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42章 幻梦

推荐阅读:绝地求生之抗战时代青叶灵异事务所率性道医请开始表演仙在大明次元间的旅者白银霸主大楚怀王道武真仙

    方运顺利通过第三山第二阁,而到达第三阁后,发现牌匾上写着诗画两字。

    第三山的考题出现在方运面前,竟然要求以书法第二境“妙笔生花”和丹青第二境“栩栩如生”来创作一幅深山鸟鸣诗并画。

    方运看着题目发呆。

    “不可能!要是第三山第三阁考这种题目,别说秀才举人,甚至连进士都没人可能通过。专精诗文,粗通百艺,是最高追求。只有无法专精诗文,退而求其次,才会去专精百艺之一或几艺。前两座山虽然难,但只要才思足够,完全可以通过,哪怕不懂只要找到方法也能慢慢推算出结果。但这二境诗画,是划了一道任何秀才举人都不可能过的线。”

    “有问题,有大问题!”

    方运心中反复思考,但是始终摸不着头脑,感到不安,可隐隐又感觉事情或许另有玄机,毕竟这书山是孔圣创造的,不可能专门害他。思来想去,他最终决定放弃,只是在放弃前,认认真真打量整座书山。

    数个小时后,所有人被送离书山。

    “难道就这么失败了?”方运十分不甘心。

    由于方运到达三山三阁,和历代天才一样达到极限,整个玉海府的官员来文院祝贺,甚至连李文鹰都亲来。

    但是,祝贺刚到一半,朝廷告急,狼蛮大举入侵,方运来不及反应,李文鹰就拿出一张飞页空舟,带着部分官员和方运前往密州。

    方运坐在飞页空舟上发呆,始终想不通李文鹰为什么突然带他去,这和他之前的预想完全不一样,一切都太突然了。

    在飞页空舟上,方运一直皱着眉头,越皱越紧,似乎遇到巨大的难题。

    飞页空舟很快飞到密州上空,路过宁安县的时候,方运被李文鹰扔下来。

    “宁安县并非前线,但至关重要,是粮草转运的枢纽,你在这里历练数日。你前去宁安县的府军处,自有人接应。”李文鹰说完离开。

    方运总觉得自从离开书山后就特别怪异,李文鹰的行为也怪异,或者别有深意,可想不通为什么,只能按照军令前往宁安县的府军驻地。

    负责管理宁安县府军的是位从五品的副将,他见到方运后立刻扔过一个腰牌, 道:“你是剑眉公的老乡?马上前往押运司,我临时委任你为从九品的书办,负责跟着押粮的第三营运送粮草,若是误了时辰,定斩不饶。”

    方运没想到自己的待遇这么差,还没摸清这里的状况就不得不参与危险的送粮,可现在被临时征召,就成了军人,不能违反命令,不得不以书办的身份前往押运司。

    一个小时后,方运以书办的身份跟着通府府军的第三营,护送粮草前往怀天县。临行前整支队伍都得到进士县令的出征诗《常武》的帮助,身体素质增加数倍。

    千头甲牛粮车和一营五百名士兵排在路上,连绵数里。

    方运在这里人生地不熟,一直跟在钟营校的身边。

    整支队伍训练有素,虽然是府军,但因为处于边关,实力丝毫不下于大元帅统领的兵马。

    方运感觉队伍的气氛十分压抑,也不敢多说多问,只是不停地观察,学习军中的规矩。

    钟营校有一只驯化的鹰妖兵,那鹰妖兵每隔一段时间都会飞到天空,除了身体大一圈,和普通的苍鹰没有太大的区别。

    夜晚,第三营即将到达松林村,准备在松林村里住宿一夜,明日出发,但是还没等到达,鹰妖兵就禀报一个残酷的消息,松林村全村两百多口人和二十多名府军尽数死亡,一支两百人的狼蛮人队伍正携带村民尸体向西北方向逃去,领头的是一头蛮将,和钟营校这个举人等同。

    “一队留在这里守护粮草,二队三队和其他人跟我杀敌!如若我等回不来,运粮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了!”钟营校说完看着方运问,“方书办,你留在这里还是灭蛮?”

    战还是不战?

    方运毫不犹豫道:“一切由将军决定!”

    “好,那就与我一同灭蛮!”

    三百余人的队伍立刻就地休息吃饭,然后沿着狼蛮人的逃跑路线杀了过去。

    方运心中暗暗叫苦,他在府试前就去过圣庙参拜先贤学习了杀敌诗《易水歌》、増护诗《与子同袍》、振奋诗《咏刑天》和抚慰诗《君子于役》。

    可是这些战诗词不是学了就能会,必须要经过长年累月的练习和体悟,他原本想等下了书山后学习一阵,谁知道现在就被派出来。

    “这些府军临行前都被加护了出征诗,三百多府军杀两百多狼蛮不成问题。我得到四次才气天降,经过八阁的洗礼,无论是文宫、文胆还是身体,已经超过普通的举人,我一箭足可以杀死一头妖兵。若是实在不行,我再暴露战诗词,大不了请圣人三缄其口,反正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三百多人的队伍疾行向前,路上不断出现人的残肢断体,甚至有女人被糟蹋的痕迹。

    众人心中的怒火越来越盛。

    隐藏还是不隐藏?

    “不隐藏力量了!拼尽全力杀光这些畜生再说!我保留一点力量,就可能导致十几名士兵死亡!稍有不慎,我自己都可能死在这里。”方运在心中下了决心。

    一个时辰后,队伍追出了森林,来到毫无遮掩的平原,狼蛮人发现了人族士兵,立刻嗷嗷叫着转身杀回来。

    夜色下,双方越来越近。

    “防守!”

    所有士兵立刻快速行动起来,摆出防御阵形,钟营校和所有秀才放下板衣,随时准备纸上谈兵。

    方运也和其他普通秀才一样,拿出毛笔和墨瓶,在托板上铺上纸。

    此刻方运的才气已经达到六寸,心中思索,强兵诗《擒王》只消耗一寸才气,但杀敌诗《石中箭》威力太强,比《易水歌》强太多,要消耗两寸秀才才气,所以必须要算好杀敌的时机,不能浪费。

    钟营校正要做强兵诗,方运道:“钟大人,我学过一首强弓诗,请让我来负责弓手。”

    钟营校盯着方运看了三息,道:“那由你来!”

    强弓诗的威力远强于普通的强兵诗,但持续时间很短,也就一百息左右,于是方运开始计算那些狼蛮人冲锋的时间,然后低头写《擒王》。

    最后一句“擒贼先擒王”写完后,纸页燃烧,化为光芒,进入三十个弓手的身体后没了多余的光芒,还有二十个弓手没有得到加护。

    此刻狼蛮人正好进入弓箭射程。

    那些冲在最前面的狼蛮人都手持盾牌,大多都是从人族手里缴获的铁盾,普通的弓箭无法射穿,但在方运的《擒王》面前就大打折扣。

    “射击!”

    方运和其他人一起挽弓,进行射击。

    冲在最前面的狼蛮将突然用妖语大喝一声小心,然后气血翻涌,猛地吐出一道妖术狂风。

    这血色狂风挡在所有的弓箭前,就算是加持了举人强兵诗的弓箭,会被这妖术狂风轻易吹散,但这些擒王箭穿过妖术狂风后,仅仅是威力减弱到普通弓箭的程度,或射在狼蛮人的盾上,或射在它们的身上,误打误撞杀死一头狼民。

    所有狼蛮人吃惊,所有的人族士兵狂喜,许多人扭头看向方运。

    钟营校大笑道:“好!用一轮齐射换一次妖术,大赚特赚!今日我军若能胜利,你方运当记首功!射击!”

    第二轮三十支箭齐射,这次狼蛮将没有使用妖术,而是吼叫着让其他狼蛮人散开。

    但是,三十支擒王箭有着不可思议的力道、速度和准度,落在三十个狼蛮人的额头,瞬间杀死三十人,让狼族队伍减员了七分之一。

    狼蛮将大怒,深吸一口气起,猛地对准方运人族军士嚎叫,而其他所有狼蛮人也一边跑一边嚎叫。

    “是鬼哭狼嚎!小心!我一人文胆不足以抵消!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钟营校大喝一声,文胆之力融入《论语》中孔子的原话,立刻形成一股无形的力量护住所有人。

    那两百多狼蛮人形成的鬼哭狼嚎在天空形成一片黑雾直扑过来,狠狠撞碎钟营校的文胆之力。

    钟营校倒退一步,心中暗恨,若是有两个凝聚文胆的举人,绝对可以挡住这鬼哭狼嚎,但现在只有他一个举人,最前面的四五十人必然会被鬼哭狼嚎的力量震慑,因此失去斗志。

    “非利不动,非得不用,非危不战!”方运突然高颂《孙子兵法》的内容,尤其是最后那句说不到危险关头不要开战,非常符合现在的形势。

    文胆之力融入孙子名言,立刻形成一股远比钟营校还要强五成的力量排开鬼哭狼嚎的力量,反扑过去。

    人族众人欢声雷动。

    狼蛮将不得不再次大吼一声以鬼哭狼嚎拦截方运的文胆之力,因为连续使用三次妖术,它的脚步减慢少许。

    “好!必胜!”钟营校被方运的力量鼓舞,立刻出口成章诵读大风歌。

    人族一方士气大振,又一轮擒王箭射出。

    双方终于短兵相接。

    方运此刻才气已经停止震动,偷偷隐藏在几个士兵在,他心知既然决定出手就要更加主动。正在以极慢的速度写《石中箭》,寻找时机出手,而不是靠钟营校创造机会。

    人族士兵拦住狼蛮将,但狼蛮将力量极大,两只狼爪随意一抓就能杀死或打飞一个普通士兵,只有童生士兵勉强可以挡住它的一击。

    狼蛮将杀入人群,钟营校投鼠忌器,不得不用大风歌去卷杀其他狼蛮人。

    趁狼蛮将不注意,方运果断完成秀才战诗《石中箭》!

    原作宝光、诗魂宝光和传世宝光出现,加上荡妖笔和龙血墨的力量,方运的《石中箭》威力增加了三倍四成,杀伤力已经强于普通举人自创的普通战诗,同时还有诗魂妙用,拥有可怕的穿透力。

    不过这次诗魂宝光没有召唤出李广的虚影,而是在天空凝聚成一把一丈高的巨弓。

    箭出,风起,血溅,狼嚎。

    这一箭太快了,狼蛮将只防备钟营校,根本没有顾及方运。

    狼蛮将踉跄后退,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胸口那拳头粗的血洞,贯通前胸和后背。它抬头看着方运,不相信区区秀才能给予它如此重创。

    “人族必胜!”一人大吼,人族的士气空前高涨,连他们身上出征诗、振奋诗和强兵诗的效果也一起增加一成。

    “好!”钟营校立刻出口成章,不断攻击狼蛮将。

    狼蛮已经无力抵抗,想要逃跑,但被拦住,最后被活活杀死!

    狼蛮将一死,其他狼蛮人立刻没了斗志,被人族杀光。

    “方运,你带三什人手去前方搜索,我看到前面似乎有漏网之鱼。”

    “是,大人!”方运选三个什共四十五人向前搜索,这些边兵桀骜不驯,最善欺负年轻的新长官,但在方运面前比兔子都乖。因为他们知道,要是战斗再持续半刻钟,这四十五人至少会死一半。

    一行人向狼蛮人路过的地方进发,很快发现狼蛮人转身的时候丢掉的人族尸体和牛羊尸体。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有狼崽子!”十多个士兵扑上去,抓出两个三尺高的小狼蛮人,狼头人身,全身毛茸茸的。

    一个狼崽子目露凶光,不停狂叫着咬人,被控制住,还有一个胆小的一动不动,似乎被吓坏了,呆呆地看着方运。

    “方大人,是杀是放,请您下令。”

    方运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成了军中的方大人,然后看着那头不断狂叫的小狼蛮人。

    它的嘴角还有血迹,牙缝里塞着几片人皮。

    杀还是不杀?

    “杀!”方运低喝一声。

    刀光一闪,小狼蛮人的头颅飞起。

    “哇……”另一头小狼蛮人吓得跪在地上,不停给方运磕头求饶。

    “大人,杀还是不杀?”一个士兵提着刀问。

    方运看着小狼蛮人,在它的小爪子中发现人族的血迹。

    “杀!”

    刀光再起,两头狼崽子死亡。

    “回去。”

    一行人回到钟营校身边,报告经过。

    钟营校赞扬道:“当年一个翰林因妇人之仁放走几条小蛮崽子,几年后,那翰林被他放走的蛮族杀死。放虎归山是战争大忌!这不是人族内战,而是你死我活的灭种之战!”

    突然,被堆到一起的狼蛮人尸堆动了起来,十多头狼迅速站起来,双眼发出绿油油的光芒,在夜里极为骇人。

    “不好!狼狈为奸!那狼蛮将体内竟然藏有狈魂!”

    钟营校还没等说完,狼蛮将的尸体突然高高跃起,两只锋利的爪子直刺钟营校。

    两个亲兵舍身扑过去阻止,而其他几人都吓呆的,钟营校也急忙向后退去。

    方运就在钟营校身边,此刻只有两个选择,逃跑,或者帮助钟营校。

    “我逃,钟营校极可能死亡,没了钟营校在,这些尸狼必然会杀光我们,我仅剩两寸才气同样逃不掉。若是帮助钟营校,还有一线生机。”

    救还是不救?

    方运猛地扑向狼蛮将。

    “钟营校,看你的了!”方运喊完,左臂传来剧痛,生生疼晕过去。

    不多时,方运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一处大房间中,而自己的左臂竟然消失了。

    “罢了,失去左臂总比没了命好,若是有千年生身果,必然可以恢复如初。”

    不多时,李文鹰赶来,向方运道歉然后带着他回玉海城。

    方运在玉海城中一边学习一边养伤。

    一年后,方运参与州试,高中举人第一,为江州解元。

    又一年,方运赴京赶考,考中进士第三名,成为探花。

    又两年,陈观海圣陨。

    时间又过了一年……

    秋叶落下,却仍然留恋树枝的温暖,在空中打着转儿,迟迟不肯归根。

    玉海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一处被人群包围的地方传来朗朗的说书声。

    “却说那妖王白娘子手持龙王符,唤来漫天大水,虾兵蟹将。大学士蔡禾不甘示弱,浩然正气勃发,万妖俯首……”

    一群六七岁到十几岁的孩子或坐或蹲在最里圈,许多懒汉和大姑娘小媳妇在其后,还有一些过往的路人站在后面,有的驻足聆听,有的听了片刻听不懂就离开。

    不多时,两个少年走来,听到有人在说书,靠了过来。

    那锦袍少年奇道:“这个乞丐神态自若,气质非凡,不靠磕头靠说书,字正腔圆,毫无谄媚,双臂双腿尽断面不改色,真乃义丐。赏一两银子。”

    那布衣随从急忙压低声音道:“公子万万不可。”

    “怎么万万不可?这乞丐若是腿脚完好,考一个秀才不成问题。”

    “公子,这位可是当年的景国探花啊!”

    锦袍公子面色剧变,惊道:“他就是那个在朝堂之上痛骂左相的景国第一才子方运?”

    “自然是他。”

    “可他怎么变成这副样子!”锦袍公子面有怒色。

    “唉,虽然我是庆国人,但也敬佩这种有气节的人。当年他以秀才之身登上三山三阁,虽然没有通过三阁,但在中举后二上书山,终于过了第三山,摘得文心。后来考上进士。”

    锦袍公子道:“这我都知道。后来他与文相合力,智斗柳山。本来意气风发,但在如日中天之时,陈观海圣陨。狼蛮大举入侵。文相、张破岳、李文鹰和方运等人浴血杀敌,但先是被左相出卖,后被包围,最终不敌。李文鹰最先战死,文相在临死前把方运送到千里之外。后来的事我也听说一些,但不是很清楚。”

    “后来我庆国和武国大军长驱直入,瓜分景国,而几大豪门世家联手以临阵逃脱罪抓住方运,碎其文胆,毁其文宫,废其四肢,并令他在玉海城乞讨为生。不过这方运真是个人才,在无人敢相助的情况下,无才气无手脚,竟然一统玉海城乞丐,可比许多普通人活的自在。”

    锦袍公子叹息道:“果真不世奇才,读书为人中甲,乞讨为丐中王。若我沦落到这等地步,恐怕已经投海自杀了。他倒好,不能出书卖文,竟然说书行乞,真乃国士无双。全天下的读书人,真的被他比下去了。”

    布衣随从惋惜道:“方运太惨了,先是被人出卖,又是眼睁睁看着战友陆续战死,最后被圣院抛弃,遭奸人……咳咳,惨遭酷刑,却依旧活着,单就这份勇气,常人不能比啊。不过他得罪了我庆国豪门世家,公子你可千万不要给他钱。”

    “可惜了。”

    “你看他,精神没有丝毫的颓废,而且气质似乎比以前更加内敛。要是他的文位恢复,恐怕能直上大学士。”

    “走。”

    突然,整个时间静止了,每个人都一都不动,除了方运。

    方运的眉毛轻轻一动,继续自顾自说着:“小青不敌蔡禾,吐血飞出……”

    书山中的老者悄然浮现在方运的面前。

    “你为何苟且偷生?”

    “好友大仇未报,国灭之恨未偿,我不能死。”

    “若你有半圣之能,又当如何?”老者又问。

    方运平静地答:“杀柳山全族,屠庆武两国皇室,除两国豪门世家,重整圣院,灭妖蛮。”

    “你野心不小。”

    “我只剩野心了。”方运微微一笑。

    “你可有所得?”

    方运朗声道:“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方运每说一个字,都仿佛是无形大锤敲击世界,整个空间就震动一下,最后整座空间出现大量的裂痕,如同破碎的玻璃。

    整个世界轰然崩塌,如无数碎玻璃哗啦啦下落。

    方运眼前,有楼阁,牌匾上文字变幻,最后固定下来。

    幻梦。

    此刻,方运仍在第三山第二阁。

    此刻,离方运踏上这里不到一个小时。

    方运莞尔一笑,道:“不曾想我也一枕黄粱,一梦探花。老先生,我可通过此阁?”

    “理当。”老者消失。

    方运转身看去,发现山下的景国人正眼巴巴看着自己。

    “景国依然在。”

    方运迈步走向三山第三阁。

    山下爆发出足以掀翻书山的吼叫声。

    不仅景国人在吼叫,其他国家的人也大声喊着祝贺方运。

    “心服口服!”一个庆国人纵身跳入弱水河。

    武国庆国其余人陆续投河。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0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07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