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第166章 雨不湿身

推荐阅读:我的大小美女花网游之最强传说绝境中的第三帝国火影之大美食家我家古井通武林玄界复仇者广州,请将我忘记流年未央,安然向暖盛宠毒后:鬼王,来硬的!绝世杀神

    才气演武对大儒来说只能说少见,还算不上罕见,成功完成才气演武才算罕见,可是,才气演武从来没出现在秀才身上。

    “我可以不说吗?”方运问。

    冯院君笑道:“你不说,我们可以猜。看你身体毫发无伤,甚至隐隐有一股凌厉之意,必然是得了好处,再根据你家人的表现,只有几个不多的可能,我们十余人慢慢猜,不需一刻就能猜出来。”

    众人一起微笑,看样子随时可能出口猜测。

    方运环视众人,只好道:“其实也没什么,经过书山的历练,我发现我有所成长,就决定选一门辅修圣道。后来我想到现在三族征伐,兵家的作用仅次于儒家大道,于是就准备辅修兵家。这些天一直在研究兵法,昨夜也不知怎么回事,回忆起我在悟道河的日子,脑中灵光一闪,就想把前人的兵法总结归纳一下,变得更加通俗易用,结果一不小心进入才气演武。”

    “嘶……”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张破岳是将军,来为他送行的大都是军人,他们最清楚才气演武的重要性,一旦有人能做到才气演武,必然在兵法方面有惊人的天赋,对人族的作用极大。

    “我们只以为你在诗词、书法、绘画和经义方面有所成就,没想到你的兵法造诣也如此深厚!你这是要做全才啊!哪怕是孔圣,也算不上全才。”

    张破岳忍不住问:“文鹰兄,你第一次获得才气演武是在翰林的时候?”

    “嗯。”李文鹰点了一下头。

    “哪怕几位兵家半圣,也只有零星两三个曾在举人的时候才气演武,只是都失败了。方运,不要告诉我们你才气演武成功。”董知府道。

    方运道:“当然失败了,我区区秀才怎么可能过得了才气演武。”

    “这还差不多,你要是能完成才气演武,那兵家恐怕会直接来抢人,先关你几年,磨掉你所有的棱角,然后把你送到各种险境,用尽一切办法折磨……不,是磨砺,然后再把你扔到两界山磨练十几年,最后再给你自由。”

    方运差点冷汗直流,道:“兵家的人不会这么凶残?”

    “会的。兵家世家那些天才七八岁就开始被磨砺,除了参与科举书山等,几乎不跟外人接触,等到年过三十才能正式掌握自己的命运。所以几百年来兵家半圣无比隐忍老辣,对妖界造成极大的损失,妖族众圣以后真要大举入侵,首先要杀的一定是兵家半圣。”

    “我必须走儒家大道!我的才气演武一定失败!”方运道。

    李文鹰笑道:“你就算成功也无妨,我们对你期望可不仅仅是兵家一途,你若是主修兵家,太浪费了。”

    “说的是。唉,真是不敢想象啊,才气演武,我都还没有过。”张破岳似乎很不开心。

    冯院君道:“你有时间也去悟道河坐坐,或许也有机会进入才气演武。”

    “说的好!宴会结束我就改道去济县的悟道河,两日后再去京城接受册封。”张破岳道。

    冯院君可怜兮兮地看着李文鹰,道:“院君大人,我的假期您是否同意?”

    李文鹰面无表情地看着冯院君,冯院君目光坚定,好像一点都不怕这位杀名远播的大学士。

    “罢了,准你五日之期。”李文鹰无奈地道。

    “谢大人,我敬大人一杯。”冯院君愉快地笑起来,举杯喝酒。

    李文鹰不理会冯院君,问方运:“你今日是第一次进才气演武?”

    “是首次。”

    “外人不可干涉才气演武,你万万不可向他人请教,否则会出现巨大的变化,甚至会失败。”李文鹰道。

    “学生知道。”方运道。

    李文鹰看了赵红妆一眼,又看向方运,问:“听说你要尽快考举人,甚至可能准备在今年考进士,成为世间第一个同年进士?”

    若是在经历书山幻境之前,方运断然不会想成为古往今来在一年内同时考上童生、秀才、举人和进士的人,但书山的经历弥补了他的短板。

    “我想试一试。”方运道。

    “你的诗词和经义自然不用多虑,但九月的州试要考策论,你有信心?”

    “学生认为,策论无非就是治国之道,而学生通读众圣经典,更是阅遍史书,虽不敢说有定国安邦之才,但在策论方面也小有所得。”

    若是别的方运不敢说,但策论方面却不怕,毕竟在那个时代有太多相关的信息,不像圣元大陆十天才能看一次文报,有关时政的新闻不到五分之一的版面。

    “你既然有信心,那就试着一拼。你现在虽然有名,甚至可能在史书上一笔带过,但未必能上传记。若是能成为第一位同年进士,你极可以有机会上传记,真正青史留名。”李文鹰道。

    读书人对青史留名极为看重,旁边一位将军羡慕地道:“李大人必然能青史留名,张将军若能再上一步,也会有传记。至于我们,能在史书上留下一个名字,已经是光宗耀祖。”

    众人纷纷点头,极为羡慕方运、李文鹰和张破岳三人。

    张破岳却道:“我和剑眉公至多是上传记,方运,你可以有机会更上一层,进入‘世家’之列,千万不可自废文宫。”

    “学生一定努力。”方运谦虚地道。

    一旁的赵红妆露出落寞之色,她虽然贵为公主,恐怕也只会在史书里有个名字而已,绝不可能像汉朝的吕后那样以“在权不在位”的理由列入本纪,和帝王并列。

    在无人看到的桌下,赵红妆紧紧握着拳头。

    名为红妆,身为公主,在这里却如同绿叶一般。

    赵红妆低下头,眼中的不甘只有自己知道。

    一位将军奇道:“方运,你在府试的那篇经义到底怎么回事?按照惯例,一府的甲等经义要在文院中展览,供院生学习。可今年为什么只有乙等的?”

    冯院君和董知府相视一眼,两个人亲身经历了那次惊天动地的阅卷过程,亲眼看到传天下的试卷,半圣的力量纷纷登场,当场杀死一位翰林,在科举中百年难得一见。

    “这……我不便多说。”方运道。

    “那就奇了,董知府,冯院君,你们两位是考官,也不能说?”

    两人低着头,一言不发。

    这事连李文鹰和张破岳也不清楚,现在看到两个考官的态度,意识到极可能是刑殿或半圣下了封口令。

    包括赵红妆在内,众人大眼瞪小眼,可没人敢说一句话,不多时,众人就隐约猜到,方运既然得了甲等,必然是极好的经义,那经义很好却不能传扬,那必然是好到过分,起码是镇国,甚至可能是传天下,因为圣院绝不可能为了鸣州的经义如此大动干戈。

    众人立刻想到那天夜晚玉海府上空昼夜不断交替的场面,意识到恐怕是圣人为了方运出手。

    诗词是小道,甚至策论也是小道,可经义不一样,那可是对众圣经典的解读,是真正的儒家大道,一个秀才能写出镇国的经义,那可比写出十篇镇国的诗词都更加可怕。

    “有望啊。”一个将军低声说了三个字。

    虽然他没说完整,但每个人都知道,他想说“方运的圣道根基有望”,成圣的机会极大。

    房间内平静片刻,众人继续交谈。

    因为张破岳要去北地与狼蛮周旋,所以接下来的话题几乎都是在谈北地的战事。

    战争和外交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众人很快谈到纵横家的态度,但没人认同谷国每年缴纳大笔金银财宝和粮食当岁贡换取和平,这些将领几乎都认为只有把蛮族打服了,打得他们认识到人族不弱于妖族,才可能拉拢他们,然后共抗妖族。

    这些将领不是反对联合蛮族攻击妖族,而是认为要兵家在前、纵横家在后,绝不能让纵横家和杂家主导两族局势,绝不能学谷国奴颜婢膝,否则人族必亡。

    一直到傍晚酒席才散,众人醉醺醺地离开,那张破岳则坐上长途甲牛车直奔济县悟道河而去,冯院君准备明日就去。

    方运也不好劝他们,默默离开。

    “千万不要有人在悟道河边悟道啊。”方运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在心里念叨。

    六月的天气变化多端,方运还未到家,天空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到了家门口,方运走下马车,方大牛明明有伞,却不给方运打,而是自己打着伞,羡慕地看着方运。

    雨水落在方运的身上和衣服上,不会淋湿半点,而是会无声无息流走,方运整个身体就仿佛一把大伞,所有的雨水无法沾身。

    自从方运吃下伪龙珠以后,就再也不怕下雨,甚至连洗澡都减少,因为伪龙珠让他的身体有了自净的能力,虽然不像奴奴那样脚不沾尘,但只要身体有了灰尘,会很快被无形的力量排开。

    方运住的地方更加干净,那些蚊虫根本就不敢靠近拥有伪龙珠之人,连周围的人家也享受到一个没有蚊虫的舒适夏季。

    雨水从身上流过,方运没有任何不适,步入大门。

    庭院内,奴奴像条撒欢的小狗一样,在雨里跳来跳去,时不时突然一抖身体,身上的雨水四溅。

    看到方运来了,奴奴立刻笑嘻嘻地向方运挥舞小爪子,让方运陪她玩,方运摇摇头,笑道:“你自己玩。”

    奴奴点点头,继续自顾自玩着。

    。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1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138.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