵子,可有大事发生?”

    饶是姜芃姬精力吓人,骑马长途奔袭,眉宇间也带着几分倦色,但整体精气神还算不错。

    自然是没有的,后方和前线一直保持着一定频率的信息沟通,若有事情,她早知道了。

    不过——

    徐轲道,“大夫人来了,如今住在主城宅邸。”

    大夫人?

    “庶姨母来了?”

    她习惯性唤古蓁“庶姨母”,意识到孟恒也在迎接行列,淡定改口,“母亲身子骨不好,她又吃不惯那些药,病情总不见好转……她不在崇州让父亲照看着,怎么千里迢迢来了象阳?”

    徐轲道,“大夫人是听闻聂诚允的消息,特地赶来相见的。”

    孟恒、聂洵之间的恩怨纠葛,徐轲也是知情的。

    姜芃姬平淡地“哦”了一声。

    “人见过了?”

    徐轲感慨道,“大夫人倒是慈母心肠,只是聂诚允一直避而不见——”

    姜芃姬连眼皮都没掀。

    听徐轲这话的意思,古蓁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了?

    姜芃姬叹道,“这些年南征北战,几乎没怎么和家人团聚过节,为人子女,心里愧疚得很。趁着母亲今年也在象阳,今年年宴好好操办一番,总不能让母亲老远跑一趟,留下遗憾吧。”

    偌大一个柳府,要说姜芃姬最不愿意和谁对手戏,大概就是古蓁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个女人。

    对方是最早发现柳羲被人夺舍的人,反应也是最平静的。

    系统曾问,为何继夫人发现不对劲还能坦然承认她的身份?

    她也说过,因为二人达成了协议。

    什么协议?

    她让继夫人享受所谓的“大造化”,她继承柳羲的合法身份。

    苦心抚养十二载的柳羲,抵不上一个能给她带来太后尊荣的“孤魂野鬼”。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2963/1386818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2963/1386818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