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第233章 文会之变

推荐阅读:都市最强妖精系统终极学生在都市穿越之教主难为花都最强神医众神的world我的老婆是女宗主岩忍者日志明鹿鼎记逆流黄金时代火影之最强虫师

    待月华消散,进士司仪拿起其中一位秀才的出县中秋诗,高声朗诵,他的每一句话都用舌绽春雷,小半个孔城的人都能听到这首诗。

    出县诗念完,掌声如潮。

    那秀才微微一笑,向各处拱手致谢。

    接着,后面的人依次上去作诗,凡是达到出县或更高的诗词,司仪都会高声诵读。

    今日获得入圣墟资格的人共一百,秀才二十,举人八十,按照原本的情况,应该是二十个秀才分四次上台作诗,然后是八十个举人根据排名从后往前写诗文。

    可方运一举通过圣墟路,夺得第四之位,不可能和秀才一起作诗,就被默认为举人,成为最后作诗的五人。

    十九个秀才陆续作诗,最终有四人的诗词出县,观看文会的众人却纷纷称赞,也只有这种十国精英汇聚的大文会,才会有这么多秀才可以诗成出县。

    所有的秀才完成,排名最靠后的六个举人一起上台,和秀才一样以中秋明月为题作诗词,这几个举人的实力最差,许多人原本并不期待,单论才华这些人可能还不如那几个秀才。

    但这六个举人中却爆了冷门,一人词成达府, 获得比别人更多的月华。

    词成达府哪怕在孔城都是不小的事情,司仪请了一位翰林上来赏析那首词。

    之后,司仪又问了这个举人一些话,两个人都以舌绽春雷对话,所有人都听得清楚,此人既不是豪门子弟也不是半圣世家,只是一个落魄的名门子弟。

    众人纷纷叹息,若这种才华的人生在豪门或半圣世家,恐怕能进入举人前三十。

    之后,举人陆续上场,而这些举人也显现出十国举人的最高水平,过半的举人都能诗词出县,每十人中就有一人能达府,但更高的鸣州诗词迟迟没有出现。

    鸣州是一个极高的分界线,鸣州的诗词文都会被万人传诵,许多高文位者终其一生都在苦苦追求鸣州诗词文而不得。

    在场的人大都是读书人,所以每一次司仪念诗词,必然有数不清的人或背诵,或写下,或讨论评判。

    月亮越升越高,随着诗词文层出不穷,佳文屡现,现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

    高台下的宾客们相对外面的人更镇静,只有自己国或自己家的举人的诗词被念诵,才有人发出欢呼。

    那些大儒或大学士极少开口,就算开口也只是简单地说一些“不错”“尚可”“可以一看”等话。

    不知不觉,排名第二十六到第三十的举人出现在高台上,而这五个人的文采更加出众,两达府双出县,现场立刻掀起了一阵欢呼的浪潮。

    月华降临,这一次的皎洁月光比之前的要浓许多,月华消失后,所有举人双眼竟然外放出淡淡的微光,过了好一会儿才消失不见。

    一位位举人上台,一首首诗词出现,一次次月华注入,周围孔城人欢呼的频率越来越高。

    台下的许多人一开始只是和亲友交谈,偶尔关注台上的人,可越往后,他们对台上的关注越高,当第六名到第十名共五位举人走上台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交谈,一起看着台上。

    这可是圣元大陆排名前十的举人,在举人中,他们或许不是最有文采的,或许不是最有权势的,绝对可以位居最强之列,而每一次圣墟路前十的人若能活着离开圣墟,日后必然能成为一国翘楚,甚至能威震十国。

    哪怕不是前五,也足以让所有人关注。

    就算在座的有许多大学士甚至大儒,也承认这些人中必然有人的成就在他们之上。

    五位举人站在桌案后,提笔书写这些日子冥思苦想的成果。

    五道才气在纸面上慢慢增长,最后,一人鸣州,四人达府!

    这五人的才华远超之前的举人,而且那位孔家的举人写出鸣州之诗,终于成为文会第一首鸣州诗词,引发所有孔城人的欢呼声。

    排名前十的人都可得月华加倍,那孔家的举人得到月华后,整个人都被蒙上一层淡淡的月光,过了好一阵才被吸收完毕,惹得许多人羡慕。

    有了双倍鸣州的月华,在圣墟中将无比顺利。

    直到这个时候,许多人才明白这位孔举人为何不争更靠前的位置,既然前十都得双倍月华,既然自己有诗成鸣州之才,必然压过墨家和兵家两人,那就没必要争,不如奉行中庸之道。

    排名第五的宗午德看着孔举人脸上的微笑,恍然大悟,恨不得扇自己一个耳光,然后看向方运。

    因为他发现一个大问题,进了前五,要跟方运同台写诗文!

    宗午德无奈地冲孔举人竖起大拇指。

    鸣州诗的待遇相当隆重,司仪请了大学士去赏析,字字精辟,让所有人回味无穷。

    五个举人在台上足足站了一刻钟才下去。

    颜域空、墨杉、孙乃勇、方运和宗午德五人向高台走去,不等五个人走上高台,整个现场就沸腾了,无数人喊着五人的名字,而呼声最高的,就是方运。

    在人人都是读书人的孔城,方运所受的推崇丝毫不下于景国。

    方运站在高台之上,望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目光落在哪里,哪里就有人大声欢呼,这孔城的风气比他国更加开放,数不清的女子激动尖叫,惹得许多男人羡慕。

    那司仪原本计划像之前一样,简单说几句就让五人去写诗词,可现场的气氛太热烈了,五个人还没动笔,众人的欢呼声就超过诗出鸣州的场面。

    台下的许多宾客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夸张,圣墟十年一次,从来没有一次如此热烈,他们摇头微笑,无可奈何。

    司仪继续以舌绽春雷朗声道:“此时上台的,是本次圣墟路的前五人,他们,代表十国举人和秀才之精华,代表人族之希望,他们,一旦入圣墟,必可屠灭妖蛮,为我人族立大功!”

    在众人欢呼声中,司仪开始介绍五人。

    “这位是圣墟路的第一人颜域空,半圣弟子、颜子血脉,乃案首、茂才和解元,已然是三首才子,乃是庆国未来会元和状元的最可能之人,若得国首,就是六个第一,极有可能成为十国第一位六首才子!此人……”

    接下来,司仪介绍后两人。

    “墨杉,墨家嫡传,不仅诗文经义出众,墨家机关术更是出神入化,墨家机关术有五境十六等,他已经达到二境中等,堪比许多墨家翰林……”

    “孙乃勇,孙武世家旁支,十二岁前并不出众,但在考中秀才进入军中磨砺后,立刻如日升中天,不断立下军功,曾在两年前以举人之身,只凭借一篇兵书,以区区五百人击溃三千蛮族……”

    司仪走到方运面前,没等开口,台下已经是欢呼一片,所有的宾客都看着方运。

    景国人的笑,庆国人的冷,武国人的淡漠……立刻形成此次文会最为诡异的气氛。

    方运原本面带微笑,却突然犹如被毒蝎蛰了似的,神色一变,望向台下。

    蒙圣世家的桌边,武侯车之上,凶君的目光终于从遥远的天空收回,第一次看向高台,第一次真正观赏文会,第一次看向在场的人。

    凶君看着方运,他的目光明明很平静,可却如鹰视狼顾,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猎物,所有人都下意识地避开他的目光,凶威滔天!

    那一直趴在地上的狼妖侯也立刻起身,微微露出锋利牙齿,盯着方运。

    高台附近犹如霜雪降下,气氛骤冷,但远处的孔城人却察觉不到这里的变化,依旧兴高采烈。

    司仪的身体一抖,张了张嘴,堂堂进士此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等了足足十多息,他才偷偷看了凶君一眼,然后一咬牙,挺直脊梁介绍方运。

    “他是方运!是景国双甲圣前童生!是十国唯一双甲圣前秀才!是唯一通过请圣选之人!也是半圣亲封的‘十国第一秀’!自四月来,每月都有诗文上圣道,更是四文同在第一人!是……”

    司仪没有用任何过分修饰的词语,而是如同照本宣科一样,一一历数方运的的功绩和名声,这实实在在成就比任何词语都真实,以至于说着说着所有人都沉默了。

    哪怕那些极为了解方运的人,听到司仪说出这么多成就,也感到震撼。

    等司仪说完,全场竟无一人开口,依旧静悄悄的。

    文名压孔城。

    一人在,万人不敢语!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说话,那司仪越过方运,走向宗午德,准备介绍第五人。

    司仪刚刚停下脚步,台下突然出现一个激昂浑厚如战鼓的声音,形成的舌绽春雷响彻孔圣的天空。

    “方运,我承认,我看低你了。”

    周边十里内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降临。

    全场鸦雀无声。

    凶压全城。

    只是和之前所有人佩服方运不同,宾客席上许多人冷冷地看着凶君,一些众圣世家的人或大学士大儒丝毫不掩饰对他的厌恶。

    方运依旧面带微笑,道:“凶君客气了。”

    凶君缓缓道:“你看这武侯车,车里有蒙祖圣文,有饮江贝,车上有一件件大儒文宝,还有我蒙圣世家家主之位,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都可以送你,连你那血滴兽皮我都可以不要!”

本文网址:https://www.8sbook.com/book/3/14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m.8sbook.com/book/3/14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