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秋音杀蝉

推荐阅读:逆天娇妻:邪王诱宠小狂妃超级寻物APP幻神宋疆女帝直播攻略星际版三国助鬼为乐系统霸世天尊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182章 秋音杀蝉

    方运把手放在琴上,感受琴弦的触感。震胆琴是用蛛妖帅吐出的丝制成,经过制琴师炮制,细腻微凉,如同摸在陶瓷上。

    “《湘妃怨》之情,是湘妃悼念亡夫之情,若是论入门弹奏技巧,这首曲子自然为上佳,可若是让我去理解一位失去夫君的女子的感情,那就是强人所难。不过,我若是想入琴道一境,终究要体会一种感情,如何选曲?”

    方运想了片刻,突然醒悟。

    “此刻值秋夜,当然猜秋风。”

    方运把震胆琴放入琴袋背在身后,带着官印走出书房,抬头看天色,已近午夜。

    方运轻轻打开大门,走出院子。

    星光洒下,如水铺满青石板路,街道寂静无声。

    方运感到有人在暗中注视自己,不过已经习惯,因为圣院的人早就不间断保护他。

    方运背着震胆,漫步向东,秋风拂面,好不惬意。

    不一会儿,邻居家的庞举人大门开了一道缝,庞举人远远地跟在方运后面。

    方运彻底放松自己,甚至忘却自己的目的,静静走着,静静感受秋天,秋夜,秋风。

    秋风飒爽,方运心中充满喜悦,无夏日酷热,无冬天严寒,分外舒适。秋天仿佛是最让人心安的季节,春日的闹意太浓,夏日的虫鸣太盛,冬日的寒风太强,唯独秋更静。

    走着走着,方运听到秋音。

    鸣蝉入秋便是寒蝉。

    方运仔细聆听,心中起了波澜,夏日的蝉鸣高亢嘹亮,颇有一种“我为林中王”的气概,昼夜不停。但此刻的秋蝉却少了那份高亢嘹亮,声音轻了许多,弱了许多,如泣如诉,更加幽怨。

    寒蝉悲秋,秋一过,寒蝉绝迹。

    方运继续走,不知不觉走到玉带河畔。

    明眸夜视的力量让方运可以在夜间看清一切,夜风吹拂,柳条没了春日的萌动,没了夏日的飘扬,显得异常沉重。

    原本青翠的柳叶边缘,依稀出现淡淡的枯黄。

    又一阵风吹过,一些柳叶飘落。

    不久之后,所有的树叶将凋落殆尽。

    方运继续走着。

    平湖边,荷花凋零,再也不见“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景色,湖面上依旧到处是荷叶,但没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气势,许多枯萎的荷叶软趴趴飘在水上。

    方运终于明白这秋天悲从何来,不是人悲秋风伤,而是秋天在送别万物,送蝉,送柳,送荷花,送尽一夏,不能挽留。

    “都被秋风送走了,怎能不伤悲。”方运叹息着走到湖边凉亭,取出震胆琴放于石桌上,没有继续弹《湘妃怨》,而是被秋景感染,想起一首琴曲《秋风调》,之前杨玉环曾弹过。

    方运回忆《秋风调》曲谱,回忆这首曲中的情怀,这是一首很正统的景色古曲,琴曲不断把音符化为秋蝉、寒鸦、落叶、枯枝等等各种意象,因为秋风难曲秋物易弹,等琴曲描绘了整个秋天,最后水到渠成,再让连绵不绝的悲音化秋风,吹尽一切。

    方运手拂琴弦,开始弹奏。

    第一曲开始略显生疏,弹到第二遍渐入佳境,弹到第五遍,曲中竟然隐约有了一丝悲音。

    等方运弹到第十遍的时候,平湖周边的所有秋蝉突然声音大振,那声音却不是高亢清越,更像是突然遭遇深秋,无法承受这可怕的寒意,秋蝉只能大声哀嚎哭泣。

    庞举人一直远远看着方运,慢慢露出陶醉之色,但突然感到寒意袭来,身体一颤,露出惊诧之色。

    “奇怪!他在家里弹奏的时候,声音能传到我院子里,据我判断,技巧娴熟、音符准确,但却止于‘技’,离‘艺’还有极大的距离,更不用说‘道’。可短短半个夜晚,他竟然直接突破‘技’的层次,触摸到‘艺’的边缘,这可不是牛郎织女星光所能做到的。”

    不多时,蝉鸣更重,方运完全沉静在《秋风调》的世界里,闭着眼,两手灵活地在琴弦上跳跃起舞,他好像不是在弹奏乐曲,而是借着乐曲来创造秋风,丝丝的寒意随着琴声向四面八方扩散。

    “啪”地一声轻响,庞举人警惕地迅速转头,却看到一只秋蝉掉在地上,彻底僵死。

    庞举人呆呆地看着那秋蝉好一阵,又听到几声相同的声音,四处扫视,发现有七八只蝉掉下来。

    庞举人望着方运,轻叹道:“此刻是初秋,这些知了虽悲,但仍然如人之壮年,至少可再活一两个月。可方运竟然以深秋声杀初秋蝉,还没入琴道一境就做到了传说中的‘秋音杀蝉’,对秋意的理解已经超过了太多琴师。秋日中的杀意,还要胜过冬天。冬天虽是四季终结,但却孕育春天,秋意却是止住一夏生机,迎来一冬死寂。他日后的战曲成就,恐怕远在普通琴师之上!”

    弹了许久,方运收起震胆琴,步行返回,在家门口向不远处的庞举人拱手致谢,然后回家。

    《秋风调》过悲,方运又刻意去体悟秋风之悲,没心思再读书,先稍稍平复情绪然后睡下。

    梦里,蝉鸣声声。

    一早醒来,方运发现小狐狸竟然钻到自己怀里睡觉,姿势还是和以前一样优雅,笑了笑,轻轻摸了摸它的头。

    小狐狸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方运,闷哼两声,又闭上眼继续睡。

    方运进入文宫,发现自己的文胆和昨日比有了长足的进步,离一境大成越来越近。

    “琴、棋、书、画、礼、乐、射和御等都能间接有助文胆文宫,但正常效果不可能这么大,只有在某一道突飞猛进的时候才有这种效果。难道是昨夜琴道大进?当真是一件喜事。”

    吃过早饭,方运试着重弹《秋风调》,发现自己竟然能完全理解曲中的情感,几乎在手碰到琴弦的一刹那,自己的情感就已经酝酿完毕。虽然还没能把自己的感情和乐曲合二为一,但也和杨玉环一样,达到了琴道一境的边缘,只要继续努力,就有机会突破。

    一曲结束,方运发现杨玉环竟然扶在门口,用异常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

    “怎么了?”方运问。

    杨玉环似乎还沉浸在乐曲声中,轻声说:“你弹得比我好,看来我不学琴去学瑟是对的。”

    “我就当你开玩笑,你的《秋风调》我听过,比我的好多了。”

    杨玉环摇头道:“赖夫人说,那位教她的琴艺大家说过,《秋风调》不仅要有‘愁’,还要秋风吹尽一切的‘冷’,我的‘秋愁’够了,但秋风的冷怎么也弹不出来。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愁’自然不如我们女人家,可你弹得‘秋冷’真好,有秋天真正的大气,我喜欢你的曲子。”

    说到最后,杨玉环红了脸,微微低下头,生怕方运误会。

    方运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承受这份赞扬。不过没想到你才学琴不久,对琴曲的理解就这么透彻。对了,七夕之后,你的琴艺是不是有所提高?”

    杨玉环点头道:“对,是有提高。尤其是在技巧上,赖夫人说我跟换了一个人似的,简直是天才。不过,赖夫人说我在‘声与情合’方面没有进步,倒是小运你真厉害,昨晚的曲子还没有真正入门,今天却能做到收发自如,你才练了多久。”

    方运道:“时间是有点短。不过,你经常弹《秋风调》,情绪会不会受到影响?”

    杨玉环的眉毛轻轻一颤,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了咬下唇,柔声道:“有时候会,不过有奴奴在,会好很多。”

    “悲伤肺,思伤脾,总弹这种曲谱不好,我昨日也有所明悟。我写一曲《良宵引》,这首曲同样是弹秋景秋情,但重在欣赏夜色,赞美秋景,让人平静。以后你弹完这种伤春悲秋的曲目,记得弹一首《良宵引》。”

    “嗯。”杨玉环点头,莲步轻移。

    方运把昨夜写的《良宵引》曲谱递给杨玉环。

    杨玉环看了一会儿,道:“小运,这是什么指法?”说着凑到方运身边,指着曲谱上一个琴曲指法。

    嗅着杨玉环身上淡淡的香气,方运想起这《良宵引》乃是明朝的名曲,也《四库全书》中唯一收录的明代古琴曲谱,虽然是相对简单,但极有代表性,在古琴界有着极高的地位。

    这首琴曲和圣元大陆的风格不同,不仅有一些后世创造的指法,还左右手指法并重,甚至可以说更重左手指法,而圣元大陆现在更重右手指法。

    方运含糊道:“我在一些残书上见过这些指法,应该是不知名的琴师所创造。”

    “你昨夜弹得一首曲子,似乎也有特别的指法。”

    “来,我教你。”方运立刻岔开话题。

    方运开始教杨玉环几个新的指法,然后教她弹奏《良宵引》,并讲述这首曲的主题,最后写曲词,因为古代许多琴曲都配词,名为琴歌,一边唱一边弹,《凤求凰》《阳关三叠》等都如此。

    杨玉环十分好学,很快学会了新的指法,仅用了一天就能弹奏《良宵引》。

    夜里,方运依旧一个人背着古琴前去平湖边弹《秋风调》,然后再弹《良宵引》,最后回家继续读书。

    庞举人一直跟随,最常做的事就是默默数掉下来的秋蝉。

    几日后的上午,方运在书房中读书,门房急急忙忙跑进来,道:“少爷,不好了,一群老头堵在门外,身后都背着东西,嚷嚷着一定要见你。”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32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